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說到這,將手一揚,那團懸浮在半空之中的玄冥冷火立刻飛向血魔老祖。

血魔老祖發出一聲絕望的慘叫,身體立刻燃燒了起來。

歐陽羋屠與張清都是鬼靈之軀,對血魔老祖周身燃氣的玄冥冷火很是畏懼,急忙往後退卻,生怕沾上火星。

幽藍的火光越燒越旺,血魔老祖漸漸停止了掙扎,也沒再發出聲音,也就十來分鐘的工夫,它龐大的身軀便完全化作了灰燼。

肖遙耳畔傳來系統提示:

“Duang!殺死2級鬼將,

獲得經驗值40000點,

法力值+30,

陽氣值+800。

獲得物品:鬼元金丹2顆。”

今天收穫可真不小,又獲得了……

等等!

有點不對勁!

肖遙忽然腦子裏一激靈,

瑪了個蛋!

我不是接到一項4級任務,調查血魔老祖並斬妖除魔的麼?

現在血魔老祖都已經死透了,怎麼沒提示我完成任務呢?關鍵是沒給我任務獎勵啊!

肖遙立刻問系統:“我已經殺死了血魔老祖,怎麼不給我任務獎勵?”

誰知系統不緊不慢地反問道:“宿主你確定殺死的是血魔老祖嗎?”

尼瑪哦!這難道是打算不認賬的節奏麼!

(週末加更一章!) 肖遙立刻將手朝血魔老祖的屍體灰燼一指,

“這不是……”

他話說到一半,忽然意識到了什麼,

“等等!你的意思,血魔老祖另有其人!?”

“還好你不算太笨,血魔老祖乃是火炎魔族,又怎麼可能被玄冥冷火燒死,如果你用玄冥冷火對付他,只會進一步增強他的力量。”

“火炎魔族!?”

肖遙立刻想到了殘狼,據阿祁說,那傢伙就是火炎魔族。而血魔老祖既然是殘狼的師父,那肯定也是火炎魔族啊!

瑪了個蛋!

我怎麼就沒想到這一點呢!差點被這蝙蝠精給糊弄了。

肖遙立刻衝系統追問道:“這火炎魔族究竟是怎麼回事?聽說是火神祝融的後裔?”

“呃……,我好像說得有點多,不能再說了,天機不可泄露。”

“尼瑪哦,知道都不告訴我!”

“你真想知道?”

“當然!老子不是還得完成任務嘛。”

“我可以告訴你,不過你得拿1000點陽氣值來換。”

肖遙一聽,氣不打一處來,尼瑪就沒見過這麼會趁火打劫的破系統!

“滾!”

“好吧,看在你是宿主的份上……”

“你肯告訴我了?”

“500點陽氣值!”

“尼瑪……”

肖遙有種想要揍人的衝動。

“別再跟老子提陽氣值,別說500點,哪怕50點都沒有!”

“我怎麼選了你這麼個吝嗇的宿主,算了,就50點陽氣值!不能再低了。”

50點陽氣值?

肖遙心頭一怔,這個價格,倒是可以考慮,畢竟就50點陽氣值而已,換一條天機,挺值的。

“行!50點就50點,你說吧!”

“Duang!扣除宿主50點陽氣值。”

尼瑪……

這破系統,上輩子絕逼是奸商,收錢比誰都快!

肖遙沒好氣地說:“陽氣值都已經扣了,還不快說!”

他話音剛落,眼前浮現出一段文字,是關於火炎魔族的介紹:

火炎魔族,祖先爲火神祝融之子黎芒,黎芒乃祝融與魔族公主所生之子,半神半魔,其控火之術,甚至不在其父之下,被人稱爲炎魔。

炎魔曾魔性大發,化作一條火龍肆虐人間,惹得天帝龍顏大怒,命天兵天將將其捉拿,並修建玄冰神塔將其封印。

炎魔並無子嗣後裔,但曾傳授魔族控火之術,故而其部屬自稱火炎魔族,奉炎魔爲祖先。

火炎魔族最爲精通控火之術,而且能夠控制地獄魔火,最高等級的地獄魔火能夠焚滅天地萬物,甚至能夠毀滅仙軀神體。

久婚淺愛 對付火炎魔族最好的法子,便是用水,故而各種水系法寶,都可謂是火炎魔族的剋星。

看完這段文字介紹,肖遙立刻問系統:“什麼是水系法寶?”

