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們已經定位了許半夏的手機,此刻正在全速追趕。

林漠接到位置,也立馬驅車追了過去。

半小時后,林漠來到郊外一個破舊的廠區,許半夏的手機定位就在這裏。

陳聖元的人已經把這裏包圍起來了。

「林先生,這裏面有五個人。」

「他們挾持着許總,我們的人,暫時不敢輕舉妄動!」

陳聖元低聲道。

林漠皺眉:「那我妹妹呢?」

陳聖元搖了搖頭:「暫時還沒看到曦兒小姐。」

林漠面色一變,難道說,許半夏和林曦還不在一起?

不過,這個時候,他也管不了那麼多了。

他一個人走到廠區門口,朗聲道:「各位,放了我老婆,我可以讓你們安全離開!」

廠區里有五人,其中一人,用匕首對準著許半夏的脖子。

許半夏被人捆着雙手,嘴也被膠帶粘著,只能朝林漠使勁搖頭。

這五人明顯都很緊張,其中一人大聲道:「姓林的,你別過來!」

「立馬讓外面的人全部撤開,不然,我……我就殺了你老婆!」

說着,他把匕首往許半夏的脖子邊伸了伸。

林漠面色微變:「你別激動!」

「我知道,你們是為宋瑞澤他們做事的。」

「不過,現在宋瑞澤已經死了。」

「你們繼續這樣為他拚命,已經沒有任何意義了!」

「放了她,我給你們每人兩千萬。」

「而且,這件事,我絕不追究,怎麼樣?」

五人面面相覷,明顯有兩個人都開始猶豫了。 時間退回十分鐘前。

神刀社內圍,大廳。

宮崎藤原臉色陰沉的拿起電話,詢問道:「齋藤大人,援軍為何還沒到?」

接到電話的齋藤目一愣,看了一眼時間,情緒有些激動:「藤原桑,你在跟我開玩笑嗎?我派去的人,就算走最遠的路,現在也趕到你那裏了。」

「但我們確實沒有收到任何援軍到來的消息,齋藤大人。獄門的攻勢愈發猛烈,我們已經快抵擋不住了。」宮崎藤原沉聲回道。

「放肆!這就是你跟我說話的態度嗎?援軍沒到,就再等一等,我養了你們那麼多年,連堅守半小時都做不到嗎?」齋藤目大聲喝道。

「不敢。藤原明白了,我們會嚴防死守,等待您的援軍到來。」宮崎藤原的神色,已經陰鬱到了極致,本想掛斷電話的他,又忍不住說了一句:

「齋藤大人,您也說了,神刀社是您培養出來的一把利刃,如今這把利刃已經快要折斷,我希望您可以,仗義出手,保全神刀。」

「八嘎!這還用你說?滾!」齋藤目一聲怒斥,掛斷了電話。

一旁的下人關切的問道:「社長,齋藤大人怎麼說?」

宮崎藤原眼神一沉,冷冷的回道:「你認為他會怎麼說?事到如今,若還指望他,神刀社就要被任人宰割了。看來關鍵時候,還是要依靠我們自己。」

下人心中一緊,連忙回道:「但是,社長,以我們的勢力,怕是沒辦法阻擋獄門的大軍啊。」

「無妨,我已通知暗城,他們正在派人迅速趕來。告訴下面的人,收攏防線,全力防守,只要能安然度過今晚,我們不但可以化險為夷,還能將獄門和一血堂反嗜一口。」

聞言,下屬還是有些擔憂的擦了擦額頭上的汗水,如今這個情況,如果沒有齋藤目的援軍到來,別說是撐過今晚了,他們連半個小時都撐不下去。

看了一眼滿臉陰鬱的宮崎藤原,下屬知道,他們已經大勢已去,如今唯一的希望,便是死守神刀,等待暗城的人到來。

而若是防線被擊潰,那他也要想辦法逃跑了。

另一邊,掛斷電話的齋藤目立刻撥通齋藤田二的通訊器,但通訊器響了許久,也沒人接聽。

一種不祥的預感升起,他連忙撥通齋藤熊的通訊器,結果依舊如此。

立刻聯繫神刀社附近的暗探,他質問道:「我們的援軍,到現在也沒有趕到嗎?」

「齋藤大人,我們一直堅守於此,並未看到有援軍到來。」

下屬的一句話,讓齋藤目的心,涼了半截。

究竟發生了什麼,讓齋藤田二和齋藤熊同時失聯,難道,他們已經遭遇不測了?

怎麼可能?

齋藤田二和齋藤熊乃是頂尖高手,獄門此次前來

的高手中,除了為首的審蒼生和梅婷,幾乎沒有任何人是他們的對手。

而如今梅櫻正在全力進攻神刀社,那麼剩下的,便只有……

齋藤目瞳孔猛地放大,驚呼出聲:「糟了!」

「怎麼?出什麼事情了?齋藤大人。」一直閉目養息的玄燁抬起眼皮,淡淡的問道。

齋藤目此時心中焦急萬分,他看了一眼時間,咬牙切齒的說道:「再等等,再等等。」

「齋藤大人,可是需要什麼困難了?」玄燁再次出聲問道。

「閉嘴!」齋藤目一聲厲喝,眼睛死死的盯着鐘錶。

此時距離十一點,還有五分鐘。

這五分鐘,將決定他今晚的生死!

