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看到八荒的時候全都嚇到了一大跳。

誠然,他們也見過一些魔獸,可是卻沒有見到過這麼強大的魔獸。

“這……”

“這是什麼魔獸啊……”

“沒想到我們的老大竟然還養着這麼一頭魔獸啊!”

周圍議論紛紛。

唯獨葉婉清認識八荒,快步走了過去,也和八荒交流起來。

得知剛剛的戰鬥之後,葉婉清摸了摸八荒的身體,而後走到一旁等待了起來。

大概半個小時,林天總算是治療完畢,他轉身看向衆人道:“接下來,我有非常重要的事要宣佈!”

一句話,所有人全都提起了精神。 林天要宣佈的事是很早他就在心裏面有了想法的。

這一次來到京城,在林天的計劃之下,很順利地解決了天王府的林佑善和歐陽家。

京城如今已經並未有太多的危險,即便是有,以眼下神武團的配置,去解決也不成問題。

“很簡單,我還有很重要的事要去做,你們要留在京城。”林天道。

一聽要留下,其他人全都愣在了那裏。

他們已經習慣了追隨林天,即便之前被林天留在荒島上修煉。

可是他們清楚林天是爲了他們好,而且,他們心裏面也都十分清楚,只有跟着林天,他們才能夠變的越來越強大。

當然,變的強大隻是他們次要的想法,他們想要繼續跟着林天做大事。

“留在京城,你們同樣會有用武之地,而且,眼下的京城十分需要你們。”林天很是認真。

這倒也不是在撒謊,眼下,兩大勢力消失,接下來取代他們的會是羅山海。

羅山海雖然是老人了,可是在京城也是第一次成爲新的天王,在這樣的情況之下,他需要大部分能夠保護他的戰鬥力。

而眼下,神武團就是最好的戰鬥力!

當初,林天培養出來一支戰鬥力這麼強的神武團,可不僅僅是爲了今晚,另外一個目的是爲了能夠在京城的事平息下來後,能有人站出來來保護,來陪着羅山海一起管理天下。

宋運輝還是比較明事理的,他很快就點了點頭道:“我倒是覺得林天的話很不錯,我們還是留在這裏比較好。”

郝仁義也立即點了點頭道:“而且,我們現在的實力差林天太遠,如果跟着林天,反而有可能會成爲累贅,所以,我也贊同大家留下來。”

兩個大隊長開口了,賀之北也緩緩開口。

其實,賀之北是最想要跟着林天的。

當初吸引他留下來的一個重要的原因就是林天,如今卻是要跟林天從此各做各的事,他心裏面還真的覺得有些不痛快。

神奇的相機 不過,他大概也有些明白,林天一定是有更加危險的事要去做,否則,不會和大家分開。

“我也支持大家留下來,畢竟神武團是爲了整個天下而設,只有留在這裏才能夠保護好天下,保護好民衆!”賀之北道。

林天朝賀之北點了點頭,兄弟之間的感情,不用言語太多。

林天的決定逐漸被大家所接受下來。

這時候林天突然之間動了,一個閃身就離開了,這突然離開,其他人不懂。

林天沒有時間解釋,因爲他感知到了一個熟悉靈氣。

連續奔馳了近兩百多米,林天看到了一個熟悉的身影,而後,林天加速趕了過去。

那個身影一開始還在跑,可很快,他意識到跑不了了,便站住了。

“司徒南!”林天認出來了司徒南。

司徒南轉頭,“嘿嘿”一下笑:“好巧啊,林天!”

“是挺巧的!”林天這會兒已經全都明白過來了,

那一顆金仙珠極其大的可能是在司徒南的身上。

司徒南道:“剛剛看到你在處理大事情,我就不打擾你了……”

“你不會打擾我,倒是我,想要好好打擾一下你。”林天慢慢走了過去。

司徒南有些尷尬地一笑,然後繼續後退道:“不用不用,打擾我做什麼,你有事下次儘管說,我會直接到你住的地方,我……”

“不用,我可以不殺你,但是,你要把金仙珠給留下來。”林天道。

司徒南還在狡辯,他嘿嘿一笑道:“什麼金仙珠,銀仙珠的,我都不知道這玩意。林天,怎麼說當初我和你也算是朋友一場,雖然後面有些不愉快,可我們現在還是朋友,不是嗎?你……”

林天一掌直接轟了出去!

司徒南立即閉嘴,他想要後撤,卻是已經來不及了,林天扯住了他的衣服,道:“交不交出來!你要知道,這一顆珠子,最當初的時候就是屬於程老爺子的!”

其實林天對於司徒南並未有太大的惡意,畢竟當初從他手上拿到了小葫蘆,但是這會兒卻不是追溯往事的時候,更不用說,當初能夠買到小葫蘆,也是司徒南自己不識貨。

司徒南感覺着林天的殺氣,一點不敢猶豫,點了點頭道:“好,我給你!”

