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瞬間就絕望了!

寧震渾身劇烈的哆嗦了起來:“張…張謙,快…快解決她!”

張謙說:“你們倆上去護住他。”

在場的人都是一愣,胡軒說:“殿下,您的安全…”

“沒事,不用擔心我。”張謙擺手。

他現在不得不有顧慮了。

閻羅天子他是見過的,他個人對天子非常的尊重和崇敬,不只是因爲天子放過他,更是因爲天子處理的項羽的事情還有對地府人性化的管理讓他心服口服。

有冤有仇的就回到人間去洗冤報仇,完全不像其他的閻羅王一樣辦事不管不顧一刀切。

所以能讓他動了惻隱之心放回來的鬼,並且還給了這麼長時間慢慢報仇,顯然這個鬼生前受到的折磨了不得。

既然是這樣,那他就不能動手消滅這個女鬼了,不是害怕,而是對於自己良心的交代和給閻羅天子的面子。

“你把他們調走,不怕我殺了你嗎?”女鬼冷冷的問。

“殺了我閻羅天子不會饒了你的。”

女鬼沉寂了一下說:“我已經做好了魂飛魄散的準備,不管怎麼樣今天我都要殺了寧震!如果你就此罷手不再管,我就不會殺你,如果你非得管到底,那我就不客氣了!”

張謙坐在沙發上,點起煙:“你說說吧,他到底是對你做了什麼。”

女鬼因爲憤怒而渾身發抖:“寧震!滾下來!”

“我不!我就不!有本事你來殺我啊,有本事來啊!”寧震躲在胡軒和胡靈的身後囂張的叫道。

說實話,胡軒和胡靈真是不願意保護他,但是無奈親王殿下發話了,他們不想做也得做。

“殿下…”胡軒說。

“你們先站那。”張謙說。

胡軒無奈的翻了個白眼。

說實話他們倆是真的很討厭這個寧震,真的不想保護這種人,尤其是胡靈,如果不是看在張謙的份上,用不着女鬼出手她早就一巴掌拍死這個傢伙了。

“你還打算管到底?”女鬼問。

“我總得知道是怎麼回事吧?”張謙吐出一口煙:“說實話我跟閻羅天子大人也見過面,也算是有點交情,你得先跟我說明白是怎麼回事。”

“寧震,你來說!”

“說你媽個比!”寧震叫罵,“死都死了就老老實實的待在下面,跑上來幹什麼?濺女人就是濺女人!”

聽到了寧震粗俗的叫罵,女鬼氣瘋了,張謙的手猛地一攥。

‘砰’的一聲,他拍了一下桌子:“你們倆把他給我拽下來!”

“是!”

胡軒和胡靈一人一邊抓住他的胳膊,寧震嚇壞了:“別!你們要幹嘛?喂!”

“張先生!張先生!”寧國忠和寧媛媛慌了,開始撕扯兩個狐妖的胳膊,但是他們身爲普通人怎麼可能是狐妖的對手?

把寧震往張謙面前一扔,張謙叼着煙居高臨下的看着他:“說,你到底對人家做了什麼。”

寧震看着張謙,哆哆嗦嗦的說:“你…你收了錢!就得辦事!管那麼多幹什麼?”

張謙說:“我收了你的錢自然會幫你辦事,但是我這個人好奇心比較重,就想知道是怎麼回事。”

“你收了錢就別廢話!”寧震怒道,他剛說完,腦袋後面就捱了胡軒一巴掌:“你他媽態度好點!”

雖然胡軒剋制着自己的力氣,但是他怎麼也是狐妖,這一巴掌直接把寧震抽的腦袋一陣眩暈。

他還不服,然後胡軒和胡靈拽着他就是一通暴打,寧國忠和寧媛媛攔都攔不住。

然後他就老實了。

……

原來,這個女鬼叫沐沐。

寧家有錢,和系統猜測的一樣,寧國忠和妻子在生下寧媛媛和寧震之後寧國忠就就在一次事故中受了傷,從此失去了生育能力,而寧媛媛又是一個女的,所以寧家這偌大的家業最終還是得寧震來繼承。

也所以從小寧震就是家裏的小皇帝,他被徹底慣壞了,不學無術,終日和一幫狐朋狗友橫行霸道,寧國忠雖然管但也只是小管,根本不敢怎麼當真去管,他天真的以爲孩子長大了就懂事了。

結果越長大越混蛋。

半年多前的一個晚上,寧震和幾個狐朋狗友喝完酒在街上閒逛,正好碰上了勤工儉學下了班的沐沐,沐沐人長得很漂亮,寧震他們一下子就動了歪心思。

原本就是混蛋,又喝了酒,所以他們強行吧沐沐帶上車,幾個人一起把她侮辱了。

如果這事就到這裏結束了那還好,寧震他們喪心病狂,認爲這麼好的妞得多享受一段時間,所以就把當時已經昏過去的沐沐帶到了寧震的這個小別墅裏囚禁了起來。

四十多天!

