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也笑,笑着笑着,忽然間認真了起來:“不,我是真的想聽到你對我這樣說,山盟海誓三生三世的誓言我不要,我只想要你的此時此刻,童瞳。”

他一個字一個字認真唸了我的名字,童瞳。

我從不知道,我的名字,從這個男人口唸出來,會是這般好聽。

心底藏着的某種感情一股腦山洪暴發了,我擦了把眼淚,淚光還在眼角,我一下子抱住了他脖子,夠直身,吻了他。

第一次,我吻了他。

冷陌似乎沒料到我會突然主動,驚愕的頓了一下,兩秒鐘後,動作粗魯的將我狠狠按進他懷裏,前所未有的熱烈迴應我,像是疾風驟雨,讓人窒息。

我有些承受不住,卻沒有掙扎,感覺他瘋了似的想要把我揉進他體內一般,嘴脣很痛,身體被他揉的很痛,卻又莫名的很滿足。

這一刻,我們像是兩個瘋子。

宋天痕和綠龜還在,我們卻什麼都顧不了,彷彿天地之間此時此刻只剩下我和他。

我想我一定是着魔了。

他曾有千般不好,萬般辜負,但他依舊是我想要用盡這個年紀最乾淨最徹底的勇氣去愛的人。

愛那麼深,入了血脈,刻進骨髓。

纏綿至深的吻,結束之後我和冷陌都在重重喘氣,特別是冷陌, 這貨壓根經不起半點挑逗,捧着我的臉眸子又溼又可憐:“你真的是個磨人的小妖精,你低頭看看,我有多痛苦。”

我低頭,他某個地方撐的很大,我連忙扭開視線,臉頰發燙。

冷陌在我頭頂方嘆氣,將我重新按進他胸膛,抱緊我,卻什麼多餘的動作都沒做:“或許魑魅說的也很對,當一個男人愛一個女人愛到很深的時候,算不碰她,算沒有慾望,算只是這樣僅僅抱着她,都會覺得滿足,都會覺得……算只有三天時間,也足夠了。”

三天時間……

他似乎已經做出了某種決定,我的心狠狠下沉,連忙去捂他的嘴:“你別亂講,救出宋子清之後,我們也一定會有辦法來救你的!絕對!”

他親吻着我手心,彎着眸看我,良久良久,才說:“好,我等你救我。”

“我一定會救你!”我說不下去了,哽咽着重新抱住他脖子。

我一定會救你,冷陌。

我一定不會讓你死的,即使,讓你活下去的條件,是交換我的性命。

冷陌由我摟着他脖子,我感覺到他在欲言又止,我等着他說後面的話,片刻後,他張張口:“小東西,我們之間,現在是不是算……”

“姐你看!”宋天痕的驚叫打斷了冷陌的話。

我頓時從地跳起來,冷陌也很快站起身,一同朝着宋天痕的視線看去。

在我們前方不遠,隱隱出現了一個半紫半透明形狀的屏障,屏障的那端,有道很熟悉的身影朝我們這邊過來了。

是惡魔之王。

他終於還是發現我們了,也是,我們現在在他老巢外面,不發現纔怪。

“走吧。”冷陌對我說:“至少不要在這紫水河邊打,對我們不利。”

我點點頭。

狂暴形態的後遺症還沒有散去,紅紅還沒醒過來,不知道我能撐多久,又問冷陌:“如果對惡魔之王,你有幾分勝算?”

冷陌低頭看看我:“零點零一的機率,算不算勝算?”

“……”

連冷陌都這樣說了,那我們更得完蛋,然而要救宋子清,必須要啃了惡魔之王這塊老骨頭,只希望待會兒在交戰途,能發現惡魔之王的什麼缺點好。

我們離開了紫水河,靠近紫色屏障,宋天痕伸手小心的碰了碰,他的手指穿進了屏障。

“進來。”惡魔之王冷冷沉沉的聲音在裏面響起。

惡戰在所難免了。

我嘆口氣,瞧向宋天痕:“天痕,我一直有件事沒對你說。”

宋天痕也看我,歪歪腦袋:“什麼事?”

