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想安慰她,但張了張嘴,什麼都說不出口。於是站起來從衣櫃里拿出一件很大的外套,試著披在韓靜身上。

「有什麼我能幫你的嗎?我現在就幫你想辦法。」楊祈緊緊交握著自己的雙手,懇切地看著搭在空氣上的外套。有這麼一瞬間,他想把自己的所有都拿出來為她造一個避難所。

「我有一本書,從我一個同學那借的,嗯,我想請你幫我還給他,我要走了,想見見他,我很捨不得他。」韓靜止了止抽泣慢慢的說。

「沒問題。」楊祈一口答應,隨腦海里閃過一個念頭:韓靜既然現在還能來找他,說明她還活著,只是身體不受支配了。那,他是否還能救她?

「你的身體在哪?應該,還有辦法挽回的。」楊祈試探著對韓靜說。

「不用了,謝謝你。」韓靜的語氣一下子冷了下來,她放下他的外套,腳步聲往門口走去,楊祈大腦一片空白,衝上去橫在門口。「你不要回去了,就住在著吧,」楊祈有點激動,但還盡量避開可能會刺激到韓靜的點。「你再告訴我一些關於還那本書的事,我,一定會盡全力幫你的。」

我現在只想留住你,不要再一個人回到讓你遍體鱗傷的地方。

韓靜垂下頭,裹緊外套,慢慢轉身走回沙發坐下。楊祈揪心地看著巨大的外套上描出的,她的瘦小的輪廓。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魚人先知的出現也引起了楊禕的注意,據說商旅海岸的峽谷村裏有一個魚人先知,也不知道那個魚人先知有沒有來參加這次集會。

平時這些魚人先知極少露面,楊禕還一次也未曾見過,乘此機會他使用領主之眼查看了高地上幾個魚人的屬性信息。

【名字】:黑鰭氏族智者(C)

【種族】:黑鰭魚人(雄性)

【等級】:4級魚人先知

裝備的是魔星釘鎚(4級/優秀)和秘文圓盾(4級/優秀)

——

【名字】:峽谷村魚人先知(D)

【種族】:黑鰭魚人(雌性)

【等級】:2級魚人先知,2級煉金師

裝備是橡木法杖(2級/優秀)

……

「4級的魚人先知,黑鰭氏族的魚人果然是實力強大。」

「峽谷魚人村是2級魚人先知,同時還是2級煉金師,實力也不弱啊。關鍵是,這個魚人先知竟然也是黑鰭氏族的魚人。」

楊禕這才知道原來商旅海岸上還有這麼一個實力不俗的魚人。

楊禕在查看着魚人先知的屬性信息,而峽谷村的魚人先知這時也在朝他望了過來。

楊禕這才是受邀以棘齒魚人村的村長的身份來參加集會的,所以他身份並沒有隱瞞。

這個魚人先知的雙眼透露著毫不掩飾的厭惡感,看來她對棘齒村這個商旅海岸最近冒出來的新魚人村很不友善。

魚人集會是一天的時間,白天是各個魚人村自由交流的時間,晚上的時候魚人先知會聚集各個魚人村和部族的首腦進行會議。

黑鰭氏族智者簡單地說了幾句后魚人集會就開始了,整個集會並沒有太多的規矩,一些有大量東西要拿出來交易的魚人隨便找一塊地方把東西鋪在地上就成了一個臨時的攤位,那些需要的魚人就會自動過來交易。

棘齒村的並沒有多少要出售的東西,於是楊禕帶着老瞎眼和奔波爾霸在魚人集市上到處走走看看。

集會的規模不小,這裏的很多魚人是聞訊趕來湊熱鬧或者來尋求交易的。

一群群的魚人圍在一起慶祝集會的開啟,魚人們唱着五音不全的魚人歌曲,跳着不明所以的魚人舞蹈,這是魚人的一種傳統。

楊禕他們三人此行沒辦法帶太多東西,只是用一個簡易的皮包裝着10個蝦頭和一小袋的珍珠。

龍蝦人頭在魚人集市上很受歡迎,很快就有魚人主動找他們要進行交易。

這些魚人拿來的都是些珊瑚、貝殼、木頭和石頭等物製作的魚人手工藝品,別看這魚人粗手粗腳的實際上他們很擅長製作各種工藝品,這些工藝品中有一些製作的精美程度讓楊禕這個人類都感到驚嘆。

