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最自信的就是他那無懈可擊的匿藏之術,可是在南天的面前,卻是可笑至極。

“因爲,你太弱了。弱到極了,你的匿藏之術,漏洞太多,在我面前,晃來晃去的,可笑,無知!”

南天話音一落,又是一掌,排在蒼震的腦袋上。

“砰!”

腦袋爆裂,腦漿四射。蒼家二爺,委以重任,在惡魔城殺手界,赫赫有名的蒼震,就此隕落。

蒼震死都不知道,自己爲何會被南天一下子斬殺。

臺下的分管事,還有餘下的一些圍觀者,都是驚駭至極!

分管事,更是雙–腿發抖。

“怎麼可能,他怎麼會這麼強大?竟然,將蒼震,都殺了?”

分管事面若死灰。

正好,這個時候,昊哥也來到了蒼哲的房內。

“少爺,那天被我們救下都的人,被分管事,強行拖到了演武臺………”

昊哥將事情,大致的跟蒼哲說了一遍。

蒼哲一聽,怒目圓瞪:“可惡,分管事,還有我二叔他們,是越來越過分了!走,我們去看看!”

“砰!”

房門,遽然間,被打開。

蒼寒霜冷着臉,走了過來。

“不許去!誰都不許去,借分管事的人,殺了那小子,也好!”

蒼寒霜,冰冷地說道。 “姑姑,你怎麼能夠見死不救呢?”

他來時星河璀璨 蒼哲,十分生氣。

“哲兒,咱們這裏是惡魔城每一天都有人死去。那個人,你連名字都不知道。救他?萬一,他是蒼不儀派來的怎麼辦?”

“哲兒,我們的時間,已經不多了。我不允許,你在這些小事情,耽誤時間,甚至引火上身。一個不明身份的人,死了就死了,無傷大雅。”

蒼寒霜,冷酷地說道。

“姑姑,我明明知道了,只需要一句話,就可以救一個人,爲什麼,不去做?”

蒼哲爭辯道。

一邊說着,蒼哲招呼上昊哥。

“昊叔,我們走!”

蒼哲說道。

“混賬!”

蒼寒霜一巴掌,扇在蒼哲-白-皙的臉蛋上。

“我看你們誰敢去!”蒼寒霜,冷着臉。

“昊子,你回去!現在,蒼哲少爺受了傷,需要靜養。你沒事,不要來老-騷-擾少爺!”

蒼寒霜,目光銳利地掃了掃昊哥。

“是!屬下告退!”

昊哥不敢違逆蒼寒霜的命令,只得告退。

“昊子,記住你的身份。你現在是護衛長,執掌一支千人護衛隊,也是我們的嫡系心腹,我希望你,知道那些該做,那些事情不該做!”

“畢竟,護衛長這個職位,在蒼家裏頭,說低不低,說高不高!偌大的蒼家,護衛長能夠找出上百個!蒼家在不久後,會有一場動盪,總護衛長的位置,都會空缺下來,你要學會把握!”

蒼寒霜,緩緩地說道。

“屬下明白!”

昊哥苦笑一聲,黯然離開。

既然,蒼寒霜,這個蒼家的夫人,都出言阻攔了。

南天是免不了一“死”了!

“是我無能,救不了你了!”

昊哥搖了搖頭,悲傷地走到了演武臺附近。

昊哥四下打聽了一下,準備將南天的屍體,找到,然後簡單地安葬一下。

周圍的人,卻是語出驚人,告訴了昊哥一個咂舌的消息。

南天一招擊殺了蒼震。分管事,被嚇得尿-溼了褲子。看似,文文弱弱,身受重傷的小青年,竟然是一個隱藏的絕頂大高手。

蒼震可不是一般人,那可是殺得惡魔城許多勢力,膽寒的冷血殺手。昊哥自詡,自己就算上蒼震,那只有秒殺的份。

“你來了!”

南天突兀地,出現在昊哥的背後。

昊哥嚇了一大跳。

“你,你你…….”昊哥一時間,緊張得說不出話來。

“不要緊張,上一次,你在大荒森林裏頭,救了我。我真的很感激你。另外,我叫南天,以後大家可以交一個朋友。”南天露齒一笑,淳樸無比。

“交朋友?我們交朋友?”昊哥驚訝了,面前的“大高手”,竟然主動和自己交朋友?

