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右手指着我,有些癲狂:“你知道嗎?我有多恨現在的樣子,不人不妖,不爲天地所容忍,連死都不能,我獨孤寂寞了上千年,活着沒有希望,沒有目標,不知道爲什麼還存在在這個世界上。”

“當有一天,有人告訴我,只要得到一樣東西,就能改變我現在的體質,我爲成人,也可以成仙,爲此我苦苦追尋了千年之久,終於等到了。”

我皺着眉頭指着自己的胸口,沉冷道:“是我的心?”

他霎間笑了,裂開嫣紅的薄脣,尖細舌尖伸出來輕添嘴脣,幽綠的眼睛瞄着我的心房。

“是的,我迫不及待了,只要吃了你的心我就可以改變現狀,瞧瞧,這一切就快結束了,我就可以幻化成人的樣子,沒有怪異的眼神,沒有驚慌失措的尖叫聲,沒有人在喊我怪物,沒有人在害怕我,不會向我求饒叫我別殺他們。”

“甚至無數少女會癡迷我的容貌,我知道自己長相,一定會很英俊。這一切就在眼前,我只要得到你的心……就可以得到全世界爲之瘋狂的東西,永不衰老死亡。”

我手覆蓋在胸口上,咬牙重重的搖頭:“不,我還沒活夠,我還如此年輕,我不會把心給你。”

若你許我一段時光 “呵,怎麼辦呢?”

他輕皺眉頭,五官無奈的皺成一團,樣子說不出的驚悚嚇人,語氣卻無可奈何:“可是我等不住了,一秒也等不了了,我要結束這該死不人不妖的怪物模樣。”67.356

我掏出一張黃符,立在他面前,大言不慚道:“你別逼我殺你。”

“呵,小美人,你怎麼能這麼可愛呢,我都不忍心殺你了。”

他頗爲搞笑的看着我,朝我手中黃符吹了一口氣。

我睜大眼睛看着手上的黃符,成爲灰塵四處飄散,從指縫滑落散到地上。

我擦……

這麼會這樣?

我不相信的打開雙手,上面還殘留一粒灰塵,被夜風一吹消逝了。

一秒後,我額頭滴下偌大汗珠,心砰砰砰直跳,雙腳抖的很厲害。

他很強,實在太強大了,比鬼還要來的可怕。

我甚至不知道鳳子煜能否對的上他。

怎麼辦?我還不想死啊!

他朝我詭異一笑:“美人,你想清楚了嗎?你的心交不交給我呢?”

他身後偌大的尾巴慢慢盤旋而上,尾尖一寸寸的朝這我的心窩處伸來。

我看着那尾尖一步步往後退,嘭的一聲,我退到鳳子煜射下的結界上,動彈不得。

他的尾巴不知如何穿過結界,結界的氣壓沒有一點響動,沒有支離破碎,蛇尾一寸寸伸到我面前。

我臉上的汗揮如雨,大口大口的喘氣,好幾次面對死亡的恐懼,沒有任何一次比這次來的真實。

我強迫自己鎮定下來,手悄悄的捏着千殺刀。

只要他的尾巴在近一步,我一定把他給削平了。

他的尾巴即將離我不到三寸遠,我咬牙,揮舞千殺刀朝他尾巴劃去。

炙熱的血往我身上一噴,撒在火堆上,燒的正旺的火堆嗤嗤的冒着白煙,幸好火沒有被完全澆滅,腥臭的血腥味很濃郁,薰的我作嘔。

我捏着千殺刀擋在身前,一副大義凜然的樣子。

他怒道:“該死的,居然還會反抗,我一定要狠狠的折磨你,不會讓你好過。”

呯……

一聲巨響,鳳子煜設下的結界擊破,像透明玻璃支離破碎,消失在我面前。

結界消失,背後沒有什麼東西在困住我。我捏着千殺刀撒腿就跑,朝大石塊後面奔去。

“想跑?”他暴怒道。

我沒跑兩步,頭頂上有個陰影,我擡頭一望,看見大石頭從天而降,朝我頭頂砸下來。

我嚇的抱頭朝旁邊快速滾去。

嘭……

大石頭落下來,就在我身邊不到半米的距離。

我嚇的尖叫出聲,好險好險,差點被石頭砸中掛了。

我還沒回過神來,一個長滿鱗片蛇尾,比我腰身還粗,他瞬間將我整個人捲起,朝天空掠去。

我驚慌失措的尖叫道:“放開我……啊!虐畜快放開我!”

他把我捲到面前,蛇尾瞬間鬆開,我頭晃了兩下站穩,驚恐看着眼前的這個男人。

他居高臨下的望着我,深邃幽綠的眸子詭異看在我,氣氛凝重。 我心跳加速,害怕的緊。眼淚沿着眼皮落到臉上,我不敢去擦。

我怕下一秒他的舌頭就刺穿我的心臟,讓我暴斃當場。

他伸出白皙修長的右手,挑起我的下巴,讓我一陣寒惡,眼睛不得不對視他。

他輕啓薄脣笑道:“面對死亡的恐懼,你害怕嗎?”

