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着身後堯風的背影,低笑道:“不錯,在下白家嫡孫,白子云。”

“呵呵,白家嫡孫?”

堯風雖背對着白子云,卻如有無數雙眼睛盯着對方:“你可知道,我要在兩月內……滅了三大家族?”

譁!!

話音未落,白子云身後屬下頓時臉色一變,立馬全部掏出武器,神色嚴肅地看向堯風后背!

“呵呵,在下的確聽說過此事。”

白子云微微擡手,示意屬下放下武器。

隨即,他看着對方寬大的後背,微笑道:“但我相信,堯先生不會殺我。”

“爲什麼?”

堯風聲音冷淡刺骨,如從萬古深淵中緩緩飄出。

而白子云面色不變,認真看着對方背影,緩緩道:“因爲……我從來沒有傷害過堯先生的親人。” “你沒有?”

堯風終是緩緩轉身,俯視着對方平靜對視的眼睛:“三大家族逼我義父自殺,你可是要否認?”

“我不否認白家吞食了盛家部分產業……”

白子云微微低頭,緩緩解釋:“但白家向來敬佩盛卓先生之才能,更是不會做出逼死他一事。”

“你撒謊!!!”

這時,盛夏瞪大雙眼,慍怒道:“你的前女友之前親口對我說過,你曾經和龍家賀家一起看着我爸跳樓的!”

“我前女友?你是說周靜吧。”

白子云微露抱歉之色:“此人是我看走了眼,她說的話只是爲了氣你,並非實情。”

說着,他向盛夏微微低頭道:“而且在我得知此事後便與她分手,並對周家做了相應懲戒。”

“如果盛夏你還不滿意,我可以帶你一起與周家當面解釋清楚的。”

聞言,盛夏微愣,見堂堂白家少爺白子云竟是對自己低頭道歉,不禁有些反應不過來。

而堯風微微眯眼,看着眼前之人,冷漠道:“三大家族逼倒盛家,這是人人皆知的事,你說什麼也不可能爲白家洗脫罪名。”

“堯先生,盛家產業被瓜分,的確有我們白家一份,但盛卓先生之死,卻與我們白家無關。”

白子云真誠地看向堯風:“如果堯先生有所疑問,或許我們可以約一個時間見面,允許我詳細解釋給你聽。”

聞言,堯風微微蹙眉。

他看着眼前男子,竟是沒看出對方一絲說謊的跡象。

隨即,他轉過身去,淡漠道:“放心,白家,我遲早會來的。”

說完,他便帶着盛夏往酒店離去。

而白子云微微彎腰,朝對方背影朗聲道:“白家大門,始終爲堯先生敞開。”

待堯風徹底走入酒店後,白子云才直起腰身,深深看了眼酒店,轉身離開。

“白少……”

一上車,其屬下立馬開口,便被白子云伸手打斷。

“這件事不用再說了,開車回家吧。”

說完,白子云拉出一張白帕,在自己額頭微微擦拭。

剛纔看似自己始終保持平靜,卻只有他知道,其額頭和後背已滿身是汗。

面對堯風,他即使自認自己心性遠超他人,但也無法做到在直面堯風的壓力下,還能保持真正的平靜。

……

酒店內。

剛進大廳,盛夏便迫不及待問道:“哥,你相信那傢伙說的話嗎?!”

“不能確定。”

堯風面色平靜,緩緩道:“不過是真是假,等我去一趟白家,或許就會知道了。”

“你真的要去白家?!”

盛夏擡頭驚訝地看着對方,隨即蹙眉道:“那我也要去。”

“你?”

堯風挑眉:“會有危險的。”

“我不怕危險!”

盛夏握着小拳頭,認真道:“我要跟哥一起打趴他們!”

