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身世也和我一樣,極爲的可憐,這到是讓我沒有想到的。

原來,他也是個孤兒,無父無母,甚至連自己的父母親是誰,他都不知道。他是在一個寒冷的冬天,被人丟棄在野外的雪地裏,被陳國棟給撿回來的。

他說他懂得我心中的苦,知道失去世上唯一的親人,會是什麼樣的一種感受。

望着他的眼睛,我知道他是真的懂,或許,也只有我們這樣的孩子,才能真正的體會這種害怕失去親人的感受。

突然之間,我覺得眼前的陳二狗更加的親切,或許,我們都是同一種人,同病相憐!

天下之大,朋友好找,但知己難求。何況,我們還是‘兄弟’。

晚上,陳國棟特意帶着我們一起去下了一次館子,點了好多菜,說是給我接風洗塵,也是慶祝家庭中多了我這一員。

大家晚飯都吃得很開心,這也是我這一年來,真正的露出了笑容,暫時把爺爺的思念和報仇給忘卻在了腦後,心中只有溫暖和開心,重新擁有‘家’的喜悅。

一頓晚上,吃到了九點多鐘。飯後,我覺得時間也差不多了,於是就先把陳老爺子送回了算命館,而我和陳二狗則直接去了大學。

不多久,我們就來到了學校,直接找到了校長。

我對校長介紹道:“對了,這位是我師兄,他叫陳二狗。”

我剛說完,陳二狗就趕緊伸出手去,邊和王校長握手,邊說道:“你好,我叫陳二狗,四柱八字,五行八卦,看掌中日月,拿袖中乾坤,被江湖人稱‘神算陳’,他們也會稱我爲‘濟世神仙’。”

我去!我再次趕緊扶住牆,生怕被這貨給雷翻在地。

我那個尷尬啊,這牛逼也吹得太大了,還‘神算陳’、‘濟世神仙’,你咋不上天呢?

“…………”

王校長也愣住了,張了張嘴,愣是沒說出一句話來,估計也是沒想到,今天會碰到這麼一個能吹牛逼的人吧!

年紀輕輕的,就敢說自己是濟世神仙,別說是陳二狗這愣頭青了,就是一白頭老翁這樣說,估計也會覺得是吹牛逼的。

我忽然感覺無比的尷尬,真不該帶這二貨一起過來,這也太他孃的丟人了。

王校長驚訝的張着嘴巴,然後看向我,問道:“這是你師兄?”

顯然,他再次想確認一下,這貨是不是真的我師兄。

我點點頭:“是的,他對四柱八字、五行八卦確實很有研究,不過這剛纔也只是跟您開開玩笑的,不要當真。”

王校長聽我這麼說,也哈哈的笑了笑,說:“原來也是一位高人小師父,失敬失敬!”

明眼人都知道,這是王校長故意說的場面話,畢竟他是我的師兄,實則人家並不認爲他真的是什麼‘神算陳’、‘濟世神仙’。

結果,陳二狗到好,連這點眼色也看不出來,毫不在意的說:“沒事,我不怪你,畢竟你也是第一次見到我,以前不知道我的名號。”

臥槽,哥啊,我牆都快扶不穩了呀。

你說話前,能不能先幫我挖個洞,好讓我鑽進去先?

你特麼根本就不是二貨中的極品,而是二貨中的天才呀!二貨界,我誰也不服,我他媽就服你了!沒辦法,不服不行呀,我原本還想扶牆,但是如今發現,他孃的連扶牆都扶不穩了。

“…………”

王校長也和我一樣,再次感到無語,也扶了扶牆,興許連他這知識淵博的人,一肚子的文化,也一時想不出話來接他的茬了吧!

爲了不讓陳二狗這二貨中的天才,繼續在這給我丟人現眼,我趕緊轉移話題,對王校長說:“校長,我們再去一趟宿舍看看吧!”

王校長也回過神來了,趕緊點頭說:“好,好,咱這就去!”

