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身旁落了幾塊大石塊,整個房子都嚴重的傾斜,隨時都可有可能倒塌。

突然,大殿主抬頭,幽幽的掃了大長老和二殿主一眼,腦海中只有一句話,「誰?是誰給他下毒。」

被大殿主冷冷的掃了一眼,大長老和二殿主兩個人心中瞬間一跳。

覺得大殿主和之前的不一樣,他的實力,好像更厲害了一樣。

但是他的眼神,怎麼看,怎麼陌生。

尤其是看著眼前的宮殿,痛苦道,「天啊,這究竟是怎麼了?紫陽殿,怎麼變成了這個樣子。」

但是這些都不重要,只要大殿主還在,他們就還有東山再起的可能。

然而大殿主,怎麼變成這樣了?大長老直接絕望的跪在了一旁,滿目死寂。

二殿主看了看大長老,又看了看自己的父親,也心生絕望。

正在這時,正在沉默的大殿主突然揮出一掌,將二殿主一把給揪了起來,拎著他,使勁晃了晃,然後一巴掌拍在他的腦袋上。

「噗——」

二殿主立即狠狠吐出一口血,叫都叫不出來了,不可置信的看著自己的父親。

這是怎麼回事?!

父親為什麼要打他!

他究竟做錯了什麼!

二殿主眼睜睜看著自己口中不斷吐血,被大殿主這一巴掌打得連叫都叫不出來了。

他的父親,一直疼愛他的父親,居然要殺他,為什麼?

看到這一幕,旁邊正且喪的大長老立即從地上彈跳起來,一把將二殿主從大殿主的手裡搶了過來。

「大哥!你這是在幹什麼?這是你最疼愛的兒子啊,你怎麼可以打他!往死里打呢?」對上大殿主空洞的眼神,大長老心中一驚,大殿主現在很不對勁。

大長老將二殿主從大殿主的手裡搶了過來,但是二殿主仍然渾身劇痛,心脈都給震碎了。

大長老直呼造孽,造孽啊,同時心中驚駭的盯著大殿主,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啊?!

正在這時,大殿主空洞的目光突然閃動了一下,看到了奄奄一息躺在地上的二殿主,立即皺了皺眉,「是誰,誰欺負了你?告訴我,我幫你打他去。」

本來才剛剛穩住心脈,輕輕地喘了口氣的二大殿主突然聽到大殿主的這番話,頓時禁不住一口血狠狠的噴了出來。

他好想大哭一場,父親竟然問他兇手是誰?

這叫他怎麼回答?

在想想老子打兒子,本來就是天經地義。 秋山家的莊園,在常人看來,顯得戒備森嚴。但是在另外一類存在的眼中,卻到處都是漏洞。

就見夜色下,無處不在的陰暗處,時不時的,會閃現出一道道好似幽靈般的暗影。而在夜風的吹拂下,靠近地面的空中,絲絲縷縷無形的輕煙,正在緩緩朝着莊園深處蔓延。

燈火通明的別墅大廳裏,忽地響起了一陣喧譁。

藤田直秀望着周圍神情激動的人,眼底閃過一抹幽光的揚聲說道:“相比大鄉家,我們三人所擁有的力量,是那樣的微不足道。所以我們不得不求助於實力更爲強大的黑龍會,對此所需要付出的代價,只是整個幼龍社一部分的資產而已。”

“華夏有一句古話,說的就是你們。”藤田家主一臉的暗沉,“那就是與虎謀皮!黑龍會即使同整個幼龍社相比,都是一個龐然大物,更不用說你們三個了。一有不慎,一個指頭就可以捻死你們!”

“家主你實在是多慮了。”藤田直秀一臉的信心十足,“你都說黑龍會是龐然大物了,所以那些黑龍會的大人物們,又怎麼會瞧得上小小一個幼龍社。”

一旁秋山田適時接口說道:“兩位家主,直秀他和東條家的大公子可是關係很好的朋友,而正是由那位出面搭橋,我們才能說動黑龍會出手幫助我們。”

藤田直秀和黑龍會三大家族之一的東條家大公子是好朋友關係?聽到這個消息,在場幾乎所有的人都用一種羨慕嫉妒的目光看向了他。

被無數道熱辣辣的視線所注視,藤田直秀脣角浮現出一抹矜持的笑說道:“所以兩位家主完全不必擔心黑龍會會在利用完我們以後,把我們一腳踢到一邊。”

兩個家主在互看了對方一眼後,藤田家主仰天一聲長嘆,眼睛深處閃過一抹精光的看着藤田直秀頷首說道:“還是年輕好啊,幹事有衝勁,不像我們這些老頭子,早就被安逸的生活磨平的心氣。直秀,你這孩子我從小就是看着長大的,不錯,遇事沉穩,做事大氣,以後秋山和藤田兩家的將來,就靠你了。”

藤田直秀兩眼發亮的呼吸急促道:“家主,你的意思是同意我們的想法了?”

