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抬頭看向依舊沉浸在煉丹過程當中的夜冰依,眼中瞬間又亮了起來。

失敗乃是成功之母,誰都會失敗,但是要是一直失敗,那就不好了,所以,他要更上一層樓,他相信,他早晚有一天會比得過她的。

好,從今天開始,他的目標,便是戰勝夜冰依。 “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裴少,乖乖就擒 一臉訕訕的小林中野放下手槍挑眉說道,“前輩他不可能是那樣的人。”

“哼,誤會?”眼瞳深處,霍然劃過一抹幽然的德川正直咬牙說道,“警察嘛,不都是那樣,什麼事都只顧自己人。”

身形連連顫抖了好幾下後,忍着身上劇痛的他撇嘴說道:“說什麼機艙裏空間不夠了,我看是怕我上去,就沒有了你的位置吧!哼,你們這些警察······”

“你胡說!”

一聲斷喝打斷了德川正直的說話後,小林中野喘着粗氣抓住他的胳膊說道:“前輩他們心不會那麼狠,你這就跟我走。”

“跟你走?”微微低下頭去的德川正直,眼底閃過一抹獰色的沉聲說道,“然後等着你把我再關進監獄? 豪門盛寵:國民老公求抱抱 嘿嘿,越獄八個人,死的只剩下了我一個,如果真被關進去的話,恐怕這輩子我都出不來了吧!”

“那都是你自找的。”嘴角掛着一抹冷夷的小林中野看着他一臉肅然的說道,“既然已經被判入獄,那你就老老實實待在裏面,好好表現爭取提早出獄就是了。”

輕喘了一口氣,又視線一轉看了天上一眼後,他撇嘴繼續說道:“但是你做了什麼?哼,不僅自己越獄不說,還夥同其他人一起跑出來。如果你沒有這麼做的話,那其他的逃犯就根本不會死。”

大山頂上,陳志凡一掌揮散了一團刮向自己的勁風,臉上閃過了一抹淡淡失望表情的輕聲呢喃:“都這個時候了,要不一槍打斷他的腿,哦,差點忘了,槍裏已經沒有子彈了。要不就乾脆放他離去,現在這算什麼,聊天交心麼?”

輕輕晃了一下頭,他嘴角浮現出幾許莫名笑意的挑眉說道:“年輕人,但願你能活着吸取教訓。呵呵,正所謂打蛇不死,必受其害吶。”

微眯雙眼,眼裏滾動着絲絲殺氣的德川正直陰聲說道:“別人死,總好過我死不是嗎?”

“你可真是一個混蛋!”臉上浮現出好幾分厭惡的小林中野聞言,又舉起手槍對準了他的太陽穴冷聲說道,“不珍惜別人生命的人,你的生命別人也不會珍惜。好了,廢話我都懶得跟你說了,老老實實跟我走吧。”

正在這個時候,疾風吹拂中,直升機嗡然而至。

機艙裏,探出整個上半身的中川蘭子手舉着擴音器厲聲叫道:“中野你這個混蛋!趕緊上來,我一定要讓你好看!”

霎時間,小林中野就感覺背後有一股寒氣徑直竄到了後腦勺。苦着臉的他,在心裏長嘆了一口氣。

聽蘭子的語氣,恐怕這次是徹底生氣了。哎,但願不要揍得我要住醫院吧!

在心裏暗自祈禱的小林中野,忽然發現站在自己對面的德川正直臉上神色猛然就是一變。 冷梟總裁的棄婦情人 看那樣子,似乎是自己的身後,出現了什麼驚駭的事情般。

難道那個乾癟怪人還沒有死?心裏咯噔就是一響的他,條件反射般扭頭往後看了一眼。

嗯,什麼都沒有啊。糟糕······

瞬間就反應了過來的小林中野,霍然回頭,視線裏,正看到眼裏滾動着絲絲獰色的德川正直右手手上握着一把匕首,寒芒閃爍中,徑直刺向了自己的胸口心臟位置。

與此同時,在那明亮光圈的邊緣地帶,一道乾癟的人影在四肢陡地抽搐了幾下後,倏地從草叢裏翻身爬了起來。

離地十幾米高的直升機機艙裏,眼裏閃爍着絲絲紅光的大野雄健,看着德川正直手持一把鋒利的匕首,當胸就朝着自己的搭檔插了過去,忍不住爆瞪雙眼一臉殺氣的怒罵道:“混蛋呀!剛纔我應該一扳手砸死他的!”

