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話音剛落,狼首,韓刀月,狼爪等人從宴會廳的角落走了出來。

狼首來到喬君身前,用不可思議的目光看著喬君,「老大,我現在真是佩服死你了!」

喬君笑了笑,然後看向韓刀月,問道:「我讓你擬定的規章制度,擬定好了嗎?」

「擬定好了。」韓刀月說著從檔案袋裡抽出列印好了的文件,遞給喬君。

喬君接過文件,看了起來,半響后,他很是驚喜的道:「好,很好!這規章制度簡直寫到我心坎里去了!」

韓刀月看到喬君開心的樣子,心裡也是美滋滋的,開心不已。這是自己喜歡的男子第一次誇她,而且還是如此英雄蓋世的男子誇她,叫她怎能不高興呢?

「豹子,過來念!」喬君看向花豹子冷冷的道。

「是!閣下!」花豹子趕緊跑了過來,低著頭,雙手恭敬的接過文件,而後站到所有人面前高聲念道:「地獄新制度,第一條:不得同盟相殘!

第二條:不得亂殺無辜,違者殺!

第三條:不得欺壓老弱病殘,不得奸.yin擄掠!不得販賣違禁品!違者殺!

第四條:武鬥場武鬥或者在擂台上打拳時,點到為止,不得傷人性命!違者殺!

第5條:禁止賭·博,禁止吸·毒,禁止販·毒,禁止嫖.娼,禁止打家劫舍,違者殺!

……

……

第100條:凡事地獄成員不得組裝勢力抗擊政府部門,違者一律殺……」

所有人聽著花豹子的口述,臉色難看到了極點,這根本不是什麼規章制度,這簡直就是壟斷他們的財路,以後叫他們怎麼生活?怎麼養家糊口?

喬君叫花豹子退下去后,沉下臉,冷冷的道:「大家好像對地獄的新制度不滿意啊?」 「閣下,您這一百多條規定,全是禁止我們干這個干那個。可是您有沒有想過,我們不做這些吃什麼,喝什麼?陰魂的老大硬著頭皮問道。

「吃什麼?喝什麼?呵呵!」喬君冷冷一笑:「你們整天就知道殺人,整天就知道干一些人神共憤的事,難道除了這些,你們就活不下去了?」

「我告訴你們,如果誰不同意本王的這個新制度,大可以站出來,我會讓你同意的!」

所有人聞言,低著頭不敢說話,喬君的可怕,他們見識過了,殺人的時候,連眼皮都不眨一下。誰敢跟他當面叫板?

「哼!」喬君冷哼一聲,看向花豹子,「豹子,即可組建一支兩百多人的巡邏隊伍,由你來擔任隊長。我要你帶著這支隊伍挨個搜查,如果發現在新制度上嚴格禁止的,給予一次警告,如果發現他們有反抗者,不遵守新制度的規定,格殺勿論!」

喬君之所以這樣安排,那是因為花豹子原本就是巴鞏國人,而且此人還是一名卧底,這是剃刀告訴他的,剃刀是巴鞏國政府的一名軍人。這次他特意派剃刀出去辦事,私底下就是和巴鞏國政府的相關人員,進行商議讓罪惡之城成為地下旅遊小城的事宜。

他相信巴鞏國政府一旦出面,絕對讓這群亡命之徒走上正軌的道路,繩之以法的繩之以法,該打擊的打擊,該清楚出去的清楚出去。

他之所以整合所有勢力,其實就是為了巴鞏國能夠很好的管理他們。讓剃刀接替冥王的位置,那根本就是權益之策,以剃刀的能力不可能管理的下這幫亡命之徒。他前腳剛走,以剃刀和花豹子幾人的那點實力,很可能馬上就被這幫人吃的骨頭渣子都不能剩下。