見對方神色,堯風下意識想起對方小時候時常和其他孩子打架的模樣……

隨即,他搖了搖頭,無奈笑道:“好吧,等有時間,我們便去那白家看看吧……”

……

……

次日,清晨。

酒店,總統套房內。

堯風盤腿坐於牀上,長呼長吸,其胸膛上的傷口正在慢慢恢復。

咚咚咚……


這時,門外響起盛夏的聲音:“哥,出來吃早餐了哦~”

“嗯。”

聞言,堯風笑了笑,穿上衣物,便出了臥室門。

見堯風出來,手裏正拿着一個黑色石頭的李巨石,立馬敬禮朗聲道:“大人早!”

而盛夏看了眼李巨石,立馬也有模有樣的伸手敬禮,擡頭喊道:“大哥早!”

見狀,堯風搖頭笑了笑,揉了揉盛夏的頭後,看向桌上的黑色物體,疑惑道:“這是什麼?”

“早餐呀!”

見對方注意到餐桌上的食物,盛夏立馬興奮道:“這是我烤的麪包!雖然黑了點,但氣味還挺香的!”

說着,她還轉頭看向李巨石,問道:“巨石哥,你說是吧!”

“啊?哦哦,是是是。”

李巨石見對方望向自己,面色一慌,連忙拿起手中的黑色物體用力咬了一口,點頭道:“好、好吃,很好吃!”

堯風:“……”

他這才發現對方手裏拿着的不是黑色的石頭,而是烤糊的麪包。

“哥!你也嚐嚐!”

這時,盛夏拿起黑色麪包高高舉起,遞至堯風面前,睜大雙眼,滿臉期待之色!

堯風:“……”

心知對方是第一次煮早餐,堯風不忍打擊對方積極性,不由深吸一口氣,接過黑麪包,勉強笑道:“好……”

見對方接過麪包後毫無動口的跡象,盛夏眨了眨大眼睛,直勾勾看着堯風,道:“哥,你怎麼還不吃?”

“哦,我不餓……”

堯風看着對方期待的小眼神,不免有些尷尬,微微轉頭,看向李巨石,頓時滿頭黑線……

只見李巨石正滿嘴黑色麪包屑,瞪着牛一樣大的雙眼,也無比期待地看着自己。

這傢伙……

隨即,堯風拿起手中的黑麪包,眼神嚴肅,神色決絕,終是要張嘴咬下去時,手機突然響了!

“哦!我的電話響了!”

聞聲,堯風飛速放下面包,立馬拿起電話。

這還是他第一次這麼快接電話。

“喂,什麼事?”

鈴聲剛響,電話便已接通。

電話那頭的龍溫瀾顯然沒有想到堯風接通得這麼快,不由愣了一會才反應過來:“啊,哦,那個堯、堯先生,有幾件事要向您稟報。”

“有事?”

堯風詫異,莫非龍家又出什麼事了?


掛完電話,堯風便帶着兩人連忙下了樓。

剛到大廳,三人便看到穿着完全不一樣的龍溫楠兩人,正坐在休息區。

只見龍溫瀾頭戴棒球帽,身穿夾克和修身牛仔褲,把其韻味十足的身材顯露十足。

而龍建渚則是穿着一身黑色風衣,帶着墨鏡,整個人如一個黑色的肉團。

“你們兩個……”

堯風不適應地看着兩人,蹙眉莫名道:“這是要幹什麼?”

見到堯風,龍溫瀾立馬走近,壓低帽檐,輕聲道:“堯先生,最近賀家盯得緊,我們不方便跟您見面。”

“電話裏的事,我們上車再說。” 商務車上,堯風坐在中排,龍建渚和龍溫瀾坐在駕駛前排,而盛夏和李巨石坐在後排。

龍溫瀾看了眼後排的盛夏,微愣,猶豫了會,仍是開口打招呼道:“盛小姐,你好。”

聞言,盛夏撇過臉去沒有說話。

龍溫瀾的事她已經聽堯風說過。


雖然對方沒有參與到逼死自己父親一事中,但她還是無法平靜面對龍家之人。

見狀,龍溫瀾暗歎一口氣,沒有再說,而是向堯風道:“堯先生,這次有兩件事要向您彙報。”

“第一件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