說着,司徒南幾乎是含淚地將那一顆原本就不屬於他的金仙珠給拿了出來。

林天拿到金仙珠,立即進行了驗貨,很快就被檢驗了出來,的確是真貨。

如今,林天基本上就是五珠齊全了,眼下,只有那一顆被林佑善不知道藏在哪裏去的火仙珠。

林天也讓神武團的人去找尋了,一時之間各個地方全都是在找尋的身影。

但是忙活了大半天,依舊是毫無影子。

林天卻是不慌不忙,讓司徒南離開,而他則是回來了,也開始找尋。

這一下就忙到了第二天的凌晨,終於是在一個壞的茶水杯上,筒夾門找到了一點蛛絲馬跡。

惹愛成癮:戀上小萌妻 順着這一條線,他們在底下的一個盒子裏找到了所想要的火仙珠!

也就是說經過這一次的戰役之後,林天已經慢掌握了所有的五仙珠!

這五仙珠有多麼強大,能否像林天小時候看過的“七龍珠”一樣,可否進行許願,他是真的非常期待,即便這會兒他心裏面已經都嘗試地許願過了。

當然了,林天也知道,肯定正式的許願不是這麼許願的。

不管怎麼說,拿到了五仙珠總歸是好的!

林天跟衆人道別,而後就帶着八荒和葉婉清離開了京城。

至於說羅山海,林天沒有召集跟他再見面,羅山海有重要的工作要做,而林天也要去靈山了!

靈山那一邊眼下是什麼情況林天並不清楚,可是從先前得到的消息來看,那裏不會好到哪裏去。

一方面,陸長生已經過去了,另一方面林佑善被廢的消息很快也會傳過去。

那裏,必定已經是兇險萬分。

半路上,林天接到了電話,是舅舅魏一恆打過來的,“林天,立即前往靈山,速度要快!” 魏一恆和乾元已經治療好傷離開了極寒之地附近的島嶼。

二人回到陸地上之後,即刻前往靈山。

魏一恆是很着急要把林文寶和陸香玉給救出來。

他已經和乾元商量好了,乾元也同意下來,這一次不論如何要將他最鍾愛的弟子給救出來。

林文寶,當初可是他寄託於一些修煉修仙希望的少年。

可後來,卻是發生了那麼多不如意的事,如今,乾元想要將全部扭轉過來。

回去的路上,乾元一直在想着要怎麼救出來,想了好幾種辦法,可卻是沒有一種辦法能夠達到百分之七十以上。

他和魏一恆決定回到靈山再做最後的決定。

而就在他們要趕到靈山派的時候,這才知道靈山派發生了大事,靈山的人和陸長生打過一場了。

靈山派已經是生靈塗炭的地步,不過,還有最後的關卡沒有被攻打下來,而陸長生也受了傷,短時間內不會出現。

不過,陸長生也不是什麼都沒有做,陸長生讓他的那一支可怕的“惡魔”隊伍在山裏面四處遊蕩殺人。

雖然靈山派的人在處理,在擊殺,可卻經常出現被反殺的情況。

而就在不久之前,傳出來了,林天的父母被關押的地方,那一處位置,原本是有重兵把守,可眼下快要被攻破。

魏一恆和乾元沒有貿然前往,他們怕驚動了陸長生,被陸長生給知道了他們的想法。

所以,他聯繫上了林天,要林天立即趕過去。

林天原本是準備要帶上青龍門的弟子,可看了看手裏的紋身之後,林天改變了想法,畢竟青龍門曾經玄天神尊在他身上的紋身裏,幫了他太多的忙。

這一次前往靈山,危機重重,青龍門的弟子帶過去,只怕凶多吉少。

而如今,青龍門本就不是什麼極其強大的門派,他們剛剛要崛起,這會兒讓青龍門的弟子跟過去,要是損失慘重,將來青龍門何談再變的強大!

而林天的這個想法被青龍紋身裏的玄天神尊給發現了!

這一天晚上,在林天和葉婉清趕完到靈山派大路上,正修習時,林天竟然聽到了玄天神尊的聲音。

“小子,你很不錯!”玄天神尊道。

“神尊……?”林天極其吃驚。

“是我……”玄天神尊道,他笑了笑,在林天的夢境裏面逐漸顯現出來,一個異常強大的人物出現,雖然臉看不清,可是依稀能夠看的到對方的面容。

他慢慢走到林天的面前道:“你的表現很好,比我所預期的要好的多!”

“神尊過譽了。”林天道。

玄天神尊一笑,擺了擺手道:“我沒有過譽,我全都看在眼裏,這過去的幾個月裏,你所經歷的一切。”

不變的諾言 林天沉默,也不敢再多說。

玄天神尊繼續道:“我這一次跟你交談是告訴你,我準備要離開了。”

“離開?”林天有些吃驚,而後問道:“難道說,你的仇人不追殺你了?”