村裏的魚人平時都很喜歡這些手工藝品,老瞎眼也不例外。楊禕也沒有攔着他,於是一路上老瞎眼用兩個龍蝦人頭換來了一大堆品質不一的魚人工藝品。

「棘齒村裏缺人才啊,連魚人手工藝品都比不上別的魚人村。」楊禕感慨,現在的棘齒村隨處可見一些魚人小屋上掛着各種貝殼、珊瑚、草席、龍蝦人軀殼等物作為裝飾,但是製作手藝上還很粗糙,因為村裏沒有手工藝方面的人才。

楊禕在集會上到處逛盪增長見識,突然他發現側前方傳來喧鬧聲,轉頭望去發現那裏圍了一大圈的魚人。

「那邊咋咋呼呼的在做什麼?」楊禕問老瞎眼。

「領主,那邊應該是角斗場,這是魚人集會的時候常有的活動。」老瞎眼看了一眼后回答。

「老大,角斗場應該很有意思。我們過去看看好不好嘛。」小魚人奔波爾霸一聽是角斗場就來了興緻,他跑過來拉着楊禕的大手開始撒嬌起來。

「角斗場?似乎挺有意思,去瞧瞧。」楊禕饒有興緻地點點頭,其實不需要小魚人的請求他自己都想去,觀看這種打打殺殺的場面他是最喜歡不過了。

角斗場或競技場這樣的決鬥表演在艾澤拉斯世界的很多種族都很流行,特別是一些低級文明的種族更是把這樣的決鬥當做部族中最大的消遣活動之一,每每在部族舉行盛大活動的時候舉辦。

單單楊禕就知道附近常常舉辦這類活動的種族有就有食人魔、巨魔、獸人和野豬人,更有地精商人把目光瞄準了這個行業專門辦起了各種競技場以收取門票獲利。

楊禕帶老瞎眼奔波爾霸想擠進圍觀的魚人群卻被兩個強壯的魚人制止了,原來魚人的角斗場也是要收取門票的。

楊禕讓老瞎眼買了門票這才擠了進去。

這個魚人的角斗場是臨時建造的,就是用削尖的圓木斜著倒插在地上圍了一個圈,只是在兩個對邊各留了一個出入口。

角斗場上上演着生死決鬥,在進行決鬥的是兩個成年魚人。

「領主,這些上場決鬥的魚人都是魚人奴隸,很多奴隸主會專門把一些強壯的魚人奴隸當做角鬥士來訓練。」老瞎眼在一旁介紹著。

角斗場上的生死決鬥兇殘暴戾,兩個手握利器的魚人廝殺在一起,兩個魚人基本上都沒有使用戰鬥技巧,只是悍不畏死的連續攻擊對方。

這樣的戰鬥場面最能調動圍觀者的激情,圍觀的魚人發出震耳欲聾的怪叫,看起來一個個比角斗場上正在進行生死決鬥的兩個魚人都還要激動。

這種直接了當的決鬥通常都不會進行很久,決鬥很快就結束了。

一個魚人角鬥士當場被殺死,另一個魚人則在贏得決鬥后當眾生生挖出了失敗者的兩個眼球作為戰利品,然後在眾魚人的歡呼聲中勝利者帶着傷蹣跚走出了角斗場。

楊禕近距離面對如此血腥的場面還是有些受不了,但是老瞎眼和奔波爾霸卻與圍觀的其他魚人一樣興奮不已,魚人天生就喜歡殘暴血腥。

角斗場上的鮮血還未乾,又有兩個新的角鬥士就踩着血泊分別從兩個出入口進來了。

楊禕發現這一次上場一決生死的居然是兩個還未成年的小魚人。

魚人族中可沒有未成年人保護法,魚人們也沒有這種想法,圍觀的魚人們看到出場的是未成年的小魚人後歡呼聲反而更高了。

這個魚人舉辦的角斗場辦得很是簡陋,沒有主持人或者司儀之類的上來給觀眾介紹決鬥雙方,兩個小魚人相遇之後不由分說的就哇啦啦大叫着開戰了。

兩個小魚人分別抓着粗劣的短斧和鐵鎚開始毫不留情地互相劈錘,小魚人的戰鬥技巧更是差勁,連躲避攻擊的動作基本都沒有,可以說這是一場互相比拼生命力的決鬥。

兩三個呼吸后兩個小魚人身上都已經皮開肉綻,鮮血淋淋。

兩個小魚人受傷后都沒有停下手中的武器反而揮舞地更加兇猛了,因為這個時候誰先停下來就意味着失去生命。

「這個藍色的小魚人才這麼點大,這就要參加這生死之戰,這些魚人的人生真是夠殘酷的。」

楊禕不禁為這兩個小魚人感到悲哀,特別是其中一個藍色的小魚人,因為這個小魚人個子明顯比對方整整矮了一個頭,看樣子剛剛從魚人苗變成小魚人不久。

楊禕這個時候用領主之眼的技能查看了一下兩個小魚人的屬性信息。

【名字】:小魚人(G)

