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有一個女生打破過這個規矩,結果,這個女生,竟然消失了,怎麼都找不到。這件事當時非常轟動,也不知道是誰說的,說這個月季香閣,其實是鬧鬼。

胖古說,那個女生消失的時候,正好是1981年。

學校賠了很多錢給女生的家庭,可是影響總歸不好,學校很快把這件事壓制過去,不允許再提。

也不知是不是越來越覺得這月季香閣邪門兒,兩年前,校方決定把它鏟了,進行擴建,蓋一座新校舍。

剛準備啓動,結果當時下了七天七夜的大雨,停工不說,工人一連串的病倒,甚至有人說,看見了月季香閣裏,有一個白衣女人,坐在庭院中央,淋着雨細聲哭泣。

校方再一次妥協,重新開放月季香閣給社團的社長,社長找了幾個人入社,其中的兩個,就坐在了我的面前——建築藝術系的樑聲,還有雕塑系的胖古。

胖古說完這一長串的故事,啤酒瓶已經碼了五排。

但是他沒顯出一絲輕鬆,反而愈加恐懼,他整個人臉色發白,汗如雨下。

酒店包間裏的冷氣開得十分足,我都有點冷了,他沉默了一會兒,我聽着冷氣呼呼的聲音,不由地也緊張了起來。

胖古又灌了自己兩口,轉過頭來,對我道:“不怕你不信,我看見那個女人了,就在月季香閣的那個雜物室裏。” 另一邊的許曜在交代完了野狼幫事情后,也就打算不再插手此事,轉而跟著喬治安一起進了城。

