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她的思維,隨便買點兩三千的套裝,已經是極限了。

像剛剛櫥窗裏懸掛的高昂服飾,看看就行了,她就沒有動過要買的心思。

見到葉天縱開懟。

他就是個神經時好時壞的傻子而已,人家看不起自己,很正常,沒有必要糾纏。

便走過去,輕輕的拉扯了下葉天縱的衣服袖子,低聲道:“我們走吧,我沒打算買,那種風格,應該不適合我……”

“風格不適合你?”

щшш ◆тTk дn ◆℃o

“呵呵,窮逼一個,買不起就直說啊,還找這麼冠冕堂皇的理由,你當我們天南國際是路邊攤,隨便幾十塊就能買到的?”

“真是風大不怕閃了舌頭!”

聲音雖低。


那女店員耳朵卻很尖銳,聽到之後,還忘情嘲諷,似乎想在剛剛吃癟中,找回點顏面。

“我……”

任雨柔俏臉更紅了。

她不想再在這裏丟臉,用大了點力氣,想將葉天縱拽走。

可這葉天縱,跟一尊雕像一般,完全拽不動。

“老婆,咱們今天,就在這裏買衣服。”

葉天縱開口,擡起頭來,看着女店員,冷冷道:“而你,不配給我們當導購,換個人來……”

“咦?”

“這不是雨柔麼?”

“沒想到在這裏碰見你了。”


“好巧啊。”

女店員還沒來得及還擊。

一道興奮中帶着點戲謔的女人聲,忽然從身後傳來。

任雨柔扭頭過去,當見到對方時,她的臉色明顯有些不太好看。

但是出於禮貌,還是勉強擠出一絲笑容,打招呼道:“孫倩,是你啊……”

葉天縱挑眉,看了一眼。

走來的,是一男一女。

女的,應該就是雨柔口中所說的孫倩。

和任雨柔年紀一般大小。

穿着,倒是品牌一大堆,看起來就像是豪門堆砌起來的草根。


因爲,她的衣着打扮,其實很不搭,甚至是有些土。

長相倒不是難看,比一般的庸脂俗粉強點。

至少要超過女店員一倍。

不過,喜歡濃妝豔抹,哪怕隔了好幾米,都能聞到對方身上奢侈的香水味道。

但是,因爲香水打得太多,有些刺鼻。

看到任雨柔,她滿臉笑容,一路小跑過來,眉宇裏,興奮多過嫉妒。

而在她身旁。

則是個西裝革履的男子,帶着金絲邊框眼鏡,文質彬彬。

而且,滿臉笑容,有些儒雅氣質,只是目光不純,尤其是落在任雨柔身上時,那種赤果果的淫光,昭然若揭。

“你怎麼在這兒?”

“我聽說,任家不是對你們家打壓得很厲害嗎?”

“生活費少,工資又不高。我前幾天還看見阿姨在什麼我都沒聽過的美容院做保養。”

“雨柔,不是我說你,沒錢,哪怕不做,也別去那些不三不四的地方。”

“當心做完了之後,會給皮膚帶來適得其反的效果。”

“如果真的想做,可以找我啊,我家親愛的家裏有幾十家連鎖美容機構,看在咱倆同學的份兒上,可以打個九點五折。”

說着。

孫倩彷彿宣示主權一般的挽緊了眼鏡男的手臂,傲嬌道:“給你們介紹下。青樹,這是我大學同學,任雨柔,號稱臨城之花。雨柔,他是我男朋友,立青樹,‘連天靚美容機構’連鎖店的太子爺。”

說到最後幾個字的時候,她還特地咬緊了下語氣。

“你好,任小姐。”

“臨城之花,久仰,久仰。”

立青樹主動伸出手來。

滿臉的貪婪,盯着任雨柔,目光就沒有挪開過。

而任雨柔也是滿臉尷尬。

孫倩是她大學同學,倆人關係,其實也就一般,大學畢業之後,更是各奔東西,很久沒見過面了。

她這人向來開放,談了很多戀愛,而且,口無遮攔,逮着什麼說什麼。任雨柔知道對方的性格,並不想過多對話,畢竟,這裏還有個天南國際的事情,讓她難堪,只想趕緊走掉。

面對對方伸出來的手,她有些猶豫。

“我是雨柔的老公。”

誰知。

葉天縱忽然伸出手,表情淡然,稍微用力,很快就疼得立青樹臉色難看,緊咬着嘴脣。

“雨柔的老公?”

“就是那個神經病?”

“喜歡到處流浪的傻子?”


孫倩故作驚訝的喊道。

大學裏,自己好歹也算交際之花,可是在這任雨柔面前,黯然失色。

自己喜歡的男人,都喜歡她。

甚至是打算送自己跑車的富二代,轉而又將跑車送給任雨柔。

這種事情,不勝枚舉。

大學畢業之後,她一直對這種事情耿耿於懷。

苦於沒有機會,而今天見到,她得把握住。

“下次,別到處亂看。”

“要看,回家看你媽去。”

對於孫倩的話,葉天縱充耳不聞。

瞪了立青樹一眼,鬆開手,還主動攬住了任雨柔的細腰,柔聲道:“雨柔,走,咱們進店挑衣服。”

“啊?”

任雨柔一怔,沒反應過來,女店員這時候才走過來,冷笑道:“進店挑衣服?”

“你以爲,隨便什麼阿貓阿狗都能進我們店的?”


“告訴你,必須得是初級VIP客戶纔有資格。”

“而想要成爲初級VIP客戶,至少個人資產得上五千萬。”

“看你們這窮逼樣,別說五千萬,就是五十萬都拿不出來。”

“滾!”

“有多遠,滾多遠!”

罵完。

越過二人。

女店員瞅見了他們身後的立青樹。

本來鐵青的臉,立刻諂媚了起來。

徑自小跑過去,甚至是推開任雨柔,若不是葉天縱扶着,得摔倒在地。

“哎呀,這不是連天靚的少公子,立青樹,立大少爺麼?”

“今兒什麼風,把您給吹來了?”

“來來來,您快請進。”

女店員熱情討好。

立青樹只是淡淡點頭,而目光,還停留在任雨柔身上。

這一切,孫倩都看在眼裏,不過無所謂。

她和立青樹在一起,圖的就是錢和名,至於感情?

不存在的。

各玩各的,只要在牀上湊一對就成。

反而是剛剛女店員的幾句簡單的話,讓她生出了興趣。

“雨柔,你想進去買衣服?”

“那你有所不知了,這家店,不是大街上賣白菜,隨便誰都能進去的。”

“得有資產做保障,正好,我們家青樹完全符合標準,而且上次就是帶我來這裏買衣服,成爲的初級VIP。”

“看在咱倆同學一場的份兒上,我就勉爲其難,帶你進去吧。”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