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前她怕自己的形象受損,一直忍辱負重,現在反正一切都已經暴露在了大衆的面前,她也就沒什麼可怕的了。

“你放心,我一定成全你的,這些年你在我這裏敲詐的證據我都有,我不介意把它們交給警察。”雪兒非常冷靜的說道。

陳奕霖出事了,海海肯定沒有時間給雪兒公關了,她現在唯一能做的就是自保,自己拆穿張星的陰謀。

“不會吧,你要是說出來,自己也是間接承認了我爆料的事實,對你也沒有什麼好處。”張星趕緊勸雪兒,他現在好日子剛剛剛開始,怎麼可能進局子裏呆着呢。

“我現在這個樣子,誰還會相信我?我已經沒有翻身之日了,你自己也別想好過。”雪兒生氣的掛斷了電話,本來她一直在打電話找他,希望他能夠澄清自己在散佈謠言。

但是經過這兩天的冷靜,雪兒自己也想解脫了,她不想再被要挾下去了。

張星見雪兒掛斷了電話,心急了,張星趕緊給子涵打去了電話,只見子涵的電話顯示關機狀態。

子涵跟花王此時早已經在回大世界的路上了,電話肯定是接不到。

花王走的時候給花精發了微信,讓她自己在人類世界多多的保重,有事情就找慕容雪菡等人。

花王在人類世界的時間不長,雖然這裏一切都很精彩,她覺得自己還是喜歡安靜的花草世界。

張星很奇怪子涵爲什麼關機,不過他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立馬給雪兒打去了電話。

雪兒看到是張星的電話後,一直靜音沒有接,她現在只要一聽到張星的聲音,她就噁心。

她知道她跟張星之間一定要有個了結,她冷靜了很久,決定自己在微博上面公開證據,揭露張星的爲人。

張星見雪兒不接他電話了,立馬慌亂了,他害怕雪兒報警,畢竟他確實威脅雪兒很久。

他現在的房子,車子,平時自己的零花錢都是雪兒給的,他現在有些後悔爲了錢幫助子涵了。

子涵答應他雪兒會回心轉意,也沒有實現,如果知道這次把雪兒徹底的激惱,他那時候肯定是不幹的。

張星不斷的給雪兒發道歉的短信,把事情的經過全部給雪兒發微信過去了,請求雪兒不要報警。

雪兒看了一眼,笑了一下,以前張星就是這麼求饒的,每次都是敲詐完了就開始打感情牌,雪兒就是因爲張星,所以一直沒有找男朋友。

她怕無疾而終,她知道自己的事情遲早會被知道,所以一直沒有找。

收工後,花精看到了花王給她發的微信,等她打過去的時候,花王的手機已經顯示無法接通了,可見他們已經出了人類世界。

“姐,怎麼了,收工了還不開心啊!”小薇見花精不開心,不解的問花精。

“我沒事,你早點回酒店休息吧,我跟海哥一起去醫院。”花精知道陳奕霖進了普通病房,今天怎麼着也要去看看他。

海海早就已經根據李導提示的時間到了片場接花精。

莫雨欣回到酒店趕緊貼了個男朋友面膜,睡了一會,很快回到了醫院,這是她的機會,她可不想就此錯過了。

陳奕霖見莫雨欣來了,她怕花精來了以後看到她在這裏生氣,“雨欣,我這裏有護工大姐照顧就好了,你是公衆人物一直在這裏陪着我不好。”

“你是我未婚夫,我陪着你怎麼不好了?”莫雨欣知道陳奕霖趕她走是想跟花精見面。

她怎麼可能給陳奕霖還有花精這個機會呢!

“這話你不要胡說,我雖然答應過跟你在一起,但是沒有答應娶你,更沒有跟你訂婚。”陳奕霖爲了救花精,需要莫雨欣發微博,那個時候只好出賣自己的色相了。

現在沒想到成了莫雨欣要挾他的把柄了,陳奕霖此時非常的苦惱。

“大男人,豈能說話不算,跟我在一起,跟娶我是一個意思,別以爲我不知道你心裏想的是什麼,我告訴你想甩掉我沒門。”莫雨欣有些生氣的說。

“你好歹是個大明星,當着大姐的面這麼說,你也不嫌丟人是不是?”

