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軀一顫,差一點從半空之中落下。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冷汗都已經冒出。

目瞪口呆,簡直不敢相信。

眼前這個小小的道士,竟然如此厲害。

他咬緊牙關,怒吼一聲,用盡全身力氣,將手中紅纓長槍順勢一震。

“咣噹”

李長生驟然收劍。

小羅王整個人身形在空中搖搖晃晃,幾欲栽倒一般。

“你這槍法,像是剛入門的,不咋滴!”

李長生打趣地說道。

“臭道士,欺人太甚!”

小羅王嚎叫連連,不斷揮舞着手中的長劍。

一道道寒光,飛閃而出,在他的身前,似是相互交織一般。

不到片刻的時間,只看見如傘狀一般的攻勢,將他的周身完全遮擋住。

隨着一聲怒吼傳出,萬丈神芒,橫掃而來,鋒利無比,似是能夠摧毀世間萬物一般。

四周草木,皆被這狂浪的風所吹得搖搖晃晃,山石一片翻滾。

“當!”

響聲震天,虛空一片搖顫。

李長生手中的銀白色短劍,似是堅韌無比一般,一劍擋出,萬丈光芒皆不能入。

一時之間,小羅王揮舞長槍再次衝擊而來。

此時此刻,他整個人,猶如衝鋒陷陣的戰士一般,不畏生死。

剛纔鬼遁術想要逃跑,已經被破,如今……倘若不能拼死一戰,恐怕難以離開這裏。

“嗖”

小羅王整個人身影一閃,如鬼魅一般,一下子出現在了李長生的左側,長槍如毒蛇一般,一下子竄了出來。

凌冽的風聲響起,只看見鋒芒瞬息而來。

李長生整個人側身一晃,那長槍的攻勢,從他的衣袖邊上刺過。

只看見他咧嘴一笑,反手一抓,一下子摁在了長槍的槍身之上。

小羅王只感覺如同有巨石砸在長槍之上一般,吃了一驚,想要撤走長槍,卻是被李長生死死地抓住,根本動彈不得。

“放手……”

小羅王一怒,大吼一聲。

李長生一笑,說道:“這麼兇?”

話音落下,連忙放手。

一瞬之間,小羅王整個人沒有反應過來,身子踉踉蹌蹌,直往後連退幾步,差點摔倒。

小羅王整個人怒吼連連,臉上神色完全猙獰,再次撲上前來。

這一次,他所有攻勢盡出。

只看見翻涌的黑氣,似是從他的身軀之中不斷竄出來一般,似是在他的頭頂上空,凝成黑雲,聲威炸響而起,像是雷鳴一般。

森森的鬼氣,似是化作一張張可怖的鬼臉,不斷嚎叫着。

一瞬之間,此處的山林,光線剎那之間陰暗下來,如同被黑雲完全籠罩住了一般。

李長生似是十分好奇,擡頭看了看,隨後一笑,說道:“看來不能跟你玩了,再這麼玩下去……怕是你們鬼王宗的救兵就要到了……”

他整個人身形一震而起,將手中銀白色短劍朝天一擲。

“砰!”

李長生一手掐訣,再次打出。

一個金黃色的法印,迎空而起,瞬息之間,沒入小羅王的身軀之中。

“這……這不可能……”

小羅王整個人,驚恐地瞪大了眼睛。

剛纔那一瞬之間,快如閃電一般,他根本來不及反應。

這一刻,他都不敢相信,之前的李長生,只是陪他在玩耍罷了,根本沒動真功夫。

如今真正出手,簡直威不可擋。

“轟!”

一聲巨響傳出,只看見小羅王整個人,瞬間被炸得灰飛煙滅。

地面之上,黒冥君身形一顫,似是也被這一幕驚駭住了。

重生影後有空間 “這……”

強如小羅王這樣的人物,在李長生的手中,也猶如切菜一般,根本不足爲懼。

一時之間,一股涼意,從黒冥君的頭頂,直涼到了腳底板。

這一刻,他心中卻是暗自慶幸,幸好自己沒有像小羅王這般,拼死與李長生對抗,要不然……恐怕現在自己的屍骨,早已經白了。

只看見李長生整個人,緩緩落在地上,手中的銀白色短劍,已經消失。

李長生淡淡地看了一眼被震撼住的黒冥君,說道:“你幫我放消息出去,從今天起,這裏的地盤,就是我的了……鬼王宗若有人不服,大可上門來找我。”

話一說完,邁步便朝小羅王的堂口走去。

堂口的大門之上,掛着一塊雕花紅漆的牌匾,上頭銘文書寫三個字“羅王殿”。

李長生冷冷一笑,說道:“今天起,這裏,就要換名號了。”

說完揚手一揮。

一道金光,瞬間在牌匾之上掠過,上頭三個字變成了“長生殿”。

“這……”

身後頭的黒冥君,看着這三個字,嚥了口唾液,有些驚懼。

道士變成了山大王?

