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看向旁邊癱倒在地上人事不省的姜老夫人,再抬頭看著近在咫尺,滿眼諷刺看著她的姜雲卿,臉色瞬間衰敗下來。

他完了。

一切都完了。 洞窟的入口雖只有六七米長寬,但內里卻是非常寬敞,足足有數百米深,而且呈起伏波浪形。

張凡進入大概百米時,裡面赫然別有洞天,宛如湖下龍宮般,面前一片開闊地,湖水也無法湧入這裡。

「原來是幽寒草!」看到前方開闊地上閃耀著幽藍光芒的,彷彿是來自地獄黃泉的水草,張凡眼裡露出一絲明悟。

此時的張凡雖在數百米深的湖底洞窟內,卻絲毫不被水壓影響,以他如今先天後期的肉體強度,完全可以抗住在數千米的水壓而不受傷,而且體內真元生生不息,即便數個小時不呼吸也不會有窒息的感覺。

幽寒草又稱幽冥草,相傳是上古大能前去黃泉彼岸移植到人間的。

這種靈草真正的作用是煉製『凝魂丹』。

柯南之從聊天群開始 一般修士服用了凝魂丹后可以通過凝魂丹里的冰魂寒氣凝鍊魂魄,不斷壯大自己的靈魂,錘鍊神念。

凡人若是服用的話,只怕靈魂會瞬間冰封,極速凍死。

「可惜了一頭先天後期的神魂!」張凡微微感慨,他的一絲神念打在蛟龍靈魂上隨即進入這裡,連他的神念都被幽寒草散發的冰凍摧毀,那頭蛟龍的靈魂自然不能倖免。

張凡摸了摸下巴,旋即露出微笑。

目光掃過遍地的幽寒草,足足有六七十株之多,看著應該品質已經達到七品程度,距離完美的九品幽寒草也只有半步之遙。

搖滾教父 要知道,幽寒草想要長到七品程度至少也需要千年光陰,對生長環境的要求更是苛刻,必須是至陰至寒之地。

林玄航對此地評估,所謂困陰地也未必就沒有道理。

想到這裡,張凡琢磨要不要把林玄航奴役起來,專門替自己去尋找這些風水寶地。

這個念頭一閃而過便被他否決了,林玄航雖是高傲,但一生所行卻是為民盡心,不失為一個好人。

張凡雖殺伐果斷、行事乖張,但一行一為皆憑本心。不論修仙或修魔,最難渡的劫便是心魔劫,遙想前世兄弟陳若風,號稱百世難逢的天才劍仙,一身法力鬼神難測,最終卻敵不過自己的心魔,隕落在心魔劫中。

張凡不作多想,隨即盤坐下來。

此地陰煞之氣全部來自於幽寒草,若能將這陰煞之氣全部吞噬,張凡的修為必能百尺竿頭,更進一步。

同樣也解決了江城市甚至是江河六市的危機。

吞天魔功運轉起來,整個人化作一個巨大的吞噬黑洞。

張凡很快就感覺到太陽穴在不停的跳動,眼前一片模糊,靈魂這一刻彷彿在不住顫抖,這就是幽寒草的功效,在不斷的凝鍊魂魄。

冰冷而森然,甚至連肉身也開始感到刺骨,狂暴的陰寒之力全部湧入張凡身體,以他先天後期的肉體強度都險些承受不住。

但他絲毫不懼,反而口中念念有詞,心裡默默流過一篇法訣。

九轉凝體訣!

這是在崑崙墟非常著名卻又極其雞肋的煉體法門。

很多大型宗門弟子都知道這門法訣,甚至都知道《九轉煉體訣》的強大及恐怖,可惜最終真正去修鍊的人卻少之又少。

因為,這種法門所需要的資源簡直無法想象。

如果說普通修真者真元強化的肉體強度是薄紙的話,那麼修鍊《九轉凝體訣》的肉體強度就是百鍊鋼鐵。

可是!

