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能感覺到,自己額頭上寫著一個大大的「窮」字!

「想要積分,目前只有一個辦法。闖通天橋,而且新人在混沌城修鍊這三十多年如果闖過,獎勵積分是原來的十倍!」王毅心裡思考。

原本每層獎勵是100分,200分……現在是1000分,2000分……

「可是通天橋難度這麼高,就算伯蘭原著中三十年時間也只是闖過第六層,而且越到後面越難,第七層?把握太低了。」

「就算闖過第六層,加上十倍獎勵,也才是32000積分!」

「除此之外,就是宇宙級天才的修鍊任務了,那能提供大量積分,不過那也得等離開混沌城再說。」

王毅只能暫時按捺住自己給炎星巨獸購買秘法修鍊的想法。

除了炎星巨獸,還有人類本尊和虛空蟲族分身,也要修鍊秘法。

虛空蟲族分身,和羅峰的魔殺族分身一樣,因為是用天賦秘法孕育出來,沒傳承記憶,雖然天賦高……可現在戰鬥技巧全部憑著天賦,根本沒有有效的戰鬥秘法。

而且虛空蟲族給人的感覺,更像是走近戰流的武者,更確切的說,像隱藏在虛空中突然閃現,一擊必殺的「刺客」!

所以王毅結合虛空蟲族的特性,在綜合考慮后,還是給它選擇了和原著中羅峰類似的武者近身戰身法《匿空瞬步》,價值4000積分,《瞬空刀》價值5700積分,而這身法、刀法兩者是一整套,是以身法鬼魅,刀法狠厲著稱。

雙刀兵器、戰甲什麼的早已經配備,就不用花費積分了。

這樣一來,就花了近萬積分了。

至於人類本尊,秘法上的選擇就沒有這麼草率了。

畢竟人類本尊將來到混沌城,是要選擇《宇宙混沌碑》修鍊,王毅可是記得另外一個時空的羅峰就是不知道《飄血劍典》的存在,提前把所有積分揮霍一空,又闖不過通天橋,無法獲得積分,導致那時候不能及時購買《飄血劍典》,只能到秘法創造者天才『練落』當初修鍊的居所去參悟那些地上的刻錄。

而且王毅考慮的更多。

「既然有輔助參悟《九宇混沌碑》前三副圖畫的基礎類秘法《飄血劍典》,那應該也有可以幫助參悟《宇宙混沌碑》前幾副圖畫的基礎類秘法才對。」

「到混沌城還有三年時間,這三年時間對我來說也是相當寶貴,不能浪費。」

王毅想了想,把自己莊園的護衛首領不朽『賈克思』叫過來。

「殿下,有何吩咐?」皮膚綠油油,肌肉強壯,冰冷煞氣的光頭男子馬上出現,對王毅微笑道。

「我想問一下,有沒有這種秘法,可以幫助我修鍊參悟《宇宙混沌碑》前幾副圖畫?」王毅毫不遮掩的提出自己的目的。

「殿下想選擇《宇宙混沌碑》修鍊?」王毅說得如此明白,『賈克思』也馬上反應過來,他一邊驚嘆這位年輕殿下的野心,一邊飛快思考,然後斟酌著說道:「殿下,有關這一點我的確知道一些,在虛擬宇宙公司也不算秘密,如果殿下你想參悟《宇宙混沌碑》的話,在前面的三副圖畫,可以選擇宇宙流派基本類秘法——《星河刀圖錄》!」

「《星河刀圖錄》?」王毅喃喃念著這個名詞。

「是的。」不朽神靈『賈克思』感慨道:「《星河刀圖錄》,是宇宙流派基本類秘法,主要講述《宇宙混沌碑》前三幅圖,需要80000積分兌換。」

「而它的創造者,是我們虛擬宇宙公司很久以前,一位具有傳奇性的天才「科諦」!」

「嗯!?」王毅猛的抬起頭。 待看清了來人,封雲霆對電話里說道:「你今晚就在樓下守着,一步都不準離開。」

還沒等小周應下,他已經快速掛斷了電話。

來人也是個熟人了,只可惜來者不善。

「封總還真是個性情中人啊,連唾手可得的前程都不要,就為了一個得了癌症的女人?」

封雲霆站直了身體,緊緊抿著唇:「這麼晚了,你不在邢叔身邊當哈巴狗,一直跟着我到這裏?」

郭慶安撲哧一聲笑了:「是啊,我是哈巴狗,跟了邢叔十幾年,在他腳下搖尾乞憐,可是他還是沒有正眼看過我,他的所有都想交給你,連一點都不給我留。」

封雲霆道:「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有辦法瞞過邢叔,讓你跟你的時小姐離開國內,永遠不讓邢叔找到。」