說完,也不再多話了,趕緊轉身帶我們就下了辦公樓,朝那棟鬧鬼的宿舍走去。

不多久,我們就再次來到了那棟鬧鬼的宿舍。

如今一耽擱,已經到了晚上十點多鐘了。

校園裏此時也已經快要到熄燈的點了,所以基本上校園裏頭已經沒幾個行人,大家都回了自己的寢室睡去了。

特別是在這棟讓人,人心慌慌的宿舍一樓,更是連一個徘徊的人影也見不着了。

再次來到一樓的走廊,如今晚上,我一跨入一樓走廊,就感到陰氣重的可怕,如今晚上的陰氣和白天相比,那簡直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的區別,那真是陰風陣陣。

當下,我就趕緊把羅盤取了出來,然後就往裏面走,越往裏面走我就發現越不對,隨身帶的小羅盤從走進這棟宿舍樓下就開始抖動,停不下來。

當我進到104的寢室裏時,羅盤索性南北倒轉了,這情況就不尋常了,這代表整個104寢室區域內陰陽顛倒,陰煞之氣沖天啊。

怪不得會出這麼多事,鬧得這麼兇,這樣兇的情況,能不橫死人嗎?

如果我沒看錯的話,依這種情況,也幸好把一樓的寢室都空出來了,如果還把學生按排進來住,非得再繼續出事情不可。

於是,我立馬也把陰陽眼打開了,接着往寢室裏頭一看,預想中的亡魂厲鬼卻並沒有看到,這到是讓我想不通了。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就問我:“老弟,怎麼樣了?”

我苦笑着搖了搖頭,對他和校長說:“這裏的陰氣比白天來重多了,而且此處的陰陽磁場都全亂了,就像是聚陰池一樣。”

“啊?聚陰池!”

陳二狗不由一愣。

是的,之所以會說這種情況,像是聚陰池,是因爲只有聚陰池纔會如此的陰氣濃重,且陰陽磁場顛倒。但是,讓我想不通的是,如果是聚陰池的話,應該這整棟樓都會住不得人,但是別的寢室顯然沒有這種情況,唯獨這104寢室纔是這樣,這才更感奇怪了。

想不通,於是我就轉頭問王校長:“校長啊,你這棟宿舍的地皮,以前不會是墳場吧?”

PS:第二章終於趕在0點前碼出來了,謝謝大家的支持。這兩天這麼多人打賞,原本是要加更的,但是實在是沒功夫,過兩天再爲大家加更!最後,大家有興趣的,都可以加一下咱們的‘地師後裔’讀者羣哦,羣號:713320104,我也在裏面,有空就會冒泡和大家聊天的,更新了也會第一時間在羣裏來通知大家。 我實在是想不明白原由,只好問校長了,希望能從他的口中,找到一些眉目。

哪知,王校長卻搖頭道:“不是呀,以前這塊地是塊空地,原先解放前據說還是農田哩,在這上面以前還有一棟沒人住的老房子,絕對不可能是墳場的。”

“你確定?”

“當然確定,而且建這棟宿舍樓的時候,我們學校也請了風水先生看過的,如果說這塊地有墳場之類的東西的話,風水先生也是會告知的。”王校長如實回道。

“那這就奇了怪了,既然不是墳場,那怎麼這裏的風水磁場會像聚陰池一樣,陰陽顛倒呢?”我不由心中迷茫了起來。

這時,一旁的陳二狗就說:“莫不會是有人故意在這個寢室裏動了手腳吧?”

冷情boss的霸寵 “動手腳?不太可能吧!”

我一愣,如果說這是私人住宅,或許還真的會有這種可能,爲了恩怨,暗地裏對你宅子動手腳。但是這是哪呀,這是學校的宿舍,公家的地盤,住着的也是全國各地的學生,所以就算跟哪個學生有恩怨,也不可能在這學校宿舍裏來動手腳的,完全可以去對方的家裏動手腳。

在陰陽行當裏的人都知道,施術害人,是極損陰德,會得報應的,所以一般沒有深仇大恨都不會去施術害人。

都市極品醫神 這也就是我不太相信寢室被人動了手腳的原因,害一個寢室裏這麼多人慘遭橫禍,那這個人也估計討不到好,不說天打雷劈,減壽消福那是鐵定跑不掉的,所以沒有誰會那麼傻,幹這種蠢事。

一旁的王校長也搖頭道:“這應該不可能,我們這除了學生,不會有社會上的閒雜人等進來的,更不會有人能隨便進得了寢室。”

正說話間,陳二狗卻不知道什麼時候取出幾個卜卦的銅錢,竟然現場佔起了卦來。

銅錢往地上一撒,接着就見他眉頭直皺,擡頭對我們說:“這次恐怕是你們都說錯了,反而被我給猜中了!”

一聽這話,我不由一愣,好奇的問他:“什麼意思?難道真的是被人動了手腳?”

