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完,又一頭鑽入了密林之中,其他人都跟在了他後面。

由於擔心遭遇野川鈴木或是火炎魔族的襲擊,肖遙不敢有絲毫大意,他運用火眼金睛,仔細地探查着周圍,與此同時,運用六耳技能側耳細聽。

他的六耳技能也已經達到7級,方圓百米之內,哪怕有一絲一毫動靜,他都能聽得真切。

一行人正往密林深處走着,肖遙忽然聽到了一陣沙沙的聲響。

聲音是從數十米開外的密林之中傳來的,似乎是有什麼東西正在林子裏快速穿梭。

山神說過,這惡鬼谷根本沒有鳥獸,所以,不太可能是什麼野獸,最有可能的,便是火炎魔族一夥!

肖遙停下腳步,望向“沙沙”聲傳來的方向。

雖然林間枝繁葉茂,而且山霧瀰漫,但他運用火眼金睛,還是瞧見了,是一頭魎犬,正快速朝他們所在的方向奔來……,不!確切點來說,應該是逃!

因爲魎犬看起來驚慌失措,都有點慌不擇路了。

肖遙又查探了一番魎犬身後,卻並未發現有什麼東西在追它。 這可真是奇了怪了,又沒什麼東西在追,魎犬跑這麼快乾嘛?難道是被什麼東西給嚇到了?

瑪了個蛋!

魎犬也是號稱來自陰間的惡犬,居然嚇成這樣,這要是傳出去,簡直就是笑話嘛。

阿祁與白咖啡很快也察覺到了那頭落荒逃來的魎犬,阿祁有些興奮,舔了舔嘴脣,說道:“沒想到這畜生自個兒送上門來,本大聖有口福……”

它一句話還沒說完,那頭魎犬在距離他們十幾米遠的位置忽然發出了一陣絕望的哀嚎。

肖遙立刻運用火眼金睛探查,不由得大吃一驚,只見那頭魎犬竟然被一團濃黑霧氣給包裹住了,這會兒正躺在地上拼命掙扎。

然而卻是無濟於事。

不過也就半分鐘的工夫,魎犬便沒了動靜。

林子裏恢復了平靜,就像沒事發生過一般。

肖遙探查到,那頭魎犬就趴在一處茂盛的草叢中,一動不動,而且它的身體,似乎發生了一些變化,感覺好像比之前小了一圈。

瑪了個蛋!

剛纔發生什麼了?那團黑霧又是什麼玩意兒?難道就是野川鈴木!?

肖遙心頭震驚不已,他不敢怠慢,立刻催動辟邪劍氣,並仔細探查周圍。

辰月也抱緊了懷中的辰龍。

足足過了數分鐘,並未有任何動靜,肖遙小聲對白咖啡說道:“白咖啡,你過去看看那頭魎犬還有氣沒。”

“是!主人。”

白咖啡立刻朝那頭趴在草叢中的魎犬奔了過去。

“主人,本大聖也去瞧瞧!”

阿祁說着,也一頭鑽入了草叢之中。

肖遙倒是不擔心白咖啡和阿祁。

白咖啡吃了太乙獸靈丹,煉成了金剛獸體,而阿祁本身就是千古妖王,即使被玄天鎖妖圈封印住了法力,但卻沒什麼力量能夠將其殺死,頂多讓它吃點苦頭而已。

所以,即使野川鈴木真的已經達到魔神級別,應該也奈何不了它倆。

肖遙最擔心的,還是冷若冰和辰龍,他看了一眼被辰月抱在懷裏的辰龍,

剛纔還嚎啕大哭的辰龍這會兒已經睡着了,臉頰紅撲撲的,嘴角還帶着微笑,看起來睡得很安詳。

肖遙不禁在心中嘆道:

“哎!這娃娃心可真夠大的。面對這種狀況,他居然能睡得着。”

不過話說回來,他還說睡着了好,免得哭起來反而惹人注意。

過了沒一會兒,阿祁在十幾米開外喊道:“主人,快過來看看!”

看樣子阿祁和白咖啡是發現了什麼狀況,肖遙立刻說:“走!我們過去看看。”

幾個人朝着阿祁與白咖啡所在的位置走了過去。

阿祁與白咖啡正守在那隻趴在草叢中的魎犬旁,魎犬顯然已經死了。

走近後,肖遙才發現,這隻魎犬不但已經死了,而且似乎是被什麼東西給吸乾了一般,已經只剩下一層毛皮包裹着骨架,面目十分猙獰。

見此情形,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

瑪了個蛋!

就被那團黑霧裹了一下,居然就成這樣了。這尼瑪也太駭人了吧。

他正感到震驚,忽然感到一陣陰風襲來,他忍不住打了個寒顫,緊接着,傳來了一陣仿若女人的嘆息聲。

肖遙立刻轉頭,運用火眼金睛探查了一番四周,卻並沒有任何發現。只是瀰漫在四周的霧氣流轉的速度似乎比之前快了些許。

他定了定神,大聲喊道:“有本事就當縮頭烏龜!出來!”

