仔細回憶了一下,和白小鳳認識後。

這傢伙懟的對手的級別,簡直是在坐火箭,一個比一個生猛啊!

這日子,還能不能過了?

一旁,豆豆皮皮和慧娘也臉色大變起來。

他們,不知道荒教。

但,管中窺豹的道理,還是懂的。

天師聯盟和華家,在陰陽界可都是明面上的大勢力。

比天師聯盟強了一大截,能一個屁崩死華家。

老天爺!

這簡直就是座擎天大嶽呀!

而現在,白小鳳要帶着他們,去撼動這座擎天大嶽。

一鬼一龍一妖,相互對視了一眼。

確認過眼神。

真的是作死的人呀!

“你,你確定真是去對付荒教?”華青月“咕咚”吞嚥了一口口水,感覺喉嚨發緊。

白小鳳認真地點點頭:“嗯,你怕了?”

“就我們幾個?”華青月指了指豆豆皮皮他們。

白小鳳點點頭:“差不多了。”

差不多?!

華青月哭死的心都有了。

混蛋啊!

不帶這麼沒逼數的吧?

深吸了一口氣。

華青月轉身,走到陽臺上,翹起蘭花指,端起茶杯,狠狠地灌了一大口茶水。

然後,四十五度角,仰望着天空上的太陽。

今天,太陽很大,陽光很暖。

但,身上,好涼喲。

他微微一笑,或許是因爲緊張,連腔調都變成了灣灣腔:“那個啥,我忽然好想家,好想我的爸爸和(han)媽媽哦,這一趟,人家就不和你去了喲。”

“……”白小鳳。

豆豆皮皮和慧娘也是一陣無語。

他們同時一哆嗦。

好娘哦!

孃的要bào zhà了哦!

緊跟着。

豆豆也忽然說道:“呀,最近突然好想看林正英的殭屍片呢,好久沒看了,要不我們把林正英的殭屍片重新複習一遍吧?嚶嚶嚶……”

“對對對,大姐頭說的好有道理,龍竟然無法反駁。”皮皮忙附和道。

慧娘晃動了一下圓滾滾的身子:“對對對,講得對!”

說着,三個傢伙就準備往沙發上飄。

白小鳳淡然一笑:“哦,你們不打算去麼?反正你們三個有兩個的魂血都在我這,要是本大爺死了,你們也得死呢,和本大爺去拼一把,還是在家看殭屍片等死,選吧?”

皮皮和慧娘同時停在了原地。

好氣哦。

當時是嗶了狗才把魂血給主人的呀!

豆豆則拍了拍胸口,一臉僥倖的說:“好險,幸好當初沒要人家的魂血,嚇死寶寶了。”

皮皮和慧娘同時幽怨地看着豆豆。

大姐頭有些不要臉了呀。

“走吧。”

白小鳳拍了拍皮皮和慧娘,轉身就走。

皮皮和慧娘就跟泄了氣的皮球似的,低下頭,滿臉幽怨,緩緩跟上了白小鳳。

這一去,咋看都像是送死咧。

心,真的痛到無法呼吸了。

重生手記 但,忽然間,皮皮眼中紅光一閃。

他扭頭瞪着陽臺上的華青月,毫不客氣地鄙夷道:“華娘娘,你褲襠裏有沒有貨?還是不是男人了?”

華青月嬌軀一顫,豁然轉身:“你什麼意思?我當然是男人了!”

“呵呵!”皮皮不屑地笑了笑,“是男人,就幹荒教!連荒教都不敢幹,你還好意思叫男人?華娘娘,不愧是娘們中的典範!”

“你……”華青月俏臉一陣漲紅,翹着蘭花指指着皮皮,一跺腳:“好討厭哦。”

華青月感覺自己要氣炸了。

白小鳳的奴僕,怎麼都這麼囂張啊?

揭人家的逆鱗就算了,爲什麼還會把男不男人的事和荒教聯繫起來?

這二者,有毛的聯繫啊?

幹荒教?

找死麼?

可,讓他承認自己不是男人……不闊能啊!

皮皮眼中紅光閃爍,嘴角勾勒着人性化的不屑笑容:“果然夠娘炮!娘們,就是娘們!一顰一笑,娘炮無極限。”

華青月臉色漲紅。

呼吸急促。

脖子變得粗壯。

好氣。

真的好氣哦!

他怒視着皮皮,就感覺血液一個勁的往腦殼上衝。

然後,腦殼一熱:“幹就幹!就讓你看看,老子是不是男人!”

話音剛落。

皮皮身軀一顫,咧嘴大笑了起來:“哈哈哈……龍死也要拉個墊背的。”

說着,他像是邀功似的飄到白小鳳面前,晃動了幾下尾巴:“主人,我乾的漂亮不?”

白小鳳對着皮皮豎起了大拇指:“激將法用得漂亮。”

說着,他擡頭對華青月說:“華娘娘,男人一言九鼎,一言既出駟馬難追哦!”

