代替木兮回答的是站在不遠處的服務員,「對不起,那位小姐不小心被牛排燙到了。」

「我沒事,是我不小心。」紀澌鈞身上的香水味讓木兮心底澀澀發酸,抽回被他抓在手裡的手腕。

「別說那麼多了,快送我媽咪去醫院。」木小寶推開紀澌鈞,抓住木兮的手就走。

梁棟提步追過去,「小寶弟等等我。」

紀澌鈞看了眼祁任興後轉身便離開跟上木兮。

費亦行也顧不得眼前這位正是他們花費不少時間和財力想要見的人趕緊跟著離開。

紀澌鈞一群人離開后廊道恢復安靜,祁任興抬頭就看到不遠處站在門口望著他,豎起食指貼在唇瓣示意他不要聲張的紀優陽。

「任興,你怎麼樣了,需不需要去醫院處理下傷口?」賴毓媛目光關懷看著祁任興流血的嘴角。

「沒事。」祁任興低頭自己擦嘴角的血,這個紀澌鈞還真是夠狠的,一拳就打出血。

沒看到祁任興是和木小寶一塊來的,賴毓媛問了句:「任興,你怎麼會在這裡?」

「吃午飯,我還有事先走了。」

「去哪兒,我送你?」

「不用了。」

祁任興離開后,賴毓媛臉上帶著一些懊惱,本想以此和紀澌鈞做交易,沒想到紀澌鈞先和祁任興發生矛盾了,當前是先說服祁任興不能讓矛盾繼續發展下去,否則對她不利。

看完戲的紀優陽沒等祁任興走過來就先回包房了。

正在倒茶的駱知秋看到紀優陽滿臉笑容回來,好奇問了句:「出什麼事情了?」其實剛剛方秦出去的時候沒關門,門外發生什麼事情她大概都聽到了。

「二哥把人給揍了。」

「把誰揍了?」紀澌鈞在大庭廣眾之下揍人?這也有些不尋常吧。

「他一直想要找的投資商負責人,這回看來,我這位二哥是遇到麻煩了。」

「好了,不說那些,三媽給你倒點湯,這個味道不錯,你嘗嘗。」

鑽石戀人 「好。」

紀優陽剛坐下,兜里的手機就響了。

駱知秋拿多一個碗盛滿放在旁邊,「方秦啊,你也過來吃吧。」

「謝謝夫人。」方秦笑著輕輕點頭。

紀優陽摸出手機看到這個來電后將通話音量減小,電話剛接通紀優陽幸災樂禍的笑聲就傳過去,「喂?」

「還笑是吧,出來。」打電話的祁任興提速快走甩掉跟在後面的賴毓媛。

那麼痛快怎麼能不笑。「我陪我三媽吃飯呢,不去了。」

「我叫就不出來,看戲就有份是吧……」最後還附加一句帶威脅的話:「沈大少東家。」 「怕你了,一會過去。」紀優陽掛斷電話后,一口氣喝光碗里的湯。

看到紀優陽喝得那麼猛,駱知秋一臉擔心,「你慢點,燙。」

喝完后,紀優陽打了一個飽嗝,「三媽,臨時有點要事,方秦你留下來陪我三媽吃飯。」起身後,彎腰親吻駱知秋的臉,「先走了。」

「你啊,老是風風火火,小心點,晚上記得回家吃飯。」

「知道了。」

紀優陽走的時候和方秦使眼色,方秦看懂了,應該是祁家那個祁任興約東家出去,也不知道紀澌鈞這一拳下去,會不會把一個合約都打沒了,如果真是這樣那就省事多了,希望那個祁家大少能意氣用事一回。

而此時遠在三環的御府別墅里。

餐桌上擺滿了各種美味佳肴,安靜的客廳里,兩個男人面對面而坐,氣氛隨著時間過去一點點變得僵硬。

茶几上的水已經喝完了,方朵重新倒滿茶過來,剛坐下就看到高博文不耐煩換了一下坐姿。

方朵端起茶壺給沈呈加茶,因為在外人面前,她不能表現出和沈呈的關係,所以只是把沈呈當做一般人對待。

看似冷靜不急不躁的沈呈心裡早就被時間一點點磨掉。

上午想給Augus打電話叫他別來,最後因為忙碌忘記了,等他想起來的時候高博文已經派人來接他,車裡有人盯著他,根本沒時間通知Augus,很擔心Augus會因為他被高博文利用。