“我不嫌丟人,你別用激將法。”說完莫雨欣坐在了陳奕霖的身邊,全神貫注的盯着他,她就想花精知道她跟陳奕霖的關係,讓她知難而退。

陳奕霖怎麼可能看不出莫雨欣的小心思呢,他現在行動不方便,她賴在這裏他也沒有辦法。

“我想喝排骨湯,聽說放點冬蟲夏草營養很豐富,你去買回來好不好。”陳奕霖笑着對莫雨欣說。

“好啊,我做湯可好吃了,我現在就去買。”莫雨欣看了看時間,時間還早,她就算是出去一會也沒有什麼大礙的。

如果花精看到她做湯給陳奕霖喝,那時候更相信她跟陳奕霖的關係了。

花精今日的戲拍的早,所以收工的早,陳奕霖是算準了時間的,莫雨欣剛走,海海帶着花精就來了。

兩位護工還是第一次遇到這麼輕鬆的工作,什麼都不用做,高薪照樣拿着。

本來買菜都是她們去的,沒想到莫雨欣這個大明星去買了。

“陳總,你感覺怎麼樣了?”花精見陳奕霖能夠醒過來,開心極了。

陳奕霖聽花精叫他陳總,立馬不開心了,“趙姐,把手機錄音放一遍給我聽。”

花精知道陳奕霖說的錄音是她錄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放她說的話,她可受不了。

“不要放,不能放,你自己昏迷的時候聽聽就行了,現在已經醒過來了,不用聽了趕緊刪了吧。”花精難爲情的說道。

“我不刪,我當真了,你今天來竟然還叫我陳總,我生氣了。”花精叫海海還稱呼一聲海哥呢,到他這裏居然這麼陌生了。

“那我叫你什麼你開心呢?”花精沒想到一進病房這個陳奕霖就這麼爲難她,還當着這麼多人的面。

“兩位,你們先出去溜達一會吧,這裏有我們照顧。”海海對兩位護工說。 海海想給兩人創造一個安逸的二人世界,陳奕霖見海海支走了護工,對着海海豎起了大拇指。

海海笑着說:“我有點感冒了,我去找大夫給我開點感冒藥,花精你在這裏好好的看着陳總。”

不等花精回話,海海就關門走人了。

花精嘟着嘴說:“他這理由找的還真是好。”

“他是聰明,知道我想跟你單獨說會話。”

花精看着陳奕霖腦袋上帶着的防護罩,還有海海腿上厚厚的石膏,“是不是很疼?”

花精心裏莫名的有些心疼,她知道陳奕霖算是死裏逃生了。

能夠活下來一定是受了很大的罪,看他虛弱的樣子花精就知道,陳奕霖身體很虛弱。

“不疼,真的不疼了,我以爲我死了,直到聽到你的聲音後,我才知道我還活着。”陳奕霖此時非常想坐起來跟花精說話,但是他除了手能動以外哪裏都動不了。

“我要是知道我的聲音能夠救你,就早一點錄給你了。”花精紅着臉對陳奕霖說道。

“花精,做我女朋友吧,我一定會好好照顧你一輩子的。”陳奕霖深情的看着花精說。

花精不知道爲什麼,以前自己那麼喜歡秦巖,此時她才發現心裏已經沒有了秦巖的位置。

這個陳奕霖不知不覺的走進了她的心,或許是他在車上的那一句,“不要怕,我保護你。”開始。

她開始把陳奕霖這個人掛念在了心裏,花精不知道自己該說什麼,畢竟她從來沒有談過戀愛。

她也不知道自己跟人類能不能結合在一起,畢竟她是個精靈。

花精此時神情有些恍惚,她不知道自己該不該接受陳奕霖,此時她想的有點多。

陳奕霖見花精沒有反應,知道花精顧及着什麼,“我知道我現在這麼說很唐突,但是我是真喜歡你,爲了你我可以不要我的性命。”

花精立馬用手捂住了陳奕霖的嘴,“不要胡說了,剛剛死裏逃生說一點吉利話。”

早捂着陳奕霖嘴的時候,花精突然想到了什麼,“你等着我,我馬上回來。”

花精走到了廚房,拿了一個碗,在自己的手腕處輕輕用刀劃了一下,頓時鮮血嘩嘩的流了下來。

花精用手把自己的傷口按壓了一會,見不出血了,立馬端着她的血來到了陳奕霖的身邊。

陳奕霖不知道花精去廚房做什麼,他一直很擔心,只見花精端着一個碗出來,碗裏面散發着迷人的香氣。

特別好聞的問道,就如同百合花的香味,要比百合花香味濃很多,但是味道特別的好聞。

“花精,你手裏端着的是什麼?味道好香啊!”陳奕霖笑着問花精。

“你閉上眼睛!不要說話。”花精不想陳奕霖看到她的血,只要陳奕霖喝了,她隨便找個藉口就好了。

陳奕霖不知道花精搞什麼鬼,但是他很樂意陪着花精一起做這個遊戲。

花精見陳奕霖閉上了眼睛,走到陳奕霖的身邊,“張嘴,把碗裏的水喝了,你就不疼了。”