普通修真者的肉體強度只需要修鍊真元便會慢慢強化自身,但《九轉凝體訣》不同,它不僅僅需要大量的真元轉入肉體,拖慢了修真之人的進度。

要知道,即便修真者壽命遠勝於凡人,但沒有真正渡劫飛升終究不能長生久視。

崑崙墟便是有大量修鍊《九轉凝體訣》的修士還沒突破金丹便早早壽元枯竭而終。

何況《九轉凝體訣》每一轉突破都需要匯聚大量的五行神物才能突破,並且每一次突破都會經歷一次天劫!

一九天劫到九九天劫,最終肉體成聖!

這也是為什麼即便《九轉凝體訣》如此強大,卻無人修鍊的緣由。

張凡若沒有吞天魔功,任由他天資縱橫也不敢修鍊《九轉凝體訣》。

但擁有吞天魔功讓他擁有了得天獨厚的條件!

張凡知道,自己縱然能在凡塵俗世無敵於天下,最終還是會踏回崑崙墟,那面臨就不是所謂的武道神話了。

那是鋪天蓋地的修仙者!

在修鍊者的世界里從來沒有法律規則這些所謂的真理,只有以力為尊,拳大為王!

放眼崑崙墟無盡歲月里,多少凶戾霸道的存在卻無人能奈何?

比如吞天魔功的創始人吞天大聖,亦如前世渡劫期的無忌仙君張凡。

千年洞窟內的陰寒之氣皆盡被張凡吞噬,幽寒草也開始了枯萎,最終化作粉末消散無蹤。

張凡體內翻騰的真元朝著四肢百骸滲入,侵入每一寸肌膚、每一寸血肉、每一個細胞。

「叱!」

這聲音不是從口中發出,而是從張凡的靈魂深處炸起。

神念再度凝鍊,真元落入丹田,一顆精純至極點的金丹融入本命飛刀。

飛刀的刀身上幽幽現出張凡虛幻的影子,一絲靈覺驟然從他靈魂里生出。

「本命刀魄!」

足足三天!

張凡才緩緩睜開眼睛。

就在他開眼的一瞬間,一股無形的波動就如同氣浪般從他身體里爆出,狂暴的氣浪直接將千年洞窟炸毀。

湖水立即倒灌而入,登時地動山搖,洪水漫天。

「今日,我張凡便以陰寒之氣凝鍊九轉,逆天而上!」

「凝!」

丹田內形成的金丹驟然散出恐怖的真元,將張凡全身的經脈血肉細胞都灌滿,身體頓時變的透明。

乍一看!

他的皮膚變得晶瑩剔透,宛如冰玉水晶,光潔無暇,甚至能看清裡面如同漢白玉一樣的骨頭,以及血管中閃耀著點點銀光的血液。

冰肌、玉骨、銀血。

就如同上古神話里神明一般!

他如同火箭升空般驟然射向湖面。

此時的天空上,猛然響起:轟!轟!轟!

巨大的轟鳴聲猶如天雷炸響,在黑夜裡凝聚出一朵詭異的紅色雲朵,整個江城市都陷入了片刻驚懼中。 誰也沒有想到,事情最後會發展成這個樣子。

更沒有想到,眼前這樁鬧劇,居然是姜慶平一手策劃出來的。

他想要害自己的女兒,想要誣陷她與人苟且,想要讓她身敗名裂甚至要了她性命,可是誰知道卻一不小心自己中了葯,不僅當眾與人苟且,丟盡了臉面,手上還染了李氏的一條命,甚至還牽扯出當年孟氏的死因來。

陳王府有胡鵬正和祝辛彤的證詞,逃脫不了干係。

而姜慶平因為殺人罪名,也跟著一併被璟王的人拿下。

那些京畿衛的人中有些知情,有些被蒙在鼓裡,可他們今夜來這裡,幾乎都是收了好處的。

此時事情鬧到這個地步,面對渾身殺氣的君璟墨,還有被打到半死只吊著一條命被人拖走的胡鵬正,誰也不敢有半點辯駁的言辭,都是乖乖的被關入了寺中大殿,只等著第二日被璟王的人押解回京,然後受審。