“爺爺非要讓你跟着我來的原因,恐怕是要讓你和我死在噩夢搖籃。”雖然這句話很殘忍,但我還是要對他說,因爲十有八九,這是真相了。 宋天痕聞言卻出的沒有吃驚詫異,只是眼神有些黯淡,移開目光:“我猜到了一些,爺爺向來不會做沒把握的事,當時那種情況,如果要幫你的忙,他更應該讓我姐來幫你,至少我姐姐也有她的獨門絕活,並且我的式神更厲害,而且我姐本身也我厲害太多了。 ”

“不管在怎麼樣,如果這次我們僥倖活了下來,天痕,你是要回去找你爺爺,還是跟着我?”我再次說道。

如果這次真的救出了宋子清,我有預感,接下來,我們要對抗的人,是宋凌風爺爺,宋天痕的爺爺,我的爺爺了。

宋天痕一滯,有些痛苦:“姐,我還沒想好。”

“我明白了,我不逼你,我們先把當前的事解決了。”我對他點點頭。

宋天痕沒有再說什麼了。

綠龜再次變成腰帶,纏繞到我身,保護住我腰腹那一塊,我看看宋天痕,又看看冷陌,他們也正在看我,而後,我們三人,一同踏進了紫色屏障裏面。

正面等着我們的,是惡魔之王本尊。

惡魔之王還是之前的樣子,放大版本的紫色茄子身體,下面胖面細,挺着大肚子,一雙小眼睛,尖尖的耳朵。

“你們膽子真不是一般的大,又偷了我的鬼眼還敢找回來!”惡魔之王很生氣,一波氣流朝着我們這邊過來。

冷陌的氣流迎去,暫時把惡魔之王的打破了。

“惡魔之王,這雙鬼眼我可以給你。”我前半步,直視惡魔之王:“我們今天也不是來挑戰你的權威找你打架的,可以說今天我們是來求你的,求你大發慈悲爲我們開啓通往寒山的氣流,我們有很重要的同伴需要去救,如果你要,我可以爲你下跪。”

“通往寒山的氣流?你們要去找還魂草?”惡魔之王一語道破。

我點頭:“對,我需要還魂草。”

“區區人類,想要我的還魂草,癡人說夢。”惡魔之王態度特別不好:“拿了我的鬼眼到處使用我次沒殺了你是格外開恩了,你們還第二次偷我眼睛不說,還來這裏送死!狂妄自大的讓我給你們開啓寒山氣流,簡直找死!”

說完之後惡魔之王手一揮,從天空忽然壓下一道巨大的黑色大,冷陌冰起防禦,我也抽出斬屍劍,宋天痕同時念動法術。

我們面對的是這個世界連最強冥王都打不過的地獄十九層惡魔之王,連冷陌都不敢怠慢,一來毫無保留的用出了全部實力,率先迎着惡魔之王去。

紅紅還是沒甦醒,急死我了!

宋天痕也召喚了式神,還是那隻貔貅,他之前說他目前簽訂的六隻式神當,貔貅最強大,青龍、白虎、朱雀、玄武,最強的四大聖獸他還沒簽訂契約,不然能召喚出來幫大忙了。

惡魔之王到底有多強?

我今天總算是見識到了。

冷陌和惡魔之王交鬥不下五招,五招啊,被惡魔之王拍飛到砸進地,地砸出一個巨大的深坑。

這可是冷陌啊!強大無的冷陌竟然在惡魔之王手下走不到五招!

宋天痕更別說了,他的式神貔貅,惡魔之王壓根不想搭理,連小拇指都沒動,貔貅被揍飛了,順帶着宋天痕一併被揍飛,被壓制在地動彈不了。

這壓根半點希望都不給我們啊!

冷陌從坑撐着身體爬了出來,我忙跑過去扶他:“冷陌你沒事吧?”

冷陌擦到嘴角的血,望向惡魔之王:“沒事。”

但我卻發覺他的臉色微微有些不自然的紅,皺起眉:“冷陌你……”

“怪不得洛柔從來不來第十九層地獄,原來有惡魔之王在,她打不過惡魔之王,怕惡魔之王耽擱她的事,才把惡魔之王封印在第十九層地獄。”冷陌說道。

我現在不想管冥王:“冷陌你是不是身體又不舒服了?”

“我沒事。”他卻堅持說道:“惡魔之王不會放過我們,用了全力不一定會贏,但不用全力一定會死,小東西,你明白我說的話嗎?”

