但就在這時,兩個黑影突然從不遠處的灌木中衝出,向着警察隊長兩人衝過來。

警察隊長和男性警察心中一寒,果然還是被殺手發現了嗎?!

“隊長他們反應的好快,還好我們及時趕到,否則就讓他們給遛掉了!”丸子一面跑一面對蜜蛇說。

“所以運氣還是在我們這邊,既然被我們發現了,就別想再逃走!”

蜜蛇冷笑一聲加快速度,同時心中一動,一個渾身上下充滿腐臭味道的黑影出現在不遠處,也快速向警察隊長他們接近。

“不好,是厲鬼!”男性警察一見之下頓時嚇得魂飛魄散,這種條件下被盯上絕對不是什麼好事。

“分開行動!盡全力擺脫他們!”警察隊長急忙說。

“隊長他們分開了。”丸子見狀也說。

“咱們也分開,不管誰先追上目標,直接下手殺人,不要猶豫!”蜜蛇吩咐說。

於是蜜蛇和丸子也分開,分別向警察隊長與男性警察追去。

雙方你追我趕,由於周圍茂密植被的遮擋,蜜蛇她們一時間竟抓不住對方。

尤其是男性警察,速度居然出奇的快,蜜蛇甚至已經看不到其背影。

“哼,我已經鎖定你了,看你能跑多遠!”蜜蛇心中狠狠地說,腳上加勁繼續往前追。

但此時兩人已經進入特殊區域,留給蜜蛇的時間已經不多!

就在這時前方突然傳來“碰”地一聲,似乎有什麼東西倒在地上。進而一聲痛呼響起,聽聲音似乎是個男的。

“他摔倒了!”蜜蛇心中一喜,連忙追過去一把撥開面前的灌木。

只見一個身影正倒在地上,扶着自己的腿不斷抽搐。他的身上披着一件黑袍,一個面具與變聲器一樣的東西也躺在地上。

“哈哈,皇天不負有心人,你居然自己摔倒了!”蜜蛇大笑着一揮手,身邊的厲鬼立刻撲上去,在對方的慘叫聲中扭斷了他的脖子。

淒厲的慘叫聲響徹在整個特殊區域上空,所有在場的玩家幾乎都聽到了。

“怎麼回事,殺手殺人了?”

“現在纔有人死?”

“醫生,不知道醫生在不在附近,現在可是救人的好時機!”

所有人都在期待醫生的出現,畢竟現在的情況對醫生十分有利。只要醫生能夠現身救人,殺手今晚就會無功而返。

此時蜜蛇也已經意識到這個問題,有些擔心的看着地上的屍體。

要是醫生真的來了該怎麼辦?此時的蜜蛇已經一點辦法都沒有。如果這個警察真的被救活了,就完全可以在投票時跳警,這樣會給蜜蛇他們造成不少麻煩。

蜜蛇眉頭緊皺,隨時準備迎接醫生的到來。

但誰知這時候自己的手機突然震動起來,居然是藍海辰打來的電話。

“喂,怎麼了。”蜜蛇接起電話問。

“你是在想醫生的事嗎?不用擔心,這個問題我已經解決了,醫生不會出現。”藍海辰平靜的對蜜蛇說。 醫生的問題已經解決了?

儘管還有些不敢相信,但蜜蛇聽到這個消息還是忍不住笑了出來。

畢竟這個消息來得太及時了,就像雪中送炭一樣,正是蜜蛇需要的。

“你說真的?沒有騙我?”蜜蛇驚喜的開口問道,語氣中甚至帶了些小女人的味道。

“我可能在這個問題上騙你嗎?放心,醫生是絕不會出手的。”藍海辰肯定的說。

“你是怎麼做到的,爲什麼我事先不知道?”蜜蛇又問,心想這個藍海辰也實在是厲害。

“剛纔我一進入特殊區域,就想到這個問題了。眼前如果不解決醫生的問題,那咱們殺人都殺不安穩。

所以我用了一個笨辦法,就是把這片特殊區域裏搜索了一遍,又給所有遇到過的人搜了身。”藍海辰笑着解釋說。

“搜身……你是想讓所有人都覺得,你是在尋找醫生?”蜜蛇詢問道。

醫生的工具就像殺手以及警察的探查小石塊一樣,是可以被人看見摸到的。所以藍海辰搜身的目的,肯定就是想查出醫生的身份。

“是的,我要讓醫生感覺到危機,這樣那個傢伙就會覺得我是想殺他,就有很大機率給自己來一針。”藍海辰肯定了蜜蛇的話。

“爲了讓醫生知道這一點,我還特地製造了點小情況,發了個廣播,讓大家都清楚我在幹什麼。”