在喬治安的指引下,許曜終於從羅伯特小鎮一步走到了比較繁榮的大城市,聖保羅城。

這個地方算得上是美眾國比較繁華的城市,因為這裡有一所為天主教設立的大學明尼蘇達聖瑪麗學院,所以也是天主教信徒們所聚集的地區。

許曜跟著喬治安先是坐上了進入城裡的列車,隨後喬治安叫了一輛的士,打車帶著許曜一起朝著他的家裡進發。

雖然喬治安的臉上已經處理過了傷口,但看起來還是一副鼻青臉腫剛剛被人暴打的樣子,引來了無數路人好奇的目光。

城裡也有不少生得清秀的修女,她們正一手拿著十字架,另一手捧著本聖經,十分虔誠的做著禱告。

「許曜先生,雖然很多人都說華xia沒有信仰,但根據我的了解,你們那邊應該信的是佛教吧?」

喬治安注意到了那群修女,突然就問起了許曜對信仰的態度。

「佛教嗎?在我們這邊也只不過是少數人還信奉著佛教,若是真要說信仰的話,我們信奉的從來都只是自己而已。不信鬼神不信人,只信自己所信。」

許曜思考了片刻,給出了這麼一份答案。

很快車子從火車站一路又開到了郊區之中,但沒有入郊多遠很快的就進入了別墅區。

下了車后,許曜就看到了出現在自己面前的豪華別墅。

雖然比不上有錢的大財主家,別墅的裝飾並沒有想想中的奢華,但從規格和豪華程度而言,已經比華xia一些二流富商要高級很多。

喬治安用鑰匙打開了外院的門后,打開了一層層的保安系統,他們的老管家阿特,就走出了門迎接喬子安的到來。

「天啊!我的小少爺你怎麼把自己傷成這個樣子?難道在學校跟別人打架了嗎?」

阿特管家一看到喬治安傷成這樣,立刻迎上去關心的看著他臉上的傷勢。

「沒事的……我只不過是摔了一跤僅此而已……」

喬治安心中那個苦,卻又不能說,只能笑著無奈解釋。

「你瞧瞧你臉上的傷,哪裡是摔跤能夠摔出來的?你不想說也沒關係,今天老爺剛剛回來,讓他看看就好。」

阿特管家見喬治安不願意說自己也沒有勉強,只是順便告訴他一聲,喬安伯特已經回到了家裡,即使他現在不願意說,喬安伯特看到他臉上的傷后也會詢問。

畢竟喬安伯特是一位有名的醫生,喬治安臉上的傷是摔傷還是被人打傷,喬安伯特一眼就能看出。

「我父親回來了?」喬治安眼中出現了驚喜之色。

「是的,老爺今天早上就已經回來了,他現在氣還沒有消,因為他剛剛發現自己存摺里的錢消失了八十多萬,而且是以你的名義轉了出去,你現在最好去跟他好好的解釋解釋。」

阿特管家一邊說著一邊搖了搖頭,他看到了喬治安臉上的不安,十分關心的問道:「那筆錢是你轉走的嗎?被人騙了,還是遇到了什麼麻煩?」

「啊……不,沒有,我現在就去跟我的父親解釋,今晚叫廚師準備好豐盛的晚餐,我帶回來了一位非常重要的客人。」

喬治安指了指自己身後的許曜。

「非常重要的客人嗎?你父親似乎不太喜歡你請來的朋友。」

阿特管家眼神有些不友好的看向了許曜,因為喬治安平時所結交的朋友大部分都是大家族的少爺公子,否則就是一些不入流的社會青年。

從許曜的衣著打扮來看,這並不像是一個貴公子該有的樣子,所以阿特管家還以為喬治安在這段時間裡又去結交了什麼社會人,臉上的傷估計也跟眼前的這位年輕人有什麼關係。

事實上也確實跟許曜有關,所以許曜全程都沒有說話,把別人打了一頓還拿了人家的錢財,現在還要到別人家裡做客。

放進口袋的錢自然是不可能再還回來,喬治安買兇想要對付自己,被自己懲戒了一頓也是報應。

所以許曜最後還是厚著臉皮,跟著喬治安一同進了家門。

一進家門就聽到喬安伯特那個嚴厲的喊罵聲:「你還懂得回到家裡來!我讓你在學校好好讀書你卻在外邊丟人,現在還把卡里的錢給花完了,雖然這點錢在我們家算不上傷筋動骨,但你要知道這都是我辛苦賺回來的資產!」

喬安伯特怒氣沖沖的從樓上走了下來,看到了喬治安又看了一眼許曜后,就直接指著許曜破口大罵。

「你看看你帶回家裡的都是些什麼人!能不能帶些像樣點的人來到家裡,聽說你最近還跟黑勢力的混混有聯繫,你看看你的臉怎麼傷成這個樣子?」

五十多歲的喬安伯特走到了喬治安的面前,雖然嘴裡不斷的謾罵著,但還是幫他看起了臉上的傷。

「你瞧瞧你臉上的傷,快要腫得連我都不認識你了!看來你已經自己處理過了傷口,我在家裡真是白為你操心了!現在給我好好解釋解釋那八十萬用到了哪裡。」

喬安伯特看到喬治安的傷已無大礙后,劈天蓋地的又是一通謾罵。

「那錢……我暫時的借給了朋友,嘿,父親,我回羅伯特小鎮的時候遇到了許曜,就是前不久報紙上報道的那位華xia神醫。我的錢就是暫時的借給了他,呃,因為他當時需要我的幫助。」

喬治安看到自己有些無法應對過來,立刻就將許曜搬出來當做自己的擋箭牌。

「什麼?你說你遇到什麼?你說你遇到了鬼手神醫許曜?你該不會是被騙了吧?今天是許曜,明天會不會告訴我秦始皇復活找你借錢?」

喬安伯特怎麼可能會相信他所說的話,許曜是什麼人物他當然清楚,就連美眾國本土的醫療協會會長都畏懼三分的人物,現在千里迢迢跑到這邊鳥不拉屎的小鎮里找他借錢?

「是真的……我還把他帶回來了,不信你看?」

喬治安非常委屈,他只能伸手指向了許曜。

喬安伯特側頭過去看了一眼許曜然後說道:「你可別騙我了,我在報紙上見過他,許曜本人比他帥氣多了,別以為隨便抓個長得差不多的華xia人,就能隨便糊弄……」

喬安伯特的話戛然而止,他愣在了原地看著許曜拿出了標誌性的面具,緩緩地戴在了自己的臉上。

這一刻,戴上面具的許曜,與喬安伯特在報紙上所看到的許曜,一模一樣!分毫不差! ?胖古繼續道:“那個月季香閣,絕對有問題,我最近總覺得有人跟着我…”

突然,他一下站了起來,我被他驚得一抖,只見他不停地往門口望去。

我皺了皺眉,和對面的兔脣男對望了一眼,接着順着胖古的目光,也向門口望去。

那裏除了走廊,什麼都沒有。

不管胖古到底是不是看到了鬼,他肯定是被嚇到了。

我也曾經有這樣的狀態,比如看完午夜兇鈴,獨自一個人待在房間裏,看着滿是雪花點的電視機,會忍不住的想象,下一秒,就有一個女人,從電視機裏爬向自己。

我和兔脣男同時站起來,按了按胖古的肩膀,我對他道:“別擔心,這個世界,沒有鬼。”

兔脣男一直都很沉默,他眼睛有點倒三角,看上去,天生就很憂傷。

我這句話說出來,胖古怔怔地點了點頭,而兔脣男,我清晰地看見,他竟然笑了。

回去的路上,胖古開始說胡話,走路都不太直,兔脣男扶着他,默默地抽着我的中華。

一進到寢室,我就愣了,本來以爲他們都睡了,因爲從寢室外,聽不見一點動靜。

所有的人都坐在牀下的電腦前幹自己的事,門開了,也沒人回頭。

而房屋正中間,有個人坐在椅子上。

我看第一眼,

就意識到,這個人,是那個富二代,姚奇。

真的不能怪別人給他貼標籤,這個人簡直就是個移動的名牌lg大全。

我就認識一個驢牌,其他的見過,但是叫不出名字。

他看着我,也不說話,又看了看兔脣男,最後把目光移動到胖古身上。

胖古馬上哆嗦了一下。

姚奇嘖了嘖,對胖古道:“還不去幹你的事兒?”