這還是頭一次見。

就如同看見和尚去妓院一樣,稀奇得很。

不過這樣稀奇的事情,今天倒是發生了。

這一下,黒冥君不相信也不行了。

眼前的這個道士,恐怕跟常人不一樣。

“誒……我說的話,你聽懂了沒有?”

見黒冥君發愣,李長生身子微微向後一仰,看向黒冥君。

“聽懂了……聽懂了……”

黒冥君身子打了個激靈,連忙說道:“我馬上就去辦,讓山裏頭的山鬼精怪,前來報道,再將李仙師你的指令傳達下去。”

一瓢飲 李長生點了點頭,說道:“對了,還記得吩咐下去……讓他們帶禮物來給我……我既然成了這個地盤的老大,他們這些做小弟的,自然是要上貢才行……要不然,我天天呆在堂口裏頭,吃啥穿啥?你說是吧?”

黒冥君如遭雷擊一般,整個人已經快要崩潰了。

眼前的這個傢伙,簡直比小羅王當山大王時候還要過分。

這麼一鬧,恐怕不到一天的時間,整個蜀川,都知道多了這麼一個奇葩道士。

鬼王宗的人,很快就要殺上門來了。

“我說話,你聽到了沒有?”

見黒冥君不吭聲,李長生又說了一句。

黒冥君頓時回過神來,連連點頭,說道:“聽到了,聽到了……我照做,李大王……你說啥,我都照做……”

“好,好……”李長生咧嘴一笑,拍了拍黒冥君的肩膀,說道:“你乖乖聽話,我說不定心情好,送你個好死,幫你超度一番,你還能入六道輪迴之中轉世……要是你不聽話,我立馬讓你灰飛煙滅。”

李長生輕描淡寫地說着,邁步走入了堂口之後。

身後頭的黒冥君,整個人幾欲崩潰。 鬼王宗。

幽幽暗暗的山谷之中,陰森森的鬼氣,騰騰而出。

鬼王宗裏頭,已經有三年未曾召開大會,今日衆鬼接到通知,早早便從蜀川各地趕來。

“誒……你說說,今天怎麼回事?好端端的,怎麼會有大會要開?”

剛到門口,一名小鬼,拉着一旁的人,連忙問道。

“我哪知道?四大鬼王,已經有許久未曾見到了……我看今天,是有大事……”

“能有什麼大事?我們鬼王宗在這蜀川之地,向來都是橫着走……還有鬼王宗擺平不了的事情?”

衆鬼紛紛說着,心中卻是驚疑得很。

“你們離得遠,我倒是聽說,最近蜀川裏頭,發生了一些事!”

有名小鬼,突然開口說道。

“什麼事情?說來聽聽?”

他一說話,衆人齊齊圍了上來。

“還能有啥事?我聽說,有外來勢力,來蜀川之地,佔山爲王,好像還殺了一個堂口的堂主……我想想……”那名小鬼沉吟一會兒,突然眼睛一亮,說道:“對了……就是那小羅王……小羅王的堂口,被人給挑了!”

“小羅王?”

衆人聞言,一時之間,都怔了一下。

“據說,那新來的傢伙,囂張至極,地盤之上,山鬼精怪都要上貢,聽聞……他發起怒來,可不好對付,不少山鬼,都被他殺了……許多鬼怪每日惶恐不安,也不知道來的是何方神聖。

“這麼兇殘?”衆人瞪大了眼睛。

“那小羅王平日裏,就已經夠暴戾的了,鬼王宗裏頭,許多人都畏他如虎,沒曾想,他竟然被人殺了?”