【所屬】:雜生魚人(雌性)

【等級】:1級魚人

【裝備:卷刃的戰斧(1級/粗糙)】

——

【名字】:莫嘰姆斯(A)

【種族】:暴雪魚人(雄性)

【等級】:1級魚人

【裝備】:破損的戰錘(1級/粗糙)

「天了!一個有名字的小魚人!一個資質為A的魚人!這樣的天才被丟到角斗場去,這是要遭雷劈的啊!」

楊禕是又驚喜又憤怒,驚喜的是發現了人才,憤怒的是這個人才現在命懸一線,這小傢伙要是這麼死了那可真是一件天怒人怨的事情。

有名字的魚人,那可都是人才啊,整個棘齒村中的有名字的魚人也是屈指可數。特別是這個小魚人擁有A級資質,整個棘齒村更是只有奔波爾霸一個。

把這樣的小魚人丟在競技場,這到底是哪個敗家子乾的?。 話說鄒君從「便宜師父」霹靂真君那裏離開后,便在掌門師兄的幫助下前往執事殿辦理了入門登記並點燃了自己的魂燈。待辦完入籍手續后,鄒君從執事那裏領到了自己的身份令牌以及接下來一年之內修鍊所需的各種修鍊資源,於是便在掌門師兄的親自護送下來到了自己的新家,竟是在擎天巨峰之巔,且還有數十僕從服務著。

「不必客氣!都是一家人,何必說兩家話?只要弟妹覺得好那便好,呵呵。」掌門壇主呵呵一笑道:「小師弟,既然為兄已經將你送到了新家,那也該告辭了,畢竟若大一個宗門要管的事情也不少,以後有空常來往。哦,差點忘了,身份令牌的背面有幾個宗門機構的圖案,注入法力激活后便可直接與負責人聯繫。為兄告辭。」

話音一落,掌門壇主便放出金色圓盤,踏足其上掐訣一指,便化作一道金光劃破長空瞬間消失在遠方,根本沒給鄒君表示謝意的時間,估計是要將消息告知師尊。

「小哥哥,你終於回來了!人家都差點擔心死你了,嗚嗚。」阮金玉絲毫不顧及周圍那些雜役和仆佣的詫異目光,一撲上前來就將鄒君擁入懷中,像母親抱住自己的寶貝兒子一樣,又是愛不釋手,又是嬉笑怒罵,最後和鄒君卿卿我我起來,惹得被晾在一旁的小樂樂仰著小腦袋瞅瞅這個,瞅瞅那個,嘴裏只剩下:「娃娃抱抱。」

「好了好了,我這不是好好的嗎?別哭了別哭了,再哭就不漂亮了。」鄒君一邊安慰著阮金玉,一邊彎下腰來將小樂樂抱在懷中,笑呵呵地颳了刮女兒的小鼻樑,惹得小女孩趕緊歪過臉去,連忙伸出一雙小手向阮金玉求助,嘴裏卻仍舊叨念著:「娃娃——抱抱——娃娃…」看得鄒君眉頭緊皺,心想這孩子兩歲了咋還不會說話?

阮金玉接過孩子,微笑着將小傢伙抱在懷中后,轉過臉來盯着問道:「聽掌門師兄說,你被他師父帶去洞府傳承衣缽去了?真的假的?這麼好的事都被你撞上?」

「不錯,師父已收我為『關門弟子』,還將他老人家主修的幾門雷系功法讓我傳承,目的只有一個,那便是儘快進階元嬰並將其宿敵『不死老魔』擊殺!呵呵。」

「什麼?你這才剛進階真丹?現在又得趕時間進階元嬰?那這是不是拔苗助長嗎?」阮金玉大為擔憂道:「小哥哥,答應我,可不能貪圖修鍊速度最後搞得自己走火入魔啊!現在,你是我和樂樂的唯一依靠,若是你出了什麼問題,那我們孤兒寡母的該怎麼活呀?嗚嗚……」邊哭邊偷偷打眼瞅了瞅鄒君,見對方面無表情才作罷。