“我明白,我該怎麼做?”我只好暫時忍住不去過問他的身體。

“我會去纏鬥住他,你抓住機會尋找他的弱點,爭取趁他不注意的時候,打他空檔。”

“好!”

冷陌走到前面,面對惡魔之王,在他腳底,我看到有火焰騰昇而起。

我以爲冷陌學會了夜冥的火焰,但緊接着才發現不對,因爲那根本不是火焰,而是耀紅顏色的冰啊!

“赤冰?”惡魔之王來了興趣:“有意思,冥界小子,使用赤冰,你可知道意味着什麼?”

赤冰?!這是傳說冷陌最強的能力赤冰!我還是第一次見到。

可惡魔之王是什麼意思?赤冰意味着什麼?

“我當然知道。”冷陌面色淡定的說:“赤冰是我生母用生命之血賦予我的能力,使用赤冰,意味着在使用生母的血,意味着在告訴我,我的母親,是我親手而殺。”

什麼?!

這耀眼漂亮的紅色赤冰,原來不是火,而是冷陌親生母親的血?!

冷陌曾經對我說過,他出生的時候控制不住自己的能力,親手殺了自己的母親,當時他雖然說的雲淡風輕,但我知道親手弒母的滋味必定不好受,卻沒想到如今……

他最強大的能力,是交換了他母親的生命……

一旦使用赤冰,像是在把他母親當作武器來使用一樣,也是在千遍萬遍提醒着他,手這把名爲赤冰的利刃,是他殺死了親生母親換來的……

怪不得他從來不使用赤冰。

原來是這樣,原來是這樣……

要有多堅強,才能如同立在我身前的男人這般,明明痛苦,明明悲傷,卻仍然表現的雲淡風輕。

“既然知道這意義,你寧願用你母親的血和生命來作爲武器,也要使用赤冰嗎?”惡魔之王再次說道。

冷陌對惡魔之王的視線,從我的方向看去,他脣角輕輕一勾,然後說:“我這一生已經失去了一個重要的女人,不會再失去第二個。” 失去的那個女人是冷陌的母親,而不會再失去的那個,是我。

冷陌說他生命只有兩個重要的女人。

一個是他母親,一個,是我。

……

我定定望着冷陌後背,再移不開視線。

“呵。”惡魔之王笑:“既然身後那女人與你而言那麼重要,爲何你還要帶她來送死?難不成你認爲區區一個赤冰,能打贏我?可笑。”

冷陌回頭看我一眼,又重新對惡魔之王:“我這個人,除了自己和大業以外,向來不在乎任何人的生死,奈何遇見身後那個蠢到要死的女人,她給我了毒,讓我離不開她,偏偏她又是個麻煩精,不願辜負情義二字,還魂草要救她哥哥,她有非來不可的理由。”

“那麼你呢?你的理由是什麼?”惡魔之王問。

“我?”冷陌大概停頓了兩秒,然後說:“我的理由,從來只有她一個。”

我的理由,從來只有她一個。

……

世間最浪漫的情話,恐怕,莫過於此了吧。

“倒也是個癡情的種。”惡魔之王說:“可惜我今天心情不好,不想放過你們,要證明你的癡情,光靠說的沒用,能保護的了她再說大話吧!”

說完之後不等我們所有人做出反應,惡魔之王已經消失在了半空。

“不好!”冷陌大叫,扭身朝我衝來。

惡魔之王出現在了我眼前。

我本能反手握住斬屍劍來擋,惡魔之王隨便一揮手,斬屍劍便從我手脫落,飛到了後面,插在地。

“姐!” 喜歡你,本性難移 後面宋天痕大叫。

惡魔之王月牙形狀的嘴咧開,手朝我脖子抓了過來。

關鍵時刻,紅紅終於甦醒了!

“破!”我幾乎是在一瞬間完成了半隻眼睛的變身,大念空氣波。

向來強悍的空氣波這次對惡魔之王卻彷彿是隻小綿羊,惡魔之王都沒有躲開,空氣破一丁點都傷不到他!

但我也藉此跳開了惡魔之王,跳到了後面,而緊接着,冷陌的赤冰攻了來。

赤冰的強悍,也是我第一次見到。

惡魔之王竟然被暫時困住了。

我退到後面,摸了下脖子,手讓了脖頸的血,差一點,差一點,我的脖子要被惡魔之王撕開了!