沐沐整整遭受了四十多天的非人對待!她的家人報了警也始終沒有找到她,警方無奈的只能定性爲失蹤案。

起先只是侮辱,後來更出格,以寧震爲首的這四個人做的事簡直太噁心了,用菸頭燙身體、赤身棵體的綁起來用皮帶抽、從馬桶裏抽髒水用注射器打進她的身體、甚至還往她的下體塞酒瓶菸頭和更噁心的東西。

最後沐沐死了。這四個人就用工具把她肢解了,肢解下來的肢體分別被焚燒、蒸煮壓碎和硫酸消溶,徹底被滅跡。 寧國忠和寧媛媛聽呆了!

他們都知道寧震不是什麼好東西,但是怎麼也不會想到他居然這麼混蛋能幹出這種事!

寧國忠顫顫巍巍的問:“半年多前,你跟我說,在外面惹了點事問我要了一百多萬,就是這事?”

寧震哆哆嗦嗦的回答:“嗯。”

“你這個混蛋!你!你怎麼能做出這種事!”寧國忠氣瘋了。

寧媛媛也是女人,對這種事最接受不了:“你真是該…”

但是她說不出那個‘死’字,寧國忠也一樣。

再怎麼混蛋這也是自己的家人,自己的兒子,自己的弟弟啊!

他們就算氣憤,也不會想讓他死的。

張謙全程都在默默的聽着,他是一邊玩手機一邊抽菸一邊聽的,就好像完全沒注意聽一樣。

而這個叫沐沐的女鬼聽到最後的時候瘋狂了:“我要殺了你!我要讓你嚐到萬倍的痛苦!”

“別激動別激動。”張謙說,“哦,原來是這樣,我明白了。”

他的表情很平淡,語氣也很平淡,就好像完全沒在意這件事一樣。

可實際上,他心裏已經氣瘋了。

這他-娘-的是什麼玩意啊!

這他媽還是人嗎?

人小姑娘招你惹你了你們幾個大男人這樣對待她?

不弄死你們天道何在天理何在?!

難怪閻羅天子把她放回來了,這要我是閻羅天子我也會把她放回來!

然而張謙的心裏已經打定了主意該怎麼處理這件事了。

“我怎麼可能不激動!這種事換你你試試!”沐沐憤怒的吼叫。

“換我怎麼換,我一個男人誰會對我感興趣啊?別激動。”張謙說,“就算他再混蛋,再不對,再噁心人,你既然已經死了,那你就安安心心的去投胎好了,惡人自然會有惡報。”

“哎?”系統奇怪了,“你的正義感哪去了?你的良知良心哪去了?居然能說出這種話?”

“別急,你以後就知道了。”

“我現在越來越讀不懂你心裏想的是什麼了。”系統無奈的說。

沐沐聽得一愣,胡軒胡靈還有寧家三口人也全都愣了。

胡軒和胡靈也聽得直皺眉毛。

在不知道這件事之前,他們也只是覺得這個寧震討厭,現在知道這件事了,他們也恨不得這寧震立刻去死。

儘管妖族實力爲尊,弱肉強食,但是妖怪也是有底線的。

是有一些強大的妖怪會憑藉自身的實力欺男霸女,看中哪個小妖精直接搶走,但是搶走之後基本都是要麼當老婆要麼當小妾要麼當玩物要麼玩膩了就殺,但是不管怎麼樣,這麼喪心病狂的折磨人的還從沒聽說過!

玩膩了直接一刀殺了也行啊!最起碼痛痛快快的不會受這麼多罪!

這種事恐怕只有某些變態的魔能幹得出來。

但是這個人類的所作所爲…真的是刷新了他們的三觀。

而張謙,你作爲這件事的掌控者吧,居然這麼輕描淡寫的讓這個女鬼去投胎?

胡軒和胡靈心裏都很不舒服!

寧家三口一聽張謙這話,先是一愣之後心裏當時就踏實了,他們都知道張謙纔是重點,只要張謙說話了,那就ok了!

寧震終於感覺不再害怕了。

最崩潰的是沐沐:“你…你說什麼?”

“你老老實實去投胎不就得了,費時費力的跑回來尋仇幹什麼?還欠人閻羅天子一個人情。這種惡人自然會有惡報。”

“你…”沐沐憤怒的無以復加:“你居然說出這種話!你這種人簡直和這個畜-生是一路人!我要殺了你!”

шшш☢tt kan☢C〇

“哼哼,想殺我也得看你有沒有那個本事。”張謙一揮手:“胡軒胡靈,上!”

胡軒胡靈非常不情願,但是畢竟他是親王,自己也是受到了女皇陛下的指派,不聽不行,於是就衝了上去。

“我要殺了你們,把你們全都殺掉!”