“哦…是…是…”胖古就像一隻雞在啄米,拼命地點頭,接着飛奔到了陽臺,提了一個桶。

接着鑽進了洗手間,一分鐘不到,他提了一桶熱水,放在姚奇腳邊。

姚奇眼睛都不轉,把腳伸向胖古,胖古熟練地脫下他的襪子。

我暗自驚訝,孃的,好大的架勢,讓人提鞋洗腳?真把自己當貴族了?

我看到兔脣男臉色也不好,姚奇一邊抽菸,一邊盯着他,突然一聲大吼:“看你妹!滾!”

這一嗓子,吼得我頭疼,兔脣男倒也不怕,但是也不敢硬來,輕聲呸了一句,走到了自己的位子上。

我其實有點火,裝什麼大尾巴狼,老子動動手指,身上隨便哪個寵物,都能嚇得你一輩子出不了精神病院。 暖婚蜜愛:天價老公霸道寵 但是轉念一想,我是來找我老爸的鬼漂眼的,很多事都要一個人去幹,就算爭了眼前這口氣,也沒有什麼用。

我安慰自己,你只不過是一個路過的吃瓜羣衆,做自己的事就好了。

剛想回到自己的位置上,沒想到,那姚奇猛地就是一擡腳,水桶連着裏面的水,全都砸在我身上。

“你就是那個千年難遇的天才?”姚奇沒等我發作,又坐回了椅子上,“我還以爲你多一表人才,長得跟娘們兒似的。”

我心說這人是不是中邪了?自己像個雞崽子,還說我?該讓白復來給他貼個符。

我回頭瞥了一眼身後的那幾個縮頭烏龜,“千年難遇的天才”這句話,也就是主任當着他們的面兒說的,沒別人知道。不都說吃別人的嘴軟嗎,這倒好,我的飯照吃,壞話照說。

我抹了抹臉上的水,甩了甩頭,其實這人根本不足爲懼,會咬人的狗都不叫。

我在花家這段時間,沒事的時候,也會和花七的保鏢動動筋骨,腿腳利索了不少,撂倒面前的叫雞公,綽綽有餘。

不知道怎的,可能是人成熟了些,不太喜歡動武。

我突然想到了一個法子,笑了笑:“姚小爺,玩這些水珠子,怕不是您的風格,不過,聽說咱這學校,有個月季香閣,明兒個晚上,咱們約起走一遭?”

姚奇可能沒想過我會主動提出來,愣了一秒鐘,隨後露出輕蔑地表情,道:“行誒,沒想到來了個膽子大的傢伙,明天你可別尿褲子了!”

第二天一早就有課,可是我的生物鐘還沒倒過來,一睜眼,它孃的上第二節課了,居然沒有人試圖叫我!

昨天1000多,白花了。

我手忙腳亂地起牀,牙都沒刷,抓起揹包狂奔。

由於不熟悉校園,我找到那間教室,已經是20分鐘之後了。

那是梯型的大教室,也就是說,是很多不同專業的班級,一起上的公衆課程。

我躡手躡腳地走進去,摸到最後一排坐下,前面一個老學究,正在用幻燈片講課。

旁邊的人我全都不認識,瞄了一眼他們的課本,才發現,這是堂中國美術史。

碧玉嬌妻 聽了不到半節課,我就開始犯困。

這老學究就像是個機器人,聲音沒有抑揚頓挫,內容完全都是照搬書本。

最主要的是,我昨天喝了酒,宿醉未醒。

中國美術史,不是吹牛,我基本上倒背如流。做掌眼的,尼瑪連什麼年代出什麼名家都搞不清楚,那混個毛。

就在我準備安心睡去的時候,猛地聽見有人喊我的名字。

文娛不朽 在一瞬間,我覺得聲音很熟,居魂?矮子?花七?

幾乎是條件反射,我蹭地一下站了起來。

紅樓之尷尬夫妻 同一瞬間我就清醒了,只見整個教室的人,都回頭看着我。

我左瞄右瞄,看書 .n. )暗罵自己是不是睡得太熟?打鼾了?