赤冰被破開,惡魔之王對冷陌惱了,攻擊目標不再是我,換做了冷陌,身體飛出無數個黑色的點,冷陌撐開赤冰當護盾,黑點穿破赤冰,盡數打在冷陌身,惡魔之王在冷陌頭頂再次施加了讓人承受不住的黑,我不知道惡魔之王使用的到底是什麼見鬼的能力,那黑不僅能壓制住人,還能控制住人的能力,在這張之下,人的能力會被惡魔之王隨意操控。

赤冰覆蓋黑,與黑較量了起來,冷陌在黑之漸漸有些不敵。

惡魔之王冷笑:“高燒加毒,還想跟我打,冥界的小子,你是看不起我麼?”

高燒?!

我猛地記起之前冷陌從坑爬出來的時候,我看到他臉色潮紅,那個時候他在發燒了!我怎麼會沒有仔細再詢問呢!該死!該死!

惡魔之王再次消失在了原地,出現在了冷陌身後,冷陌已經反應過來了,赤冰迅速包圍了他,他人也跳開了,但奈何惡魔之王實在太強,根本躲不開,惡魔之王一巴掌拍到冷陌後背,冷陌再次砸到地,承受不住的一口血吐了出來。

“冷陌!”我大叫。

惡魔之王腳踩在冷陌胸膛:“還說要保護重要的女人,這是你所謂的保護?別以爲自己有多強大,這個世界強大的人多了去了,當你有一天有了君臨世界所有強者之的實力時,再來說保護的話。”

眼看着惡魔之王要踩死冷陌了,我瘋了似的以最快速度衝了過去:“惡魔之王有本事你衝我來啊!”

我抽出骨頭戰戟,朝着惡魔之王砍下去,惡魔之王單手擋住了戰戟,旋即下一秒,捏住了我脖子,將我提到半空,另外一隻腳踩着冷陌。

惡魔之王真的是個強到恐怖強到無敵的怪物,我們對他,根本沒有半點贏的可能性。

我低頭看冷陌:“冷陌,你真傻,你大可以不用來淌這趟渾水的,你大可以答應了冥王做她男人,然後找機會統一冥界,成你的大業,你何必來管我,何必……”

冷陌口再次吐出一口血,笑笑:“大業失去了還可以再爭取第二次,可心愛的人失去了,生生世世,我再去哪裏求?”

生生世世……

我鼻子酸了,也跟着笑起來:“那也好,一起死了,一起去地府玩幾天,然後一起投胎。”

他望向我:“下一世,一定還能找到你。”

我閉眼。

下一世,我也一定能找到你,冷陌。

“愛到願意同生共死?行,我成全你們。”惡魔之王說着,手和腳同時用力。

在我以爲我和冷陌是必死的時候,突然傳來一道嬰兒的驚天巨哭:“哇!”

“啊!糟啦!”惡魔之王大叫起來,然後把我往地一扔,消失了,消失了,消、失、了……

我們徹底懵了。

他真的沒有再出現,嬰兒的哭成是從前面不遠的地方傳來,我爬起來去扶冷陌:“這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不清楚。”冷陌也一頭霧水的,借我的力站了起來。

我看到冷陌臉色已經完全變的通紅了,踮起腳尖摸了摸他的臉,燙的要命:“冷陌,你在發高燒!”

宋天痕也從後面來,拿着我的斬屍劍交給我,他也受了不少傷,頗爲狼狽:“姐,現在怎麼辦?”

“走,我們去巢穴看個仔細。”冷陌說。

抗戰游擊隊 “不行!”我馬拒絕,拽住他:“冷陌你到底知不知道你自己的身體情況啊!你在高燒啊!高燒!”

“一點小燒,沒事,你的事較重要……”他一邊說着,身形歪了一下。

嫁惡婿 “不行!堅決不行!”冷陌的身體狀況能不能戰鬥都是其次了,現在最關鍵的是,找個地方先把他燒退了再說! 冷陌之所以會高燒,絕對是因爲冥王給他喂下的毒藥有關!

冥王,冥王!

“我們待在這裏不是個辦法,惡魔之王指不定什麼時候又會來。 ”冷陌拗不過我,只好退一步:“要找地方,必須要離開紫水河,你可想好了,這離開紫水河,我們再來,要再一次面臨生命危機。”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