一旁的秋山家主笑着說道:“你們剛纔不是都說現在不是以前了嗎?呵呵,的確,現在是屬於你們年輕人的時代,我們這些老傢伙們,也該退休了。”

眼底閃過一抹自得的藤田直秀躬身說道:“秋山家主大人說的嚴重了。我們年輕,也就意味着缺乏經驗,而這些,正是在場諸位長輩們所具備的。所以不管以後怎麼樣,家族也離不開諸位長輩,我們年輕一輩,只希望爲家族貢獻出自己所有的力量,爲家族的繁榮昌盛戰鬥至最後一刻!”

秋山家主滿意的點了點頭,然後環顧在場衆人一圈,臉上神色漸漸肅然一片的說道:“那麼,舉手表決吧,同意反抗大鄉家,決意不再聽命於大鄉武夫者,舉手示意。”

現場氣氛一時有點沉凝,藤田直秀見狀,唰的一下就高高舉起了自己的右手,秋山田緊隨其後,同意高舉手臂。在場諸人在見此之後,雖遲疑、但依舊緩緩逐一舉起了胳膊。

大勢,成了!

眼見着在場幾乎全部的人都舉手同意反制大鄉家,兩位家主均眼底閃過一抹欣然的悄然點了點頭。

紫櫻花拍賣行大樓第十層,拍品倉庫門外,十幾個裝備精良的僱傭兵端着手上的衝鋒槍,槍口一致對準了那扇厚有近半米的合金大門。

當先一名僱傭兵照着耳邊通訊器傳來的一長串數字,不一會兒就解鎖了大門。“叮”的一聲,大門緩緩打開,剛剛打開有小半尺,接連幾口煙霧彈就被大力扔了進去。

倉庫裏,渾身上下總算是有了衣物遮體的陳志凡,在看到從漸漸打開的大門口飛進來幾個“嗤嗤”冒煙的罐裝物後,冷冷一笑微微彎下了腰,赤着的雙腳一前一後有力的蹬在了堅硬的地面上。

忽然,他身形一晃,地面龜裂中,一團勁風猛地在倉庫裏倏然生成,然後一路狂嘯着,徑直衝向了已經打開有一尺寬的合金大門。

十二樓的信息處理中心裏,亞裔男子神情一變,抓着耳邊的通訊器就急聲警告道:“注意,目標準備撞門而出,小心攔截!”

撞門而出?

離大門最近的兩個僱傭兵眼裏不約而同閃過了幾許的輕視。那可是近半米厚的合金大門,哪怕是用火箭炮轟,也不見得能輕易轟破!

“除非是超人……”右邊那個僱傭兵嘴裏,輕輕冒出了這麼一句話。

聲音猶在他的嘴邊,合金大門上,就陡然響起了一聲巨大的撞擊聲。樓層都在晃盪的些許震盪感裏,那些僱傭兵們無不瞠目結舌的看着那大門上突然出現的一個巨大凸起。

大門裏邊,渾身煙霧瀰漫中,陳志凡微微晃了一下頭顱。尼瑪預計出現偏差,大大低估了大門的堅實程度,差點把腦漿子都給撞出來了。

早就屏斷了呼吸的他,伸手比了比大門打開的程度,發現如果自己不想再次被子彈打得衣物襤褸的話,最好還是不要從大門縫隙處鑽出去的爲好。

晃動了一下肩膀,陳志凡決定再來一次。

他還就不信了,憑自己現在的身體強度,會撞不爛一道只有不到半米厚的大門。當然了,如果還是不行的話,那就等他們進來,然後一個一個慢慢的宰掉他們。

十二樓的信息處理中心裏,看着目標再次擺出了一副野蠻衝撞的架勢,一旁非裔男一臉不解的說道:“那哥們是腦子被水泡過嗎?幹嘛非得跟大門過不去?”

亞裔男子猜測着說道:“或許在他看來,現在的這一切,都只是一場遊戲而已。”

緊緊盯着電腦屏幕的大江錦川臉上神情異常的難看,沉吟片刻後,他冷聲說道:“看來這位小泉先生,對我倉庫裏的那些東西是完全一點興趣都沒有。而他之所以耗費體力打穿由三層鋼板疊加而成的倉庫地面,只是想要找一件衣服穿而來。”

看了亞裔男一眼,他接着說道:“你的判斷也許是真的,他只是在玩一場遊戲。而我們這裏,就是他遊戲的最終場所。不行,不管付出多大的代價,我也要讓他今晚走不出這棟大樓!” 在想想老子打兒子本來就是天經地義,他說了又怎麼樣?難道還能打回去嗎?

