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又喝了一口湯,滿臉陶醉,怎麼有這麼好吃的湯。

他也算是吃慣美食的,卻一下被征服。

褚逸辰慢慢拿起勺子,喝了一點,臉上的神色依然緊繃,但一連喝了兩口。

反而古娜端上去的湯,沒人碰,他們怕被毒死!

結果很明顯了。

李安安贏了。

古娜狠狠地瞪着李安安,但也不得不承認,李安安做的湯讓她也覺得肚子餓了!但她不會承認的。

李安安見古娜瞪自己,回給了她一個無辜的眼神,她也不想啊,但奈何實力不允許她輸啊!

一時間客廳很安靜,只有龍奕和褚逸辰兩人默默喝湯,兩人都不出意外喝了兩碗,龍庭更是撈了大半的排骨來吃!

吃完了還意猶未盡,但這個李安安做得太少。

最後一塊排骨在大碗裏的時候,龍庭想獨吞這最後一塊,但一直手比他更快,排骨到了褚逸辰的碗裏。

他優雅的送進了嘴裏,面無表情的吃掉。

龍庭敢怒不敢言!什麼人啊,李安安明明在他的家裏,還用得着和他搶一塊排骨吃嗎?不會以後讓李安安做啊!

他放下筷子,目光炙熱的看着李安安,決定以後一定要和這個傭人打好關係,這可是關係到他以後的胃。

褚逸辰終於把最後一口湯喝掉,拿了一邊的餐巾優雅擦拭了一下嘴巴。

沖着李安安說。

「看來,你還是要繼續留在我身邊做傭人了~」

褚逸辰站起來走到李安安的面前,居高臨下的看着她。

李安安對上他銳利攝人心魄的眼,頭皮發麻。

她說不想做了,還來得及嗎?

下午。

李安安回到家驚呆,三個寶寶竟然不在!

她推開房間所有的門,衣櫃,床底下,依然沒有看到三個孩子的身影。

她一下軟在地上,這三個孩子很乖的,會不會有壞人進來,把他們抱走了。

她六神無主,差點暈過去才想起給寶寶們打電話。

但關機。

在她快哭出來的時候,手機來電!

「你好,請問你是君君俊俊,還有寶寶的媽咪嗎?!房子的事,我們居委會一定幫你解決!我們要好好地教訓黑中介,還有請問你現在住在哪裏,我們想把孩子送過來,但如果你身體不允許的話,我們可以幫你照顧三個寶寶到你康復為止!」

李安安蒙了一下,秒懂這三個孩子做了什麼,立馬裝出虛弱的樣子「我的三個寶寶在中介?他們是為了房子的事去的,我可憐的三個寶寶!我對不起他們……」

她還假哭了一下。

「是的,是的,你放心,他們很好,很多熱心人還給他們買了東西吃,那我先送孩子回來!

李安安立馬阻止「不,不用了,我過來接孩子,我身體已經好多了,能走路,我等不到你們送過來,謝謝你們了!」

。零點中文網] 她說完,大大方方地把手搭在了他的掌上。

女孩嬌嫩柔軟的皮膚貼在他溫暖而結實的手心裡,彼此的溫度在互相傳遞。

莫名地,有一陣怪異的感覺流淌過她的心澗。

鄭薇兒用力一握,彎腰站了起來,將這份感覺掩去,若無其事。

她立在他的身邊,臉若桃花般美麗:「進去吧。」

歐陽辰淡笑著注視她幾秒,伸出胳膊讓她挽上,倆個人肩並著肩,走進了宴會廳。

鄭薇兒沒有留意到,這男人轉身的瞬間,那捎帶著笑意的眼神便變得嚴冷、肅殺,不可侵犯。

對於他來說,今晚這裡,是戰場。

今晚這場洽淡南城商會是主辦方。

而商會副會長,正是歐陽辰的父親歐陽雄。

此時此刻,歐陽雄的旁邊圍繞著南城幾個最大企業的老總,彼此正在交談。

「南城這一年經濟下滑,方方面面都跑輸北城,各行各業效率降低,這跟我們的策略方針不擴反而收窄是有關係的,歐陽副會長,我們都希望你能夠做牽頭羊,跟zf方面去協商溝通,有你出面,效果就會事半功倍啊。」