這個時候就算是花精喂陳奕霖毒藥,陳奕霖也心甘情願的喝下去,花精的血一點腥味都沒有,陳奕霖永遠不會知道自己喝的是花精的血。

陳奕霖只覺得甜甜的,特別的好喝,陳奕霖喝完後,花精立馬把碗拿到了廚房,用手衝了一下。

整個廚房迷茫着花精血液的香氣,陳奕霖很是奇怪,花精走到他身邊的時候這種香氣反而更濃了。

花精的傷口還沒有好,所以香味很大。

陳奕霖喝了花精給他的血後,他覺得自己的身體很快有了變化,他覺得自己受傷的骨頭肌肉傷口在慢慢的複合在一起。

就連臉上的擦傷,在喝了花精的血以後立馬消失了,花精見了立馬感覺事情不妙了,陳奕霖這是要康復的節奏啊。

花精只知道自己的血能夠救人非常的珍貴,但是她沒想到竟然能夠讓人類恢復的這麼快。

她現在非常的矛盾,該怎麼跟陳奕霖解釋這一切,他自己應該知道自己的情況。

陳奕霖頭跟腿一點都不疼了,他試探性的動了動自己的頭,一點都不痛。

陳奕霖睜開眼睛,看着緊張的花精,“你給我喝的是神仙水嗎?我現在一點也不疼了。”

花精尷尬的笑着說:“是緩解頭疼的藥水!你沒事就好了,不要告訴別人我給你喝東西了。”

花精知道醫生肯定會問他原因的,他恢復的簡直是太快了,現在只有花精知道陳奕霖已經完全好了。

“你放心吧,這是我們的祕密,我是不會說的。”陳奕霖笑着對花精說。

莫雨欣很快買了蟲草回來,準備給陳奕霖做湯,海海大老遠見莫雨欣回來了,他直接走到莫雨欣的身邊。

“莫大明星這是做什麼呢?不是吧,你竟然去買菜了?這是要給陳總做飯嗎?”

海海見莫雨欣拎着大兜小兜的,裏面有有肉有菜,他想着能拖延一會是一會。

這個時候莫雨欣要是拿着這些東西進去,花精肯定被氣死了。

“我做飯給我老公吃怎麼了?是不是很羨慕呢?”莫雨欣說完就想走。

“聊會吧,這麼着急走做什麼呢?”海海拉着莫雨欣的一條胳膊說道。

“你放開我,再阻攔我喊人了。”莫雨欣有些生氣的說。

“你喊吧,看看一會誰丟人。”海海擋在了莫雨欣的前面嘚瑟的說道。

莫雨欣此時看到海海的表情真想使勁的削他一頓,“你是不是在浪費我的時間呢?是不是那個狐狸精在裏面。”

見海海這麼阻攔她,莫雨欣立馬反應過來。

“我這不是沒事想跟你聊天嗎?你的時間有什麼好浪費的。”海海嬉皮笑臉的說。

莫雨欣不再理會海海,徑直向病房走去。

花精跟陳奕霖在病房內正聊得開心,莫雨欣突然拿着東西走了進去。

“陳奕霖,你真王八蛋,爲了泡女人竟然把我支走了。”莫雨欣說完把手裏的東西往病房內一扔,生氣的跑了出去。

這一出就是演給花精看的,誰讓她是個演員呢。

(本章完) 海海也趕緊的走到了病房內,“沒事吧!陳總!”

海海進來的時候,花精不開心的板着臉也走了,花精沒有想到陳奕霖竟然是這樣的一個人,竟敢腳踏兩條船。

陳奕霖見花精生氣了,立馬拔掉了鼻子上插着的氧氣管子,趕緊坐了起來想下牀去追,海海見狀整個人嚇壞了,他覺得陳奕霖此舉簡直是不要命了。

“陳總你趕緊躺下,你這是做什麼?”海海着急的走到陳奕霖的身邊。

陳奕霖由於躺着的時間太久了,一起身就要暈倒。

海海立馬扶住了他,一邊喊着醫生,一邊說:“你是不是瘋了,你不要命了。”

陳奕霖回過神來立馬對海海說:“快去追花精,幫我跟她解釋,我跟莫雨欣真的沒有關係。”

這時醫生進來了,見陳奕霖做了起來,嚇得花容失色。

他做的頭部手術是不允許這麼動的,陳奕霖這個樣子很危險,隨時有生命危險。

醫生跟護士扶着陳奕霖慢慢的躺下,“你這麼大的人了,爲了什麼事啊,竟然命都不要了。”