……

晚上,剃刀回來了,而且還帶來了一支近達千人的隊伍,這支隊伍不僅裝備齊全,荷槍實彈,而且這支部隊是巴鞏國結束戰爭之後,花了將近十幾年的心血訓練出來的精銳之師,他們各個都是戰場上的佼佼者,不僅驍勇善戰,而且威猛無比。

其中領頭的兩名軍官還是玄階後期的古武高手,實力在目前的地獄來說除了喬君之外,他倆是最強的。他倆一個叫牛躉,另一個叫千熏。

……

地獄總部的會議室里,此刻坐滿了地獄所有的高層人員。

「長官,這就是我跟您說的,我的救命恩人。」會議剛開始,坐在喬君身邊的剃刀就開始介紹起來。

牛躉有些拘謹的站了起來,看向上首位置上的喬君,無比敬重的做了一個標準的軍禮,「閣下,感謝您為巴鞏國政府做了一件天大的好事,我代表我的國家和百姓,由衷的感謝您!」

千熏也站了起來,向喬君敬禮,不過看他樣子,性格好像比較冷淡,不怎麼愛說話。敬完禮,他就一直淡淡的看著喬君,沒有說話。

喬君為了不爆露身份,學著牛躉的樣子對著兩人敬禮,然後笑著道:「區區小事,何足掛齒,你不要放在心上好了。我離開后,還請兩位長官閣下,能多費心,不要讓這裡繼續為惡下去!」

牛躉立即問道:「閣下,您要走?」

所有老大聞言,心裡頓時大喜,只要喬君走了,他們就可以繼續過自己逍遙快·活的日子了。

喬君坐下后,掃了一眼大家,淡淡的道:「不,我的離開是暫時的,我很可能會隨時回來。」

頓時,喬君的話如同一盆涼水,潑在了所有老大身上,讓他們僅存的希望一下子破滅了。

「閣下,你永遠是這裡的貴客,我們巴鞏國永遠歡迎您來這裡做客。您放心,我以軍名義向您保證,不久的將來,罪惡之城將會成為巴鞏國的第一旅遊景點區。」

「好,有二位的保證,我就放心了,現在這個會議就交給你們好了,以後怎麼管理,你們自己決定好了,我先走了!」喬君說著站起。

「且慢!」牛躉立刻止住了就要離開的喬君,「閣下,還請您能留下姓名,我……」

喬君擺了擺手,「就叫我『浮沉』就好了,我喜歡這個名字!」

說完,喬君拉開門走了出去!

……

五合酒店,是罪惡之城最出名的一家酒店,不過這個酒店對外不營業,它只對地獄的高層人員,提供便利。

喬君來到這裡的時候,所有的美女服務員都站在在門口恭恭敬敬的接迎他,這讓喬君受寵若驚,沒辦法,他還是第一次見到如此多的美女,而且還是那種身材火爆,臉蛋一流的絕世美女。

喬君打發掉經理后,直接來到五樓,進了總統套房。

狼首以及韓刀月等人早就等著他了。桌面上的飯菜一個都沒動。

此刻,幾人的臉色都很差!不知道發生了什麼!

「雷神,八號特工和那名諜員,我們已經找到了,可是找到的卻是兩具骸骨!」狼首一看到喬君進來,就臉色鐵的說道。

喬君坐了來,沉聲問道,「你們確定那兩局骸骨是他們的?」

「百分之百確定,我們已經拿著照片問過了。是地煞的一個兄弟親眼看見他們是被那五個兄弟亂搶打死的,地煞的那個兄弟和八號特工有些交情,是他幫忙將兩人的屍體裝進袋子里,跑到外面找了個地方埋了。」狼首沉著臉說道。

喬君低著頭,沒有說話,不知道在想什麼?臉色非常沉痛。

「雷神,你怎麼了?」 喜歡你,到此爲止 韓刀月發現喬君臉色不對,便立即問道。

「我們的同胞在這裡執行任務,遠比我們艱難險阻。可是這群武裝分子卻是草菅人命,壞事都做透了,我很想把他們乾淨殺決,可是我有什麼權利去剝奪別人的生命?唉!我們還是帶上他們的骸骨,連夜撤吧!這也算是我們為兩名英雄所盡的一點微薄之力吧!」喬君有些哀傷的說。