大長老冷冷的看著大殿主道,「大哥,你剛才幹了什麼,你不知道嗎?」大殿主聞言,沉默了一會兒,說:「我幹了什麼?我不記得了。」

「怎麼會這樣?大哥,你到底經歷了什麼?你不是在好好閉關修鍊嗎?為什麼會這樣呢?」大長老痛心疾首地說道。

「為什麼會變成這樣?」大殿主眼神變得迷茫,腦中又閃過一抹黑氣,旋即突然抱著腦袋痛苦倒在地上打起滾來。

不停的叫喊,「究竟是誰害了我!」

很快大殿主便躺地下,好像直接痛暈了過去,沒有再叫喚。

二殿主好不容易看到父親清醒過來了,然後又暈了過去,頓時嚇了一大跳。

「父親你怎麼樣?」二殿主虛弱地跑到自己的父親的跟前,看看大殿主怎麼樣,雖然他的父親打了他,但是他一點也不記仇,因為他知道,那不是他父親的本意。

不過,二殿主叫了大殿主一聲,大殿主突然又睜開了眼睛,再次狠狠的給了他一巴掌。

「啊——」

同時,大殿主的一隻手,還直接穿透了他的胸膛,眼中再沒有半分溫度,直接一巴掌將二殿主給拍死了。

二殿主死不瞑目,他覺得冤枉極了。

「你你你,大哥!你!!」

大長老驚恐的睜大眼睛,彷彿不認識眼前這個人似的,反應過來,他轉身就逃跑。

瘋了!瘋了!大殿主一定是瘋了!

背後一道屬於強者的掌風,狠狠的擊在了他的後背。

雖然大長老用了生命的速度在奔跑,但還是受到了波及,直接被強大的罡風給掀飛了出去。

狠狠的砸在地上。

再也爬不起來了。

不過還好,大長老並沒有追上來。

此時,夜冰依幾人也離開了紫陽殿。

離開之前,夜冰依清晰的察覺到有一股強大的氣息逼來,但是她並沒有停下腳步。

彼時,小殿主還在緊緊追著千歌和皓月兩個人。

不多久,幾人就跑的累了。

最後沒辦法,只好停下來。

千歌和皓月兩個聯手,才勉強把他給殺了。

千歌和皓月喘著氣,她們兩個人加起來還差點要傷不了他。

休息過後,兩人繼續往前走,去前方和夜冰依約定的地點。

而夜冰依很快和帝玄御匯合,兩個人一起離開紫陽殿,和千歌會合。

……

此時此刻的大殿主只感覺眼前一片黑暗。

腦子裡只有憤怒,憤怒。

他也不知道自己要幹什麼,反正總是想要發泄。

他走在紫陽殿中,每走一步,渾身便釋放出如果駭人的殺氣。

手一揮,瞬間,土木紛飛,大樹傾倒,房子全部塌陷。

紫陽殿那些沒有實力的人,全部都哇哇慘叫著,來不及逃跑,就死在他的手中。

正在調息的大長老,還在地上趴著。

他打算等休息一會兒之後,在逃出去。

如今他對大殿主已經不抱希望了,先保住性命再說。

因為他明白了一個問題,那就是他們紫陽殿的大殿主瘋了。 一個瘋子,他已經不打算再拯救他了,關鍵是他管不住啊。

只是,大長老沒有想到的是,突然從天上飛下一塊大大的石板,對著他劈頭蓋臉地砸了下來。

這塊石板有千金重,但是在平時,對大長老來說,完全沒有一絲妨礙,別說一塊,就是十塊也並不能拿他怎麼樣。

可是如今他被大殿主給打傷,現在就是動一下都難,別說運轉靈力了。

大長老就眼睜睜地看著那一塊巨大的石板朝著他的頭頂落下來。

「啊!不要啊啊!」

很快彭的一聲——

鮮血飛濺,石塊下一片血肉模糊,大長老早已經死得不能再死了。

然而已經逃跑的夜冰依並不知道,就是她悄悄的換晶石,那一個小小的舉動,會為紫陽殿帶來了滅頂之災。

彼時的九幽之地。

清晨的陽光緩緩升起,夜雲澈美美的睡了一覺。

睜開眼睛,第一時間看到還空蕩蕩的房間,眼中立即閃過一抹失落,可隨即他突然感受到旁邊的餘溫,不由咧嘴一笑。

他就知道,桃花爺爺是一個信守承諾的人,不會騙他!