「哼,真是一點同情心都沒有,不跟你玩了。」阮金玉話音一落,便抱起小樂樂向著那幫僕從、雜役走去,扯著嗓音喊道:「收工了!收工了!天都黑了,你們先回家休息吧,等明天一早再來幹活也不遲呀?」然而,那些僕從和雜役們似乎沒有反應一般繼續該幹嘛幹嘛,這便讓阮金玉看得秀眉緊皺,大聲吼道:「聽不懂嗎?」

這一聲河東獅吼頓時起了作用,不過也就是僅僅讓眾人停下手中活兒而已,並未如阮金玉想的那樣撒腿就走,而是繼續眼神巴巴地望着遠處的鄒君,似乎是要等鄒君發話才會決定下一步該如何做?這讓數十丈開外的鄒君感覺莫名其妙,於是搖身一晃便來到了阮金玉身旁,面露疑惑地開口問道:「天色已晚,你們就先回家吧。」

「峰主!您大人有大量,千萬別趕走我們,否則我們會被罰的!」人群當中一個最年長的皓首老翁顫顫巍巍地拄著拐杖走了出來,哭喪著老臉非常艱難地想要跪下,卻被鄒君一揮衣袖再次扶了起來,這才哭哭啼啼道:「我等這些人原本也是外門弟子的後代,但因全都無法誕生靈根,超期之後便被宗門貶為凡人,讓我等自謀生路。然而,我等先輩既然把根留在『黑龍壇』,那我等不肖後人就更不應該辱沒了先輩之榮光,所以大夥一商量才厚顏乞活留了下來,為的是萬一有一天我們當中有人的後代誕生出靈根了就能重入外門,憑藉我等吃苦耐勞和同心協力,未必不能再進內門重現祖先榮光啊!所以,老朽懇請峰主留下我們吧,無論是做牛做馬都行啊!」

「哦,原來如此!既然這樣,那你們就留下來吧。」鄒君聽罷后,心中大為感慨道:「以後,這裏就由我的夫人說了算,你們聽她的沒錯,先回木屋休息去吧。」

「多謝峰主!多謝夫人!哈哈,老天開眼了,我等有救了,哈哈。」眾人聽罷后,紛紛暫停手中活兒,收起工具往巨大平台周圍的小木屋裏趕去,彷彿過年一般!

「小哥哥,你太好了,咯咯。」阮金玉微笑着,纖細的腰身一傾便將螓首靠在鄒君的肩頭,甜甜地笑道:「走,回家歇息去吧,看看咱們的新家收拾得怎樣了?」

「嗯,走吧。」鄒君隨即伸手攬過阮金玉的水蛇腰,神識一掃便轉身朝身後幾座道觀般的殿宇邁步而去。神識掃描后,鄒君發現此處建築模式為「五行八卦式」,類似下界東方古國東南地區上饒境內三清山丹鼎派:總體上分為雷神廟、天一水池、龍虎殿、涵星池、天罡墓、淳風墓、演教殿、飛仙台等八大建築,且都圍繞着中間丹井和丹爐排布,周邊建築按八卦方位逐一對應排列。此處建築群的南北中軸線較長,所有其他建築都在這條中軸線兩端逐一展開,構成一個嚴密的建築體系。此乃源自玄門道教之內丹學派取人體之小宇宙對應於自然之大宇宙,反襯出「人與自然」和「道法自然」之間同步協調的機制,以實現「引氣入體,鍊氣化神」之精神追求。

「哈哈,不錯嘛,果然是一處成仙了道的好去處!確實乃修真者之最愛!哈哈。」走到近前細看才發現道觀山門處紫氣繚繞,上有一塊巨大的金字牌匾用秦篆寫着「仙居府」三個大字,熠熠生輝,更顯神秘!進了道觀大門之後,左右環視,眼睛一亮,果不其然。接下來,一家三口逐一參觀欣賞,細細品味,一時之間大有收穫。

鄒君領着阮金玉來到了雷神廟,見香台上正供奉著一尊「雷公」神像:人首龍身,鳥嘴雙翼,腹大如鼓,敲則雷鳴,生於「雷澤」,六月廿四,往而祭祀,顯靈驅邪。鄒君想到了下界東方古國齊魯大地菏澤一代的民間傳說后,不禁嘴角一笑,便順手給雷神廟上了一炷香,對着雷神默默許願,望保佑自己接下來能修鍊雷法大成。

待全都轉了一圈后,鄒君對「天罡」和「淳風」二墓大感好奇,心想這兩位能掐會算的「大唐國師」怎麼會將自己的墓地留在這裏?莫非千餘年前也在此地修道?

