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很驕傲的說:「我就說宋先生醫術高明吧?你們還不信!這下信了?」

張家人,長出一口氣。

紛紛表示信了信了,表示感謝,激動的不行。

張紅松從公文包里,掏了銀行卡出來,雙手遞上。

「三喜老同學,拿著!二十萬,不成敬意!」

這出手,也是大方。

宋三喜伸手優雅的一擋,「沒必要,趕緊收起來。救人一命,勝造七級浮屠。我挺累,要回去休息了。」

這精神品質,震撼全場。

張紅松有點尷尬,陪笑說:「三喜兄弟,我真服你了!那,一起吃個宵夜去吧?」

「不用。真累透了,我只想回家。」

張家人,哪裡還敢繼續挽留?

張紅梅趕緊說:「三喜啊,有容妹子姐妹倆,在外面車裡等你呢!」

宋三喜一聽,明白了什麼。

反正,醫術,也瞞不住的。

於是微微一笑,又吩咐了醫生護士一些。

醫護人員們連連點頭,奉如聖旨,敬如神明。

張家人,簡直服氣!

張家全體,暫時也沒法去看老頭子,齊送宋三喜。

醫護人員,不少也來送一下宋神醫。

還有個醫生說三次手術勞務費用,一定要結給宋三喜。

宋三喜說不用了,只是以後,不是人命關天的手術,別推我出來了,我還有自己的生活,有家人需要陪伴。

醫生很愧疚的樣子,連說是是是,今晚也只有宋先生能解決的手術,我們才敢勞您大駕嘛!宋先生醫技精湛,醫者仁心,品質高尚,是我輩楷模啊!

宋三喜一笑,沒說什麼。

只是暗道:救李爺爺,還有這張老頭,都是對以後有用的人物,不收錢也無所謂。

有些勢,得借。

借久了,這就是人脈。

人脈,從古至今,超重要!

宋三喜快到蘇有晴的車邊時,張紅松還拍了一下他肩膀。

「三喜兄弟,以後在南海區,要辦什麼事,涉及到行政啥的,只管給我講,包辦好!拿著,我名片,這總可以收吧?」

宋三喜拿起名片掃了眼,交還回去。

張紅松眉頭一皺,「老同學,啥意思?瞧不起紅鬆了?」

「你辦公室號和手機,我看一遍就記住了。」

「我的媽呀!」張紅松大驚,趕緊贊道:「三喜兄弟,沒想到你還過目不忘啊,真厲害啊!那你的號,留一下給我?」

宋三喜說:「回頭再說。大家都散了吧,我要準備撤了。」

張家人依舊千恩萬謝,然後才和醫務人員一起離開。

這邊,蘇有容姐妹倆,已經被車外的一幕幕驚呆了。

宋三喜,神醫,實錘!

蘇有容苦笑,「大姐,這個傢伙,怎麼那麼能啊?這還是我老公嗎?」

蘇有晴也是苦笑,「他不是你老公,還能是別人的?這樣的老公,現在大變樣了,好好珍惜吧!哇唔~~~~」

說著,蘇有晴又在她駕駛室里,乾嘔了起來。

蘇有容一看,笑道:「大姐,你這還是感冒嗎?我看啊,是真懷上了。」

「不……不可能……」蘇有晴想狡辯。

蘇有容說:「沒什麼不可能的。我可是過來人。對了,三喜不是醫術很高嗎?那天我生氣說頭疼,他還當真了,給我抓中藥熬了,但我沒喝。不知道他會切喜脈不,要不我們考考他?」 ?看到冰蟻王的觸角相互觸碰,江小凡猛地覺得似乎要有什麼恐怖的事情發生。

而後,不等江小凡反應過來,冰蟻王的身子突然爬了下來,同時身子在不斷地顫抖著。

這種情況只是過了數秒鐘,接下來江小凡驚愕的見到,在冰蟻王的背上,竟然毫無徵兆地裂開了兩條傷口。

而在傷口的出現后,冰蟻王酒一直在用前腳不停地觸碰著觸角。

緊接着,在毫無準備的情況下,背後一雙翅膀,突然從冰蟻王的後背上長了出來。

「這是……」江小凡見狀,當下心中一驚。

不過江小凡隨即緊緊握住手中的烈焰刀,同時眼神也是變得凌厲。

似乎已經準備好了隨時迎接冰蟻王的攻擊。

果然如同江小凡所料,在長出翅膀后,冰蟻王便是扇動翅膀,飛到空中。

嗡嗡!