接着,只見前面幾排,有個人,也站着。

是姚奇,他和我二逼似的表情不同,他雙手抱胸,一副抑制不住得意的樣子。

“這就是新來的,被破格錄取的,天才同學,樑炎。我想,這個問題,他肯定能回答!”

我一愣,心說特麼的兔崽子,想讓老子出醜!

我低頭問旁邊的人,剛纔是提了什麼問題。

旁邊的小子一臉茫然,指着黑板上,我望過去,發現幻燈片已經收起來,不知什麼時候,掛上了的幾幅畫。

“剛剛教授說了,誰要是能說出,在這幾幅畫裏,哪一幅是真跡,就讓他免考。”旁邊的人小聲說:“本來沒人答,其實也沒事,主要是姚奇提出你的名字,你又在睡覺,所以…好自爲之。”

我嘆了口氣,考這個?你們算是問對人了。 「你……真真切切是許曜?那個面具不會是假的吧?」

喬安伯特不敢相信的湊了上去,那浮誇的神情就好像是粉絲見面會時,鐵粉遇到了愛豆一般的神情。

「是真的,他的醫術很高明,很神情,之前我曾經看到過他在街頭用銀針,救了一位心臟病患者。」

喬治安看到自己的父親終於沒懷疑,很興奮的向他描述了自己的所見所聞。

確認了眼前的人就是許曜之後,喬安伯特更是興奮的安排了酒宴和飯局。

「如果我知道是許曜先生需要幫助,我絕對不會拒絕,別說是八十八萬了,就算是五百萬,我也會拚命為你湊齊!」

喬安伯特在醫學領域上只是略有成就,與許曜相比起來,如若頑石比之於泰山。

況且許曜現在才二十齣頭,日後的成就無可限量!

老管家一上菜,喬安伯特就不斷的對許曜介紹著呈上來的菜,那熱情的程度就連喬治安長這麼大都沒見過。

架不住喬安伯特的熱情,三人在一起吃飯拍照,甚至還在被要求在各個物件上都簽下了自己的名字和稱號。

雖然喬安伯特非常熱情,但許曜也並不反感這種熱情。

晚飯過後喬安伯特就捧著書和自己平時記的筆記,如同熱愛學習的學生一般,跑來詢問許曜各種問題。

可能一方面他對於這個所謂的許曜還不是很放心,想要再試探試探。另一方面也確實是有疑惑想要解決。

對於他的這些問題許曜都能一一解答,此刻許曜所依靠的也並不只是玉真子那上百年的臨床手術經驗,更多的已經在使用他後來學習到的很多知識來解決!

既然是貴客上門,喬安伯特當然不會顯得自己很小氣,很快就要老管家測量了一下許曜的身形,並且為他量身訂做一套衣服。

當天夜裡服裝店定製好衣服就送到了許曜的手裡,睡衣睡褲,從居家的休閑服飾到出門在外的西裝,一套衣服全部都準備好。

「其實是這樣的,福客林朗過幾天要在城裡召開生日宴會,我會與許曜醫生,一同去參與。」

喬治安想向自己的父親解釋一下。

「什麼?你們那些小少爺的宴會,許曜醫生完全不會感興趣吧。許曜可是赫赫有名的大醫生,怎麼可能會去這種地方?我還打算把他帶到美眾國的醫療協會,請他上台演講呢!」

喬安伯特聽到自己的兒子居然要將許曜帶到那種花天酒地的地方,一下子就拉長了老臉。

「但是,這是許曜醫生提出的,可能他對宴會感興趣?」

獨寵專屬保鏢妻 喬治安再次搬出了許曜,喬安伯特這才算同意了他的要求。

宴會當天,許曜就跟著喬治安,一起進入了洛林酒店。

洛林酒店是聖保羅赫赫有名的五星級酒店,光是一天的包場費,就得以百萬來計算,可想而知福客林朗的家族到底是多有錢。

喬治安拿著福客林朗的請帖,帶著許曜就這樣走進了酒店之中。

酒店的裝飾非常豪華,可以說不愧是五星大酒店,許曜雖然已經換了一套裝束,但是他的出現還是讓許多人投向了好奇的目光。

因為這是來參加福客林朗生日宴會的都是太子黨的人,他們這些大集團的公子哥,平時都聚在一起,多少都有互相認識。

許曜的面孔不僅非常的陌生,而且一看就知道是外國人,與他們這些本地的集團勢力放在一起,多少都會有些格格不入。

福客林朗作為這次活動的主持人,福客集團的公子,第一眼就注意到了許曜這個顯眼的存在。

但是他也並沒有把許曜放在眼裡,今天他有著自己的目標,那就是克特家族的次女克特琳娜。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