“……”華青月。

有一句mmp,不知當講不當講。

而一旁的豆豆則對着華青月翻了一個白眼:“二傻子,傻的冒泡,當女人有什麼不好的?”

華青月嬌軀一顫,哭喪着臉看着豆豆。

恍惚間,有種被傷口上撒鹽的感覺,痛徹心扉。

總裁的私有寶 離開了住宅。

白小鳳帶着皮皮慧娘和華青月攔了輛出租車,返回鬼宅。

車上。

氣氛無比凝重。

靜謐的落針可聞。

華青月和皮皮慧娘全都決然的看着車窗外。

這架勢,儼然壯士赴死一般。

而白小鳳想到荒教,也是神情凝重,沒有言語。

開車的出租車司機,時不時地從後視鏡看一眼華青月和白小鳳,有些古怪。

華青月本來就心情煩的一匹,察覺到出租車司機的目光。

他不耐煩地喝道:“看什麼看?沒見過帥哥啊?”

“呵呵!”出租車司機笑了笑,也是個硬脾氣:“見過帥哥啊,就是沒見過臉色這麼喪的,咋地兄弟,要死了啊?”

華青月眼中光芒一閃,驚愕道:“臥槽,你咋知道的?”

“……”出租車司機。

他從後視鏡裏對華青月翻了個白眼:“神經病吧?”

“你……”華青月頓時就要發火了。

白小鳳急忙壓住了華青月的肩膀,對司機說:“大叔,別和我朋友一般見識,他剛被一個王八蛋陰了,所以心情不好。”

癱在副駕駛上的皮皮幽怨地回頭看了白小鳳一眼,道:“主人,你良心不痛的麼?” 回到鬼宅。

彪悍娘子絕色夫 巫天行已經回來了。

見白小鳳等人回來,他笑着站起來:“小鳳,一切都準備好了。”

說着,他目光看向華青月等人,瞳孔一縮。

“這些,就是你之前說的幫手?”

白小鳳點點頭。

然後分別指着華青月皮皮慧娘介紹了起來。

巫天行本身實力是超越七品的存在,即便皮皮不現形,他也能察覺出陰氣,輕易分辨出來。

且,以超越七品天師的實力,白小鳳可不認爲,巫天行看不出皮皮和慧孃的實力。

這就好比他之前面對霍去病一樣。

被一眼看穿了,完全沒有隱祕可言。

介紹完後。

巫天行的嘴角就抽搐了起來:“你確定,真是幫手?”

“哎喲,老頭,你啥意思呢?”

皮皮登時眼中泛起紅光,有些不爽了。

本來就是被主人要挾着來的,現在還被一個老頭子陰陽怪氣的懟了。

當龍沒脾氣的啊?

巫天行擺擺手,無視了皮皮,對白小鳳淡淡地說:“他們的實力,怕不夠老夫一人揍的。”

白小鳳笑了笑,巫天行說的可是大實話呢。

超越七品天師的存在,又有幽冥火在身。

以皮皮慧娘和華青月三人的實力,估計還不夠幽冥火一頓燒的。

連巫天行都對付不了,那荒教的那些大佬,皮皮他們就更對付不了了。

但,他知道巫天行的實力。

皮皮卻不知道呢。

聽到巫天行這話,皮皮頓時眼中紅光激射,他身軀一扭,磅礴的陰氣頓時破體而出,朝着巫天行碾壓而去:“老頭,你這就過分了啊!”

然而。

巫天行一揮手,一道金光飛出,輕易的將皮皮釋放出的陰氣破散。

突兀的一幕,讓皮皮瞳孔驟然一縮。

一旁的華青月和慧娘也是大驚。

轟!

緊跟着,巫天行身上爆發出一股磅礴如獄的氣勢。

超越七品天師的威壓,在這一刻,顯露無疑。

隨之,屋子裏,戛然死靜下來。

皮皮身軀一顫,“咕咚”吞了一口陰氣。

額滴個乖乖!

不帶這麼嚇龍的吧?

而華青月和慧娘也是渾身緊繃起來,被巫天行的氣勢籠罩,他們就感覺身體被禁錮了一般。

“超越七品的存在!”華青月脫口驚呼道。

巫天行淡然一笑:“現在,老夫還過分麼?”

他這話是對皮皮說的。

皮皮龍軀一擺,人性化的咧嘴一笑:“呀!一點都不過分呢,好有道理的,嚶嚶嚶……”

嗖!

會計十年 話音未落,他就一卷陰氣,直接鑽到了白小鳳身後。

丫丫的腿兒!

龍裝比裝大發了,只有靠着主人才有安全感吶!

“……”巫天行。

果然風從龍,雲從虎,什麼樣的主人就有什麼樣的奴僕啊。

深吸了一口氣,巫天行收斂回釋放出的氣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