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的意識,在雷霆之力的衝擊之下,已然即將徹底消散。

「本尊輸了……」

「葉飛,還望你看在本尊以前幫過你的情面上,不要為難巫族之人。」巫頌最後的聲音,隨之在葉飛的識海之內響起。

話音落下,他的殘魂已然被完全清除。

葉飛的神魂意識,迅速佔據自己的身軀,他緩緩抬起手臂,下意識地握掌成拳,眼中不禁有精光閃過。

「巫體之力的完全釋放,將我的身體強度,硬生生提升至了劫境。」葉飛低喃一聲,感受這體內渾厚的力量,臉上不禁露出了笑容。

但儘管如此,他此刻任就感受到了極大的壓力,這道光柱之內的靈壓,似乎在慢慢增強。

只是片刻的遲疑,葉飛隨即猛然轉頭,望向自己的身形下方,那是靈泉光柱的來源位置,應該也是此地水墓的入口無疑。

「進入,還是離開……」

葉飛低喃一聲,臉上閃過一絲複雜之色。

他此刻的狀態並不算好,身上的傷勢依舊很重,靈力僅僅恢復了不到三層,而下方入口處了靈壓,顯然遠遠超越了他此時身處的位置。

而且方才的奪舍的危機,讓此刻的葉飛心有餘悸。

就在他思索之時,只見身旁不遠處,仙兵趙山河的背後,忽然伸延出一根極為粗壯的雷弧長鞭。

下一刻,已然將葉飛的身形封鎖。

婚婚欲睡:老公,約嗎? 「這是,天雷遁!」

「雷隱宗。」

葉飛雙目微閃,對於此術他並不陌生,這天雷遁屬於一種傳送秘術,一般與傳送主陣相輔相成,那就相當於一道傳送子陣。

實戰性不強,以至於葉飛從未修鍊過此術。

那粗壯的雷弧長鞭,在將葉飛身形纏繞之後,隨即將其拖入了仙兵的體內,光柱內部四周空間同時一陣扭曲,葉飛與仙兵的身形,隨之憑空消失不見。

……

聖靈寶地,古獸宗海島半空,隨著時間的推移,那道水墓靈泉開始逐漸變得虛弱,最終慢慢的退回了海島深處消失無蹤。

水墓隨之封閉,四周半空同時恢復了平靜。

「沒,沒有仙寶出世?」

「那個小輩也消失了,難道是被靈泉完全吞噬了不成……」

「……」

上方半空之中,各大宗門的強者,此時臉上均是露出奇異之芒,靈識隨之橫掃襲卷,別說仙寶了,就連一件靈器也不曾感應到。

按理說那小輩身亡,他身上的仙寶,應該會留下才對,但此刻卻是什麼都沒有。

「怎麼會這樣?」

「該死的,那小輩到底是生是死。」

半空之中,李默臉上的表情,此刻可謂是難看至極,他忍不住猛然轉頭,目光落下了雷隱宗的那位白髮老者。

「天雷子前輩,此事您怎麼看?」李默雙目閃動,此刻他這一開口,四周眾人的目光,均是不約而同落向了遠處的白髮老者。

眾人此事一頭霧水,這李默此刻是的開口,讓四周的氣氛略顯得有些微妙。

半空之中,雷隱宗的白髮老者聞言,此時臉上露出輕笑。

「根據老夫所知,這小輩雖說是中原三門五宗之人,但之前確實一直藏身與你古獸宗之內,算是你古獸宗的外宗弟子。」

「李道友所問,老夫也很想知道。」

「只不過在此之前,李道友可否告知老夫,方才我等三人聯手,為何小輩普普通通的一劍之力,就能牽制一位五重劫境的強者?」

雷隱宗的白髮老者,此時連連開口。