“怎麼了?中野出了什麼事情嗎?”夜色下,視力完全比不上身爲殭屍之身的大野雄健,中川蘭子只得瞪大了雙眼連聲問了兩句。

“沒什麼,小林他沒事。”

陰沉着臉的中年警察,悶聲回了一句後,伸手抓住軟梯一頭,騰身就跳出了機艙。看着中川蘭子一臉疑惑的看着自己,他遂大聲說道:“蘭子小姐,我下去幫小林。”

遲疑片刻後,中川蘭子高聲脆呼道:“大野前輩,小心。”

鄭重點了點頭的大野雄健大聲應諾道:“蘭子小姐你放心,就算是拼了我的命,我也要把小林他帶到你的面前。”

地面上,右手緊緊攥住匕刃的小林中野,不顧指間的疼痛,臉上掛着十分的怒火厲聲喝道:“德川正直,你知道你在做什麼嗎?”

“做什麼?”一臉陰翳的德川正直,眼裏一抹獰色一閃即逝,“當然知道了,不就是殺人嘛,又不是沒有殺過。”

說話的同時,他忽然鬆開手裏的匕首,胳膊一沉一揚間,一把手槍好似無中生有般出現在了其手掌之上。

“該死!你的槍是從哪裏來的?”瞳孔微微一縮的小林中野,止住了打算衝前的身體凝聲問了一句。

少頃,他想起剛纔,隨即一臉恍然的說道:“剛纔你摔倒是故意的?其實是爲了去撿掉在地上的槍和匕首?”

“嘿嘿,我說摔倒是真的你信嗎?”臉上血糊一片的德川正直扯了扯嘴角,“只不過是因爲一腳踩在這把手槍上才摔倒的,至於匕首嘛,只是意外收穫而已。”

長喘了一口氣後,他將右手食指放在了扳機上:“好了,看在你一直保護我的份上,我已經回答了你的問題,那麼,年輕的警察先生,再見了。但願你死後,不要再變成惡鬼來找我!”

被黑洞洞槍口指住了眉心的小林中野,一臉淡然的輕輕搖了一下頭:“我要糾正你一點,我死後,不會來找你。因爲,你殺不了我!”

“哦,那我倒是要試······”

“啪!”

奸詐狠厲的德川正直,話都還沒說完,就瞬間手指扣動了扳機。

千分之一剎那間,渾身血脈賁張的小林中野,眼裏精芒爆閃的將頭偏向了一旁,以毫釐之差之勢,避開了那一發射向他眉心的出膛子彈。

“怎麼······可能!?”

駭然發現年輕警察竟是毫髮無損的站在了自己面前,圓瞪雙眼的德川正直感覺臉上陣陣撕裂般劇痛的失聲驚呼了一句。

筆直站在德川正直的面前,小林中野冷笑着一把奪下了他手上的手槍後,撇嘴說道:“我說過你是殺不了我的。”

話落,他扭腰旋身出腿,“嘭”的一下就將人踢出了好幾米遠。 人要是有了新目標,那就永遠有走不完的路。

他將來一定會勝她。

當夜冰依呼出最後一口氣,也終於完成了任務。

無音大師和一些酷愛煉製丹藥之人紛紛上前圍觀。

他們誰都沒有理失敗頹廢站在一旁的宏光,滿心激動的去看夜冰依煉製出來的丹藥。

作為夜冰依的師父,清樂大師率先發聲。

「這顆丹藥已經超過了它原本價值的十倍。」清樂大師發出一聲感嘆。

無音大師臉上震驚了片刻,隨即聽到清樂大師的聲音,回過神來,冷冷的哼了一聲,「故弄玄虛。」

夜冰依淡淡的勾了勾唇,直接無視他。

她和一個老頭計較有什麼意思?