等了片刻,並沒有迴應。

只是霧氣流轉得越來越快,也越來越濃。

肖遙意識到不對勁,這尼瑪並非普通的山霧,而是鬼霧之氣!

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九黎煉鬼壺!”

話音一落,夜壺狀的九黎煉鬼壺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將九黎煉鬼壺高高舉起,嘴裏大聲唸叨咒語,四周瀰漫的霧氣迅速被收入九鬼煉鬼壺中。

這九鬼煉鬼壺與肖遙是氣脈相連,隨着肖遙修爲級別的提升,其功效也變得越來越強。如今不但能夠收服鬼將級別的妖魔鬼怪,吸收這些陰霧更是不在話下。

過了沒一會兒工夫,幾個人周圍的霧氣變得稀薄了許多,而四周的景象也變得清晰了不少。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吸收大量鬼霧之氣,增長經驗值350000,陽氣值-600,法力值+50。”

瑪了個蛋!

吸收這些鬼霧之氣又耗費了老子幾百點陽氣值。不過不把這些鬼霧之氣收了,風險太大,野川鈴木那魔頭,十有八九便是藉助鬼霧之氣的掩護髮起攻擊。

林間漸漸恢復了平靜,風停了,稀薄的霧氣也漸漸消散,只是一如既往的寂靜,除了他們幾個發出的聲響之外,幾乎聽不到任何聲音,簡直是死一般的沉寂。

冷若冰小聲問道:“難道那魔頭已經離開了?”

肖遙深吸了一口氣,皺着眉頭說:“鬼知道,也許只是暴風雨前的平靜而已。”

他說着,扭頭對阿祁和白咖啡說道:“阿祁,白咖啡,你倆注意警戒。”

“主人,我去探探情況。”

白咖啡說完,一頭鑽入了濃密的草叢中。

冷若冰急忙喊道:“白咖啡,你小心……”

“小老婆由它去吧,它現在可是神獸,自保的能力還是有的。”

肖遙說完,在那隻已經變得乾癟的魎犬屍體旁蹲下了身子。

他仔細查看了一番魎犬的屍體,驚訝的發現,魎犬屍體上,竟然連一個傷口都沒有。

他有些納悶地嘀咕道:“特喵的!那魔頭到底是怎麼做到的?沒在這畜生身上留下任何印記,居然在短短半分鐘的工夫,就把它吸成了皮包骨頭。”

他話音剛落,阿祁說道:“這技巧,就跟那千年血魔一樣。”

“千年血魔?是什麼鬼?”肖遙立刻追問。

“千年血魔是天地間一團濁氣修煉成魔,專門吸取萬物生靈的氣血,他能在極短的時間內將一個大活人吸成乾屍。”

“臥槽!你是說野川鈴木變成了千年血魔?不至於吧?他死了才七十多年而已。”

“這我就不知道了,反正,這魔頭吸**血的手法,像極了千年血魔。” 聽了阿祁所說,肖遙陷入了沉思。

“瑪了個蛋,難道野川鈴木跟千年血魔真有啥聯繫?”

他心裏正琢磨着,不遠處忽然傳來一陣低吼。

是白咖啡!

肖遙心頭一緊,立刻說道:

“白咖啡怕是遭遇什麼了,走,咱們過去看看!”

一行人立刻朝聲音傳來的方向奔去。

走了沒多遠,肖遙便瞧見,白咖啡竟然正與十幾頭周身散發着濃黑霧氣的邪獸在纏鬥。

那十幾頭邪獸生得十分怪異,其實看不清究竟長啥模樣,但它們居然擁有類似於人手的前肢,而且指甲尖長,就像猛獸的利爪。

十幾頭邪獸發出的叫聲很是刺耳,正對白咖啡發起圍攻。

白咖啡的體型已經變大,恢復了貔貅真容,顯得十分威猛。

那十幾頭邪獸若是單打獨鬥,顯然不是白咖啡的對手,它們的利爪似乎並不能對白咖啡造成致命傷害,只是它們的速度極其之快,還是給白咖啡造成了一定的麻煩。

發現肖遙等人趕到,其中一頭邪獸發出一聲尖嘯,隨即迅速朝着肖遙等人撲了過來,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劍氣,伴隨着金光一閃,凌厲的劍氣射中了邪獸的腦門。

邪獸當即發出一聲淒厲的慘叫,隨即倒在地上掙扎起來,而其周身的霧氣則迅速消散。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魑魅,

獲得經驗值80000點,

法力值+80,

陽氣值+1500。”

魑魅?是什麼鬼?

肖遙正納悶,又是一頭邪獸從旁邊的草叢中撲了出來,而且是直撲向站在肖遙身後的冷若冰。

說時遲,那時快,眼看邪獸就要將冷若冰撲倒,辰月身形一閃,擋在了冷若冰前面,伸出一隻手,一把掐住了直撲而來的邪獸的脖子。

邪獸拼命扭動着身體,但辰月畢竟是龍族,擁有無比強大的力量,更何況她所擁有的神龍之力本來就是邪魔的剋星,它又怎麼可能掙脫。

辰月加大了力氣,只聽“咔擦”一聲,邪獸的脖子被她生生擰斷。邪獸周身的霧氣迅速散去,大家這纔看清楚,被辰月掐在手中的“邪獸”,竟然是一具人形乾屍!