系統解釋:“各種法寶均有五行屬性,五行屬性爲水的法寶,便爲水系法寶,宿主若需水系法寶,可往系統商店選購。”

這系統商店可真是百寶箱,好像什麼都有得賣。

芝加哥1990 可問題是,老子陽氣值不夠用啊!

哎!管它呢,去逛逛再說,說不定碰到打折的呢!

肖遙打開了系統商店,輸入“水系法寶”,立刻上百件各種各樣的法寶呈現在他眼前,

玉淨瓶:內含須彌空間,可裝四海之水,瓶中之水可使枯木回春。價格:100000陽氣值。

混天綾:長七尺,能自動捆綁敵人,具有翻江倒海的神力。價格:60000陽氣值。

霧露乾坤網:以萬千水妖之魂煉製而成的無形網罩,無色無形,無邊無際,帶有撲滅一切火焰的神水。價格:100000陽氣值。

渣攻要黑化快穿 ……

肖遙瀏覽了一番,幾乎就沒有10000點陽氣值以下能夠兌換得到的水系法寶,

瑪了個蛋!

這也忒貴了吧,

肖遙嘗試着衝系統問道:“那個……,有沒有打1折以下的?”

“沒有,水系法寶屬於暢銷商品,不加價就不錯了,怎麼可能打折呢。”

我擦……

算了,這水系法寶,老子壓根就買不起……

等等!

我幹嘛非得在系統商店買啊!

阿祁不是號稱水猿大聖麼?也許,它知道在哪兒能找到水系法寶。

肖遙決定回去先問問阿祁再說。

他讓歐陽羋屠與張清將這座廢棄的化工廠好好搜尋了一番,並無其它發現。

女人,玩夠了沒? 也就是說,血魔老祖並不在這兒。

其實肖遙都不能確定,蝙蝠精與血魔老祖究竟有沒有關係,如果沒關係的話,蝙蝠精又爲何要自稱是血魔老祖呢?

而真正的血魔老祖,又在哪兒?

一連串的疑問在肖遙腦子裏冒出來,不過現在關於血魔老祖的線索可以說是徹底斷了,這項任務只能是從長計議。

當然,在他找到能夠對付血魔老祖的水系法寶以前,他也不想去招惹這位火炎魔族。

丁薇用肖遙的手機報了警,四十分鐘後,一幫警察趕到了現場,帶走了斷掉一隻手,已經奄奄一息的眼鏡男。

警方發現了那間廠房內的地下暗道,本想進入暗道搜尋,不過肖遙奉勸他們最好別這麼做,丁薇將她在下面所看到的情況告訴了她的同事們。

衆人聽了,一個個面面相覷。

警方終究還是沒敢下去查探,只是暫時將暗道入口封起來。並在化工廠大門口貼上了具有象徵意義的封條,便返回了市區。

肖遙跟着去刑警大隊錄了個口供,回到家的時候,已經是晚上十一點了。

張咪正在客廳裏教冷若冰練瑜伽,兩人都是近乎完美的身材,

穿上十分貼身而又富有彈性的瑜伽服,身體曲線完全凸顯了出來,

肖遙一進屋,看到這樣一幕,頓時便有點把持不住了。

特別是冷若冰,這會兒正在做一個令男人神往的動作:

雙膝跪地,雙手儘量往前伸,上半身幾乎貼在地面,而臀部則高高翹起。

肖遙忍不住嚥了一口口水,

立刻走上前去,嬉笑着說:“二位老婆,怎麼這麼好的雅興……”

話還沒有說完,張咪忽然驚喊道:“你這是去哪混啦,怎麼弄得這麼狼狽?” 肖遙下意識地低頭一看自己的身體,

衣服褲子上蹭了不少鐵鏽和污漬,渾身上下髒兮兮的,看起來是有夠狼狽的。

瑪了個蛋!