陳二狗點點頭。

一旁的王校長,見陳二狗真的會算卦,於是趕緊也問道:“小先生,卦象上是怎麼說的?”

陳二狗就搖頭晃腦的念道:“鳥如籠中難出頭,佔着此卦不自由,明明與你說好話,撮上杆去抽了梯啊。”

“這……這是什麼意思,小先生能否說得簡單點?”王校長此時到是對陳二狗的卜卦十分的感興趣。

其實我也一樣,很想知道這卦象裏說的到底是什麼意思,所以也趕緊朝陳二狗看了過去,等待他幫我們解卦。

陳二狗見我們二人都在望着他,他頓時就神氣了起來,老氣橫秋的說:“一根竹籤知生死,三枚銅錢曉吉凶,這算命測卦之術,在這南昌城,我‘神算陳’敢說第二,估計就沒有人敢稱第一,本人的卜卦之術,一向精準無比,如同神算……”

“能不能別廢話了,說正事!”看到陳二狗就這麼不要臉的吹牛逼,我就兩眼一翻,只差一腳踹過去了,趕緊叫他說人話。

“嗯,好的,既然你們都不懂卦,那我就給你們這倆個小白講解一下吧!”到了這個時候,他還不忘補一句,裝完整個逼。

估計他也覺得牛逼也確實吹得差不多已經到位了吧,然後這才說:“這開的是一個澤水困卦!”

“澤水困卦?”

“是的。”陳二狗點點頭,道:“卦象曰:‘鳥如籠中難出頭,佔着此卦不自由’。這話說的意思是,指鳥被困在了籠中,沒得自由,而放在此處則就代表,此地的亡魂被困在了這個寢室裏頭,出去不得。而後面那句卦象:‘明明與你說好話,撮上杆去抽了梯啊。’這話則說的是有人明面上是裝作好人,但背地裏卻給你抽梯子動手腳。所以,此卦很顯然,說的就是這個寢室裏有亡魂被困住了,而且他們還是被人揹地裏動手腳給害死的。此卦如同我之前所猜測的也是如出一轍,不差分毫啊。”

聽完陳二狗解完卦,我和王校長都大感驚訝,特別是王校長,滿臉的詫異:“這……這不可能,這學校裏怎麼可能會有人動手腳。小師父,您確定沒算錯?”

雖然我也覺得這卦很意外,但是我又知道陳二狗這貨雖然說話不太靠譜,但是他這一手的算卦看相的手藝還是很準的,所以心裏到並不質疑他開的卦。

陳二狗眉頭一皺,說:“王校長是吧,你這樣說難不成是質疑我‘神算陳’的卜卦之術不成?要知道我一根竹籤知生死,三枚銅錢曉吉凶,這算命測卦之術,在這南昌城……”

我去,又來了……

我趕緊叫他打住,然後轉頭對王校長說:“校長,我師兄嘴上時常不把門,但是他卜卦的本事還是經得住推敲的,既然他剛纔開了這麼一卦,那應該也就8九不離十了,或許這個寢室真如他所卜算的一樣,真是被人給動過手腳了。”

“嗯,還是我師弟知我、曉我。”陳二狗滿意的點點頭,拍了拍我的肩膀,一臉的得意。感覺他還不知道我這其實是在給他救場,不想他太丟人了,畢竟這兒可沒地洞讓我可鑽的。

王校長聽我這麼一說,也不得不信了,於是就說:“如果真如小師父卦象所說,這個寢室被人動過手腳了,那是否能找得出來?”

我點點頭:“只要真是被人動過手腳,那就一定能發現的。咱們現在就去找找看。”

陳二狗剛纔說了,裏面的亡魂被困住了,這顯然是被人用某種陣法布的局給困住的,既然是布的局,只要有心的去找,應該能找得出來。如此,也能證明陳二狗的卦是準確的。

當下,我們就開始在104的寢室裏找了起來……

寢室裏很空曠,沒有任何雜物,就兩張雙層的鐵牀,空空如也,牆上也什麼都沒有,只貼着幾張***的海報。

我們在寢室裏牆上、地上仔細的觀察了一遍,最後卻毫無發現,這到是把陳二狗給急壞了,口中唸叨着:“不可能呀,不可能呀,我的卦可從沒有失靈過。”

我也覺得很奇怪,如果按照陳二狗之前算卦的手藝,應該不會出錯的,怎麼這回竟然錯的這麼離譜?難道說,他這手藝沒學精?

