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群出一陣驚呼,就連對凌天有絕對信心的雪千柔,也臉色大變。

就在這時,只見凌天雙眼瞳孔中冒出兩朵火焰,火焰如精靈舞動,瞬間布滿整個眼眶。

轟轟!

只見兩道如金色長龍的光柱,從他雙眼噴薄而出,呼嘯著向蔬菜人軍團席捲而去。

八咫鏡●天照!

最前排的十多個蔬菜人一觸光柱,頓時變成一個個小火人。

不好!太子心頭大震!

「黑水真訣●水幕天華!」

凌天的天照剛剛醞釀時,太子就作了應對,他瞬間掐動數個手訣,身後出現了一道厚如重簾的黑色水幕。

緊接著,在太子的指引下,黑色水幕如牆前頂,與天照火柱交織在一起。

太子手訣不停,數個呼吸間打出三道水幕,前後相繼,重疊滯礙,水火交擊,竟暫時與天照成相持之勢。

這些水幕,是太子在萬丈黑水洞中提取的黑水煉化而成,和煉煞玄光有異曲同工之妙。

雖然沒有煉煞玄光的犀利,不過這些黑水克制火系神通,具有事半功倍之效。

水火相持一陣后,不約而同消散,蒸汽瀰漫。

雖然太子的水幕天華擋住了天照,但前排的十多個蔬菜人也被燒成了黑炭,算是廢掉了。

表面上看,是凌天佔據了一點優勢,但凌天知道,這一回合自己其實是輸了。

他的天照在溪國消耗巨大,剛才使出來的不是極火,而是介於極火和精火之間的水平,火力弱了許多。

否則,太子的黑水固然神妙,也無法與天照抗衡的。

這一記天照,是八咫鏡中最後一點火元素存貨了,才燒掉十多個蔬菜人,剩下的九十多個蔬菜人,應付起來仍是相當棘手。

「凌天輸定了!」虞飛羽搖了搖頭,「這天照瞳術,是他殺死血刀門蕭破野后竊取的,算是他的最強神通,據說在溪國逞了不少威風呢,拿出最強的,都沒有用,剩下的蔬菜人一擁而上,看他怎麼擋!」

龍波微微而笑,對虞飛羽的論斷很是贊同,心想要不要傳音太子,先將凌天拘起來,畢竟凌天身上的秘密太多,直接殺死太虧了。

三個總裁的娃娃情人 (本章完) 紫金鈴尖銳作響,如催命一般。

在太子的操控下,剩餘九十多個蔬菜人狼奔豕突,如潮水一般前涌,這些蔬菜人的度不比太子全時慢多少。

無數魔光如箭雨,向凌天投射而去。

在兇猛如雷雨的攻勢下,別說凌天了,就算是靈嬰末期的修士也要避其鋒芒,甚至化神境的修士,也要全力應對。

在眾人震驚的目光中,只見凌天身形一閃,不退反進,向蔬菜人迎去。

這搞什麼啊?!有沒有搞錯?!