“你救了我一命,我欠你一個人情。日後,我會回報給你的。”南天笑呵呵地,說道。

“南天…….哦不……大人!我不敢要什麼回報,我見你受傷,救你性命,是情理當中的事情。”昊哥緊張地說道。

南天拍了拍,昊哥的肩膀:“不要緊張,叫我南天就行了。 拒嫁豪門:億萬總裁別碰我 我不是什麼大人,我就是你一個簡簡單單的朋友。”

遽然間,昊哥似乎又想起了一些事情。

“大人,您還是快點逃走吧。蒼震,不是一般人,他是蒼家二爺精心培養的一名殺手。雖然,你是在演武臺上,名正言順地將他擊殺。但是,他的死,二爺肯定不會善罷甘休的。”昊哥焦急地說道。

南天,搖了搖手指:“我再說一遍,叫我南天就可以了。”

閃婚厚愛:傅少撩人頂不住 看着南天滿不在乎的表情,昊哥真的急了。“南天,快走吧。你個人實力再怎麼強悍,也不能夠和整個蒼家爲敵呀!蒼家的機甲戰王,多如牛毛,少說也有一百多個。還有一些隱藏在暗處的大高手,他們聯合起來的威力,絕對是超乎所想。”

南天搖了搖頭:“沒關係。蒼家二爺,再牛-逼,總不能,帶人直接,光天化日地找我麻煩,將我殺了?我暫時,就準備在蒼家住着。這段時間,還需要你多多照應呀。”

昊哥驚訝地,眼珠子,都快要跳出來了。“什麼,你就在蒼家住着?你不知道,現在蒼家有多麼的危險?我在外頭,也有一些朋友,我跟他們說一下,可以給你安排一個好地方,住多久,都沒有問題的。”昊哥建議道。

南天心道:要是住在外頭,我怎麼密切地關注蒼家的動態。又怎麼,能夠順利地將蒼哲,扶上家主之位!支線任務的成敗,可是關係到我的流星機甲,能否復活。

“沒事情,我就在這住着。有空,咱們,在一起喝喝酒哈!”南天,淡然地說道。

看到,南天如此的固執,又聯想到,南天恐怖的實力。昊哥也不準備再堅持什麼了。

“嗯,行。你多多注意安全,我有空,就回去找你的。”昊哥眯着眼睛說道。

“好的!”南天話音一落,旋即,消失不見了。

昊哥揉了揉眼睛,滿臉的驚訝與敬畏。

“這纔是高手呀!”昊哥感嘆一聲。

………

分管事踉踉蹌蹌,驚恐無比地跑回了密室。

“二爺,救命呀!”

“二爺,救命呀!”

惡魔的小寵妻 分管事,痛哭流涕地說道。

蒼不儀眉頭一皺:“怎麼回事?”

分管事,畏怯地說道:“二爺,蒼震大人,被殺了!”

蒼不儀,拍案而起。

“什麼!蒼震被殺了?誰幹的?蒼不悔親自出手,還是一些長老們?”

分管事搖了搖頭:“不是的,都不是。是那個小子,那個來歷不明的小子。沒有想到,他扮豬吃虎,竟然是一個大高手,在演武臺上,將蒼震給斬殺了。”

“那個小子,竟然如此強悍!蒼震,已經是巔峯四品機甲戰王,一隻腳邁入了三品機甲戰王之境了。再配合上,他那一身,神鬼莫測的匿藏之術,就算是尋常的二品機甲戰王,也殺不了他!”

蒼不儀,也是震撼無比!

“好,好!好你一個蒼不悔,竟然在暗中,培養了這麼厲害的手下,都勝過了蒼震!”

蒼不儀咬牙切齒地說道,心中恨意無邊!

“咔吧!”

蒼不儀座椅旁的,一蟾-蜍扶手,突然張開了嘴,吐出一個紙條。

蒼不儀打開紙條,一掃而過,立馬是大驚失色。

“惡魔果,出世了!”

蒼不儀喃喃低語,整個人,都興奮了起來! 看到蒼不儀,神色呆滯,愣住了。

分管事壯着膽子,上前,小心翼翼地問道:“二爺,您怎麼了?”

蒼不儀緩過神來,並沒有理睬分管事,而是對着背後的一片黑暗,發出了一聲問詢。

“這個消息,確切嗎?”

“確切無疑!”

“準備一下,抽調所有精銳,明天,進發大荒森林!”蒼不儀鄭重地說道。

“二爺,進發大荒森林?您不準備找那個人,算賬了?他可是殺了蒼震大人呀!”分管事,叫喊着。

“不找了!此事暫時,放在一邊!你也可以下去了,滾!”