「嗯,兄弟,不要再傷心了,人死不能復生。況且我們已經將骸骨帶回來了,殺他們的人,你已經為他們報仇了。他們總算是含笑九泉了。」狼首安慰道。

「兄弟,他們作為軍人,時刻準備著為國家為人民獻出一切,他們是祖國和人民心中光榮的戰士。我們就把他們永遠記在心裡好了。」黑鷹道。 墨黑色的天際上,一架塗滿野戰迷彩的武裝直升機在叢林上方高速掠過,高速旋轉的螺旋槳捲起一陣颶風,使得叢林上空一片洶湧,隱約有月光灑在機身上,泛起淡淡的白光。

機艙里,喬君,狼首,狼爪,韓刀月,黑影,狼王,黑狼等人靜靜的坐著,誰也沒有說話。

「雷神,不管怎樣,我們的任務完成了,大家應該開心點才對。」狼爪看著大家不說話,於是憋不住沉悶,開口了。

「是啊,任務都完成了,你怎麼心事重重的樣子?」韓刀月問道。

「你們覺得那個被我們炸掉的山洞裡,曾經誰住過?是誰挖建的底下通道?又是誰堵住通道的?」喬君沉著臉問道。

「這……」

所有人沉默了,這個問題他們回答不出來。

「我總覺得那個通道不一般,沒有大量的人力和財力是建不出來的。」喬君皺眉道:「一般來說挖修一個通道,不需要這樣鋪張浪費,只需……」

喬君說到這裡臉色一下子變得難看無比,「不好!」

「怎麼了??」六人異口同聲的問道,神色都一下子緊張起來。

「那個堵住通道的青石牆,應該是一堵設有機關的牆,而那通道的兩側應該都是密室……」喬君沉聲說道。

「你的意思是罪惡之城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狼首震驚的問道。

「是的,肯定還有不可告人的秘密,另外,我總感覺冥王的實力在罪惡之城並不是最強。我當時殺他的時候,他一臉決絕,按理說像他那樣的高手,應該知道知難而退的道理,況且我那時根本沒有打算殺他的意思,他應該看出了我的心思才對,為什麼又要自尋死路?」喬君道。

「雷神,你到底想說什麼?」狼首有些急的問道。

喬君深吸了一口氣說道:「我敢肯定冥王只是一個傀儡,真正的某后黑手還沒出現!而那個人才是罪惡之城的真正霸主。」

「什麼?!!」

所有人大吃了一驚,如果真是這樣,罪惡之城的水也太深了吧?

「我總感覺那幫匪徒歸順我的太快了,原來是這樣,原來他們從頭到尾都是在演戲給我看!他們肯定是被人指使了。」喬君的臉色變得鐵青至極。

「媽的,我說呢,我怎麼總感覺怪怪的,原來我們一開始就進入了對方的圈套。」狼抓氣的臉色鐵青。

「雷神,他們的陰謀很可能就是你破壞那堵牆的時候,就已經開始了,我們回到洞中的那段時間,他們肯定過來查看了,某后黑手知道那堵牆被破壞的事後,一系列的陰謀也就跟著開始了……」狼首分析道,臉色也是難看至極。

