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你太不信任我了!我雖然才進這潔美幾天!但畢竟我也算是潔美的一員了!我也捨不得你們這些美女,呃,同事的!雖然我們才相處了幾天,但是我是非常想和你們當成朋友的!”鄒忌一副義正嚴詞的說道。

“嗯……好吧,對,對不起…是我錯怪了你,誰知道你竟然真的去調查了,雖然調查的沒什麼用……”莫敏道歉道。

“好啦,好啦,不要道歉了,最見不得女孩子道歉了,我就原諒你好了!不過,我有一個條件!”

鄒忌微微一笑。

莫敏露出了疑惑的表情,“什麼條件?”

“你把現在潔美的所有問題都告訴我!我就原諒你了!”鄒忌依舊是一副還有些氣呼呼的模樣。

“啊……”莫敏明顯的糾結了。

鄒忌又開口了,“你說說你,我們都是一個公司的,我和安總裁之前就認識,你還這麼不相信我啊!既然這麼不相信我!幹嘛那天還要同意我幫助潔美,既然讓我幫助潔美了!爲什麼還不把潔美的情況告訴我!還在藏着掖着……”

“好好好……我告訴你還不行嗎,你就別嘮叨了,煩死了。”莫敏苦着臉啐了一聲。

“聽好了啊!我就說一遍!”莫敏說道。

“嗯嗯!”鄒忌睜這兩個好奇的大眼。

“現在潔美最大的問題就是資金鍊了,你也知道,打官司什麼的最費錢了,什麼關係都要打理的,而目前現在潔美的情況幾乎已經撐不住打官司了,潔美下屬的幾個分公司都不願意拿出錢來,就算拿了也是那了一點點,對於潔美來說根本就是杯水車薪罷了,而人家飆風呢,有個煤礦大姐大,人家還怕什麼資金鍊不足?想要錢人家說一句話就能調來幾千萬的資金來,而我們潔美則不能,我本本身就要支撐這整個公司的運行,而且還有工人們的工資和工廠的運作,這就是一筆很大的錢了,所以,我們資金輸了,然後就是證據的問題了,在你去飆風要賬的時候想必你就已經知道了,飆風是個皮包公司,是個騙子公司,當然,他也騙過潔美,而且還騙了不少錢,考慮到種種關係,讓你和劉辛彤去要賬去了,本身打算的就是要不回來的話就上訴飆風了,誰知道你不僅僅是把錢要回來了,而且還多要了,甚至是把人家給打了,這就是第二個問題了,飆風公司也是一直抓住這個問題不放,這就造成了我們資金,證據上的問題了,你說,我們潔美能不輸嗎,這也就是天海幫沒介入進來,否則的話,他們一威脅我們的員工,那可就麻煩了。,對了!還有那個天海市的市長,他在這個官司裏面出了不少力的,本來這個一審可以在前兩天就出結果的,但是不知道福祿市的那個高官幫了我們,導致那個市長沒得逞,這,就是現階段潔美的問題了,呼~”莫敏說完,吐了口氣,這下說的可是口乾舌燥了。

“怎麼樣?都懂了吧?”莫敏微笑這問道。

鄒忌皺着眉頭,點點頭,“莫主任,我有件事情能夠要和你說一下,我……我要向你請假。”

“啊?什麼?我沒聽錯吧?你還用情假的?你不是想來就來,想走就走的嗎?”莫敏挖苦道。

“呃,”鄒忌撓撓頭“莫主任,不說了哈,我先走了,至於到底請幾天我到時候打電話告訴你!”鄒忌說完,轉身就出去了。

而屋裏的莫敏看到鄒忌出去了,臉上的表情慢慢的變成了不屑,“哼,就憑你小子還想騙我,真當老孃這職場幾年是白混的啊,還想從我嘴裏套話?哼哼,這些都是老孃故意告訴你的!希望你能幫上忙吧……” 鄒忌還不知道剛剛那些都是莫敏故意告訴鄒忌的,他還以爲是自己用宇宙超級無敵聰明的智慧從莫名嘴中套來的話呢。

鄒忌剛剛走到潔美大廈門口,突然想起來忘叫申大龍和張小兵了,略一思索,掏出電話打給了莫敏。

“喂,莫主任啊,我給你請個假啊,我去大原市找那個煤礦老闆去了啊,你們靜待我好消息啊!還有啊,你給那個業務部的部長說一下,申大龍和張小兵我帶走了啊!拜拜莫主任,不要想我哈,我掛了啊”鄒忌說完,果斷的掛了電話。


莫敏在她辦公室,“我……我!”莫敏幾度想說話,都被鄒忌給打斷了,最後甚至是直接掛了莫名的電話。

“可惡,可惡,你個大壞蛋竟敢掛我電話!!”莫敏捏着電話,氣呼呼的說道。


“氣死我了!啊!!哼!死在大原市好了!”莫敏撇着嘴詛咒着鄒忌,但是手朝着潔美的內部電話抓了過去。

——————————–

“你們兩個真TM的有癮是不是!不上班!不上班!你們他媽今天還來幹什麼!乾脆以後都別來了!草!”