「沒錯啊,歐陽,雖然說趙會長一直在高位,不肯退居,可是你知道,我們一直都以你為馬首是瞻的。」

「就是,整個南城,誰不知道你是商會的主心骨,是中堅力量,如果沒有你?我們南城商會豈會團結起來,又豈會有今時今日的地位,趙會長他是越老越糊塗了,所推行的那一套盈利法,根本就不符合現在這個社會的經濟發展狀況,你看,今天你安排的這個旨在招商引流的洽淡會,他根本就不放在眼內,隨便找了個借口就不出席,跟我們哪是一條心的呀!」

眾說紛雲,都是捧高踩低。

歐陽雄立在他們中間,雖然年過六十,但相貌英偉精神瞿鑠,一雙精銳深沉的眼睛看不清情緒上的起伏。

他拈著紅酒杯,靜靜地聽著他們的奉承,時不時頜首表示贊同,卻始終沒有表語。

突然,身後響起一把悅耳優雅的女人聲音。

「老公,『遠航』集團的陳老董事長來了,他在那邊,我們一起去拜會一下他吧。」

說話的正是歐陽雄的第二任老婆,李韻,她穿一身紫色的旗袍,身材比年輕姑娘還要曼妙,優雅風情地走過來,對大家微微地彎身。

李韻比歐陽雄小十歲,長得非常漂亮端莊,出了名的脾氣好,體貼溫柔,不少人對歐陽雄的這份艷福非常的羨慕。

歐陽雄見到自己的老婆,嚴謹的臉上露出一絲笑容。

他禮貌地說了句:「各位,我先去會一下陳老,呆會我們再聊。」

倆人手牽手轉身而去,留下面面相覷的眾人。

「看來,歐陽心裡的那股氣,還在啊。」

「上次選舉的事,我們也是沒有辦法啊,誰讓姓趙的在南城根基深,他鬥不過人家。」

「咱們這也是無可奈何啊,夾在中間只能受氣。」

身後那幫人在支支吾吾,見丈夫眉頭輕鎖,李韻艷麗的紅唇勾了起來,用胳膊肘輕輕碰了碰丈夫,低聲道:「他們這些人,有困難的時候只會慫勇你去出頭,沒困難的時候就捧起那趙會長的臭腳,也真是現實,你別把他們的話放心上。」