原來藍海辰特地通知江雨煙,讓她假扮別人在整個特殊區域裏面大喊,因此衆人很快都知道了藍海辰在幹什麼。

“你就確定剛纔醫生就一定給自己打了針?如果方纔醫生猶豫一下的話,現在說不定已經趕過來了。”蜜蛇還是有些擔心。

“不會,你站在醫生的角度想一想。如果你是醫生,在知道殺手想要殺你,又聽見這麼一聲慘叫,你會怎麼想?”藍海辰搖搖頭解釋說,“絕大多數人都會懷疑這是殺手的圈套,想要誘引自己過去。

所以醫生現在肯定會更加擔心,輕易不會出現,最大的可能就是給自己來一針。”

蜜蛇聽後仔細想了想,覺得藍海辰說的有道理,於是便徹底安下心來。

“你也真是的,那些平民裏說不定混着警察。萬一你被警察驗到了可怎麼辦?”蜜蛇有些責怪的說。

“我很小心,那些警察剛剛受過驚嚇,敢這麼做的可能性不高。”藍海辰解釋道,一副爲了大家甘願犧牲的模樣。

但蜜蛇哪裏知道,其實藍海辰根本就不怕警察。當時江雨煙一直隱藏在他周圍,一旦有人接近江雨煙一定會發現,誰也想不到江雨煙會藏在暗處。

這就相當於給藍海辰上了一道保險,可以讓他安心“尋找醫生。”

藍海辰之所以要這麼做,其實就是爲了讓蜜蛇更加信任自己。無論以後如何發展,想要保護江雨煙,取得蜜蛇的信任是必須的。

所以藍海辰必須提前考慮,爲以後的行動做鋪墊。

很明顯藍海辰成功了,現在蜜蛇對藍海辰說話的語氣明顯改變,甚至有一絲依賴的味道。

藍海辰不知道這種味道里有多少是真的,但肯定要比剛開始好很多。

“所以現在,咱們的主要任務就是等待遊戲結束。”藍海辰說着看了看手機上的時間,“還有半個小時左右,大家都躲在暗處不敢冒頭。但我們不能就這樣放鬆警惕,還有一個棘手的問題沒有解決。”

“什麼問題?”蜜蛇連忙問。

“野狼,他現在受了傷,目標太過明顯。剛纔我看見蛇果了,她似乎在偷偷找些什麼。

我猜她就是在找野狼,野狼腿上的傷口很明顯,蛇果輕易就能判斷出他的身份!”藍海辰解釋說。

“你仔細讀一下特殊區域的規則,雖然玩家身在特殊區域就算到達目的地,但大家最後還是要親自走到篝火那裏才行,這樣纔算到達投票地點。

如果不完成這一點的話,最後還是會受到一些懲罰,只不過要比直接遲到輕一點而已。

彪悍娘子絕色夫 這原本沒有什麼危險,畢竟最後那點時間什麼事也幹不了。但野狼的情況卻不一樣。

我仔細想過規則,雖然遊戲有每晚結束就恢復傷勢的設定,但恐怕野狼的傷在6點之前都不會恢復。”

“也就是說,如何讓野狼神不知鬼不覺的到達目的地,這是我們接下來要做的。”蜜蛇接着說。剛纔她一直在想警察和醫生的事,沒注意到這一點,現在經藍海辰提醒纔想起來。

“是的,這一點並不容易。要知道危險的不只是蛇果,野狼的傷在走路的時候能被看出來,這樣只要他被任何一人看見了,都有可能傳到蛇果的耳朵裏。

所以我們要避開所有人的耳目,不能讓任何一個人看到野狼走過去的過程!”藍海辰說。

“這樣看來的話,野狼這次還真的很危險。”蜜蛇說。

“是的,我這也是爲他考慮。”藍海辰承認。

只是有一點藍海辰沒有跟蜜蛇說明,那就是神祕號碼交給藍海辰的那個任務,同樣應該也是要求藍海辰和江雨煙,幾乎一同到達篝火那裏。

所以藍海辰提出野狼的問題,其實根本不是爲了野狼,而是以這個爲藉口,完成神祕號碼的任務!