“韓信,花木蘭,”張謙說,“你們也來幫忙。”

兩道鬼氣猛地竄出,一男一女兩個鬼影出現在張謙身後衝着張謙一抱拳,揮起武器衝了上去。

寧家三口已經完全看呆了。

這個張謙…真是厲害,手底下不但有狐妖還有鬼!

沐沐再厲害也畢竟是個鬼,在兩個狐妖和兩個鬼雄的圍攻下很快就不行了。

“你…你會遭報應的!”沐沐被胡軒和胡靈抓住胳膊,發出了憤怒的狂叫:“我詛咒你…”

她還沒說完花木蘭就一把堵住了她的嘴:“老實點!”

張謙拿出封魔瓶走到沐沐面前,回頭看着二樓的寧國忠和寧媛媛:“喂寧老闆,您說吧,要不要殺了她?”

寧老闆一愣隨後說:“當然是要殺了她,不要留着她!”

張謙臉上在笑,心裏在罵,果然你他媽也不是什麼好東西,既然如此那我就不客氣了!

“三個億。”張謙說。

“什麼?”寧國忠愣了。

“我要三個億,給我我就解決她,不給我立刻放了她。”

寧國忠恨得壓根癢癢,寧震卻大聲說:“爸!給他!快給他!”

“張先生,您這樣不太好吧?” 絕色總裁的超級高手 寧媛媛說。

“一碼歸一碼,如果林琳姐知道這小子是這種貨色的話估計她也不會找我幫忙,你說呢?”

寧媛媛沒話說了。

“給還是不給,十秒鐘。”張謙說。

“好!我給你!”寧國忠咬牙切齒,爲了兒子他豁出去了。

“很好。”張謙說完就一瓶子敲在沐沐腦袋上:“別恨我。”然後嗖的一聲,沐沐就被吸進了瓶子。

寧震一愣,隨後大喜過望:“太好了!太好了!解決了!哈哈哈哈!”

寧國忠和寧媛媛卻是喜憂參半。

三個億!這段時間因爲寧震的這件事他的確花了很多錢了,三個億這幾乎是掏空了他的個人資產啊!搞不好他還得變賣一些股份甚至是房產!

“好了,事情解決了,我就不多留了。”張謙笑着說,“記住啊,三億,要是少一分…哼哼,我可比這女鬼難對付!”

說完,他帶着幾個手下揚長而去。

出了門走出老遠,張謙突然說:“喂,胡軒胡靈,你們是不是對我有意見了?”

“屬下不敢。”兩妖立刻說,其實心裏意見大了去了。

“哈哈哈哈,以爲我傻看不出來嗎?”張謙笑的不行了。

胡軒皺起眉毛:“殿下,今天這件事您確實…”

“放心。”張謙拍拍他的肩膀,“我可不是那種混蛋。”說着,他臉上的笑容頃刻間消失,取而代之的是一股猙獰和憤怒:“錢得掙!人,也得死!” 韓信和花木蘭安安靜靜的跟在張謙身邊。

胡軒和胡靈一頭霧水。

錢得掙人也得死?什麼意思?你都已經把人女鬼收了!

張謙掏出手機,按了幾個鍵,隨後胡軒和胡靈就驚呆了。

手機裏傳出了寧震的聲音,是剛纔他陳述怎麼虐待沐沐的話!

而且音質很清晰!

張謙得意的哈哈大笑:“怎麼樣?你們以爲我就坐在那玩手機?我給他全錄下來了!我要把他送上刑場,這些供詞就是他作惡的鐵證!”

“這個東西好神奇啊!像我們蒼月的傳音玉碟。”胡軒說。

“但是比玉碟小了很多,太神奇了!” 無敵神龍養成系統 胡靈說。

“哎你們沒見過手機啊?”

兩妖搖頭。

“得了,趕明兒給你們一人買上一臺。”

“親王殿下,您這麼做是不是…畢竟您要收好處啊。”

“怎麼了?這有衝突嗎?”張謙理直氣壯的說,“我收他的錢是不假,但是我收了錢只是說要幫他驅鬼啊,現在鬼已經驅了,我已經完成了我這邊的工作啊。”

“那您何必這麼麻煩呢?讓我們去幹掉他就是了!”

張謙搖了搖頭:“在人間,就要遵守人間的法度。法律會懲治這種人的!讓他在牢裏好好受受苦然後再死!”

“殿下您真陰啊。”胡軒挑起大拇指。

“哈哈哈哈。哦對了,差點忘了。”

張謙拿出封魔瓶,放出了沐沐。

沐沐一出來就瘋狂的吼叫了起來要弄死張謙。

張謙趕緊讓身邊屬下制住了她。

“你…你不得好死!你這個混蛋,你會遭報應的!你…”

花木蘭再次堵住她的嘴。

張謙拿出手機又播放了一下寧震的話,對發愣的沐沐說:“你放心,他肯定要死的,我可不是那種混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