全場目瞪口呆,下巴掉了一地。

凌天不僅沒有逃跑,連像樣的抵禦都沒有,就一頭衝進蔬菜人軍團中了。

就連一直對凌天有絕對信心的雪千柔,也是臉色大變,芮小青更是嬌軀亂顫。

「這……這傢伙是要自殺?!」虞飛羽也看不明白了。

龍波也不解,對於凌天來說,就算不逃跑,也應該和蔬菜人拉開距離,逐漸消耗,才是最佳的策略,雖然這個策略沒什麼用,但至少能續命一段時間,這麼搞簡直是自尋死路。

太子也不明白凌天想做什麼,既然凌天送死,他沒有放過的道理,加緊催動紫金鈴,八個鈴鐺雜訊大作。

所有蔬菜人成密集隊形,團團圍住,就要把凌天剁成肉醬。

數十道魔光擊中凌天,離他身體還有數尺時,全部被某種古怪的空間之力扭曲彈開,這是凌天以月讀激的引力圈神通。

不過,太子並沒有因此氣餒,在他看來,凌天的空間神通不可能長時間使用的,一旦被蔬菜人圍住,在狂風暴雨的狂攻之下,凌天只有死路一條。

凌天主動沖入蔬菜人軍團中,正合太子心意,就算凌天有什麼詭計,在絕對的力量面前,也沒有機會施展的。

戰鬥進入近身肉搏階段,近百蔬菜人揮舞魔匕,如鬣狗圍獵,瘋狂刺擊。

不過,大部分攻擊都因為空間扭曲被彈開了,少數蔬菜人僥倖突破外層空間防禦,卻被內層龍龜殼彈開的金色光幕擋住。

「愚蠢,我倒要看看,你能撐多久!」太子獰笑道。

太子臉上的表情還未消逝,令人震驚的一幕生了。

「冰焰●爆!」

隨著凌天一聲輕吟,無數天鳳冰焰從他身體四散噴出,猶如一個大氣球猛然爆開,幾乎所有蔬菜人都沾染上天鳳冰焰,被瞬間凍成了冰塊。

緊接著凌天輕而易舉的脫出蔬菜人的圍困,如一道離弦的箭,向太子飄去。

人群嘩然!

在眾人眼中,就見瞬間一團冰藍色火焰爆開,如放焰火一般,緊接著絕大部分蔬菜人就變成冰塊。

蔬菜人互相碰撞,有的從半空跌落,滑得老遠,因為凍成冰塊,一動不能動,看上去頗為可笑。

「蠢貨,蔬菜人水火不侵,這點火系神通又有何用!」

太子冷笑同時,身形暴退,大肆搖動紫金鈴。

不過,預計中蔬菜人破冰而出的情況卻沒有出現。

怎麼回事?

太子臉色微變,他被天鳳冰焰傷過一次,本以為除了對元神的傷害,也就比一般的精火強一些,這才意識到並不普通。

太子迅應變,又搖動紫金鈴,正要控制僅有的幾個沒有被凍住的蔬菜人解救同伴。

這時,只見天鳳冰焰分成數只火鳥,精準的同時撲擊剩下的幾個蔬菜人,這下所有蔬菜人都被凍住了。

「這冰焰有自主靈智?」太子心頭一震。

這時凌天手臂微舉,電磁炮再次凝聚。

太子臉色大變,也顧不上解救蔬菜人,半個身子化為黑水,御風意志催動到極致,只見大廳中黑影重重,形如鬼魅,就連靈嬰三重宙光期的虞飛羽和龍波,也無法捕捉到太子的準確位置。

凌天的神識倒是能捕捉到太子的位置,但是太子身形極快,甚至化身黑水,形成水遁,電磁炮要打中很難。

凌天索性舍了電磁炮,手中彈出高頻雷波劍,身形化為一道雷光,向太子追去。

太子逃跑同時,連彈三指,三道靈力交擊,頓時打破冰塊,救出三個蔬菜人。

哪怕是一般的靈嬰修士,被天鳳冰焰凍住后,即使打破冰塊,肉身也會變成碎冰,但蔬菜人堅韌異常,只是被天鳳冰焰暫時困住,身體不損,破冰后很快就恢復了活動能力。

從太子角度,解救的蔬菜人越多,他的幫手越多,優勢也越大。

因此太子暫時不與凌天糾纏,一心解救蔬菜人。

全場鴉雀無聲。

眾人全神貫注,目不轉睛。

太子先是放出魔族傀儡蔬菜人,接著凌天使出山南第一火系神通天照神瞳也奈何不了,就在大家以為凌天輸定了時,凌天又放出一記冰焰爆,輕而易舉的就破開重圍,將蔬菜人全數凍住。

這場鬥法一波三折,實在驚險刺激到了極點。

眼下凌天轉為進攻方,太子反而成了防守方,更是大出意外,讓不少人驚掉下巴。

只見大廳中一黑一白兩道人影如旋風般追逐,初時黑影還有餘力彈出靈力,解救蔬菜人,但隨著白影接近,黑影再無餘力,不得不把全部精力用在對付白影上。

「斬浪百重天!」

太子手握斬浪劍,猛然回身,一劍斬下。

斬浪劍猛然炸開,化為一片黑水海洋,被靈力籠罩,彷彿天河降臨,似巨大海嘯,方圓數十丈內,只剩下滾滾黑水。

打穿steam游戲庫 這些黑水都是黑水門特產寶物,取自萬丈地底,腐蝕性極強,不比冥界的冥水差多少。

人群嘩然!

龍波更是驚得差點跳起來,太子實在霸氣,為了滅殺凌天,不惜讓一件中品靈寶爆開,不惜毀掉一件中品靈寶啊!