業務部辦公室,申大龍和張小兵兩個人低着頭聽着對面椅子上那個肥頭大耳業務部主任的訓話,申大龍和張小兵兩人被罵的狗血淋頭,兩人也是一直忍着,因爲那個主任說話太難聽了。

“你們兩個怎麼不說話了!啊!真他媽狗孃養的!你們他媽但這裏是菜市場啊!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你們他媽現在走吧!草!”那主任顫抖着臉上的肥肉,罵着申大龍和張小兵。

“草!”申大龍終於忍不住了,啪的一聲,“你他嗎在給老子罵一句!”申大龍把桌子上的實木都拍進去了深深的手印。

那主任頭上的冷汗唰一下的就冒出來了。

“鈴…鈴…”那主任趕緊抓起電話,避開申大龍冷酷的雙眼。

“喂……喂……喂…”那主人顫抖這對這電話說道。


“嗯?黃主任?你怎麼了?怎麼語氣這個樣子?”電話那頭的莫敏問道。

“哦…哦…莫,莫主任啊,沒,沒事,你有什麼事嗎?”黃主任說着話還轉頭看了一眼申大龍,發現申大龍還盯着他,黃主任趕緊轉過頭。

“莫主任啊,你有什麼事?感覺說啊!”黃主任對這電話大叫道。

“呃……好吧,黃主任,我和你說下,你部門不是有兩個人叫申大龍和張小兵嘛,我給他們兩個捎個假。”

莫敏說道。

“啊,申大龍和張小兵啊……”黃主任很是驚訝。

“是啊,怎麼了嗎?不行嗎?”莫敏疑惑道。

“不是,不是,行!行!”黃主任猛地點點頭,然後就趕緊把電話給掛了。

黃主任轉過頭來,看着申大龍和張小兵,再看看桌子上深深的手印,擦擦額頭上的冷汗。

“倆,倆位,你們,你們可以走了,剛剛公關部的莫主任給你們請假了……”

黃主任驚恐地說道,根本不問爲什麼請假和請多少天,他現在只想的,就是把申大龍和張小兵兩人給請出去,至於幫自己的老朋友安三炮出氣這件事是絕對的不管了,以後也不招惹這兩尊大神了!

“什麼?莫主任給我們請假了?”申大龍和張小兵都露出了疑惑的表情。

黃主任,猛地點點頭,剛想說什麼,又被一陣鈴聲打斷了。

是申大龍的手機鈴聲。

“喂,忌哥。”申大龍接起電話。

“嗯,大龍,你和小兵兩人下來吧,我在潔美門口呢,我讓莫敏幫你們請假了,”鄒忌在電話裏說道。

申大龍看看黃主任,點頭,“嗯,好的,知道了,我和小兵馬上下去。”

申大龍掛了電話,看着黃主任,“主任啊,我們走了啊。”

“嗯嗯!趕緊走!趕緊走!”黃主任猛地點頭說道。

申大龍微微一笑,“小兵,忌哥打來的電話,他在門口等着我們呢,我們下去吧。”

申大龍對這張小兵說道。

張小兵點點頭,跟在申大龍身後出去了。

屋裏的黃主任看到兩人終於出去了,一下子就癱坐到地上了,“可惡,你們,你們竟然敢威脅我…草!老子,老子什麼時候這個樣子過…”黃主任氣憤憤的說道,但還是下意識的擦了擦頭上的冷汗。

兩人下樓,看到了猥瑣的鄒忌,走了過去。

“忌哥。”