姜雲卿在知道當年往事之後,悲憤交加之下「暈」了過去,最後被璟王帶走。

周圍的人散了一大半,卻還有些留在原地。

看著滿身狼狽,趴在大雨之中昏迷不醒的姜老夫人,卻沒有一個人同情她。

旁邊的傘下站著幾個男男女女,看著場中低聲道:

「這姜家人也未免太心狠了些,到底什麼仇什麼怨,居然對著自家的親骨肉也能下得了這種狠手。」

「對啊,我到現在都還覺得有些不敢相信,他們居然能做得出來這種事情。如果姜雲卿不是運氣好,入夜後就去替她母親守夜,沒留在房中,那她怎麼防得住親爹陷害。」

「等那些人帶著官兵闖進去,撞破了她跟人廝混,她還怎麼能活得下去。」

「人都說虎毒不食子,這姜家的人到底是怎麼想的?」

人群中有人斜睨了姜老夫人一眼,低嗤了一聲。

「我看吶,說不準這惡毒是一脈相承。」

「你們剛才沒聽到那姜雲卿說嗎,這姜老夫人年年上香禮佛,看似滿心仁善,往日里更是時不時的就施粥行善,替承恩侯府賺的一個好名聲,可實際上她卻能用那般狠毒的手段對待一個死人。」

「我瞧著,那孟氏當初說不定根本就不是難產死的,而是被姜家的人害死的。」

「不會吧?」

「怎麼會……」

「怎麼不會!」

那人哼了一聲:「世家裡頭的齷齪事情,你們見的還少嗎,更何況那姜慶平當年本就騙婚在先,指不定是孟氏知道了那些事情,姜慶平正好也想著給那李氏騰位,所以才一狠心弄死了孟氏。」

「要不然你們說,那姜家為什麼那麼害怕孟氏,明明人都死了,居然還拿符咒壓著她,不就是怕她冤魂不散變成厲鬼,來找他們索命嗎……」

那人話音剛落,旁邊就有人輕拍了她一下,低聲道:

「好了,別說了,這裡是佛門凈地,什麼厲鬼不厲鬼的。」

那人撇撇嘴:

「敢做還怕人說嗎?」

「我跟你們說,你們就瞧著吧,那個姜雲卿看著可不是好惹的。」 月明星朗的夜晚,驟然出現詭異紅雲。

「這到底是什麼!」

「這還是雷雲嗎?」

江城氣象中心的工作人員目露驚懼看著那閃爍著無盡雷光的紅色劫雲。

這一刻,無數雙眼珠都聚焦在那朵紅雲之中。

他們見過閃電,聽過雷鳴。

但從未見過閃電如此密布。

百條?

千條?

萬條?

還是十萬條?

沒有人能夠數清那泛著紅光,遠看猶如水桶般粗壯的閃電。

許多人開始用雙手捂住了耳朵!

雷鳴聲一波又一波在衝擊耳膜,連綿不絕!

這是天神的憤怒?

還是世界末日在降臨?

沒有人知道,也沒有人能夠想象揣測。

他們只知道,那一片天空上,已然成了血色,已然成了無間煉獄。

在世人震撼與驚懼的時候。

一名青衣少年從湖底衝出。

懸空而立!

他神色淡漠,目光冷視劫雲。

他就是張凡!

《九轉凝體訣》成,一九天劫現。

轟!

猶如九天神雷炸響,聲音瞬間震撼了周邊城市的所有凡人,無數人感覺自己好像暫時的失聰。

他被萬丈雷光凝住,所有科技器物都無法探測到劫雲下的景象。

一道閃電瞬間猛然向張凡轟去。

強大的一九天劫神雷瞬間將周圍的空氣都電穿了,周圍的空氣開始紊亂,空氣發生了皺疊,肉眼看去,就像是天地開始晃蕩一般。

轟!

天雷重重的砸在張凡身上。

張凡凌空而立,動也不動,彷彿剛才地天雷連給他瘙癢都不夠,待到天雷慢慢散開,天雷的雷電在張凡護體刀芒外圍遊離閃爍,此時的張凡被雷電環繞,猶如九天雷神一般。

「區區一九劫雷也想阻我張凡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