他的話語中,意思極為明顯,而且都是有據可查,這讓四周各大宗門的強者,風向瞬間轉變,目光同時鎖定了前方的李默。

「李長老,那把九彩仙劍,你曾說過屬於我魔魂宗,此事本座需要一個交代。」一旁半空之中,魔魂宗的那位黑袍男子,此刻忍不住冷聲開口。

「落雲弓,屬於神域!」

神域金衛的首領,此刻同時開口,劫境之力不覺地爆發。

四周的氣氛,頓時再度變得緊張起來。

李默此時可謂是有口難言,面色有些漲紅,轉頭狠瞪了遠處的天雷子一眼。

相比之下,顯然是古獸宗與那小輩的關係更為不俗,畢竟雷煉之術,懂得人也不多,此刻哪怕李默開口反駁,多半也是會顯得蒼白無力。

「老夫以道念起誓,那小輩與我古獸宗毫無關係。」

「你等若是不信,大可親臨本宗!」

李默此刻忍不住低喝一聲,身上的氣勢同時一凝,三大古宗之名,只覺浪得虛名,哪怕只神域仙境,也會忌憚三分。

沒有十足的把握,源界任何宗門勢力,無疑都是不敢輕易踏入古獸宗。

「哼,天雷子,此事老夫記下。」李默冷哼一聲,抬頭掃了前方之人一眼,隨即大袖一揮,便是直接轉身離去。

在這般下去,怕是會越發的無法說清。

海島半空之中,各大宗門的強者見此情景,臉上的表情,均是各有不同,內心同時暗中思索,但要說有人敢擋住古獸宗的去路,那顯然是不可能的。

一番沉吟之後,神域金衛的那位為首的老者,此刻忽然上前一步。

「諸位,老夫今日代表神域,發下斬仙令,那葉門小輩,我神域仙境要定了,還望中原之地宗門同道,能夠相助一臂之力。」

「但凡有此子線索,或者尋到此子之人,可得一件神域仙寶。」

金衛老者說完,掌中印訣凝聚,一塊塊金色的玉符,隨之出現在了他的跟前。

這些玉符呈方形,通體白玉,中心刻著一個斬字,給人的感覺奇異無比。

「居然動用了斬仙令!」

「傳聞此令一發,無論是中原之地,還是東洲,北境……但凡源界宗門,都會為之呼應,這是當年神域仙境,擊退外域魔人之後,源界武修給與的承諾。」

「還有一件仙寶作為獎勵,此事……」

四周的眾人,此刻面色微變,內心忍不住暗道。

那些斬字玉符,隨之劃破半空,分別送向了四周的各大宗門,宗門強者在得到玉符之後,臉上的表情,均是變得嚴肅了幾分。

哪怕是之前與葉門較好的三門五宗,此刻都是隨之抬手抱拳。

「誅殺魔人,我等源界武修義不容辭。」

那些宗門強者,此時都是隨之抬手開口。

斬仙令一現,此事便是上升到了另外一個層面,如今之際還需儘快回到宗門,稟報門中老祖,定奪此事才是明智之舉。

南衍喜歡 海島半空,各大宗門的強者,隨之沒有過多的猶豫,紛紛準備整合門下弟子返回宗門。

半空之中,雷隱宗的天雷子,低頭掃了手中的玉符一眼,眼中不禁有微光閃過,他隨即不在多言,同樣的很快轉身離去。

神域金衛眾人,在一番交談之後,同樣沒有遲疑,準備離開這片水墓之地。

聖靈寶地的噴發,同樣的進入了尾聲,水墓永久的封死。

「斬仙令!」

「不好……葉門弟子,隨本門返回宗門,我葉門從今日起封山。」

下方一處海底水墓內,葉方在看清楚行事之後,臉上的表情,可謂是極為凝重,此事一個處理不好,葉門百年基業怕是要毀於一旦。

……

聖靈寶地群島,隨著時間的推移,各大宗門均是全部退去,這片海域很快恢復了以往的平靜。