“我的

仇人或許還在追殺我,可我也是時候回去復仇了。”

“可是神尊你……”

林天話還沒說完,就被玄天神尊給打斷下來道:“我的實力已經恢復了有一層。”

“一層?”林天不是看不起玄天神尊,只是覺得這才恢復一層,未免也太低了。

玄天神尊當即哼哧笑了一聲道:“怎麼?你看不起我這恢復的一層?你我這一層,可是相當於多少人修煉好幾輩子都無法達到。”

這倒是。林天點了點頭。

“我繼續躲在青龍紋身裏面也做不了其他的事,眼下最爲重要的就是離開,然後去一處地方找一個方法重塑肉身!”玄天神尊道。

林天有些吃驚地睜大了眼睛。

“怎麼? 穿越之道士王妃 很意外?呵呵,在仙界,一切都有可能!雖然我的很多寶貝都被搶奪走了,可是我在一些地方還藏着不少好貨,只要拿到手,我就能重新變的強大起來。”玄天神尊道。

這時候,林天方纔明白過來,過去的日子裏,玄天神族很平靜地在青龍紋身裏面修煉,並非只是安靜地躲在起來。

對於即將離開的玄天神尊,還有這諸多的不捨得,不管怎麼說,過去的日子裏,玄天神族沒少幫林天的忙。

而且,從以前到現在,要不是玄天神尊的幫忙,林天也不可能走到如今這一步。

“神尊,你算是我的師父,如今你要離開了,請受我一拜。”林天誠心誠意。

這是來自林天最爲誠心誠意的拜謝。

雖然玄天神族當初吸走了林天所有的氣運,可是過去的時間裏,要不是玄天神尊的修煉祕籍和給予林天的引導,林天不可能有如今的成就,更不可能找到親生的父母。

妻逢對手:老公,請接招 玄天神尊看着林天的跪拜,也是直接接受了,而後道:“你其實做的很好,一切都是你應得的,我收了你這個徒弟。”

玄天神尊說着,突然間朝林天那裏彈了過去一顆丹藥模樣的東西,直接彈射到林天的嘴巴里。

林天還沒反應過來,已經吞進肚子裏了。

而後,林天感覺到丹田的位置裏氣旋的外部連續暴漲了好幾圈!

這是實力直接提升了?林天十分吃驚。

不,不僅僅是好幾圈,竟然,直接進入到了渡劫期一層!

原先是化神期一層,現在直接進入到了渡劫期一層!

林天難以置信,愣在了那裏,只覺得這一切都是做夢一般!

不,就是做夢,林天都不敢做這樣的夢。

不僅僅是林天,任何一個人都不敢做這樣的夢,這種夢簡直太誇張了!

“很吃驚?呵呵,這是我的一顆內丹,過去的日子我修煉出來了九顆內丹,給你一顆,算不上什麼。”

“而且,我現在的實力,修煉出來的內丹很一般,不過,對於你們這些修士來說,卻是有大用。只不過,以你現在的體質,內丹不能服用太多。否則,身體會承受不住。”

玄天神族笑了笑道:“可不是我不願意多給你。”

“師父,你能給我一顆,已經是莫大的恩惠了!我在這裏先拜謝了!”林天極其之感激。 感激是發自內心的最深處,畢竟這種事比中彩票的概率還要低。

而眼下,林天要進入到靈山,接下來的靈山之絕對恐怖而危險,實力增強對於林天來說,比任何事都要重要。

實力增強,而且是直接進入到渡劫期,這絕對可以讓林天面對敵手的時候的能夠省心省事不少。

而另外一件好事就是,先前林天沒有能夠打敗陸長生,而今,進入到渡劫期,林天覺得有機會了!

至少機會比起上次要高的多。

“我知道你要對付陸長生,那傢伙和你的對決,我都看在眼裏。其實他沒有你強。”玄天神尊道。

林天有些吃驚。

玄天神尊繼續道;“很吃驚嗎?沒有必要太過吃驚,就是這麼一個情況,你只是還沒有將大海之力和龍獅之力給完全開發出來而已。”

林天聽這話覺得似乎有情況,思考了一會兒,只是偏偏沒能夠想的明白。

也是玄天神族太過突然提到了這麼一件事,林天也來不及去多做思考。

玄天神族繼續道:“你如果能夠讓龍獅之力在大海之力裏面蓄積,你覺得會有什麼情況呢?”

這話算是一下子點醒了林天!林天當即睜大了眼睛道:“我明白了!”

“明白了就好!我就知道你領悟力極強很快就能夠想的明白,好了,我要離開了!”玄天神尊道。

這突然的道別有些太過突然,不過,林天還是微微鞠躬道:“謝謝您,師父。”

“不用客氣,如若有緣,我們再見。”玄天神尊哈哈一笑。

笑聲逐漸消失,而隨着笑聲的消失,林天也猛然之間從夢中驚醒!

驚醒的林天精神恍惚。

旁邊的葉婉清立即醒過來,看向林天道:“怎麼了?做噩夢了嗎?”

“沒事。”林天搖了搖頭,而後他立即去看手上的青龍紋身。

那青龍紋身正在逐漸消失掉,慢慢地消散開去。

“這……這是怎麼回事?”葉婉清覺得有些神奇。

此時,林天卻是想起來了一件事,也就是當初玄天神尊進入到他的身體裏時,他是和葉婉清在一起,如今,玄天神尊要離開,也是他和葉婉清在一起。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