等到有些不想等的高博文回頭看了眼杜東。

杜東提步走向高博文,剛走了沒兩步兜里的手機就響了,杜東停下腳步接電話。

「喂?」

「有人看到東家和紀家那個駱知秋去景城塔吃飯了。」

杜東聽到這句話下意識看了眼高博文,「好,我知道了。」看來高博文這個如意算盤落空了。

高博文對上杜東看過來的眼神,感到有些不妥,難不成那傢伙不來?不可能,如果沈呈沒這個份量,他也不會把沈呈當做底牌逼紀優陽過來。

就在高博文猜測的時候,杜東已經掛了電話來到高博文身邊。

「什麼事?」高博文眼眸垂落望著搭在沙發靠背的胳膊。

杜東說話的時候壓低聲音:「東家和駱知秋吃飯去了,看來是不過來了。」

什麼?

高博文眼睛瞬間睜大,似乎真的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

而坐在高博文旁邊的方朵聽到這句話何止震驚簡直就是無法置信,東家知道沈先生被人當籌碼居然不過來,難道沈先生在東家心裡沒看起來那麼重要?

在看到杜東和高博文竊竊私語的時候沈呈抬眸就對上方朵看著他有些複雜的眼神,從這個眼神里,沈呈似乎看到了什麼,但是這種感覺沈呈不會去相信。

他把Augus當做唯一的家人和一切,而Augus也用同等的感情回於他,就在沈呈自我證明,他的重要性時,對面傳來高博文帶笑陰陽怪氣的話:「讓你白跑一趟真是不好意思了。」

什麼叫做白跑一趟? 寵妻出逃:惹火霸道總裁 不知道高博文在冷嘲熱諷什麼,沈呈望著笑得特別假的高博文。

他的如意算盤落空了,也不會讓沈呈心裡好受,他倒想試試,看看能不能挑唆沈呈和紀優陽的關係,如果可以的話,倒是能利用沈呈做些什麼,如果不能就當做是羞辱讓沈呈難堪,不過在說這句話之前,高博文先揮手讓方朵離開。

因為提到的人相對來說比較隱私,所以杜東親自帶方朵離開以免方朵聽到什麼。

方朵從沙發起身跟著杜東離開后,客廳里就只剩下高博文和沈呈,高博文翹著二郎腿,一手搭在靠背,一手放在膝蓋上輕輕敲動,「本來我還擔心,東家會不會誤以為我利用你威脅他,看來是我多想了,他對我很放心,不怕他不來我會對你怎麼樣,所以他跟駱知秋一塊吃飯去了,不會過來了。」

聽到這句話,沈呈心裡有巨大的失落感,曾擔心他會不顧危險過來,卻沒想到,他不來了。

看到沈呈眼裡的傷感,高博文忍不住發出一聲冷笑,也就只有沈呈才傻愣愣那麼忠心紀優陽,關鍵時刻,人家說不來就不來,一個外人而已。

從沈呈眼裡,高博文得到了心理平衡,從沙發起身,「最近肉吃多了,有點膩,我還是出去吃點清淡的,你慢用。」

高博文以為沈呈會離開,沒想到他走的時候沈呈還坐在沙發上,看到沈呈這模樣,高博文打從心裡感到同情。

人家少東家,對他不過是略施感情計,而這個沈呈卻當真了,這個世界,不怕你逢場作戲,就怕你當真。

哈哈哈哈……

……

景城有名的沈佳樓。

古香古色的茶樓里,人來人往,中間還有人在講相聲。

坐在二樓雅座包房的男人菊花茶一杯接一杯,喝完一壺,跑了一趟洗手間總算看到某人進來了。

「堵車。」進來的人關門時嘴角帶笑。

「天上不堵。」祁任興看到紀優陽嬉皮笑臉的樣子心裡特別不痛快直接回了句。

「我看你不是嫌我堵,是你挨了一拳心裡堵。」紀優陽坐下后自己倒茶,拿iPad點餐,喝了一口菊花茶,苦到紀優陽眯眼,「怎麼沒加糖?」

看到祁任興沒說話,紀優陽自己去拿糖倒進茶壺裡,「你現在可是一塊蛋糕,誰都想吃你一口,還扯出這種表情幹什麼?」祁任興雖然脾氣好,口口聲聲說想靠自己有一番大作為,但畢竟出身富貴從小養尊處優,從來沒在大庭廣眾之下被人打過,祁任興心裡不舒服不想跟他說話是正常現象。

