今日親眼見到有人能夠打出火拳,心頭極爲震撼。作爲武者,他更想將對方的功法佔爲己有!

然而葉猛雙拳合十,兩個海碗大的拳頭之上竟都凝聚出了恐怖的火焰。

“哈!”

葉猛一聲暴喝,右拳再次隔空打向單腿立在樹幹上的楊九天。

那恐怖的火焰再次從葉猛的拳頭中迸發而出。

“哧哧!”

被星月之光覆蓋的茂密叢林裏,那火焰的聲音在空中發出恐怖的炸響,奇快的暴射向楊九天的眉心。

楊九天瞪大了眼睛,眼睜睜的看着那帶着炸響之聲的火焰快速的暴射向他的眉心。

常理而論,葉猛那一拳的速度快比閃電,楊九天只是一個年僅十六歲的武者,根本不可能躲得過。

但見楊九天本能的身體一沉,便是又一次意外的躲開了葉猛的烈焰拳。

“竟然躲過去了!”

葉猛暗暗吃驚,緊接着奇快的揮出左拳。

“哧哧!”

又是一聲火焰的炸響之聲傳來,楊九天剛剛躲過一擊,尚未站定身形又要躲避葉猛的第二次攻擊,實在是有些困難。

但見他從容一側,葉猛的火焰拳竟只是和他擦身而過。

炙熱的火焰將他的粗布衣服燒出一個大洞。

那件衣服是他雙目失明的母親親自爲他縫製的,多年以來他都無比的珍惜。此間被葉猛的烈焰拳燒出一個大洞,更是令他無比的氣憤。

“葉猛,我已經讓了你四招了!”

四招,楊九天已經大致摸清了葉猛的拳速。

“呵呵,誰要你讓,有種的就跟我痛快的打一場!”葉猛站直身形指着楊九天怒喝一聲。

“哼,我要出手了!”

楊九天事先預警,突然身形一沉,靈活的身體竟是如同一條靈蛇一般盤在地面上之,靈活奇快的穿梭到了葉猛的腳下。

這一招算不上什麼特別的武功,只是極爲簡單的招式。

若是由平常人施展出來,恐怕會有些像烏龜游泳。

但由楊九天施展出來,就像是靈蛇出洞一般,快得令人感到極限可怖。

“哼!抓住你了!”

楊九天沉着的大喊一聲,右手大力的鉗住了葉猛的腳踝。

葉猛見狀一驚,似乎對楊九天那般神鬼莫測的速度感到極爲不可思議。

那真的是人類施展出來的武功麼。

他還只有十六歲,究竟要承受多麼艱苦的訓練才能擁有如此高的水準!

這是葉猛這個過慣了錦衣玉食的城主少爺無法理解的。

“呵!別得意!”葉猛冷喝一聲,腳踝之上突然出現一道恐怖的火焰,竟是瞬間將楊九天的手燒得焦黑。

“啊!”

楊九天手上生疼悶哼一聲,但他卻沒有放手的意思,一雙清澈的眸子裏透着堅毅之色,更加大力的一捏,耳邊突然傳來“喀!”的一聲骨骼破碎的聲音。

“哇擦!”

葉猛疼得一聲怪吼,反腳大力的踢出,卻是又被楊九天抓住了腳踝。

葉猛故技重施,準備用火焰去燒楊九天的手掌。

然而楊九天身經百戰,早有所料,搶先一步捏碎了葉猛的腳踝,並迅速的抽離了自己的右手。

此間葉猛的一雙腳踝已廢,雙膝重重的跪在潮溼的地面,疼得眼淚都要落下來。即便如此,他那雙火焰拳仍然具備強勁的殺傷力。他緊握着拳頭,再次凝聚出恐怖的火焰便是準備向楊九天出手。

楊九天似乎早已料想他還會出拳,身體靈活的一個翻身躍到葉猛的身後,奇快的出手精準的抓住了葉猛的琵琶骨。

“喀!”

又是用力一捏,葉猛的琵琶骨被輕易捏得粉碎,四肢已經全部失去了攻擊力。

緊接着傳來葉猛一陣撕心裂肺的慘叫之聲。

見葉猛已經失去了戰鬥力,楊九天這才咬緊牙關,反手握着被燒傷的右掌。

緩緩地站起身來,便是準備向葉猛狠下殺手。

然而葉猛雙膝跪地,哭着求饒道:“不!不要殺我!如果你放過我!我願意把九陽鍛體訣的祕籍送給你!”

“九陽鍛體訣?”

作爲一個武者,楊九天實在無法輕易對那種神奇的功法提出拒絕。

葉猛見楊九天心動,便是急切地說道:“九陽鍛體訣乃至陽功法,天下僅此一本,只要你學了去,運用得當,終有一天可以成爲這個世界上最強的武者。”

“噢?”