穿透人群,宏光走到夜冰依跟前。

「夫人厲害,在下輸的心服口服,不過日後,我一定還是會要超過你的。也希望夫人繼續努力,不要還沒有等我找到你,你便已經生疏了煉丹的手法,讓我失去了一個這麼好的對手。」

夜冰依挑了挑眉,自信的道,「儘管來吧,本夫人等著你。」

宏光的眼中閃過一絲髮自內心的笑。

夜冰依也對他笑了笑。

心中有些小小的震驚。

要說熱愛煉製丹藥,她可能比不過眼前這個人。

宏光熱愛煉製丹藥,恐怕已經超過了他的生命,這樣,她永遠是比不來的。

正在這時,一道讓人討厭的聲音響起。

「無音大師說的對,她只不過是故弄玄虛罷了,本來就是一場簡單的彼此,卻要故意弄得這麼麻煩。

以本長老之見,要不是宏光小弟讓著她,她又怎麼可能贏得了比賽?」

戚長老的話音一落,夜冰依便立即轉頭冷冷的瞥向他。

好啊,又是他這個糟老頭,她剛才還沒有找他算帳呢,他居然又敢送上門來。

他說這話分明就是就算無音大師不殺她,也要將她羞辱一番。

夜冰依突然越過人群,來到了戚長老的跟前。

「戚長老,你可還敢將你剛才說過的話再說一遍嗎?」

帝玄胤也從座位上站了起來,不動聲色的來到了她的身後。

戚長老本來還一臉的得意,但是看到帝玄胤來了之後,他的臉色瞬間變了變。

隨即重重地哼了一聲,理直氣壯道:「怎麼了?老夫說幾句話也礙著你了嗎?」

「當然沒有。」夜冰依邪邪一笑,「不過,我倒是有幾句話想對你身上的寶貝說。」

夜冰依話音一落,戚長老瞬間睜大眼睛,急忙朝著自己的懷中摸去。

夜冰依看著他緊張的表情,慵懶的笑了笑,撥了撥頭髮,她突然發現折磨折磨這個老傢伙比直接殺了他還要有趣。

故意驚訝道,「天啊,我就是隨便說說,難道戚長老身上真的帶有寶貝嗎?」

「那當然,他乃是七重天的長老。身上的寶貝肯定還不一般呢。」帝玄胤配合著她。

從身後摟住她的腰,邪邪一笑道。

「依依,說不定你叫兩聲,他身上的寶貝還會自己蹦出來呢。」

愛情是另外一件事 夜冰依輕輕靠在帝玄胤懷中,也跟著他壞壞一笑。

看得戚長老心中一跳一跳的。 戚長老急忙反駁道,「胡說八道!你怎麼知道老夫身上有寶貝?就算是有,跟你們又有什麼關係?」

他緊緊捂著自己的胸口,倒退兩步,想要離開。

「反正晚宴差不多了,我們也該離開了。」

「這麼著急幹什麼,本尊都還沒跟你說兩句話呢。」帝玄胤輕而易舉的攔住了他的路。

直接釋放出自己的威壓,讓他再也動彈不得一下。

他是幻夢境界的高手,除非用幾十個神靈境界的高手攔著他,否則根本沒有人能夠奈他如何。

但是幻夢境界的高手,即便再高,也並非無所不能。

帝玄胤之所以選擇這般控制住戚長老,不惜將他控制在自己的領域當中,也是很花費靈力。

使用這一次,便會耗去很多靈力,但是他不後悔,因為戚長老實在太無恥了,無恥到他不得不用這樣的手段。

他敢暗算他的女人,他要是在不管,那他就枉為男人了。

戚長老被帝玄胤的精神力所控制,再也不能動彈一步,他的臉色脹紅,但是無論他怎麼用力,就是不能動一下,被死死的釘在原地。

就連在場的各位高手們,都感覺到了極大的壓力。

讓他們心中大吃一驚。

帝玄胤真是好厲害啊!

很快,便有人驚呼,「幻夢之境,天啊,他他他居然是幻夢之境,大陸之上又多了一個幻夢之境的人!」眾人一個個震驚的無法呼吸。

同時回過神來,立即離得戚長老遠遠的,生怕受到了牽連。

「小綠,你還不趕緊回來?」女子清冷的聲音在戚長老的背後響起。

隨即,戚長老便感覺到有什麼東西從他的胸口衣襟之中鑽出來。

他的心中大吃一驚,什麼?難道這些精魄居然還聽得懂夜冰依的召喚?

他雙手下意識按住衣服,死死按著不讓精魄出來。

他現在必須要把它給保護住,畢竟之前也就算了,如今他可是已經通知了家族了,說要把精魄帶回去的,要是丟了,他要怎麼交代?他的臉往哪擱?