完事後,鄒君便領着阮金玉抱着孩子一起重回「龍虎殿」,看着如同皇宮大內紫禁城一般的宏偉大氣,不禁展顏大笑道:「大明朝洪武皇帝喜歡大權在握,駕馭百官,統治天下,以『龍虎衛士』震懾世人,果然名不虛傳!看來,修仙問道也少不了對強大力量的永恆追求啊!既然如此,今晚就留宿於此,也讓『朕』好好寵幸一宿『愛妃』:子嗣延綿傳承萬年,哈哈。」話音一落,鄒君便攬著阮金玉的水蛇腰肢往主殿寶座上一擱,準備開始幹壞事。然而,小樂樂卻不樂意了,嚎啕抗議起來。

「咯咯,小哥哥,瞧你這『餓狼撲食』的德性,看着兇猛無敵,實則不堪一擊!」阮金玉見狀沒好氣地數落道:「就你這『小身板』,哪次不是被姑奶奶折騰得死去活來,還好意思以『朕』自居來寵幸『愛妃』?真是笑死本姑奶奶了!今兒不把你這『小色狼』給徹底整趴下,說不定明兒又會躲著姑奶奶去偷偷找女人,接招!」

一宿酣戰,身心愉快,旭日東升,再戰一輪!然而,就在大人們樂此不疲的時候,被餓醒的小樂樂突然嚎啕大哭起來,表示嚴重抗議:「有你們這般做父母的嗎?只管自己爽,不管孩子亡!不行,靠人不如靠己:我小不點雖然年紀小了點,可我這『先天五行靈體』可不是吹噓的,等我一旦開始修鍊入迷,就再也不理你們了!」

二人尷尬一笑,便暫停耕種,只好扮演着各自的角色該幹嘛幹嘛。此時,阮金玉正忙不迭想要地給小樂樂燒開水沖奶粉順便煮幾個糖水蛋,然而在附近找了一圈也一無所獲,不禁哭喪著臉道:「這鬼地方看起來不錯,卻用起來不行,連個做飯的地方也沒有,真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啊!」話音一落,便打眼瞅向鄒君想尋求幫助。

「哈哈,我的賊婆娘,你就別鬧了。以後咱們只能吃靈丹妙藥過日子了,哪還有閑心去思考凡塵俗事?」話音一落,從懷中掏出一個新的儲物袋,一把抓出十幾枚練氣丹,呵呵笑道:「就喂此物給閨女兒吃,保證她乖巧聽話欲罷不能,不信就試試看。」隨即便裝模作樣地將一顆練氣丹塞進小樂樂的小嘴中,果然立竿見影,不僅咯咯大笑,而且還手足舞蹈起來,彷彿嘗到了世界上最好吃的美食,正不停地用剛長出來的兩顆新牙在奮力咀嚼著,一雙小眼睛早已眯成了一條縫隙,滿臉盡顯陶醉!

接下來的時間裏,鄒君開始逐一整理從師父霹靂真君處得到的傳承,經過初步解讀之後,發現「霹靂光影分身術」、「霹靂金雷滅魔眼」、「五雷轟頂大挪移」和「晴天霹靂萬里遁」皆為可修鍊到煉虛巔峰的高階中等極品功法,而唯一的體修功法「天罰雷劫鍛體功」更是破天荒達到了頂階下等極品,有助於合體巔峰突破大乘!

就在這時,一個熟悉的孩童聲對鄒君道:「嘿嘿,小子!你這小身板越來越得勁兒了,就連本大仙都感覺被你倆爽得有點吃不消咯,莫非是人老了不中用了?應該不至於吧?不過,言歸正傳,既然你已經凝結了超級大丹,那就可以繼續解封『旁門左道七十二術』了,但在解封之前,你還得將築基期的法術圓滿一下,應該能融合出一門新法術叫『貫通』!此法術至關重要,不僅能讓你在修鍊時舉一反三觸類旁通,而且對於煉丹、煉器、制符、封印、靈植、仙釀等方面一學就會,登堂入室!」

「噢?真的假的?這麼厲害?那趕緊教我唄!」————「哼!口訣只教一遍,剩下的自己琢磨去吧。不過,若能掌握此法,則可學會一切世間法門,嘿嘿。」 大殿幽靜,人心澎湃。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