時間在悄然中流逝,轉眼三天過去。

隨著聖靈之地的事情,被各大宗門傳開,以及斬仙令的出現,頓時讓葉飛這個名字,響徹了整個中原之地,各大宗門同時相繼派出強者調查此事。

中原以北,有著一處綿延的群山,空氣中靈氣濃郁,隱約有雷威在雲層內閃動。

惡魔強寵,情人不乖 群山之中,雷隱宗的宗門之地,便是立於山脈的中心,此刻整片山脈,均是被遠古大陣籠罩,無人敢輕易踏入其內。

「這裡是?」一處府邸之內,葉飛從木台上緩緩起身。

他連忙查探了一下體內的情況,發現自己的傷勢,已然恢復七八層左右。

而此地,顯得極為陌生,但空氣中的靈氣很是濃郁,更是在他的靈識查探之下,這座靠山的府邸之內,有人可以布置了聚靈陣法。

「天雷遁,可將他人,傳送至主傳送陣的範圍之內。」

「如此說來,此地是雷隱宗。」

府邸房間內,葉飛雙目微閃,四下打量了一眼,隨即緩步走出房間。

相比起雷隱宗,他此刻更想要回到中原之地的葉門,仲黎不知去向,他當初也從聖靈群島消失,如今的葉門急需有人穩住局勢。

就在葉飛思索之時,前方一道恐怖的靈識,隨之橫掃而來,瞬間籠罩了他的身形。

「既然醒了,還不滾出來?」

「爺爺為你,甚至不惜得罪神域仙境,你小子倒是睡得安穩。」

府邸門前,一聲帶著怒意的低喝隨之傳來。

房間內,葉飛聽聞此言,不禁微微一愣,他的靈識伸延,向著前方掃去,一位身穿白衣,相貌不凡的青年,此刻正站在府邸門前。

此人他並不認識,但依稀記得,之前在聖靈之地時,此人在雷隱宗似乎身份不低。 雷隱宗,山石壁前方,府邸大門緩緩打開,葉飛面色平靜,此刻移步從屋內走出。

「你是……」他的目光,同時掃向前方之人。

府邸門前,那白衣青年,在看到葉飛之後,眼中頓時有精光閃過,一股無形的戰意,隨之衝天而起,只見他抬手之下,掌中出現一把三尺青劍。

「雷隱宗,宗主白玉秋。」

「請賜教!」

白玉秋目光一閃,周身的靈力爆發之下,竟是達到劫境一重天巔峰的程度。

那把青色的長劍,其上古紋閃動,散發著歲月的氣息,發出陣陣悅耳的劍鳴,讓人聞之震徹心神,顯然是件不俗的法器。

但還遠遠不到仙寶級別。

「你不是我的對手。」葉飛目光沉靜,掃了前方之人一眼。

一重劫境,在一般的通神境武修眼中,或許極為強悍,但葉飛的戰力,遠非一重劫境能與之相提並論,他在經過巫頌的淬鍊之後,身體強度已然達到了劫境。

前方之人,根本破不開他的防禦。

「狂妄!」

「小小通神中期,何人給你的勇氣?」白玉秋手持青劍,此刻臉上露出不悅之色。

話語落下,他的身形隨之閃動,在半空之中帶出一道殘影,同時一道劍芒破空,直指前方的葉飛而來。

縱觀中原之地,年輕一輩中,白玉秋還從未遇到過敵手,早在聖靈之地時,他便是已經有心想要與葉飛一戰,如今自然不會錯過這等機會。

府邸門前,葉飛淡笑一聲,體內靈力涌動。

他並未出劍,掌中靈氣凝聚成型,一道無形劍芒,隨之出現在了掌中。

「砰,轟隆……」

兩股恐怖的劍氣,在半空之中,瞬間撞擊在了一起。

二人同時向後退了數步不止,而此時的白玉秋見到前方之人,竟然不曾出劍,面色不免有些漲紅,眼中的戰意隨之更濃了幾分。