大家點了點頭,罪惡之城再怎麼說也是土匪窩,不可能對外來之人,毫無防備,那麼大的一堵牆被人破壞了,他們不可能裝作什麼也不知道。

韓刀月最討厭被人耍,這次卻被一幫亡命之徒耍的團團轉,她怎麼不生氣,她都氣的鼻子都歪了,「這幫畜生,竟然耍我們,真是太可恨了。」

「雷神,這次我們丟人丟大發了,回去后,怎麼跟首長們說啊?」狼首臉色難看的說。

「都怪我,怎麼就提前把那堵牆給破壞了呢?那堵牆很明顯就有我的掌印,他們一看就知道是高手所為,所以他們怎麼可能會輕舉妄動。」喬君無比自責的說道。

「雷神,別自責了,敵人怎麼演戲,我們的任務終究是完成了,不是?」黑狼說道。

「完成個屁,黑狼,我們堂堂大華國的軍人,豈能被一幫宵小之輩玩弄於股掌之間?這個面子,我們一定得找回來!」狼爪不爽的罵道。

黑狼被狼爪罵得,頓時啞口無言,默默地低下頭了。

「狼爪說的沒錯,這個面子一定得找回來。」韓刀月附和道,漂亮的臉蛋上全是怒氣。

此刻,喬君在腦海中仔細的回憶著罪惡之城裡發生的一切,包括每個人的表情和動作,很快他睜開眼,沉聲說道:「我知道誰是幕後黑手了!」

「誰?」大家急切的問道。

「八目兒。」喬君淡淡的道。

八目兒?不可能吧?他不是巴鞏國的一名特工嗎?我看他弱不禁風的樣子,不可能是冥王的對手啊!」狼首有些不敢相信的說。

「我曾聽聞,凡事踏入天階境的古武高手,都可以隱藏自己修為。所以我敢斷言他是天階高手。另外,只有他一人知道我們去罪惡之城的目的……」喬君沉著臉道。

「什麼?你的意思是,是他派人故意透露給我們八號特工和那名諜員的事情?」狼首立即就問道。不過他卻一點都不擔心,喬君會暴露了他們的身份。

「這一點我想我能肯定了……」喬君臉色平靜無比,心裡卻殺意翻騰。

「我立刻將這件事一五一十的彙報給大隊長,讓大隊長給我們拿個主意。」狼首說著直接拿起衛星手機,波通了大隊長的電話。他知道這件事如果不儘快處理,那支巴鞏國派來的軍隊很可能就會遭遇不測。他相信這一點大家都想到了,但不敢說出來。

……

與此同時,地獄總部會議室里。

「首領,您說的沒錯,他們果然通過密道走了!」一名精壯的男子一進會議室就走到八目兒面前,低著頭,彎著腰,恭敬無比的說道。

「哈哈哈……」八目兒背負著雙手哈哈大笑,「洪辰,你辦事,老子放心。以後你就在地獄給老子管理賭場,誰敢不聽你的話,就跟老子說!」

「是!首領。」洪辰大喜。

八目兒瞥了一眼躺在地上,被自己親手掐死的牛躉和千熏,哈哈大笑,「諸位兄弟,感謝你們的配合,今天老子非常開心,特意在宴會廳大擺宴席,慶祝老子們的大獲全勝!」

「哈哈,那就多謝首領閣下了!」快刀手,站了起來,哈哈大笑。

八目兒擺了擺手,有些惋惜的道,「不過可惜了,為了演戲,冥王挂彩了,這讓老子損失了一員猛將!」

「首領,您為什麼要讓冥王閣下去送死?」不到金剛疑惑不已。

夜半冥婚:鬼夫大人萌萌噠 「實話告訴你們吧,我也不是那蒙面人的對手。我當時根本沒有想到冥王會一臉決然的選擇死亡,這期間,我根本沒有給他任何暗示。是他甘願選擇犧牲的。或許是我在荒島上救過他一命的原因,他才報恩的。」八目兒道。 「首領閣下,接下來怎麼辦?」不到金剛恭敬的問道。

「封鎖罪惡之城的出口,連同那條通往大華國的密道都一起封了,另外再開闢一條新的通道出來。至於那一千人嘛,全部拉出去充當苦力。」八目兒懶洋洋的靠在沙發椅子上,淡淡的說。

「哈哈哈……」

聞言,大家哈哈大笑起來,這次他們周密的計劃,就是為了瓦解巴鞏國的這股恐怖勢力。罪惡之城畢竟是巴鞏國的地盤,巴鞏國培養的這股勢力,一直是這些恐怖分子的心頭大患,因此這麼輕易拿下這股勢力,他們豈能不開心?