在冰蟻王煽動翅膀時,江小凡便是聽到翅膀與空氣迅速接觸的聲音。

而此時,冰蟻王發現了江小凡的身影。

只見冰蟻王的身體緩緩地向後退了一小段距離,而在下一刻,突然朝着江小凡猛地沖了過來!

江小凡見狀,瞳孔驟縮。

隨即江小凡手中的烈焰刀,先前的風刃完全消失不見,火焰再度重新將烈焰刀包裹起來。

雖然沒有與冰蟻王交過手的,但在江小凡看來,火將會是他們唯一的剋星。

而事實也果然如同江小凡所料,在見到烈焰刀上火焰騰起的瞬間,原本沖向江小凡的冰蟻王身形突然停了下來,盤旋在半空當中,不再繼續前進,似乎對烈焰刀的火焰相當的忌憚。

然而還沒等江小梵谷興,只見冰蟻王在空中盤旋了幾周之後,則是再次朝着江小凡沖了過去。

「還來?」江小凡猛地一驚,當下身形也是向後退去。

然而沒退兩步,江小凡突然感覺到左腳突然踩空。

在那一瞬間他才想起,這山洞的長度,只不過是數米的距離。

身形被晃了一下,江小凡趕忙穩住身形。

對於江小凡來說,最終落得一個摔死的結局,顯然是不能接受。

然而剛剛穩定下來身形,不等有所動作,冰蟻王扇動着翅膀已經飛到了江小凡的面前。

「這麼快?」江小凡沒有想到冰蟻王的飛行速度會如此之快,在他恍惚間就飛到了他的面前。

只不過江小凡的反應速度也是極快,在冰蟻王將要落在他的肩膀時,身體當下猛地向下趴去。

而這一趴,剛好讓冰蟻王擦著江小凡的頭頂而過。

只見江小凡身體向前翻滾,和冰蟻王就調換了位置。

隨後江小凡則是迅速起身轉過身子,注視着冰蟻王的一舉一動。

先前在冰蟻王掠過他的頭頂時,明顯聽到翅膀扇動的聲音,就如同金屬極速不斷地觸碰發出的聲響一般。

如果江小凡沒有料錯的,冰蟻王的翅膀,會相當的堅硬。

而冰蟻王明顯沒有想到,江小凡會突然來這麼一個動作。來不及停下身形,猛地衝出到了山洞外。

在衝到山洞外時,冰蟻王似乎察覺到了環境的異樣,當下迅速調轉身形。

只見冰蟻王調轉身形后,扇動着翅膀停留在半空當中,目光鎖定着江小凡。

江小凡見狀,手中的烈焰刀,握住的力度再度加大了一些。

而後下一刻,冰蟻王再度朝着江小凡沖了過來。

「來吧!我倒要看看,你到底有什麼能耐!」江小凡低聲喝道。

同時包裹着火焰的烈焰刀,在江小凡看準迅速接近的冰蟻王后,直接砍了下去!

叮!

然而讓江小凡沒有想到的是,雖然他刀落的十分的準確,毫無偏差到砍在了冰蟻王的軀體上,但卻是發出了一道清脆的金屬碰撞聲。

不僅如此,在烈焰刀與冰蟻王的身體接觸的瞬間,烈焰刀便是瞬間劇烈的震動。

只感覺到手掌上傳來一陣酥麻感。

而後江小凡則是見到,冰蟻王的扇動的翅膀停頓了片刻,同時身形也是向下被壓了一些距離。

只不過並沒有給冰蟻王造成任何傷害。

不等烈焰刀抬起,冰蟻王則是再度扇動翅膀,迅速朝着江小凡的臉上飛來。

江小凡見狀,猛地一驚。

江小凡隨後下意識地迅速將手中的烈焰刀提起,護住了臉部,不讓冰蟻王有機可乘。

叮!

冰蟻王再一次狠狠地撞在了烈焰刀的刀身上。

而後江小凡只感覺到一股強大的推力,不等他反應過來,身形則是直接向後倒飛出去。

嘭!

隨即江小凡重重地撞在了石壁上。

「咳咳……」江小凡只感覺體內氣血都是開始有些翻騰,在挪動身體后,喉嚨出傳來一陣痛癢感。

隨後江小凡緩緩起身,穩住身形后,眼神中卻是充滿著難以置信。

他完全沒有料到,冰蟻王的力量竟然如此恐怖。

這種力量,即便是此時的江小凡全力以赴,恐怕勝算都是低的可憐。

而此時冰蟻王則是騷動着翅膀,停留在半空當中,似乎在等待着江小凡的下一步行動。

江小凡見冰蟻王並沒有持續地在第一時間攻擊,當下則是趁著這個時機,趕忙調理體內的氣血。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