“讓我猜猜,你是不是已經想好辦法了?”蜜蛇笑着問到。

“聰明,我想到了一個辦法,可以讓野狼安全過去,只不過需要點毅力。”藍海辰回答說。

“聰明的是你纔對,你說辦法吧,我想野狼並不缺乏這點毅力。”蜜蛇說。

於是藍海辰將自己的辦法說出,蜜蛇聽後點點頭,表示可以配合。

於是就這樣,殺手們再次行動起來,準備讓野狼安全渡過這最後一關。

與此同時,藍海辰也偷偷聯繫江雨煙,讓江雨煙準備行動,完成這個計劃的真正目的。

就這樣,當時間接近6點鐘時,所有玩家都蠢蠢欲動,開始邁步往篝火那裏走去。

所有人臉上都帶着笑意,以爲這一晚可以安全渡過。

但就在這時,一件意外的事突然發生,讓衆人剛剛邁出的腳步又不得不縮了回去! 碰!!!

只聽得一聲槍響聲突然從一個方向傳來,所有人都是一驚,連忙停下前進的腳步。

“怎麼回事,爲什麼會有槍聲?!”

“狙擊手,難道是狙擊手?”

“爲什麼狙擊手會在這種時候開槍,他是想殺誰嗎?”

“到底是什麼意思啊!”

每個人都想到了狙擊手身上,認爲是狙擊手在搞鬼。但沒有人敢站出來說話,因爲大家都明白,狙擊手是可以殺人的,而且不受任何限制!

剛纔並沒有慘叫聲傳出,所以可能狙擊手並沒有殺人,而只是放槍警告。

誰也不知道狙擊手現在在哪,是不是躲在某處偷偷瞄準着誰。也不知道狙擊手這麼做到底是什麼意思,有什麼目的。

所以大家都停下了腳步,沒有人敢輕舉妄動。

空氣彷彿瞬間凝固,整個氛圍凝重無比,一種微妙的念頭同時在衆人心中產生。

“說不定狙擊手是不想讓我們靠近篝火?”

雖然這個答案很不可思議,但它就像是參天巨樹的根部一樣,深深扎進了所有人心中。

緋色纏綿:億萬總裁請走開 畢竟在槍聲響起時,大家都在想着往外走,很多人甚至都已經擡腳了。

狙擊手悄悄的躲在暗處,仔細觀察着周邊的情況。剛纔發生的事很是蹊蹺,狙擊手根本猜不透其中的起因。

因爲剛纔的槍根本就不是狙擊手放的,狙擊手現在根本沒有理由開槍!

“是誰在冒充我?!”狙擊手眯起眼睛,用冰冷的目光掃視槍聲發出的地方。

說實話狙擊手很想過去看看是哪個傢伙膽敢冒充自己,但這是個很危險的念頭,說不定會暴露自己的身份。

所以狙擊手忍住了,沒有輕舉妄動,反而悄悄沉下身體,將自己隱藏的更深。

同時在槍聲發出的方向,蜜蛇收起手裏的手槍,悄悄俯身退出這片區域。

手槍是藍海辰給她的,當藍海辰第一次拿出這把槍時蜜蛇嚇了一跳,這槍也是隨便能弄到手的?

後來經藍海辰解釋才知道,這把槍根本不是真的,而是一把玩具槍。

之所以能發出這麼大的聲響,是因爲這把槍並不發射玩具彈。而是在扣動扳機時點燃彈夾內的火藥,發出巨大的爆炸聲,屬於那種光有雷聲沒雨點的類型。

這種玩具槍在很早之前曾經流行過,現在市場上已經不多見,也不知道藍海辰從哪裏搞到的。

“在上次輪遊戲裏,我曾經面對過狙擊手控場的情況。這讓我意識到狙擊手哪怕只有槍聲,對普通玩家來講都是巨大的威脅。”藍海辰在拿出手槍後對蜜蛇解釋。

“所以這一次,我特地準備了這樣一把手槍。就是爲了在關鍵時刻能夠用它進行威懾,沒想到第一局就用上了。”