封雲霆的眼睛危險的眯起。

郭慶安哈哈笑:「你讓小周守在薔薇花園有什麼用?邢叔的人早已經過去了,小周一個人能抵抗的了多久?她們三個,一個女人兩個孩子,還有一個年老的保姆,能逃到哪裏去?」

「邢叔他已經派人過去了?」

「沒錯,封總你冥頑不靈呀,而且你那個時小姐也跟你一樣,我今天給她說了一路都沒說通,你們兩個還真是不是一家人不進一家門,都是一樣死腦筋。」

封雲霆瞬間暴怒,一把提起他的領子拎起來,直接把郭慶安提的雙腳離地,「你都跟她說了什麼?」

郭慶安痞氣地嬉笑:「也沒什麼,就是老爺子讓我給她帶的那些話,不用我說,你也應該能想到是什麼吧?不夠封總,我覺得你現在真的不應該把矛頭指向我,畢竟……你的老婆孩子都在邢叔的手裏呢。」

封雲霆恨恨把他甩到一旁,跨坐上摩托車就要走。

可郭慶安在身後笑的肆意:「你現在趕回去,恐怕早就來不及了呀,邢叔的手段你是知道的,等你回去,時小姐恐怕早就已經……」

握著車把的手驟然間收緊,他渾身都在戰慄,一個字一個字的從牙縫裏擠出來,「你、混、蛋!」

「我混蛋?我今天可是來幫你的,那些人雖然名義上都是邢叔的人,可是現在都聽我指揮。」郭慶安笑着整理了一下被他扯的亂糟糟的領扣,十分惋惜:「哎呀,我剛新定做的手工西裝,就這麼被封總給扯壞了。」

封雲霆聽出了他話里的意思,他閉上了眼睛,沉沉吐出一口氣:「說吧,你的條件。」

「跪下。」

「什麼?」

「我要你——跪下,」郭慶安道:「原本是我該繼承老爺子的一切,可是半路殺出來了一個你。你知道多年忍辱負重但是毀於一旦的那種憤怒嗎?封總,你不知道,你從一出生就是天之驕子,你有能力,你家裏有產業可以繼承,甚至你還有本事讓老爺子看上,不惜一切代價都要你來繼承他的衣缽。可是我呢?你說的沒錯,我就是老爺子身邊的一條哈巴狗,可即便是一條狗,我也跟在他身邊這麼多年了,我就是不服氣,憑什麼我辛苦追求的東西,邢老爺子拼了命的想要塞給你,可是你卻不屑一顧?」

封雲霆死死地盯着他:「郭總,這都是邢叔的決定,跟我無關,更何況他想給我的,我根本不想要,我不想跟你爭。」

「我就是很看不慣你們這種高高在上的人,對唾手可得的財富完全不在意的態度!」郭慶安冷笑一聲:「在老爺子眼裏,你一直高我一等,你是人,我是狗,可我不同意。我今天就是要你跪在我面前,說你錯了,否則——今天在薔薇花園樓下的至少也有五六十人,一個人就算半個小時……差不多也要一天一夜吧?你確定你的時小姐受得了?」

「你……」

「怎麼樣,還想打我?來啊,朝這裏打,」郭慶安肆無忌憚地指著自己的頭:「你打我一下,你兒子這裏就被打十下,你罵我一句,你女兒就被從幾層樓扔下去,還有你的心肝寶貝時小姐,嘖嘖,我之前還很好奇究竟是什麼樣的女人能讓封總都魂牽夢繞,後來見到了才知道,長得是真漂亮。想必,我下面那個兄弟們也是這樣的覺得的。」

垂在身體兩側的拳頭握的發緊,他的胸腔劇烈的起伏着。

「怎麼了,想好了嗎?只要我一個電話過去,你的三個心肝寶貝就能安然無恙。我給你最後三秒鐘時間考慮。」

說着,郭慶安拿起了手機,撥出了一個號碼。

「三——」

「嘟——」手機打通了。

「二——」

「喂?郭總。」有人已經接起。

「一——」

「等等——」封雲霆緊緊咬着牙:「只要我跪了,你就能保證她們的安全,能讓我們安全離開國內永遠不被邢叔找到?」 夜幕降臨,沐清楓整理好自己的東西,準備離開聖芙蕾雅學園,去往神州。