「吾有一劍,可引天地之雷,你若接下,白某認輸。」

「以劍為引,落雷。」

前方半空,白玉秋低喝一聲,此刻抬手之下,青劍直指蒼穹。

霎時間,天空之中風雲變幻,無數的雷弧陡現,幾乎遮掩的半邊天空,那恐怖的威勢震徹心神,雷弧凝聚夾雜著毀滅之力。

「斬!」白玉秋低喝一聲,隨之猛然一劍斬下。

天空之中,漫天雷弧,隨之瞬間翻滾凝聚,在半空之中化作一道巨大雷霆劍芒。

下一刻,隨之猛然斬下。

「此術,堪比界脈真身,不過……差了點。」下方前院之內,葉飛抬頭望向半空,臉上不禁露出古怪之色。

他的身形,沒有任何的躲閃,甚至不曾做出反應,那恐怖的一劍之力,隨之瞬間臨近穩穩地擊中了他的身軀。

恐怖的雷爆,凌厲的劍氣,頓時將前方之人吞噬。

前方不遠處,白玉秋見此情景,忍不住面色一怔。

學霸重生:女神嬌養手冊 「你……你拿身軀硬抗?」

「這一劍,可是能斬二重劫境的強者,完了完了,爺爺會殺了我的。」

幾乎下一刻,白玉秋的臉上不禁露出焦急之色,他此刻心中可謂是後悔不已,此時想要收勢,已然是有些來不及了,他隨即收起了青劍,連忙閃身向前。

只是他剛剛靠近,前方雷爆之內,一道無形之芒隨之破開而出。

白玉秋身形一頓,一股死亡的威脅,瞬間籠罩他的心神,眼前那一劍之力,他已然避無可避,若是擊中他的身形,就算不死多半也會落得重傷。

「呼,呼嘯。」劍芒從白玉秋的衣領處劃過,因為觸碰到他的身形。

「轟,轟隆!」

只聞後方山壁之上,一聲震耳的爆響傳來,後方的矮山之上,留下了一道深不見底的劍痕,四周有碎石滾落,發出陣陣悶響。

白玉秋此刻忍不住吞了一口唾沫,背後早已內冷汗浸透。

前方,威勢散去,只見其內的身影,此刻緩步走出,那一身淡袍,嘴角泛著微笑,身上的氣勢平穩,顯然是沒有受到任何傷害。

「怎麼可能!」

「我那一劍,連你的防禦都破不開?」白玉秋抬頭望向前方之人,此刻臉上露出震驚之色。

他身為一重劫境強者,對於方才那一劍之威有多強,他的心中極為清楚。

哪怕是宗門長老,都沒有誰能夠這般輕易抗下這一劍之力,而且前方之人,似乎沒有做出任何的防禦,更是有些駭人聽聞。

「我說過,你不是我的對手。」葉飛面色沉靜,身上氣息慢慢收斂。

前方之人聞言,臉上的表情此刻有些變化不定。

「白某知道了。」

「你的手中,定是有抵禦雷霆之力的仙寶。」白玉秋此刻抬頭望向前方之人,一臉自信地開口說道。

只懂得依靠外力的武修,沒什麼好得意的。

不像他,這一身劫境之力,以及方才的那一劍之威,幾乎沒有依靠外力,完全是領悟修得,其手中的青年,也僅僅只是一把下品靈器而已。

此時的白玉秋想到此處,心中頓時平衡了許多,眉宇之間的傲氣隨之不覺地顯露而出。

葉飛聞言,不覺淡笑一聲,他踏入武道界一路走來,主修的便是雷霆之力,用雷霆之力攻擊他,自然無法破其防禦。

「那位前輩,可在宗門內,還請帶葉某前去拜訪。」葉飛此時懶得解釋,隨即禮貌抬手開口說道。

這雷隱宗,應該是他體內傳承的來源。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