「……」祁任興沒說話,在紀優陽加糖后,拿過茶壺給自己倒了一杯。

該不會是給紀澌鈞打傻了,一句話都不說?紀優陽點好餐后,將iPad放在一邊,「我想跟你談談那個投資的事情……」

這一回,話剛落下,對面的人總算有反應了,而且還是那種立即回應,「我是那種給人開後門的人?」一直以來他身份的光芒掩蓋了他所有的實力,只要是認識他的人,就只會看見他祁家大少的光環根本不會去注意他的實力,他早就厭惡了那種被人說,你是誰誰誰兒子,你父親是誰誰誰。

既然祁任興不想談這個話題,紀優陽也沒有繼續談下去以免引起祁任興反感,沒一會左邊傳來叮咚自動送餐抵達聲,紀優陽從位置起身時對面的祁任興也跟著一塊起身,兩個人走到挨著牆壁的送餐升降機,將放在裡面的茶點拿出來端到桌上。

「我早上在幼兒園門口看到的那個是你吧?」當時,因為祁任興晚上才找他踢球,白天就出現在幼兒園,間隔時間太短所以才沒把自己的猜測當真,現在看到祁任興在眼前,紀優陽才相信自己當時不是眼花。

「嗯。」

「你小子該不會是真的想做老師吧?」

提起這個話題,祁任興臉上帶著難以描述的傷感,入座拿起筷子時連聲嘆氣,「我跟你說,這和孩子接觸一時半會跟做老師的感覺完全不一樣,而且,有種孩子我覺得特別不可思議。」祁任興開始比手畫腳眼裡寫滿震驚,「他看著乖巧可愛,讓人看到就想抱在懷裡,可你知道嗎?這簡直就是一個小惡魔,就拿我們班上那兩個風靡全校的小魔王來說,梁家那少公子還不怎麼樣,那個叫木小寶的,分分鐘讓我奔潰懷疑人生。」

能把對孩子稱之為天使的祁任興逼到叫孩子做小惡魔,看來他侄子給人留下的陰影不小啊,「他怎麼樣?」

「上午發生了一些小矛盾,出於擔心我就跟過去看看,中午放學說要感謝我請我去景城塔吃飯,我就去租觀光腳踏車載他們去……」

紀優陽聽到這句忍不住重新問了句:「你該不會是從幼兒園騎自行車騎到景城塔吧?」

「就是了,我想著在Stockholm的時候經常騎自行車,遠就遠了點沒什麼,誰知道半路發生突髮狀況,我騎著那觀光腳踏車載著那兩個小子上坡的時候,脫鏈了,我還擔心他們害怕,叫他們抓緊我……」

不用說,紀優陽已經知道他那位小侄子會有什麼樣的反應,「跳車了?」

「對!」祁任興很激動,「他們兩個說,老師我先走,你穩住,剎車壞了,我鞋底都磨掉了,直接就退進河裡了。」

「哈哈哈哈……」紀優陽眼淚都笑出來了,手背抵在嘴邊,「不至於丟下你不管吧?」他那個小侄子的老子費盡心思都想和祁任興見面談合作,結果他小侄子倒好,直接就把人坑進河裡了,命運有時候就是那麼可愛。

「不至於,追上來的時候,還不忘撿起我的鞋底,我當時從河裡爬起來我就發誓,這輩子絕不做老師,可看到那兩個小惡魔眼淚鼻涕一塊來哭著跟我道歉,什麼氣都消了。」

他才不相信木小寶是真的愧疚,十有八九是緩兵之計,他和木小寶相處很久,對木小寶那套三十六計太清楚了,祁任興要是繼續做下去,往後肯定會落個終生恐娃後遺症。

看到紀優陽眼裡半分震驚都沒有好像早就知道會這樣,祁任興皺眉問了句:「怎麼,你都猜到了?」

瞧祁任興那表情,只要他說是,恐怕他的小侄子就少了一個「好玩的老師」,紀優陽捂著良心替木小寶說好話,盡量美化木小寶,把木小寶從一個小惡魔塑造成一個可愛無害的小天使,「怎麼會呢,我覺得你太誇張了,小寶可是一個很乖的孩子,特別有愛心,等你和他相處久了,一定會恨不得自己生一個那麼可愛乖巧的孩子。」估計別人和小寶是八字不合相剋,反正他和小寶是很玩得來,兩個人相處的也不錯,如果有得選,他也願意做小寶的父親。

確定?剛剛紀優陽笑的樣子他可沒忘記。祁任興夾起一個鳳爪進嘴,茶點吃多有些膩,端起桌上的菊花茶喝了一口,唇腔里淡淡的香味讓祁任興想起木兮。

「你小子給我發信息那會,早就到景城對吧?」現在想起來,他在景城,祁任興沒可能不知道,十有八九是故意轉移他的注意力。

「那你回景城也沒跟我打招呼。」祁任興一句話好像在說,你不能怪我說謊,你也有錯。

「行,我錯了,給你道歉。」紀優陽夾起牛百葉放在祁任興碗里。

夾了東西后,紀優陽低頭繼續吃,吃到一半就聽到對面的人問了句讓他有些意外的話:「那個木兮,紀澌鈞跟她是認真的?」

「有些東西看著認真,未必是真。」這個祁任興,怎麼問起木兮了,難不成……?