蚩尤的消息總歸要去看一看,畢竟它只是被封印而不是被消滅,有復甦的可能,以他現在的狀態沒有辦法在不影響到別人的情況下剿滅復甦的蚩尤。

跟德麗莎說一聲吧……沐清楓想了想,雖然一來一去花不了多少時間,但總歸要知會一聲。

推開德麗莎辦公室的門,現在時間不算太晚,按往常來看德麗莎應該還在辦公室辦公,再不濟她睡得地方就在辦公室下面……

聽到開門的聲音,德麗莎手中的漫畫書剎那間變成粉末,擺出一副認真辦公的樣子。

沐清楓沉默了一下,拿出一本新的吼姆漫畫書放到德麗莎桌子上。

「是我來了,諾,這本新的給你。」

明明已經是學園長了,結果卻意外的幼稚……有童心,偏偏還要擺出一副有威嚴的樣子……

你已經被視作學園的吉祥物了,你知道嗎,德麗莎……

「果然清楓你最好了……」德麗莎開開心心的拿起漫畫書抱進懷裏……

「你原來不是喜歡魔法少女么,怎麼開始喜歡吼姆了?」

魔法少女?德麗莎呆了一下,捂住了臉,難以啟齒,難以啟齒,回憶到當初在沐清楓面前的樣子……

「讓德麗莎來清掃你的邪惡吧……」

「魔法少女,TeRiRi……」

這之類的話,還有那些衣服……

現在自殺還來的急么……

……

「來了啊,沐大爺,先吃點東西……」秋月忍冬拉開椅子,讓沐清楓坐下,欲言又止。

「有什麼話快說,說完了告訴我蚩尤在那裏。」

「那倒沒什麼,只不過蚩尤的實力誰都不知道,畢竟是審判級,你一個人夠嗎?」秋月忍冬並不懷疑沐清楓的實力,可是以他掌握的情報,沐清楓受了不止一次重創,又能發揮多少實力呢?

「夠了,我不行,不是還有你么……」沐清楓笑笑,眸子裏滿是玩味,你的身份我抿出來了哦。

「啊哈哈……我就是個畫漫畫的,能有什麼秘密……」

……

根據秋月忍冬的解釋,他在這裏發現了很龐大的崩壞能……

一個畫漫畫的和他討論崩壞能……真的是連演都不演……

這是一處溶洞,崩壞能就是從這裏面傳過來的,進入溶洞,明明那麼小的入口,裏面卻很遼闊。

崩壞濃度變高了……

完全由灰色巨石組成的空間,海水被隔絕在外,一片死寂,沒有任何生機。

封印術……很熟悉,蒼玄和丹朱的手筆……這裏是蚩尤的封印之地沒錯了……

蚩尤是吞噬大陸的巨獸……也就是說現在沐清楓可能在蚩尤身體里……

「這裏有活的東西?」感知到什麼都沐清楓向洞穴深處靠近,見到了未知生物的真面目。

死士,不同於普通死士的直立,它四肢着地,前肢有這與身體不成比例的巨爪。

到也在預料之中,這種地方有崩壞獸也不過分。

接着往下,不僅有利爪死士,還有會虛化的沉靈死士,不過對於沐清楓來說都沒什麼用就是了……

隨着深入,沐清楓也看見了這次的目標之一……

漂浮在空中的黃金之劍……軒轅! 周茵對於自己總愛上熱搜的體質無話可說, 網絡上什麼牛鬼蛇神都有,鍵盤俠更是無處不在。她一向是不在意網友的各種留言,畢竟腦殘太多, 她要是每一個都斤斤計較, 最後氣死的人可能是她自己。

可要是網友牽涉到周茵身旁的人, 她就無法視而不見。

Denis作爲周茵的教練多年, 也因爲周茵的原因喜歡中文並學習中文, 瞭解中國文化。可網絡上的鍵盤俠卻把Denis氣得夠嗆。

Denis很有職業精神,在周茵的面前並未表現出什麼不適,甚至連一個字都沒有多提。但周茵看到網友那些評論後別提有多自責了。

網友一字一句在嘲諷Denis, 又更像是在打周茵的臉。

倒也有一部分網友好意在Denis的微博底下留言,讓他不要在意一些腦殘:[你們分析得頭頭是道, 有本事你們上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