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什麼……”大長老和四長老異口同聲的喊道。

“怎麼可能,他看起來那麼年輕,竟然掌握了滿級火龍?”

四長老一激動,臉上的面紗差點掉落下來。

“是啊,大長老,所以我說這一次馬千里立大功了,我打算獎勵馬千里晉升爲十一長老。”

“當真如此的話,馬千里真的算是爲我們丹青門立下了不世功勳啊。“

”要知道,丹青門傳承三千年,出了開宗祖師他老人家以爲,我們可沒有任何一人能達到滿級火龍。”

“不行,此事得謹慎覈驗,再三覈驗,若水,你去召集所有長老過來議事廳開會,我們要現場覈驗。”

大長老想了想,還是打算保守起見,再對程川覈驗一次。

程川自然無所謂,他還打算看看能不能趁機再坑幾塊靈晶。

不到十分鐘,議事廳內便站滿了諸多長老,十大長老院核心長老,二十個內門長老,全部被叫了回來,至於其餘的百名外門長老,則是沒有資格出席。

不出程川所料,他還沒開口,大長老已經丟給了他幾顆紫色靈晶,生怕程川在過程中內力不繼。

等到衆人落座之後,程川在周良才的一聲指令下,瞬間引出了議事廳中那個丹爐的九百九十九條火龍,驚得衆人紛紛尖呼。

大長老更是興奮得如同小孩一般,他跟周良才一樣,知道程川對於丹青門的價值到底有多大。

大長老當即下達了全員封口令,在醫門大賽之前,不允許衆人泄露一絲風聲,以免別有用心之人,傷害程川。

馬千里如願以償的成爲了核心的十一長老,而在衆人散去之後,程川被單獨留了下來。

議事廳中,大長老和四長老暗中嘀咕了好一陣,旋即擡起頭,望向了程川。

“程川,外面那個大丹爐看到沒有?”大長老問道,程川點了點頭。

“那好,這樣,程川,那個丹爐是莫如風送給四長老的禮物,但是陷入了沉寂之中,我跟四長老商量了一下,要不你去嘗試着喚醒一下那個丹爐。”

“若是喚醒不了,就此作罷,但如果喚醒成功,這丹爐便賞賜於你,只是他日如果丹青門有需要用到此丹爐之時,希望你能給予方便, 如何?”大長老很客氣的問道。

“這個自然沒有問題,只是我不明白,爲何要我去嘗試喚醒,你們不打算去試試嗎?”

有便宜不佔,自然不是程川的風格。

“咳咳咳,那丹爐乃是聖級之上的丹爐,對神念要求很高,丹火滿級,纔有機會喚醒。”

大長老老臉一紅,連忙解釋道,程川這才反應過來,非不願也,實不能也。 “四長老,你轉贈他人之物給我,沒有問題吧?”程川瞄向四長老。

四長老名叫周若水,是丹青門大長老發掘出來的妖孽級門徒。

更是在進入丹青門一年後被破格提拔爲四長老,因爲她不僅丹火強盛,而且煉丹之術直追大長老。

事實上,周若水年方二十,本是丹青門最妖孽的存在,此刻竟然來了一個比她還要妖孽的程川,這讓她充滿了好奇。

“既然是送我之物,便由我處置,你無用擔心,去試試吧,我們也想看看,你能不能再創奇蹟。”

不過這周若水年紀不大,說話倒是一套一套的。

程川一聽,再無顧忌,徑直走到那座丹爐之前。

先是用神念查探了一下丹爐,發現並無不妥,旋即兩掌貼在了丹爐之上,就欲施展控火訣。

“且慢,主人,這丹爐有強大的幻境源晶,應該是用來控制使用煉丹爐之人的。”

久未說話的沈夢突然開口道。

“真的?沈夢,你能看出來這個幻境源晶是什麼時候放進去的嗎?”

程川暗自和沈夢溝通道,落在衆人眼裏,還以爲程川在做控火前的準備。

“主人,有一塊小的幻境源晶是剛放進去的,但是這丹爐最深處有一塊巨大的幻境源晶年代已經非常久遠了。”

沈夢的話讓程川皺起了眉頭,這個真相跟他猜測的有點出入。

“那它這個幻境源晶是怎麼運作的,我來控火,會不會也被它控制?”

程川問道。

“有我在,主人你自然不會被控制,而且這幻境源晶對我有大好處。”

“我估計了一下,我如果吞噬掉這些幻境源晶,可以直接晉升到4級甚至5級以上。”

“到時不僅可以獲得真身,可以天天陪在你身邊了,還可以擁有強大的實力,保護主人,你說好不好,主人?”

沈夢嘰嘰喳喳的說了一通,程川起碼知道自己施展控火訣不會有影響。


看來這丹爐是莫如風拿來控制周若水的,端是用心險惡。

若不是沈夢發現,恐怕倒是周若水被莫如風控制了,衆人都不可知。

“我可以開始了嗎?”