蒼不儀,擺了擺手。

“小的,告退!”

分管事不敢不聽命令,縮着頭,屁顛顛地離開了。

看着,分管事離去的背影,蒼不儀激動萬分。

惡魔果!那可是,傳說中的神果!只要服用了,惡魔果,就會擁有至尊惡魔血統。

至尊惡魔血統,比一般的嫡系惡魔血統,要強出無數倍。身具至尊血統者,天生就是惡魔之王,可以無限制的召喚惡魔界裏頭的強大惡魔降臨人世間!另外,還會具有種種神通。

古老傳聞,一些身具至尊惡魔血統者,修煉到極致後,就可以君臨惡魔界,成爲主宰魔帝,掌控整個惡魔界。

若問,世間上,什麼東西對惡魔蒼家這些嫡系子弟吸引力最大,那無疑就是:惡魔果。

“只要,我吞服了惡魔果,擁有了至尊惡魔血統,管他那蒼不悔,有通天的本事。這蒼家的家主位置,不還是歸我的。惡魔果,我必須要得到!”

蒼不儀攥緊了拳頭,勢在必得地說道。

………

另一邊,蒼不悔的房間內,也有幾個黑衣密探,前來彙報消息。

蒼不悔同樣是愕然失色:“惡魔果,出世了!”

“這個消息,可否準確!”

蒼不悔,目光灼灼。

“千真萬確!”

密探們,準確地說道。

“好,準備一下,明天出發!我想不儀,應該也得到了消息。千萬不能要不儀,搶奪了先機!”

蒼不悔吩咐道。

在蒼不悔的心中,也在吶喊,這是一個大機會,也是一個大機緣。只要,給蒼哲吞服了惡魔果,那他就可以安心逝去了。

到時候,身懷至尊惡魔血統的蒼哲,當上蒼家的家主,誰人敢不服?

………..

惡魔城內,其它各大勢力裏頭。一些家主,幫主,館主都得到了這個驚駭的消息。

“惡魔果是上天的賜予凡間的神果,既然出現在大荒森林裏頭,我們就要去搶奪!”

“無論是蒼家,還是其它勢力,若是阻攔,跟他們拼了就是!”

一些大人物,紛紛拍板,都在緊鑼密鼓的準備當中,明天就是他們的出發之日!

…………

深夜,昊哥突然找到了南天。

南天一愣:“怎麼,有什麼事情?”

昊哥面色陰沉,有許些焦慮:“應該是發生大事情了。家主,二爺,都在今天夜裏,大肆地調動自己的人馬。我是家主的人,也被抽調過去了。有可能,咱們蒼家的-內-戰,要開始了!南天兄弟,你實力超羣,我希望你能夠助我一臂之力。”

南天一喜,這麼快,決戰就要來了。南天已經迫不及待地要去,將一些阻攔之人,給幹掉,然後將蒼哲給推上家主之位。

“行,我願意助昊哥你一臂之力!”

南天笑了笑。

“不過,你得給我安排一個身份。不然的話,我這樣子,不清不白地過去,估計你們蒼家許多人,不認可吧!”南天對着昊哥說道。

“這個簡單,我是護衛長,我會把你分配到我的一個小隊裏頭。這樣,你就是我蒼家的衛士了。”昊哥說道。

“行,就這樣安排!”南天點了點頭。

很快,昊哥就給了南天一套衛士衣服,和標配的c式衛士機甲。

現如今,南天的流星機甲,被毀滅掉了。這個c式衛士機甲,倒是可以湊活着用一下。

一夜無眠,蒼家內部許多衛士,都是人心-惶-惶。可是,到了天亮,也沒有大人物,發佈命令,要去相互攻擊。

反倒是一些長老級人物,走了出來,開始有序地帶領着衛士隊伍,向着大荒森林開拔。

因爲受制於大荒森林的禁空法則,越野車成了隊伍的主要交通工具。

蒼家的數千輛戰備越野車,被開了出來,載滿了衛士和一些後勤人員們。

然後,這些人,又被清楚地劃分爲了兩大撥。

盲少掠愛:律師老婆休想逃 一撥是蒼家二爺的人。

一撥是蒼家家主的人。

南天和昊哥,自然是在蒼家家主的那一批隊伍當中。

並且,由於昊哥的特殊關係。昊哥和其手下一千餘人,主要負責保衛蒼哲和蒼寒霜。

最豪華的改裝商務車內,蒼不悔,蒼哲,蒼寒霜坐在一起。

“大哥,惡魔果,真的出現了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