因此剛纔衆人聽到的那聲槍響,正是蜜蛇用這把玩具槍放出的。

正是因爲這把槍,讓所有玩家都停下了腳步,大家誰都不敢輕舉妄動,生怕招來殺身之禍。

時間一點點過去,距離6點鐘已經越來越近。如果再不行動的話,大家就會被判定爲違反規則。

雖然這不會受到很重的懲罰,不像在特殊區域外那麼嚴重,但誰也不能保證就一定沒事。

就在這時,終於有人按耐不住,不顧危險做出了反應。

“不能再拖了,再拖下去大家就都完蛋了!”一聲大叫從特殊區域中發出,竟是丸子的聲音。

衆人全都大吃一驚,沒想到這種時候還有人敢公開站出來。但同時他們也鬆了一口氣,這種時候終歸還是需要有人站出來。

“是個急脾氣啊。”

“不過也好,正好用她試試狙擊手的反應。”

只見丸子小心翼翼的從林中走出,先是在密林邊緣左右觀察一番,然後才深吸一口氣,邁步向篝火那邊走去。

“狙擊手,再這樣下去大家都討不了好,所以我就過來了,你不要出手!”丸子邊走邊對着四周大喊,所有人都提心吊膽的看着她,生怕中途出現一絲變故。

不過他們顯然多慮了,丸子安全走到了篝火邊,整個過程都很順利。她如釋重負的一笑,然後回頭看向來處。

“沒有問題,我過來了!”

丸子居然安全到達了,這現實刺激了其他人,讓他們也覺得自己可以過去。

但是誰先來呢?誰願意再去冒險呢?

“下一個我來!”這時大熊的聲音從另一邊傳出,緊接着他那魁梧的身影就出現在密林邊緣,開始小心的往篝火處前進。

不出意外的,大熊也安全局達到了目的地。

大家的心終於徹底放下來,看來狙擊手沒有再動手的意思。於是接下來,衆人一個接一個的輪流出現,往篝火處走去,有的更是直接坐到自己的位置上。

藍海辰見狀微微一笑,他要的正是這個效果!

“如果讓這些人像之前那樣一股腦的過去的話,就無法保證我跟雨煙完成任務。

而現在在丸子的示範下,這些人會下意識的一個個輪流過去,這就留給了我操作的空間!”藍海辰心想,這纔是他執行這個計劃的真正目的,只是蜜蛇等人都沒有意識到而已。

玩家們一個接一個的來到篝火旁,最後只剩下寥寥幾人還沒有行動。

此時這些人的警惕心已經降到了最低,也提供了藍海辰下一步計劃的實施條件。

就在小蘿莉也來到篝火旁,下一名玩家即將開始時,又是一聲槍響突然從不遠處發出!

衆人心底全都一顫,不少人甚至已經抱頭蹲下,下意識的保護自己。

“怎麼回事,爲什麼槍聲又響了?!”

“狙擊手到底是要幹什麼啊!”

大家都看向槍聲傳來的方向,內心久久無法平靜。狙擊手更是崩潰,到底是什麼人一直在假扮自己?!

而當衆人再次回過神,重新將注意力集中到目的地上時,卻發現野狼已經坐在了自己的位置上!

“TMD,嚇死老子了,老子剛從裏面出來就開槍,我還以爲是打得我!”

野狼一副受到驚嚇的樣子,坐在石頭上氣喘噓噓。周圍的人全都笑出聲來,這刺激的確夠大的。

不過在心裏,野狼卻已經樂開了花,藍海辰的計劃成功了! 看到大家的反應,野狼知道自己這一關算是過了。只要這些傢伙不抱着懷玉的態度去看自己,嘲笑一下就嘲笑一下吧。

所以野狼難得很大度的苦笑一聲,就像在灰樓裏摔倒的藍海辰一樣不做辯解。

野狼偷偷向藍海辰的位置看了一眼,心想這個傢伙確實很靠譜,怪不得蜜蛇一開始就那麼看重他。

這時大家笑完野狼,終於想起最重要的事。

這次槍聲依然是從那個方向傳出的,這一點並沒有改變。但改變的是,這一次篝火周圍已經坐了不少玩家。

也就是說,這一次的嫌疑人已經大大減少,一定程度上可以通過排除法來進行推測!

大家你看我我看你,知道彼此心中所想都是一樣,不約而同的盯着那個方向仔細觀察。

“我就不明白了,這個狙擊手幹嘛沒事亂開槍。”

“是啊,這樣暴露自己有什麼好處?”

“他應該還在那個方向吧。”

“我剛纔觀察過周圍,沒有快速走動的跡象,應該還在。”

也就是說,目前的情況十分明顯,狙擊手很可能是藏在那處的某個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