就在這時。

「嘭!」一聲,會議室的大門被人一腳踢得粉碎,隨機,一名穿著巴鞏國軍裝的英武男人,踏著沉穩的步伐,緩緩走了進來。

這個人如同山嶽般強大,不僅身材高大而挺拔,而且氣勢如山似踏,他冷峻的臉龐沒有任何感情,那雙犀利的眸子彷彿黑暗的無底洞,讓人看一眼就能深陷其中,無法自拔。

所有人在看到這名軍人時,肅然起敬,齊刷刷從椅子上站了起來。

八目兒第一個站了起來,目光森冷的盯著英武軍人:「閣下,你是誰?」

英武男子不屑的掃了一眼八目兒,「我不喜歡有人戴著人皮面具跟老子說話!」

「你你,你竟然一眼就看出了我戴著人皮面具?」八目兒大吃一驚。這張人皮面具可是他花了十億價格,讓人打造的,沒有築基境或者先天以上的感知力,是根本不可能看穿的。

這男子剛才只是一眼就看穿了他的面具,感知力也太可怕了吧。

「哈哈哈哈,老子足足找了一年時間,才找到這狗窩,這還是拜你所賜,如果不是你帶著巴軍,老子怎麼可能這麼輕易找到這裡?」

英武男子哈哈大笑,根本沒有把這裡的人放在眼裡。他來到這裡后,早就用神識橫掃了一切。

八目兒神色一冷,暴起后,大喝道:「大家上!媽的,乾死他!」

說著,自己一拍桌子,率先發起了攻擊,一把金光閃閃的金刀,噶然出現在手中,同時他的身體如同一顆出膛的炮彈,從辦公桌的上面飛撲掠過,刀身朝著英武的胸口位置,狠狠插去!

他的攻勢冷厲,刁鑽,毒辣!

與此同時,這裡的二十多人,全部爆發實力,剎那間的功夫,有的人拔槍就射擊,有的人使出暗器,有的人赤手空拳……

英武男子看著率先發起攻擊的八目兒,冷笑一聲,只見他大手一揮,一股恐怖的真元波動從袖口之內揮灑而出,頓時,一堵真元形成的強大氣牆出現在了他面前……

八目兒以及所有人的攻勢,都被氣牆攔截了,擁有天階後期的八目兒以及赤手空拳飛撲過來的不到金剛,直接被氣牆上的恐怖力量震飛出去,狠狠的砸在了牆上,將牆砸出了兩個大洞……

不倒金剛只是黃階後期,根本無法對抗氣牆上的恐怖力量,震飛出去時渾身骨骼以及五臟六腑都被震的粉碎,倒在地上只有奄奄一息的份。

八目兒從地上爬了起來,一臉驚恐萬狀的看著氣牆之內的英武軍人,剛才的那一擊,太強了,如同一輛高速飛馳的大卡車撞在自己身上了一半,震的他眼冒金星,渾身骨骼差點散架了。

英武男子看著雙手上滾動的真元力量,喃喃自語,「這築基境果然比練氣境強大數倍,我剛踏入築基,就已經這麼厲害了,神識也強大了不少!!」

他自詡完,冰冷的眼睛掃向滿臉獃滯的所有人,嘴角掛起一抹邪笑,「你們膽敢來我巴鞏國的地盤撒野,以為巴鞏國真的沒人收拾的了你們?老子今天就好好教訓你們!」

英武男子說著,身體一晃動,直接來到快刀手面前,掄起拳頭,就朝著快刀手的面門狠狠砸去……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