片刻之後,程川問道。


“好了,主人,開始吧,希望我可以衝到5級,那樣我的實力就可以達到聖級了,就能保護主人了。”

沈夢滿心期待道。

隨着程川的控火訣打在丹爐之上,果然,從丹爐深處瞬間竄出一道紫色的光芒,沒入程川眉心。

自然是幻境源晶之中的精髓,被植入的幻境咒語。

嬌娃空間中的沈夢此刻已經躺入了水晶盒子之中,神念跟程川全面溝通,瞬間在眉心處捕獲了那股幻境源晶的精髓。

“哇,好吃,主人,太好吃了……”一口吞下了那股精髓之後,沈夢不由得發出了一聲感嘆。

璿璣圖 哈哈哈,沒想到你還是個小吃貨。”程川大笑幾聲,滿是寵溺道。

“主人,你可以使用控火訣了,如果我猜的沒錯,那個丹爐深處的幻境源晶,必須看到你超常的天賦之後,纔會主動跑出來控制你。”

沈夢吧唧了一下小嘴脣,顯然還沒過癮。

程川聞言,連忙全力施展了控火訣,三百條、六百條、九百條、一千二百條、直到一千五百六十條火龍,程川的速度才慢下來。

但火龍的數量依舊還在慢慢的提升着,此時,整個丹爐瞬間發出一聲嗡鳴,無數紫色的光芒從爐體中噴射而出。


“這是人爐合一……”大長老望着眼前的這一幕,大驚失色道。

“這就是人爐合一的境界?”周若水的眼眸裏,同樣滿是驚豔。

“丹青門要大興了,哈哈哈,丹青門要大興了……”周良纔不由得撫掌大讚。

“沒想到這小子潛力這麼大,人爐合一,起碼是一千三百條火龍以上……”馬寧同樣感到難以置信。

而此刻,程川和沈夢正在吃力的對抗着從爐底深處竄出來的幻境源晶精髓。

“主人,這次發財了,我鐵定能升到5級了,好好吃。”

沈夢一邊吞着那股精髓,一邊在跟程川嘮嗑。

“沈夢,你確定沒有問題嗎,你看看你的肚子。”

不過程川卻沒有沈夢那麼樂觀,因爲他發現沈夢的肚子已經如同吹氣球一般,鼓脹如懷胎十月一般。

而且他也隱隱感到一股無法抗拒的意志在影響着他,似乎讓他要屈服,聽命與一個不知名的存在。


“啊,怎麼這精髓這麼強,不行,我要加快消化猜想,不然真的會被撐破肚皮。”

沈夢說完,臉上難得露出了認真的表情,只可惜爲時已晚,她的身體依舊在不斷膨脹。

而程川的臉色也開始變得難看,因爲他已經感到了一股俯瞰天地的強者意志開始降臨在他身上。

九轉金身第一時間運轉了起來,勉強支撐着程川沒有跪下去,不過他已經全身開始爆裂,滲出鮮血了。

“這是什麼情況,程川這麼會全身冒血?”大長老第一時間發現了不對勁。

“不好,這爐子有問題……”周良才也算是見多識廣,瞬間猜出了事情的真相。

“那該怎麼辦?”周若水一聽,臉色頓時一沉,如果說爐子有問題,那麼送爐子的莫如風肯定是衝着她來的。

“先看看再說,我們貿然干預,可能會傷害程川。”


大長老眉頭緊皺,沒想到剛剛找到一個妖孽中的妖孽,便遇到這事情。

“臣服於我,賜你大神通……”而此時,程川的腦海裏滿是那個強者意志的聲音。

“哼,找死,竟然敢傷害我的主人,本來還想着留你一線生機,此番看來,你是自己找死。”

嬌滴滴的沈夢說起狠話來,別有一番風味,特別是現在被吹脹成一個氣球一樣的情況下。

一個個玄奧的紫色符文,開始籠罩了沈夢的身體,她的身體瞬間恢復了正常大小。

“主人,我先把那股精髓封印在我的體內,接下來的三天,我會將它全部煉化,所以無法響應你了,你自己要注意安全。”

沈夢微皺着眉頭交代道,這種封印的方法,對她來說,會比較痛苦,需要時刻承受強行煉化的劇痛,只是這些,她自然不會告訴程川。

“沒事,沈夢,你也要注意安全,不用急,慢慢煉化,我自己搞得定的,另外那道強者意志不要磨滅了,留着,對我修煉有好處。”

程川想了想,打算留下那道強者意志,雖然會讓他痛不欲生,但可以磨礪他的神念。

“好的,我明白了,主人。”沈夢說完,陷入了沉寂。 而此刻,程川控制的火龍也終於達到了一千九百九十七條,再要往上長,已經機會渺茫了。

“算了,就這樣吧,以後慢慢來。”程川暗暗思附了一番,收掉了控火訣,神念回到了身體之中。

誰料神念一回到身體,頓時兩腳一軟,就欲摔倒,周若水眼疾手快,身形一閃,扶住了程川。

“你沒事吧,程川?”周若水關切道。

“哦,我沒事,就是肚子餓了,腳軟。”程川感受着雙臂處,周若水柔軟的玉掌,頓時轉移話題道。

周若水望了望程川一眼,眼神微微閃動,鬆開了手。

“程川,你怎麼樣了?”此時,大長老也圍了過來問的,剛剛程川全身冒血的樣子,着實嚇人。

“我沒事,大長老,這個丹爐我已經激活了,是不是真的送給我了?”

程川望了一眼,通體紫色,神光四溢的丹爐道。

“小心眼,說了給你,自然是給你,不過你也總得跟我們說一聲,你到底控制了多少火力吧。”

大長老瞪了程川一眼,沒聲好氣道。

“唉,這次沒有丹火滿級。”程川嘆了口氣道。

“啊,怎麼會沒有丹火滿級呢?才九百多嗎?”大長老和衆人頓時好奇了。

“哦,不是,我是說沒有兩個丹火滿級,第二個滿級差一條。”程川滿心可惜道。

“什麼???你是說你控制了一千九百九十七條火龍?”

周若水直接跳了起來,這簡直比丹青門當年的開山祖師還要厲害啊。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