「這樣啊……」祁任興的眼神隨著拉長減弱的尾音開始走神。

紀優陽看到祁任興心不在焉的樣子,喝茶時,故意用漫不經心的語氣問了句:「你該不會是對她一見鍾情吧?」祁任興來景城算上今天封頂就兩天,能和木兮見幾面?有多了解?所以紀優陽故意用一見鍾情來形容。

從小在國外長大的祁任興,性格有些豪爽,對於自己喜歡的事情直接就表達出來。有何不可?「書上都有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她只是拍拖,又不是結婚了,就算是已婚,我也有喜歡她的權利。」

說起喜歡木兮,紀優陽就想起那個愛的令人心疼同情的梁帥,梁帥是無法給木兮未來,所以不敢表達自己對木兮的喜歡,而祁任興呢,直接就不管那些合不合適,張嘴就表達愛慕之意,有年少輕狂在裡面,也有自信,只可惜,他的木姐姐心裡只容納得了紀澌鈞一人。 看到祁任興認真的眼神,紀優陽忍不住有些擔心,祁任興對木兮有意思,會不會為了接近木兮把項目給紀澌鈞?不管有幾個可能,對他來說,這都算是一個危機,紀優陽用手輕輕敲了敲桌面,在提醒祁任興堅守原則的同時也在試探他的話:「記住了你說的,不走後門,別因為一個女人就毀了一視同仁的公平原則。」

「你放心吧,我為人處世的原則你還不知道嗎?你們兩個和所有人一起公平競爭,至於要選誰,也不是我一個人說了算,最後還是和股東討論,難不成你覺得你還不如紀澌鈞?」

紀優陽擺擺手撇清關係,「不是我,是高博文,有什麼你和高博文去談。」他和祁任興是朋友沒錯,但關係並沒有鐵到能告訴祁任興沈呈和他關係存在那種信任程度,與其說是朋友,倒不如說是利益相交,紀優陽端著杯子的手輕輕轉動杯子,望著祁任興的眼神若有所思。

聽到紀優陽這句話,祁任興忍不住笑了,回眸看向紀優陽,「怎麼,那麼捨得讓高博文去表現,就不怕高博文搶了你風頭?」

在祁任興看過來的時候,紀優陽收斂住複雜的眼神,「就他?」紀優陽聽到這句話忍不住笑了,「除了會拍馬溜須高博文還會做什麼?」

兩個人提起高博文的時候,眼裡都有那種對高博文這種用骯髒卑鄙手段上位的嫌棄和輕視,言語中更是帶著譏諷,「不過就是一條狗,也不知道你家老頭子怎麼想的,怎麼會把高博文派過來壓著你。」

「管他怎麼想,我們做好自己的事情就夠了。」他來景城那麼久,一直沒動靜,沈東明早就打過幾次電話來,除了責備更多的還是失望,他不管沈東明說什麼,計劃該怎麼進行就怎麼進行,不會因為誰的一句話就改變什麼,高調做事,迫不及待邀功這種事情還是留給高博文干吧。

紀優陽話音落下的時候,看到對面的祁任興給木小寶發微信問木兮的情況。

是祁任興手腳快拿到微信,還是木小寶主動加的?