其實也不能說是一具乾屍,因爲它的皮膚並不是乾的,而是像泥鰍一般黏滑。通體烏黑髮亮。

也就在這時,從密林深處傳出一陣奇怪的聲音,正在圍攻白咖啡的邪獸聽到那聲音,彷彿得了什麼指令一般,迅速鑽入濃密的草叢中,不一會兒工夫,便全都不見了蹤影。

白咖啡發出一聲低吼,正欲追去,肖遙忙制止道:“白咖啡!別追了。”

白咖啡這才停下。

肖遙叮囑阿祁與白咖啡注意警戒,他則走到一頭邪獸身旁,蹲下身子仔細查看。

瑪了個蛋!

這到底是啥玩意兒?有手有腳,怎麼看都跟人一樣啊!

肖遙心裏正犯嘀咕,耳畔傳來系統的聲音:

“此乃魑魅,山精的一種。人死之後,在特定的條件下,就會化作魑魅,魑魅兇猛異常。但魑魅一般獨居,此地同時出現這麼多的魑魅,這種情況並不多見。”

“等等!你剛纔說,魑魅是人死後變的?”

“沒錯!”

“我就說這怪物怎麼會跟人這麼像呢,原來是這麼回事,你早說嘛,早知道剛纔老子就用乾坤寶鏡對付它們。”

肖遙想當然的認爲,魑魅應該和殭屍之類的邪怪一樣,能用乾坤寶鏡對付,誰知他話音剛落,系統說道:“乾坤寶鏡雖然能對魑魅造成一定程度的影響,但並不能將之解決。”

“難道它們不是跟殭屍一樣?”

“完全不同,殭屍屬於邪怪,而魑魅其實更像是一種擁有獨立思維的生物。”

“臥槽!你是說人死了變成了另一個物種!?”

“可以這麼理解。”

肖遙不由得倒吸了一口冷氣,這時冷若冰在一旁問道:“小老公,這到底是什麼怪物?”

“是魑魅。”

“魑魅?”

肖遙點了點頭,

“是山精的一種,是人死後變的。如果我沒猜錯的話,應該是山神爺所說的那隊日本鬼子。”

冷若冰臉色微微一變,

“你是說那隊日本鬼子自殺後,全都變成了怪物?”

“很可能是這樣,而且從剛纔的情況來看,他們相當有組織性,幕後大BOSS,肯定就是野川鈴木,不把這幫邪魔全都除掉,遲早有一天他們要出去害人。”

肖遙正說着,忽然一陣陰笑聲傳來。

“嘿嘿嘿嘿!今天真是有意思,這麼多人闖入我們血魔一族的領地,既然來了,就休想活着離開!”

肖遙立刻循聲望去,一眼便瞧見了那隻體型巨大的黑色大鳥,正棲立在一棵筆挺的大樹距離地面足有十幾米高的枝頭。

瑪了個蛋!

這魔頭終於又現身了!

肖遙立刻催動辟邪劍氣,但那棵大樹距他們差不多還有五六十米的距離,這麼遠,劍氣恐怕很難對其造成傷害。

肖遙想到了軒轅鳥弓,他立刻在心裏默唸:“使用軒轅鳥弓!”

話音一落,彈弓狀的軒轅鳥弓出現在了他的手中。

他舉起軒轅鳥弓,對準了五六十米開外的黑色大鳥。

黑色大鳥瞧見了肖遙手中的軒轅鳥弓,完全沒有放在眼裏,非但沒有逃離,反而嘲諷道:“居然拿把彈弓對付我,簡直自不量力……”

黑色大鳥話音未落,肖遙拉動了彈弓,一道無比強勁的氣流仿若利箭一般迸射而出,大鳥甚至來不及做出反應,已經被那道強勁的氣流擊中。

它龐大的身軀猛地一顫,差點沒從大樹上栽落下來。

黑色大鳥急忙撲翅而起,飛到了半空之中。

肖遙擡頭一看,

瑪了個蛋!

這這鳥的體型可真是夠大的,翼展足有五六米,飛在半空中,尼瑪就像一架滑翔機。

由於隔着較遠的距離,其實軒轅鳥弓迸射出的氣箭並未能對大鳥造成致命傷害,但對它的心理卻造成了極大的震撼。

它無論如何也沒想到,隔着這麼遠的距離,對方只是拿一破彈弓比劃了一下而已,居然也能對它造成傷害。 黑色大鳥盤旋在肖遙等人頭頂上方,但卻沒敢發起攻擊,而是語氣驚恐地問道:“你……你這是什麼兵器!?”

“專門打鳥的彈弓啊,受死吧!”

肖遙再度舉起了彈弓。

大鳥發出一聲尖銳的鳴叫,隨即朝遠處飛去,它的速度極快,不過轉眼間的工夫,便逃得不見了蹤影。

肖遙運用火眼金睛,一直緊盯着大鳥逃去的方向,他發現,大鳥是逃到了位於一處懸崖壁上的洞穴之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