我咬牙瞪了他一眼,大言不慚道:“我們換位試試,你就知道害不害怕了。”

“呵,真有趣,我越來越不捨得殺你了,但是不殺你,以後就找不到這麼好的機會了,噢,對了忘記告訴你,剛纔和你一起來的那個男人……”

我聽見他說鳳子煜,聲音急促道:“你把他怎麼樣了?他到底在那裏?”

“自身難保了,你還有心思想別人。”

高冷上司強制愛:祕書,你好甜! 他把我的下巴放下,冰冷指尖劃過我的臉。

我身上雞皮都起來了,鳳子煜很少這麼輕薄我,我皺着眉頭忍受心底的噁心。

他放開手,不解語氣道:“明明是個有正常溫度的女人,怎麼會喜歡上一個冷血死物呢?”

我聽見他的話,一下愣了,不由得蹙眉凝問道:“你說什麼?什麼冷血死物?”

他收回手,環在胸前,一隻是人手,一隻是長滿鱗片的手。雙手交叉,刺激我的視覺。

我心思卻被他的話吸引。

他說:“剛纔那個男人,難道你不知道嗎?”

ωwш ¤тTk án ¤¢O

我更驚訝了:“知道什麼?”

“不過,你快死了,我就讓你死個明白把。他是殭屍,你不知道麼?”

這男人在我面前自言自語:“能部下結界,驅動半月彎刀這樣的頂級神器,身份應該不低!下次投胎找男人長點心眼,不要被外表騙了。”

我腦子轟的一聲,被炸的一片空白,臉上血色褪盡,當場愣在那裏。

殭屍!

他說鳳子煜是殭屍,怎麼可能?

我暴怒衝他咆哮道:“你騙我,怎麼可能,鳳子煜怎麼可能是殭屍,他有和我一樣的體溫,他有和我一樣的心跳,他怎麼可能是殭屍。”

“呵,瞧瞧這個小可憐,死到臨頭了本王騙你什麼,你也沒什麼值得本王騙的,他是殭屍,且是最高級的殭屍,有心跳,有體溫,和正常人無異,他頂級的屍皇級別。”

屍皇?

屍皇!

我想起來了,和鳳子煜在一起時間,聽見不少鬼魂都稱他爲南陰皇。

南陰皇,這是我親耳聽到的。

我眼淚簌簌的落下,整個人在崩潰的邊緣,嘴裏都不知道自己在說什麼。

“不會的,不會是這樣。南陰皇,他們都叫他南陰皇……”

“那沒錯了,南陰屍皇,鳳子煜。北冥鬼王,君無邪。他們佔據整個冥界,他們把冥界一分爲二,連冥王在冥界的地位都不如他們。”

“不過輪實力說,北冥鬼王君無邪比鳳子煜更勝一籌。原來他就是南陰屍皇,長的一副人畜無害,絕美少年的樣子,真叫人大跌眼鏡。”

我發了瘋般質問這個男人:“他爲什麼騙我,他和君無邪又有什麼不同,他說過不會傷害我的,結果是他傷的我最深,爲什麼會死這樣。”67.356

我悽悽瘋瘋的哭泣着,朝天大聲放肆吶喊:“鳳子煜,你爲什麼要騙我,爲什麼這樣對我。嗚嗚嗚……爲什麼?”

“喂,女人,別在我面前哭泣,就算你哭到天亮,你也無法阻止我取了你的心。”

我一下把他推開,盛怒下,他果真被我推了兩步。

我一下癱在地上,雙手垂地,撕心裂肺的哭泣哀嚎,想瘋了一般。

“心,我的心,你真想要我的心,儘管拿去好了,騙子,你們這些騙子,都在騙我,爲什麼是這樣……鳳子煜你爲什麼要騙我。”

“唉,怎能一個情字了得,太傷人了。”

他走到我面前,蹲下,不,應該是盤踞而下。

幽綠的眼睛看着我,面對我說道:“這是你說的?不怪我咯?”

“拿去,然後我在也不想見到你。”

“我沒這麼殘忍,看你這麼摻,我還想用蛇珠內丹跟你換心的,這下我省下了蛇珠內丹了,這可是個好東西。”

他左手利爪伸到我心窩處,幽綠眼睛泛着綺麗光芒,咧嘴笑道:“我要掏心了哦,儘量不會讓你痛苦。”

我心靜如止水,波瀾不驚的說:“掏把,我死了沒關係,反正我丈夫不會放過你的。他會生生世世折磨你,讓你活的生不如死,你的世界末日即將開始。”

聽了我威脅的話,他利抓一收緊,整個人差點往後栽去。

幾秒後他故作鎮定的問我:“你丈夫是誰?你有了丈夫還跟南陰屍皇出來偷情。”

聽見偷情兩個字,我磨牙霍霍,憋着一口氣瞪他。

半響後,我咬牙斜嘴道:“就是你口中的那個北冥鬼王,君無邪。”

他盯着我,評判我話裏的真僞。

我只覺得分外的諷刺,死到臨頭,我還得靠頂着君無邪之妻的高帽活下去。

偏偏在這之前,我想盡無數辦法,要把冥婚解除。

唉……

玉落珠盤的冷清聲音在頭頂響起:“娘子,只有遇到危險,你才承認我是你的夫君?”