不管怎麼樣,看到祁任興喜歡木兮,紀優陽心裡多多少少還是有些吃味,嘴裡的菊花茶也變酸了。

有時候,真羨慕祁任興的個性,愛恨分明,喜歡就喜歡,不喜歡就不喜歡,能做的那麼乾脆。

「叮咚……」放在桌上的手機傳來響聲。

【方朵:高博文出去了,沈先生還在這裡吃飯。】

一句話,紀優陽瞬間明白什麼意思了。

毒后歸來之家有暴君 沈呈在賭氣。

他沒去,沈呈心裡一定很失望吧,可是如果他不這麼做,下一次,高博文就會變本加厲,希望沈呈能明白他的苦衷。

祁任興抬起頭看到紀優陽眼神有些傷感,「怎麼了你?」

紀優陽將手機屏幕關掉,拿著筷子繼續吃東西,「吃吧。」

「神神秘秘的,在搞什麼?」祁任興嘀咕一句后給紀優陽夾了一塊黃金糕。

紀優陽裝沒聽見,低頭吃東西。

……

景城有名的私廚會所。

歐式裝潢的餐廳里,擺放了一張餐桌,餐桌上的菜式一道接著一道撤換。

賴太眼神含笑優雅的舉起酒杯,但是說話的語氣卻有些嫌棄和替自己打抱不平,「雅寧啊,不是我說風涼話或者是故意針對木兮,現在事實擺在眼前,且不倫那些報道有沒有誇大事實,可大家都有眼看,紀總並不排斥和媛媛有接觸,那看來紀總和媛媛還是有可能的。」

董雅寧放下刀叉,輕輕點了點頭,「不管他選誰我都會祝福他,不求他的另一半家世有多好,人有多漂亮,我只希望能陪著他白頭到老。」

董雅寧說話時故意放低自己和紀澌鈞的姿態,好像她從來都不要求門當戶對,選兒媳婦完全沒要求,只要紀澌鈞這個做兒子的喜歡她就同意,就是這種錯覺令賴太心裡很不爽,董雅寧就是個性軟弱,如果換做是她做紀澌鈞的母親,她們母子得到的絕對不比今天少,「雅寧啊,我覺得你還是不要那麼快替他們籌備婚禮好,萬一這件事有變卦,傳出去對紀總和紀家都不好,說不定還會害了木兮。」

那些話就是一個煙霧彈而已,為了隱藏自己對木兮的厭惡以及引來賴太的反感。「還是你考慮周道,這件事看來還是不宜過快以免引起反效果。」

「對,這種事急不得。」說完后賴太撿起桌上的包包,翻開包包拿手機時說話的語氣隱藏不住喜悅的心情,「媛媛和紀總也該吃完飯了吧,我給她打個電話問問。」

「嗯。」

賴太並沒有離開餐廳出去打電話,而是故意當著董雅寧的面打,就是想讓董雅寧聽聽誰更有機會成為JS集團的總裁夫人。

電話撥通后,賴太一臉高興問了句:「喂,媛媛啊,和紀總吃完飯了嗎?」

「剛要開始吃就散了。」

怎麼會這樣,紀澌鈞不是很重視海域項目,還要靠她家媛媛和祁氏搭上關係嗎?「出什麼事情了?」

聽到賴太突然音調升高,假裝繼續吃東西的董雅寧眼眸輕抬看向對面留意情況。

「具體是什麼情況我也不清楚,出去的時候就看到紀總抱著木兮,好像和任興發生了矛盾,我現在正去醫院路上了解情況。」

還用問,肯定是那個女人怕紀澌鈞被人搶了故意跑過去攪局的,「任興什麼時候到的?」

「我也不清楚,我去醫院了解清楚情況,晚上再給任興電話邀請他過來吃飯。」

「我讓你父親給他電話吧,你先去醫院。」這個該死的木兮,居然破壞她的好事,饒不了這個賤人!

「嗯。」

在賴太掛斷電話時,董雅寧眼眸垂下看著面前的盤子假裝自己什麼都沒聽到。

宮先生,許你時光傾城 電話剛掛斷,對面的人還未說話就給人一種氣急敗壞的感覺,拿起刀叉的動作特別大,整個餐廳都是她的聲音。

「怎麼了?」董雅寧目光關懷故意詢問。

「雅寧啊,我實在是忍不住要說一句,不管你說我是針對她還是什麼,我都要說了。」賴太氣得用力放下刀叉。

「是不是澌鈞欺負媛媛了,如果是你一定要說,我回去就教訓他。」

「不是他,是那個木兮,紀總和媛媛吃飯,她跑了過去,還想方設法把紀總引出房間,先不說這個了,她居然導致紀總和任興發生矛盾,這不是故意砸了這次合作是什麼,我懷疑她就是怕媛媛和紀總接觸久了把紀總搶走,所以故意這樣做,她明知這個項目是紀總在乎的還這樣做,這種心眼狹窄,不顧大局,自私自利的女人只會害了紀總。」

電話里的內容她都聽見了,賴毓媛也沒說是木兮把人引出去的,但是經賴太的嘴這麼一說,所有的事情聽起來就是那麼一回事,佳期和她說過幾次木兮可疑,從前不放在心裡,現在不得不注意,說不定那個木兮和紀優陽就是一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