若是如他所想,那麼今晚將因為他的貪生怕死,而葬送一個齋藤家族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頂尖勢力。

就在這時,一名高層快步走進大廳,跪倒在地,沖齋藤目驚呼道:「齋藤大人,不好了。剛剛收到消息,我們派去的援軍,全部被半路截殺了。」

「什麼?」齋藤目一臉驚駭的看着這名高層,心中的擔憂,還是成真了。

但他還是不死心的問道:「消息是否準確?」

「千真萬確,是活下來的小隊隊員們告訴我的,一個白衣小女孩兒,將我們派去的ss級守衛,屠殺了一半以上。」高層欲哭無淚。

那可是他們辛辛苦苦培養出來的ss級守衛,就這樣被人殺了七八人,而且是在短短几分鐘時間裏,就喪失了這麼多中高端戰力,實在是讓他難以接受。

「白衣小女孩兒?怎麼會?不是說她只有sss級實力嗎?怎麼能攔得住這麼多守衛?!」齋藤目幾乎是怒吼出來的。

具體原因,這個高層當然也不知道,只是跪在地上,瑟瑟發抖。

齋藤目努力平復著心中的火氣,驅散高層,沖齋藤雉說道:「雉桑,你剛剛說,獄門的目標,一開始便是神刀社,對嗎?」

齋藤雉聳了聳肩,隨意的回道:「只是有這個可能吧,我也不太清楚。」

齋藤目思慮了兩秒,最終還是不敢冒險,只能眼睜睜的盯着鐘錶,期待十一點鐘快點到來。

如今蘇羽沒有露面,他實在不敢隨意調派人手,前去支援神刀社,萬一對方玩的就是這手調虎離山,屆時身邊的大將都走完了,他怎麼擋得住殺手之王的暗殺?

時間終於來到十一點,甚至為了避免出現意外,齋藤雉安耐著心情,多等了一分鐘,直到來到十一點零一分,木閣依舊沒有任何動靜,他這才輕舒一口氣,準備派出齋藤雉前去救援神刀社。

然而,忽然一陣轟鳴聲,從木閣外圍傳來,齋藤目瞳孔頓時一縮,冷喝道:「發生了什麼!?」

「齋藤大人,木閣外圍發生小面積

爆炸,但並無人員傷亡,我們正在處理,您無須擔心。」下屬連忙彙報道。

這下,齋藤目心中原本放下的石頭,再次提了起來。

「來了嗎?」他心中驚愕不定,這個爆炸,會是審蒼生出手的前兆嗎?

再次等待了兩分鐘,木閣自從發生了爆炸之後,便再無一點動靜,他終於坐不住了。

起身喝道:「中計了,他們的目標,果然是神刀社,齋藤雉,你迅速帶領人馬,馳援藤原。」

「明白了,齋藤大人,我這就去。」齋藤雉懶洋洋的站起身,隨手喊了幾人,便欲走出房門。

這時,木閣外再次傳來一陣爆炸聲,這次的爆炸,比之前猛烈了數倍不止,哪怕是深居內圍的眾人,也感受到了層層的熱浪襲來。

轟鳴的爆炸聲讓齋藤目心中再次一緊,短短數分鐘,他的心臟就像坐過山車一般忽上忽下,這會兒都感覺有點心肌絞痛了。

「八嘎!以為這樣就能嚇到我齋藤目了嗎?齋藤雉,立刻馳援神刀社,不用管我!」齋藤目睚眥欲裂的怒喝道。

陡然,閉目養息的玄燁,瞬間出現在齋藤目身邊,一把將其拉回,電光火石間,後者還不知道發生了什麼,零點五秒后,一道狙擊子彈,穿透木閣的房門,穿過齋藤目之前的身位,打在後者背後的地面上。

狙擊手?!

齋藤目眼珠暴漲,原本升起來的怒火,一下子沉了下去。

「等等!」他一把拉住齋藤雉的衣袖,艱難的咽了口唾沫,說道:「再等等,還是等那審蒼生露面之後,你再去吧。」

齋藤雉神情一愣,旋即愕然的看了一眼驚魂未定的齋藤目,本想說些什麼,但看到後者這番模樣,還是將話語憋了回去。

對於他而言,神刀社滅不滅亡,他根本不感興趣,既然這位齋藤大人要以顧全自身為重,那便由他去吧。

「齋藤大人,截止目前,審蒼生並未露面,無論是爆炸還是狙擊,都不能對您產生威脅,他的這番作為,如跳樑小丑一般,完全沒有刺殺您的跡象。」

玄燁在一旁看不下去了,淡淡的分析道:「他是在用這種方法,給您施加壓力,並通過您,留下我和雉桑,若是再等待下去,神刀社,怕是真就亡了。」

「不,不會的。審蒼生已經下發了閻王帖,便不可能輕易放過我。這樣,再派去一波援軍,若是他們半路遇到了審蒼生,立刻通報我,只要審蒼生露面,我便馬上派你二人去救援神刀社。」

齋藤目慌亂的將下屬喚來,吩咐道:「告訴齋藤征四郎,讓他帶領三名sss級援軍,救援神刀社,快去!」

「嗨!」

下屬聽令,立刻將此消息帶給齋藤征四郎,後者聞訊之後,馬不停蹄的召集三名sss級守衛,朝着神刀社奔襲而去。

而他們走的路線,與之前齋藤田二和齋藤熊一樣,抄了天盈路這條小道……

(本章完) 被吵醒,葉紀也沒了繼續睡下去的慾望。

起身洗漱。

吃飯的時候,他思索著自己是不是該搞個勢力了。

比如說昨天那種情況,有個勢力做事總是方便許多。

當然,主要是昨晚走了一夜,真的。

很煩!

思考間,別墅門鈴被摁響。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