一時之間,大夥兒似是都不太敢相信。

“可不是嗎?這可是千真萬確的事情,不會有假……我看今天,鬼王宗召開大會,估計也是因爲此事。”

“那小羅王,可是青山鬼王的手下大將,我看這一下,青山鬼王估計要大發雷霆……”

“別說了,大會快開始了,趕緊進去。”

不多時,都入了大殿之中。

此時,大殿之中,除了鬼王宗裏頭的部下,還來了不少的山鬼妖怪,一直在絮絮叨叨。

看這樣子,似是這些山鬼妖怪,都遭受了不小的委屈,是前來鬼王宗告狀。

這一下,衆人倒是認定,恐怕跟小羅王的事情八九不離十了。

四大鬼王一出現,原本鬨鬧的大殿,瞬間安靜下來。

一時之間,衆鬼驚懼。

只看見四大鬼王,面色陰沉,並排而坐,一股強大的威勢,從他們的身上發散而出。

森森的鬼氣,似是騰騰而起,將整個大殿完全籠罩住。

“鬼王洪福齊天,千秋萬代……”

衆鬼連忙高聲齊呼,同時下跪,戰戰兢兢。

“平身!”

一小鬼在旁伺候着,高喝一聲。

衆鬼起身,不敢擡頭與鬼王直視,一個個心中膽顫。

四大鬼王,乃是八部鬼王的後裔,強大無比,統御蜀川數千年,無人能擋。

當年,蜀川古國杜宇後人,曾稱霸一時,與鬼王宗齊驅並進,南北對峙。

李太白詩有云:蠶叢及魚鳧,開國何茫然!爾來四萬八千歲,不與秦塞通人煙。

古蜀國,有蠶叢與魚鳧的傳說,都乃古蜀國古蜀王,而杜宇,便是所謂的“魚鳧”,據傳他統御蜀川千年,後被逼讓位西去,抑鬱寡歡,化作杜鵑啼血,夜夜哀歌。

後來,杜宇後人領三千死士,妄圖復國,於鏖戰之中全軍覆沒。

三千死士化作不屈亡靈,百年時間,凝聚不滅魂體,稱霸蜀川,衆鬼驚懼。

要知道,“陰兵借道”的威勢,乃是人世之間的最強力量,所到之處,橫掃千里,莫有能抵擋者,非人力所能與之相比。

三千不屈亡靈振戟高呼,可撼動山河日月,引發大地震,山石崩裂,河水逆流。

妖魔鬼怪與之不能抵擋,紛紛退避三舍,避其鋒芒。

正因爲如此,鬼王宗與杜宇後人將蜀川割據南北,相互對峙。

再後來,兩軍大戰,杜宇後人率領三千亡靈,入侵鬼王宗,所到之處,寸草不生,無人能擋。

眼看整個鬼王宗,即將敗落,三大鬼祖突然重生,降臨人世之間。

四大鬼王以浩瀚神力相抗,扭轉日月乾坤,睥睨四方,霸絕八荒,將杜宇後人和三千亡靈通通殺盡,片甲不留。

自此以後,鬼王宗在蜀川之地,成爲第一大派,修煉界爲之驚顫。

至於像青城山這樣的地方,雖然在歷史的長河之中,也曾出過幾個驚才豔豔的天子驕子,但一人之力,何以與鬼王宗相抗衡?若不是青城派仰仗着當初張道陵本尊在青城山所留下的曠世神陣,恐怕也早已經被鬼王宗覆滅。

此事,雖然已經過去數百年,但蜀川修煉者每每談起,仍舊心有餘悸。

四大鬼王的威勢,非同小可,在蜀川之地,更是以鬼王宗爲首,非當初的十萬大山之中的三大教所能相比。

而且,鬼王宗行事,向來留有餘地,非暴戾嗜血之輩,所以一直以來,蜀川之地,鬼王宗雖然一家爲大,但衆多門派家族林立,仍舊有存活之地。

可是,即便如此,也從來沒有人,敢打鬼王宗的主意,更別說是對鬼王宗的人下手了。

大殿之中,雖然鬼氣森森,但威嚴的氣勢,卻是堪比神袛廟宇。

磅礴的氣息,如曠古長存一般,似是渡過了無盡的悠悠歲月,飄揚而出。

四大鬼王,如君臨天下一樣,冷眼掃過下方衆人。

衆人只感覺渾身似是泛起一股冰冷的寒意,刺入骨髓一般,一時之間,顫抖不停。

“今日……讓諸位前來,是有一事,要與諸位說……”

一個洪亮的聲音,突然在大殿之中響起,似是雷鳴一般。

衆人雖然不敢擡頭觀看,但聽聲音便知,乃是青山鬼王開口說話。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