歐陽雄低哼一聲,表示他們的話根本影響不了他。

「看來,老公你不是在愁怎麼應付他們?那就是愁阿辰的事了。」。 天宮大廈發生那麼大的事情,市委主要領導親自批示,市公安局一把手親自坐鎮,四處抽調警力。

這個年輕的警察,當時就在天宮大廈維持秩序,親眼看見副局長向東把林天成請入天宮大廈。

為了保證林天成的安全,有關林天成排爆的消息是絕對機密,上面也讓他們做了保證,要對林天成的身份守口如瓶。

看見年老的警察明顯偏袒楊再興,年輕警察也不敢說林天成身份,只是對年老警察道,「我上個廁所。」

說完年輕警察就出了包廂,掏出手機打電話。

電話接通,年輕警察道,「高隊長,我有個情況要向你彙報一下。」

高隊長是分局治安大隊大隊長,級別比派出所所長略高一點,他也就是在天宮大廈認識了這個警察,按道理一個派出所的警員,是不會對他彙報工作的。

高隊長語氣有些冷淡,「什麼事?」

年輕警察道,「林專家在KTV裏面,和楊再興發生了一點衝突,我怕局面對林專家不利。」

由於高隊長也是知情人,年輕警察對高隊長彙報不算泄密。

高隊長愣了一下,立即道,「小……」

「我小王。」

「小王,你很不錯,你這個彙報很及時,我不管你用什麼辦法,一定要穩住場面,我馬上就過去。記住,林專家的身份是絕對機密,這件事情不要再讓任何人知曉。」

「是。」

高隊長掛了電話,一顆心忍不住激烈跳動起來。

作為分局裏面黨組成員,他親自參與過天宮大廈事件,沒有人比他更清楚,市局領導這段時間,為了把林天成搞到警方隊伍,犧牲了多少腦細胞。

一把手李長順,幾乎是一天一小會,三天一大會,會議的主體,就是要如何把林天成爭取到正確的隊伍當中來。

因為沒有拿出可行性辦法,分局一把手天天挨罵,坐在辦公室裏面,都差點撓破了腦殼。本來分局一把手就是禿頭,但只是禿了前額,這次多少時間,頭頂都出現嚴重沙漠化的跡象。

高隊長遲疑了下,並沒有向上級彙報,而是火速帶人趕往現場。

小王返回包廂,對年老警察點了點頭,「聊警官,我來做出警記錄。」

聊警官點了點頭,「情況我已經問清楚了,都是楊總的朋友,喝多了點酒,已經沒什麼事了。」

林天成皺眉,「他這裏提供有償陪侍。」

聊警官皺了下眉,「這個我們會進一步調查取證。」

小王拿出筆開始做記錄,沒寫兩個字,突然捂著肚子,「聊警官,我肚子疼。不行,等我會兒。」

說完小王就衝進了衛生間。

聊警官知道楊再興實力,有償陪侍這種事情可大可小,除非是量販式場子,否則都有這種服務,除非是得罪人了,否則沒人管。

聊警官當然不會也不敢和楊再興較真,他很是輕鬆,和楊再興說了幾句話,看錶情還有點巴結楊再興的意思。

就在這個時候,經理進入包廂,神色略微有些緊張,走到楊再興身邊,「突擊檢查,高隊長親自帶隊。」

楊再興的臉色一下陰沉起來。

突擊檢查,對這種場所的打擊簡直是致命的,哪怕什麼事都沒有,也要元氣大傷。

他剛剛向侯爺手下的齊少軍投誠不久,結果場子裏面就遭遇這樣的打擊,只怕會讓齊少軍不滿。

他用冰冷的目光掃視全場所有人,吼道,「誰?是誰幹的?」

李小藝的同學個個把臉撇在一邊,不敢和齊少軍的目光對視,但臉上寫滿了無辜的表情。

楊再興的目光落在梁志成身上。

梁志成立即道,「不是我。你是我哥哥,我怎麼可能會做這種事情。」

楊再興目光落在夏南身上,「夏總好魄力啊,竟然連軍哥都不放在眼裏,你這是要和軍哥斗一鬥了?」

夏南笑了笑,「如果是我,我就不會站在這裏。」

楊再興想想也是這個道理,他目光飲恨掃視了下其他人,咬牙道,「是我楊某人眼拙,沒看出來這裏還藏了一條大龍,等我查出來是誰幹的,我一定要好好稱一下他的斤兩。」

說完楊再興準備出去平事,這個時候,高隊長推門而入,後面跟着兩個警察。

楊再興一點也不懼怕,他和高隊長又不是不認識。

他露出笑容,對高隊長道,「高隊長,是不是有什麼誤會啊?」

高隊長黑著臉,「有人舉報你這裏涉嫌有償陪侍,色情交易,我也是沒有辦法,請楊總配合一下,身份證拿出來。」

有個警察大聲道,「身份證都拿出來。」

這時,高隊長目光落在林天成身上,面露意外之色,「林醫生,你怎麼也在這裏?」

林天成還想着怎麼聯繫局裏面的大佬,這下省事了,他道,「這家KTV誘騙我朋友來這裏進行有償陪侍,結果卻對我朋友進行人身攻擊和侮辱,我剛剛已經報警了。」

高隊長臉色陰沉起來,「林醫生,你放心,對任何違法犯罪行為,警方都會毫不留情,鐵拳出擊。」

大家都用異樣的目光去看林天成,沒想到林天成還認識高隊長這種人物。

看見高隊長不給自己面子,楊再興也多說,掏出手機,撥通一個電話,「錢局,我音皇的小楊啊,你是知道的,我這裏一直是堂堂正正做生意,怎麼招呼也不打一聲,就搞突擊檢查啊。」

「沒有啊。」分局副局長錢偉疑惑道。

「高隊長帶的隊。」

錢偉掛了電話,沒多久,高隊長身上的電話就響了起來。

「錢局。」高隊長接通電話。

「怎麼回事?誰安排你們突擊檢查音皇的?」錢偉問。

高隊長道,「是這樣的,我局多次接到群眾舉報,說音皇KTV涉嫌有償陪侍,我就組織了這次突擊檢查。」

既然是高隊長個人意見,事情就好辦了。

錢偉痛心道,「高長林,你是怎麼做事的?有人舉報固然應該引起重視,但你沒有經過事先摸排,就對音皇進行突擊檢查,是不是有些過激?如果音皇什麼事都沒有,你這樣對音皇會造成多大的不良影響?有人舉報一次,你就突擊檢查一次,那音皇還要不要營業?上面三令五申,不能過度執法,要考慮到老百姓的利益,你這樣的行為算不算過度執法?」

高隊長道,「經過初步調查,這裏確實有有償陪侍的情況。還有人涉嫌尋釁滋事,侮辱婦女。」

錢偉厲聲道,「有你這樣調查的嗎?就算有人涉嫌尋釁滋事,有必要把事情鬧的這麼大?趕緊讓你的人離開。」

高隊長道,「是。」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