“嗯,大龍小兵,你們好快啊!嘎嘎!”鄒忌邪惡的笑着。

“呃……忌哥,你才快呢……”張小兵羞澀的說道。

“滾犢子,你和大龍是一對!別和我買萌!”鄒忌笑罵道。

“龍哥……”張小兵又含情脈脈的看着申大龍。

“尼瑪……”申大龍無奈地罵了一句。

“忌哥,你給我們請假要去哪裏啊?”申大龍問道鄒忌。

“這個啊,我本來是想的我們一起去大原市把那個大姐頭解決掉的,具體什麼的我們到了總部在商議吧。”鄒忌說道。

“嗯。”申大龍點點頭。

“走嘍!上戰車!”張小兵笑着說道,然後朝着停車場就跑了過去。

“尼瑪,你們給我換換!你們騎那輛紅的!”鄒忌大叫道,然後也朝着停車場跑過去了。


申大龍一看這情況,立即大叫道,“忌哥!不要搶我的!小兵的最好看了!”……

最終,鄒忌還是沒有搶到鑰匙,所以只能各騎各自的了。

“媽的,紅色小綿羊怎麼了!多漂亮啊!我就不待見你們!你們想跟我換我還不換呢!”鄒忌對這申大龍兩人叫道。

“哈哈,忌哥啊,的確很好的,你慢點騎啊,哈哈!”申大龍和張小兵大笑這,一擰油門就衝了出去。

“媽的。老子非跟着你們!”鄒忌大叫一聲,跟着也出去了。

三人在機動車道上飛速的穿梭着,擁擠的車輛完全擋不住三輛小綿羊,不停地飛奔着,到了郊區人更少了,三個人也氣得飛快了。

一會,到了總部門口,門衛看着三個老大愣在了原地,三人都是穿着大褲衩,大拖鞋,而且還騎着那麼萌的小綿羊,這個門衛果斷的震驚了,直到鄒忌三人把鑰匙塞到門衛的懷中讓他去停車,他這才反應過來,趕緊朝着三人叫道,“是…是…”

鄒忌三人貌似沒聽到,勾肩搭背的朝着三樓就上去了。 鄒忌三人徑直上了三樓,張棟出來迎接,早在之前鄒忌就已經打電話告訴張棟他要來了,所以張棟已經把會議室神馬的都安排好了。

“小棟子,還去會議室啊,我都有點煩了……”鄒忌抓抓耳朵說道。

張棟無奈的一笑,“忌哥啊,我也給你安排辦公室了啊,可你從來就不問我,你也根本沒去過你的辦公室啊。”

“啊”鄒忌笑了笑“嘿嘿,這不是沒空嘛,現在就是機會,走吧,我們去我的辦公室談事情,順便看看我的辦公室長什麼樣子,嘎嘎!”鄒忌說完,穿着人字拖鞋,啪啪的往前走了。

張棟申大龍三人跟在後面。

張棟說着路,三人走到一個大大的門前,紅木的門上寫着幾個字‘邪狼幫幫主辦公室’。

“嗯……”鄒忌託着下巴,看着這幾個字。

“小棟子。”鄒忌叫道。

張棟一笑,“哎,忌哥,怎麼了?這幾個字有什麼問題嗎?”

“是有問題,有很大的問題,這個辦公室應該是整棟樓最大的屋子了吧?”鄒忌問道。

張棟點點頭,“是啊,要不怎麼能當幫主辦公室呢。”

“好,既然如此就給我變變,幫主辦公室換個小點的,把這個最大的屋子給我弄成健身房,裏面擺滿健身設備,好讓我們那些幫衆來鍛鍊,另外,別的一些像夜總會了,酒吧了,KTV了,這些地方全給我弄上健身設備,幫衆的身體素質上去了,那麼我們邪狼幫的實力也就上去了。”鄒忌微笑着說道。


鄒忌的腦海裏可是深深記得,那天去飆風廣告公司的時候那些混混一個一個可是肌肉十足啊,如果自己手下的每一個幫衆都有那樣的肌肉,那邪狼幫還怕什麼!

“是,知道了忌哥。”張棟點頭。

“嗯。”鄒忌推門進去。

映入眼簾的,是一個大大的落地窗,這裏面的裝飾,呃……怎麼那麼像潔美總裁辦公室的裝飾,都是大概一百多平米的樣子,大大的落地窗,辦公桌後面是大大的書櫃,還有一些沙發在這邊放着,就是卻了點她辦公室的那種香味。

“呃,好像公司的老闆辦公室啊……”鄒忌說道。

“呵呵,忌哥,這就是照着大辦公室來設計的,我們邪狼幫的幫助的辦公室,肯定不能差了,由於我們沒人懂這個,所以就照着一些大公司的辦公室來設計了。”張棟笑着說道。

“呃,好吧,來,我們說正事。”鄒忌說完朝着沙發走了過去,申大龍三人跟着也坐在了沙發上。

“那什麼,張棟啊,把那個狄英和仇雲也叫過來吧,我有事情問他們。”鄒忌對這張棟說道。

張棟點點頭,起身,出門對這走廊裏的守衛說了些什麼然後轉身又回來坐下了。

一會,兩個人出現在了門口,一個黑色勁裝,身材妖嬈,一個面無表情,雙手插兜。

“忌哥。”兩人對這鄒忌打了招呼。

“來來來,坐下。”鄒忌招招手說道。

仇雲和狄英點頭,坐了下來。

鄒忌開始說話了“今天我來,主要有兩個事情,第一,就是天海幫的事情了,第二,還是天海幫的事情。”

鄒忌轉頭,看向狄英,“狄英,你陷害天海市市長的事情怎麼樣了?”

狄英玩味的一笑,對這鄒忌眨眨眼,“忌哥啊,你猜~猜中了我就告訴你~”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