護士們是看到莫雨欣從護士站匆匆走過的,看樣子兩人是鬧矛盾了,陳奕霖才緊張到命都不要了。

在護士們看來,這個陳奕霖跟莫雨欣的戀情是真的了。

“安排一下,立馬帶陳總去拍個腦ct,我要查看一下陳總的腦腦袋有沒有受傷。”醫生對護士說道。

“我們立馬推着陳總去。”護士們經常見大手術,知道陳奕霖剛纔的行爲非常的危險。

她們都不敢怠慢,況且陳奕霖又是公衆人物,她們更是盡心盡力了。

海海很快追到了花精,花精直接來到了醫院的天台上,海海還以爲花精想不開想跳樓自殺呢。

“花精,你來樓頂做什麼,快跟我一起下樓,剛纔陳奕霖爲了追你直接坐了起來,命走不要了。”

“他是追莫雨欣吧,他要是爲了我怎麼會讓莫雨欣去買菜呢?”花精有些生氣的說。

“我一時半會說不清,我也解釋不清楚,我們先走,等以後陳總傷好了自然會給你解釋的。”海海此時一直盯着花精,他怕花精真的爲情跳下去。

“你自己走吧,我想在這裏呆一會。”花精不高興的說道,她在樓頂只不過是站的高看得遠,樓頂離大世界近一些罷了。

海海聽了花精的話更加斷定她想不開了,海海沒想到花精一點挫折都承受不住。

可是又覺得哪裏不對,網上那麼大的輿論她都不在乎,怎麼可能爲了陳奕霖尋短見呢。

“不行,你自己在樓頂我不放心,萬一你想不開跳下去呢?”海海着急的說。

花精聽完“噗嗤”一聲笑了,“海哥,你不是覺得我會跳樓吧。”

“我有這個想法!”海海沒有隱藏自己心裏的想法。

“好吧,我跟你回去。”花精剛好也不想離陳奕霖近了,如果今天知道這個莫雨欣在,她絕對不會來的。

想到這裏花精看了看自己的手,海海非常的眼尖,看到了花精的傷口後問:“怎麼弄的?疼不疼?”

花精看着海海着急的樣子,抱着海海哭了起來。

海海還以爲花精因爲手受傷疼哭了呢,“走,我們去找護士,讓她們給你包紮一下。”

“我不去,我想回酒店。”花精嘟着嘴說。

“回什麼酒店啊,你不處理一下很容易得破傷風的。”海海說完拉着花精另一隻手向外科走去,花精無奈的只好跟着海海走。

護士推着陳奕霖給他做了一系列的檢查,顯示他一點問題都沒有,就連粉粹性骨折的腿已經完好,一點骨折痕跡都沒有。

做了十多個手術的頭,盡然看不出一點做過的痕跡,這件事情震驚了給陳奕霖做手術的專家。

王主任就是負責給陳奕霖做手術的專家,他聽到這個消息的時候非常的震驚,還以爲小護士在給她開玩笑呢,直到他帶的學生給他打電話,他才知道這不是玩笑。

王主任趕緊來到了陳奕霖病房,檢查陳奕霖的頭,除了被他剃光的光頭外,看不出一點痕跡了。

總裁的致命遊戲 他知道他的技術,他的技術再好,也到不了一點痕跡都沒有的地步。

雖然陳奕霖沒有事情了,但是醫生跟護士知道他是不可能恢復這麼快的,也不敢讓他亂動,以免出現什麼危險。

直到王主任檢查了以後,“你們確定我們的病人是他嗎?”

王主任現在可以斷定陳奕霖根本沒有手術的痕跡,拍出來的片子也很正常,根本不像是腦重傷,馬上要死的人。

“王主任,我怎麼了?有什麼問題嗎?”陳奕霖只知道自己現在跟平時沒有什麼兩樣,身上一點都不痛了。

“你的傷全部都好了,甚至沒有留下一點手術過後的痕跡。”王主任非常吃驚的說。

“怎麼可能?”陳奕霖自己睜大了眼睛,他自己都不會相信的。

他很快就想到了花精給他喝的甜甜的水,還讓他保密,自從喝了那個水以後,他整個人舒服多了。

“陳總今天早晨轉病房的時候,臉上還有傷呢,現在竟然沒有了,真是好奇怪啊!”小護士說道。

“王主任,我既然好了是不是可以出院回家了?”陳奕霖心裏已經有了答了,一定是花精幫的他,但是他是不會把花精說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