楊九天興致大起,但轉念一想,這葉猛學了這九陽鍛體訣以後,武功也不過如此,暗暗不信。

葉猛也頗爲精明,又急切地解釋道:“我知道你不信,但我實話告訴你,我之所以練了九陽鍛體訣以後還是打不過你,完全是因爲我無法忍受這裏面殘酷的修煉方法。”

說話間,葉猛緊咬牙關,擡起已經半殘的手,艱難地從懷中掏出祕籍,恭敬地交到楊九天的手中。



楊九天接過祕籍,嘴角的肌肉微微顫抖。

“即便如此,你也同樣難逃一死!”

楊九天嫉惡如仇,對於葉猛這般無恥的小人,只要落在他的手裏,他就一定不會輕易的放過。

“喀!”

又是一聲清脆的骨裂聲,他終究還是毫不留情地出手捏斷了葉猛的脖子。 葉猛欲將叛國,對國不忠,更是私自飼養嗜血魔狼,其心腸之歹毒不言而喻。

楊九天出手殺死葉猛,真可謂是替天行道。

但看着葉猛含笑倒在地上那一刻,楊九天的心情突然變得極限複雜。

葉猛說九陽鍛體訣天下僅此一本,那麼他如果練了這本功法,豈不是就等於昭告天下,是他殺死了葉猛麼?

可是面對天下獨一無二的至陽功法,他又實在無法抑制心頭的好奇之心。

藉着星月之光,他仔細地閱讀着其中每一個細節。

萬物陰陽,陰在陽之內,不在陽之對。

武道乾坤,乾在坤之內,不在坤之對。

陽者,火也。

陽者,道也。

陽者,玄也。

得九陽鍛體訣者,必須潛心修習武道,心無旁騖。

九陽鍛體訣共有九重,在修煉之初,必須熟讀武功心法,倒背如流,才能在修煉之時不至於受到阻礙,甚至造成難以治癒的內傷。

祕籍中有備註,九陽鍛體訣修煉到第七重的時候,武者的修爲也就可以順利的突破形武十星屏障,成爲意武一星的武者。

從前對於意武一星層次的概念極爲模糊,甚至連想都不敢想。

師傅說過,盛世大陸的意武高手少之又少。

而得到九陽鍛體訣,似乎就已經看到了意武的形態。

翻看到第五重五陽烈火拳的時候,楊九天震驚了。

能夠有資格修煉五陽烈火拳者,形武修爲必須達到形武八星,而修成了五陽烈火拳者,形武修爲也必將突破形武九星的層次。

“沒想到葉猛那種實力竟還是形武九星的高手麼!”

楊九天無比震撼的翻看着祕籍中的內容。

正當看得入迷,耳邊突然傳來一陣刺耳的人聲。

一個男子帶着恭敬的聲音問道:“少將軍,這一看就是魔狼經過的地方,我們這樣毫無準備的來此會不會太冒險了。”


“我早就知道是大哥養了那頭魔狼,我剛纔在城樓上聽到大哥的慘叫之聲,我猜大哥一定在這裏出了事。”

聽他說話的內容就知道,他一定就是葉猛的弟弟葉攸。

葉攸是葉城的少將軍,一直都很受他父親的器重,想必他的實力也在葉猛之上。

聽腳步聲,他們至少是二十人以上的隊伍。

楊九天不敢再次多作逗留,便是小心翼翼地將九陽鍛體訣的祕籍收入懷中,悄無聲息的退入那漆黑的叢林之內。

一路向南,尚未走遠便聽到葉攸低沉的吶喊之聲。

“大哥!”

那聲音在叢林裏迴盪,充滿了急切和悲憤。

跟隨在葉攸身邊的一個部下也突然沉聲問道:“少將軍,大公子身上的血跡未乾,想必兇手尚未走遠,我們追上去殺了他,替大公子報仇!”

“不!”

葉攸出言阻止道:“叢林裏四處都暗藏殺機,我在明,敵在暗,那個人能夠殺死魔狼和大哥,想必實力不凡,我們先把大哥的屍體擡回去以後再從長計議!”

話音未落,便又聽到一個聲音沙啞的青年軍人驚喜喊道:“少將軍快來看,魔狼的胸腔裏還有一柄斷掉的軍刀!”

“拿出來看看。”

葉攸沉聲命令道。

“是!”

話音未落,又一個青年軍人驚喜喊道:“這邊還有一個斷掉的刀柄。”

“快,也拿過來給我看看!”

那人立即將那斷掉的刀把交到了葉攸的手裏。

“竟然是…丁家遠征軍的十夫長!”葉攸驚訝的輕呼一聲。


楊九天聞言一震,萬沒想到如此都能被他們找到蛛絲馬跡。警惕的停下了腳步,同時無比的懊悔,臨走時怎麼就忘了清理戰場。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