戚長老冷冷的喝道,「你們都給我老實點!站住!不許動!」

夜冰依嘴角微抽,似笑非笑的盯著他,再次懶懶的叫道,「小綠綠,快點回來啦!」

唰的一下——

戚長老的衣服直接破了一個大洞,然後一團瑩瑩的光芒從他的懷中飛飄了出來。

不過,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玩弄戚長老還是怎麼的。

小綠彈飛出去之後並沒有直接飛到夜冰依的手中,而是,來到了戚長老的跟前,轉呀轉轉呀轉,好像等著他來把它抓回去一樣。

跟在戚長老身邊的寒潭水境另外兩名長老也發現了那是精魄。

兩人對視一眼,齊齊大驚,叫道:「快點捉住它們,千萬不能讓它們給跑了!」

於是三個大男人便在眾目睽睽之下,追著一團綠盈盈的光芒,跑啊跑,好像在玩遊戲一樣,讓人忍俊不禁。

但搞笑的是,他們怎麼都抓不到,小綠故意擠到他們中間。

他們三個人撲做一團,畫面相當滑稽,讓人啼笑皆非。 眾人都有些無語,皮一下很開心嗎?

寒潭水境的另外兩人本來實力都是長老級別的人物,實力自然是不用說的。

但是如今卻多了一個帝玄胤在他身邊製造壓迫感,讓他們的實力大打折扣,手腳都不靈活了。

想要抓到靈活的精魄,更是難上加難。

玉寒夕和軒轅子凌兩人站在一旁,靜靜的看著這一幕,兩人都沒有出手的打算。

看著他們三個滑稽的動作,玉寒夕無聲的搖了搖頭。

心中不由的輕輕一嘆,他自然是不會去幫他們追回來的。

因為那本來就是別人的東西,他們又為何要強搶呢。

夜冰依的紅唇微勾,突然又叫道,「小紅紅,你還不趕緊帶著你的兄弟姐們都給我回來。」

她的話音一落,嗖嗖嗖——

一道光球從懷中全速飛過來,然後好像一個個夥伴,在空中懸著,排成隊形,往夜冰依的身邊跑過來。

戚長老幾個人面色大變,同時也知道了,這些精魄已經清醒了,而且夜冰依也能操控它們。

在眾人驚愕的注目下,幾個光球,靈活的飛到了夜冰依的身旁,而且好像有生命似的,完全聽從她的召喚。

紫色的身影旋舞在半空中,飛到它們的身旁,宛若九天之上的仙子一般。

女子的神情清冷,紅唇微勾,傾城傾國的姿態,讓所有人都呼吸一窒,不知今夕是何年。

那紅紅綠綠的光球,在她的背影后,為她點亮了夜空,耀得她絕美的臉龐更是盈盈生輝,美艷不可方物。

所有人都觀賞著這唯美的一幕,多年也不能忘記。

而夜冰依此時在心中和它們幾個交流。

「你們現在都怎麼樣了?」

「主人,我們現在很好,就是頭有點暈,那個死老頭,渾身的酒肉臭味兒,熏死我們了。」

「沒錯,沒錯,還是主人身上香,那個臭老頭臭死了。」

「對呀,除了主人,就是我們原來的主人最好了。」

「原來的主人?」夜冰依挑了挑眉,「你們原來的主人是誰呀?」

夜冰依話音一落,便能感覺到他們幾個小傢伙的悲哀,一股濃郁的憂傷之氣環繞著她,讓她也不由動容。

老大小紅紅開始道,「我們的主人當年被人暗算已經死了,但是,我們的主人太過強大,她死了但她的魂魄卻還在,不過卻被困在一個地方,永遠都出不來,連投胎轉世都沒有辦法。」

夜冰依驚奇道,「那你可知道你們的主人在哪裡嗎?」

幾個小傢伙搖了搖頭,「我們不知道,我們就算知道了,我們的力量也不夠。

但是之前我們有聽到主人的召喚,她等著我們去救她,但是我們沒有了主人,實力實在太弱了。

還好我們又遇到了新主人你,我們的主人或許不在這裡,或許在新大陸,新主人,所以我們懇求你能夠帶著我們去救救我們的前主人嗚嗚嗚。」

「沒錯,我們的主人那麼好,那麼善良,可是她為什麼這麼慘,死了都不能投胎嗚嗚嗚。」 夜冰依心中也微微動容,而且她現在已經是它們的主人了,並且還使用它們。

理應承擔起它們的責任。

何況,她又變成了它們的主人,也說明自己和它們的前主人有緣分,她要是見死不救的話,也太說不過去了。

夜冰依點點頭道,「你們放心吧,如果有你們前主人的線索,能夠救出她的機會,我一定會她給救出來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