又找了一遍,陳二狗就說:“表面上找不見,那估計就是在地底下動的手腳了。要不,咱們把地挖開來找?”

我翻了個白眼:“這地是水泥的,你用什麼挖?何況這水泥地也沒有被挖過的痕跡呀,別人又怎麼往水泥地下動手腳?”

聽我這麼一說,陳二狗也一時語塞,最後就說:“反正我的卦不可能出錯,或許對方弄得太過隱祕,所以咱們一時還發現不了它吧。”

我只好點點頭,不想當衆打擊他的面子。畢竟他剛纔吹了這麼大的一個牛逼。

今天第一章奉上。 王校長見我們毫無發現,不由爲難的問我們,接下來該怎麼辦?

我想了想,陳二狗不是說亡魂困在這裏頭嗎,既然這樣,那我就不如試一試,看看這104的寢室是不是真的會把亡魂給困住。

當下,我就把自己的想法說了出來。

陳二狗一愣,說:“你上哪去找亡魂來幫你試?”

我笑了笑,告訴他們,我自有辦法。

我走出寢室,在他們二人好奇的目光下,從隨身的口袋裏取出了一張黃紙,然後將它撕成了一個小小的紙人兒。紙人差不多一指高,和咱們正常的煙盒差不多大小吧。

我剛一撕出紙人,陳二狗便恍然大悟,明白我這是要幹什麼了。

不過,王校長卻依舊還是一頭霧水,顯然不知道我擺弄一張黃紙撕成的紙人,這是要做什麼?

不過,我也不解釋,拿着撕成的紙人,擺在寢室門口的地上,然後依科做法,念起了請靈咒……

咒語一念完,我手指對着紙人虛空一挑,大喝一聲道:“起!”

沒有任何的特效,隨着我一聲喝令聲,那個原本靜悄悄放在地上的紙人,突然就自個兒立了起來!

是的,那紙人就好像自個兒活過來了似的,沒有任何人去碰它,它就自己站立在了我們面前,這可把一旁的王校長給震驚的眼珠子都快掉出來了。

他就像是見了鬼似的,張大了嘴巴,驚詫的叫道:“臥……臥槽!它……它站起來了!”

聽到這話,我不由哭笑不得,沒想到這堂堂大學的校長,真真的學者,竟然也會如此失態,而且還在我們這些年輕人面前直接爆出粗口來。

當然,我也明白他此時的震驚,眼前的這一切在他看來,畢竟是太過匪夷所思了。這一切,真正用科學,是無法解釋的。

此時,我發現一旁的王校長,看向我的眼神都變了,眼神之中有着濃濃的詫異,又帶着熱切的佩服之色。

如果說,之前經過王總的介紹,就算他相信王總,但是見到我如此年輕,心裏肯定也是難免會帶有質疑的,但是如今從他的眼神之中,顯然已經是真的相信我有真本事了。

其實,這只是一個小法術而已,只要是陰陽行當裏的先生,都能做到。

這紙人之所以能自個兒立起來,這是因爲我請了鬼靈,鬼靈附在了紙人上,依法令,我讓它立起來,它自然就自個兒立起來了。

鬼靈不同亡魂,亡魂很難請來幫忙,因爲亡魂有很強的自我思想,有自己的追求。但是鬼靈不同,陰陽先生法壇都會圈養一些鬼靈。正所謂,人死爲鬼,鬼死化爲魑魅魍魎。而鬼靈,就是魑魅魍魎,自我意識也變得弱了幾分,能爲陰陽先生所用。

比如,陰陽先生畫符之所以有靈驗,靠的其實也是符紙上寄了鬼靈之力,要不然,它就是一張廢紙而已。

又比如,農村有一些神婆神棍,你去找他們問一些事情時,神婆神棍們往往會說的很準,說你家在什麼地方,家裏門前屋後有什麼樹啊、河啊之類的。其實這些也是他們派鬼靈去看的,然後告訴給神婆神棍,而你則會佩服的五體投地,相距百里,屋前屋後的一花一木她都知道,以爲這神婆真那般的神通,然後就花錢請他問事治病,到最後到底靈不靈,就兩說啦,哈哈。

當然,陰陽行當,要用到鬼靈的地方多不勝數,就不在此一一舉例了,咱書歸正轉。

鬼靈本身屬陰,和鬼魂本質上無異,所以鬼靈附在紙人上,如果真的104寢室被人布了困住亡魂的局,自然這個紙人也會被困住,這也就是我做這一切的用意。

鬼靈附進紙人身上去了,接着,我就在王校長震驚的目光下,再次對着那個紙人一聲喝令:“去!”