門外傳來一道大聲咆哮,是李龍的聲音,大聲道,「夜雲澈!我再警告你一遍,如果今天你還偷懶不去上課,我就將你趕出去,以後你都不用再上了。

我還是第一次見過像你這樣不聽話的弟子,你以為有林老師撐腰,就可以無法無天了嗎?

我告訴你,不存在的,你要是好好學習,日後有機會見王的面目!」

李龍一直在外面啰嗦個不停,夜雲澈揉了揉眼睛,無語地撇了撇嘴,哪裡是他不乖乖,明明是他身不由己。

這時,雪羽也揉了揉眼睛,被李龍給吵醒了。

它的身體更加輕盈了,還可以變成小龍,直接飛。

「你快點給我開門!」李龍還在外面大聲咆哮著。

「來了來了。」夜雲澈嘆了口氣,下去開門。

可是他還沒有打開門,李龍就將門給踹了開來。

他這一踹不要緊,雪羽的身體居然輕飄飄地飄了起來。

李龍正要對著夜雲澈怒斥,突然看到眼前一團白花花的東西,以為那是飄浮著的棉花,驚奇道,「這什麼鬼東西。」

夜雲澈也朝雪羽看過去,疑惑地搖了搖頭,然後便要將雪羽給抱下來。

可是他還沒有走到雪羽身邊,雪羽就被他抬手之間的微風,給吹得飄走了。

「哎,小羽,你要去哪裡?」

李龍聽到雪羽的名字,恍然大悟,「原來他就是你那個小寵物,怎麼幾天不見,長大了這麼多,你們偷吃什麼了?」

夜雲澈不放心雪羽,便急忙追出去。

只是他才剛跑到門口,就看到雪羽已經回來了。

而李龍本來是要追夜雲澈,「你要上哪去?回來——」

突然撞上了雪羽的身體,腦袋狠狠地撞到了雪羽的小身體上。

突然,雪羽張口便噴出了一條火龍。

直接將李龍的頭髮給燒著了。

好像一個被人高高舉著的火把。

李龍更是慘叫了起來,「啊啊啊!」 看着電腦屏幕上煙霧瀰漫的拍品倉庫,大江錦川倏地轉身看向了金髮女。眼裏閃過幾許瘋狂的他,嘴裏輕聲喝問道:“你們是不是還有威力更大的武器?拿出來,哪怕是把這裏炸了也無所謂!”

金髮女頷首,然後示意非裔男從一旁角落的保險櫃裏拿過來一個手提小箱子。

輸入密碼打開箱子後,她從裏面拿出一個樣式新潮的防毒面罩遞了出去:“大江先生,你最好現在就把這個戴上。”大江錦川接過防毒面罩眉頭微皺:“有這個必要嗎?”

同樣從箱子裏拿出一個防毒面罩的金髮女一邊戴上它,一邊嬌聲說道:“大江先生,你以爲我們毒牙這個稱號是怎麼來的?”

一旁,臉上已經戴好了防毒面罩的非裔男,手上拿着一瓶有可樂大小的金屬罐走了過來說道:“這可是公司裏那幫瘋狂的化學家們生產出來的最新型毒氣,無色無味,無風環境下,能以每秒三米的速度快速擴散。像這種250毫升容量的毒氣罐,要是完全擴散開來的話,足以裝滿3000立方的空間。”

大江錦川看了一眼那瓶毒氣罐,迅速戴上防毒面罩後,沉聲問道:“威力怎麼樣?”

從非裔男手上接過金屬罐,金髮女好似打量着珍寶般看着它柔聲說道:“vy毒劑,是一種比沙林毒性更大的神經性毒劑,最致命的化學武器之一。無色無味,成液體油狀,一旦接觸到氧氣,就會迅速變成氣體。像這樣的一罐毒氣,按劑量來說的話,理論上能毒死至少上千人。”

上千人?

瞳孔微微一縮的大江錦川,臉上浮現出好幾分的顧慮問道:“安全性怎麼樣?不管怎麼說,這裏可是我紫櫻花拍賣行的總部,要是毒氣擴散的話,麻煩就大了!”

金髮女胸有成竹的頷首回道:“大江先生,你要相信我們四葉草的專業水準。放心,我們是不會讓它擴散出去的。”

大江錦川點了點頭:“最好是像你說的那樣。”

一旁,臉上同樣戴上了一個防毒面具的亞裔男子,兩眼注視着電腦屏幕,倏地舉起右手五指分開,隔上一秒就彎下一根手指,直至五秒過後,右手握成拳頭重重敲了一下虛空。

金髮女見狀,右手幾根手指靈活的轉動了幾下後,熟練的打開了金屬罐。就聽“嗤”的一聲細微響聲裏,空氣中迅速瀰漫開絲絲隱隱約約的臭味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