我霎間擡頭,一雙鎏金黑色龍靴屹立在頭頂,一條修長的美腿飄在上空。

君無邪,他怎麼來了?

他穿着華貴的紫色龍袍,不同於之前所看到千篇一律的黑色。

玄紫色披風在夜風中獵獵飛舞,如冰雕玉徹的臉沒有什麼表情,斜長鳳眸閃耀琥珀光。

他來了多久?

什麼時候出現,悄然無生息的,對於我和蛇妖剛纔的話,他又聽到多少?

我嚇的站起來,對他說道:“你什麼時候來的?”

他雙腳穩穩落地,站在我身旁。

他斜眼看我披着鳳子煜的黑色外套,手袖一揮,身上黑色外套化成粉末,到處隨風飄散。

沒了擋寒的外套,四面八方的寒意吹來,我才發覺這裏冷的像北極,太冷了。

君無邪把身上紫色披風往我身上一蓋,幫我束好蘇流。

整理好後把我湊到他面前一聞,黑着臉怒道:“有鳳子煜的味道,回去給本尊洗乾淨了,尤其是掌心,全是那隻殭屍的死味。”

我把手心藏到身後,眼睛看着變成綠色的蛇妖。

他正悄悄的變小,尾巴往大石頭底下鑽去。

玉破紅塵女兒醉 君無邪轉過身,朝那蛇妖叱喝道:“站住……” 蛇妖幻化成半人狀態,朝君無邪點頭哈腰道:“鬼王大人,小的不知道她是您的……妻。剛纔多有冒犯,請您大人不計小人過。”

超神機械軍團 “剛纔那裏碰過本尊的妻?”

他臉色一滯,顫抖將尾巴給遞過來,遞到君無邪面前。

蛇妖小心翼翼的說道:“尾巴,就尾巴……求您饒恕小人把。”

君無邪冷眸看他一眼:“哦,只是尾巴嗎?本尊看也不盡然把,你什麼地方有她的味道,本尊一清二楚,本尊的女人也是你這個低等妖畜能碰的。”

蛇妖被嚇的癱在地上,朝他不停磕頭,哆哆嗦嗦道:“還有手,手,真的沒別的地方。”

“那你自行了斷把,你這樣低等生物,還不配本尊親自動手。”

君無邪寥寥幾語就把蛇妖嚇成這樣!

我凝眉看他,他真的有這麼厲害嗎?

在說,蛇妖本事我是知道的,他存活了上千年,連鳳子煜的結界都能輕而易舉的打碎,不可能怕君無邪成這樣。

蛇妖可憐兮兮的看着我,妄想我能爲他求情。

我是不會給他求情的,剛纔利爪準備刺穿我心臟時,他可沒有半刻猶豫。

君無邪聲音冷清如月:“怎麼,還不動手。”

蛇妖看着自己尾巴,咬牙,蛇身上一串氣流在停滯在尾巴處,氣流變得越來越大,膨脹像個大氣球。

突然嘭的一聲,尾巴瞬間爆開,蛇尾斷成兩截。一大片的血肉腥臭味撲面而來,爆出的血水把篝火撲滅。

自殘的方式真的很殘忍,我都不忍心看,別過臉去。

蛇妖綠眸變的幽紅,有一滴血淚從蛇眼裏滴下。

我知道他是難受的,不過蛇尾斷了好像能在長把,我聽老人們是這樣說的。

如果手斷了,我不知道會怎麼樣,弱肉強食的妖孽世界裏,他以後如何生存下去。

我動了惻隱之心,他全身上下,除了和人手無異的右手能看,其實別的地方我都不忍直視。

他血色紅眸看了我一眼,神態動容,似無聲的向我求情。

君無邪冷戾的聲聲帶着殺氣:“怎麼,想讓本尊把你這雙眼睛剜掉?”

“不……求鬼王饒恕。”他顫抖的匍匐在地上向君無邪求繞。

我伸出手,扯了扯君無邪的衣袖。

看見蛇妖的樣子很可憐,想讓君無邪放過蛇妖,可是我不知道如何向他求情,只能低着頭扯他寬大廣袖長袍。

君無邪挑眉訝異道:“怎麼?”

我擡頭,鼓起勇氣對上君無邪:“不如,饒了他把,他還不至於壞的徹底,即便剛纔要奪走我的心,也會把內丹給我。如果我有他的內丹,應該不會死把。”

他高高在上的鄙夷瞧了我一眼,面容冷峻:“哼……你是不會死,但會成長爲像他一樣的怪物,那樣活着倒不如死了乾淨。”

我:“……”

“如果真變成怪物,千萬不要跟外人說你是我的妻,本尊嫌丟人。”

我~靠!

我不淡定了,想罵人了。67.356

我還嫌棄他是隻鬼呢,他卻說嫌我丟人。

在說了,我都沒打算要蛇妖的內丹,他有什麼資格bb我。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