難怪這一路上總聞到一股子怪味兒,原來是老子自個兒身上散發出來的。

“那個……,我今天收垃圾去了。”

張咪一聽,立刻捂住了鼻子。

肖遙又將注意力放在了冷若冰近乎完美的身體上,忍不住伸手過去,

“小老婆,要不要我幫你按摩一下……”

這手離冷若冰的身體還有小半米呢,只聽“啪”的一聲,張咪一巴掌拍在了他的手上。

“你幹嘛呢!手這麼髒就想碰妹妹,快去洗洗!”

肖遙有些無奈,只得去了洗手間。

身上那股子怪味兒實在是太難聞了,肖遙乾脆洗了個澡。

等他裹着浴袍出來,張咪與冷若冰已經練完瑜伽了,正坐在沙發上,他走過去,直接在兩人擠着坐下來,一手攬住一個,嬉笑着說:“二位老婆,現在你們再聞聞,香了麼?”

“這還差不多。”

張咪說着,將頭枕在了他的肩膀上,聞到張咪和冷若冰身上散發出來的體汗香味,肖遙有些按耐不住,

兩隻手分別撫向兩人的大白兔。

哎!這感覺可真好,即使什麼都不做,也妙不可言,難怪古人都喜歡三妻四妾。

肖遙正享受着這種美妙的感覺,冷若冰衝他問道:“你今晚到底去哪兒了?”

他本來也沒打算瞞着,便將自己所遭遇的事向她倆講述了一番,

當然,沒提和丁薇在蟲窟裏曖昧纏綿那段。

聽了肖遙所說,冷若冰很是吃驚,

“黑翼鬼王竟然還有兄弟!?”

“小老婆你也沒想到吧,人家都找上門來複仇了呢。而且他還冒充血魔老祖。”

一提到血魔老祖,肖遙立刻想起了一件事,那就是問阿祁關於水系法寶。

風雨秘事 瑪了個蛋!

一進屋就被誘惑,差點把正事給忘了。

他立刻站起身來,扭頭看了看客廳內,沒看到阿祁與白咖啡。

“阿祁!”

肖遙喊了一聲,然而阿祁並沒有答應。

張咪衝他問道:“你找阿祁做什麼?”

“找它問點事,它和白咖啡都跑哪去了?”

肖遙話音剛落,白咖啡從陽臺探出腦袋,“喵嗚”叫了一聲。

原來白咖啡在陽臺。

白咖啡是靈獸,晚上需要吸收月之精華,提升靈氣,自然是在陽臺待着,不過,阿祁又在哪兒?

冷若冰說:“阿祁好像在你屋裏,我之前看到它拿了咪姐的IPAD去你房間了。”

肖遙一聽,立刻恍然大悟,

這隻小畜生,肯定是戴在耳機在聽搖滾樂。

他立刻朝自己房間走去。

果不其然,阿祁正躺在他的牀上,戴着耳機,雙目微閉,身體有節奏的顫動着,一副十分享受的模樣。

尼瑪難怪沒聽到老子叫它。

肖遙上前,一把扯掉了阿祁戴着頭上的耳機。

阿祁猛地睜開眼睛,見是肖遙,一翻身爬起來。

“主人,你可回來啦!”

肖遙沒好氣地說:“知道老子沒回來,你就一點都不擔心?居然還有閒情逸致躺老子牀上聽音樂!”

“嘿嘿!以主人你的手段,有什麼好擔心的。”

“行了!別扯廢話,我找你問點事。”

“什麼事?”

“你知不知道哪有什麼水系法寶?就是能滅火那種。”

“水系法寶?龍宮多了去了,不過主人你問這個幹嘛?”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