接着,再次不可思議的一幕出現了,只見那個紙人就像活人走路一樣,一扭一扭的就朝104寢室的門口走了進去……

接着,果然不出所料,一旁的王校長見到這一幕,再次驚呼道:“這……這真他媽的神了!”

我笑了笑,估計經過今天這一晚上,王校長他這幾十年的世界觀估計都要被顛覆了。

你見過紙人自個兒走路嗎?

你想像的到,紙人走路的樣子嗎?

我想,如果你親眼見到了,也會覺得這事太不可思議了。所以,這也不怪王校長會一驚一乍,這事其實放在誰身上,都會如他一樣的表情。

王校長再也忍不住了,好奇的問我:“先生,這……這……您是怎麼做到的?”

我沒有理他,因爲此時的我正施着法,操控着那個紙人兒,沒辦法分神。

紙人很小,步子自然邁得也不寬,走了大概有半分鐘吧,這才走到了104的寢室大門前。

而就在紙人下一步要走進104的大門時,接着我就感到腦袋嗡的一震,紙人直接就被震了回來,落到了我的腳下,“嘭”的一聲,紙人立即自然了起來,眨眼便燒成了灰燼。

看着腳下的那一團紙灰,我和陳二狗都驚呆了,因爲這代表我的法被破了!當時我冷汗“唰”的一下就流出來了。

究竟是什麼東西,力量這麼強,可以直接將法破掉?

我眉頭都皺起來了,一時有點摸不到頭腦。

不過,我心裏知道,這104的寢室果然是有問題,不單是裏面的亡魂可能被困住了,出不來,就連外面的鬼靈也進不去。

一旁的王校長也被剛纔的這一幕給嚇了一大跳,見我們神色緊張,趕緊問我們怎麼了?

於是我就告訴他:“我師兄說的果然一點沒錯,這個寢室確實有問題!我的鬼靈根本就進不去這個門,說明有東西把104寢室這個區域給隔離了起來。”

“啊?”校長大吃一驚,然後急道:“兩位先生,你們可得想想辦法,一定要幫幫忙啊!”

我點點頭,示意他先彆着急,然後轉身對二狗說:“哥,咱們再進去仔細找一找吧,一定能找出問題的。”

陳二狗點點頭,然後和我再次進了寢室,重新查找了起來。

再次查找了一圈,依舊毫無發現,最後,我們都快沒了主意的時候,我的目光卻注意到了牆上貼着的那些明星海報上。這到不是海報上的明星多好看,而是這個寢室的牆上貼的海報也實在太多了些。

如果貼一兩張也就算了,可是它還貼了整整一圈。

萌妻太甜:總裁老公寵上癮 正所謂,欲蓋彌彰,一定有什麼古怪,反正現在也沒主意了,於是我就伸手將糊在牆上的明星海報隨手撕了下來。結果海報一撕,就看到在海報的後面,出現了一些奇怪的符號。

我仔細一看這些符號,就知道遇到難弄的貨了,因爲這些符文竟然是巫符!

今天第二章奉上,大家晚安。 頭條婚約 “這……是巫符!”

看到眼前海報後面畫着的巫符,我不由一愣,大感驚訝。

只見這些符咒,不同於咱們陰陽道家的符文,從道家傳統上來講,南北雖然有差異,但是對於符咒這一路,還是大同小異的,一眼便能認得出來。但是眼前牆上的這些符文,我卻陌生的很,顯然就不是道家正統的符文。

“巫符?什麼是巫符?”

王校長見到牆上畫着的符咒,也是很震驚,眼睛都看直了,顯然沒想到這大學的寢室裏竟然還藏着這樣的玩意兒。

見王校長不解何爲巫符,於是我便向他解釋道:“這是一種民間的祕密宗教一路的符文,如果我沒看錯的話,它是源於域外的一種巫教,其所崇拜的教主爲巫魔牛頭神,又結合了中國本地道家的一些祕術,以迷人心智與心狠手辣而著稱。這一路的巫符平時十分少見,一般流傳於東南亞一帶,在咱們中國少有人知。”

其實,我也是這一年來經常看《青烏序》纔對它有所瞭解,沒想到今天卻被我給遇見了,這到是讓我十分的震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