引爆瞬間,斬浪劍的威能可達到數倍,甚至十數倍,凌天絕沒有辦法抵擋的。

無數黑水浪潮,鋪天蓋地向凌天擠壓而來,就算是同階的中品防禦靈寶,也絕沒有辦法抵擋,哪怕是龍龜殼也會被斬破護罩,僅保住龜殼本體。

面對太子驚天一擊,凌天也不再留手,神識全開,八咫鏡月讀盡情展現,一道無形引力圈套在腰間。

黑水撞上引力圈,如鼠遇貓,紛紛倒卷而回。

除了引力圈外,凌天還動用了橫向引力,加身形,本來就快的度更是快如疾電。

攸!

凌天整個人和高頻雷波劍幾乎合為一體,從太子身邊疾掠過,雷波劍如鋼鞭抽在太子腦袋上。

在人群的尖叫聲中,如重鎚砸西瓜,太子的頭顱爆成粉碎,血落如雨。

感謝幻滅兄的月票!

(本章完) 太子竟被一道雷劍抽爆了腦袋!

這是所有人都想不到的事情,尤其是黑水門的人,更是覺得不可思議。

在黑水門眾修士眼裡,太子是本門第一高手,是無敵的存在,有如神靈。

太子怎麼會輸?太子怎麼能輸?

更難以想象的是,擊敗太子的竟然是這樣一個看起來不到二十歲的少年。

龍波更是倒退數步,不敢相信,他是靈嬰境四重心神境,自以為了不起,但也比不過太子,想不到連太子也被凌天打爆,這讓龍波生起一股無力感,這小子實在太可怕了。

腦袋眉心處,是靈嬰所在,被抽爆腦袋,等於靈嬰住的屋子塌了,靈嬰要麼和屋子一起毀滅,要麼逃出來。

但在凌天用雷劍抽爆太子的腦袋后,詭異的一幕生了。

只見太子的靈嬰並沒有飛出來,這種情況只可能是靈嬰被滅了,靈嬰被滅就是死了。

但是太子似乎沒死,他那被爆掉腦袋的肉身,驟然提,甩開凌天一大截。

緊接著更讓人震驚的一幕生了,只見太子斷掉的脖頸處,生長出一個三角形的蛇頭,那蛇頭軟芯吐出,兩眼冒出金光,並沒有一般蛇給人的兇險感,反而給人威嚴光明的感覺,有如神靈。

人群嘩然!

萬萬沒有想到太子不僅沒死,反而變身成一個怪物。

只有黑水門的弟子面色平靜,似乎早有預料的樣子。

庶女毒醫 「這……太子怎麼成了這樣子?」虞飛羽驚奇道。

「太子體內封印了上古神獸玄武的神魂,這是封印解開了。」龍波嘆了口氣,這是黑水門核心機密,既然暴露了,他也不再隱瞞。

「玄武神魂?」虞飛羽又驚又奇,再細看那蛇頭,果然並非實質,只是神念高度凝練,看上去和實體沒有多少區別。

隨著一聲如歌如泣的獸吼,太子的肉身突然間爆出璀璨的光華,如妖星耀世。

這時凌天出現在太子近前,手握高頻雷波劍,帶起一抹銀白色的電弧,再次劃在太子的頭上。

只是這一次,太子的頭不是人類的腦袋,而是換成了玄武的蛇腦袋。

哐當!

高頻雷波劍在蛇腦袋上硬生生拉出一道淺淺的口子。

怎麼可能?!

凌天微微一愣,他自創高頻雷波劍以來,無物不斬,這是從來沒有過的事情,沒想到全力一擊,也只是傷到這怪蛇頭的表皮。

這時玄武屈頭成爪,猛得向凌天抓去。

撕拉!

空間彷彿都被這一爪撕裂,無數異空間的陰冥之力湧出來,凌天的神識甚至感覺到一條滔滔冥河,倒卷而來,如天壓迫。

退!

凌天當機立斷,身形化為一道光影,向後暴退,度比來時更快了數倍。

步步逼婚:軍少寵妻入骨 兩人交手只是一瞬間的事,凌天退開,太子也沒有繼續追擊,眾人還沒有反應過來,目光仍聚焦在太子恐怖的變化上。

在眾人愣的目光中,一頭妖獸逐漸成形,將太子的肉身淹沒掉。

剎那之間,出現在眾人面前的是一尊龐大的玄武,充滿了威嚴蒼然的氣息。

仔細看去,這玄武並非實體,而是略微透明,泛出星光,彷彿以天上的星辰組成了身體。

神獸玄武,蛇頭龜身,似蛇非蛇,似龜非龜。

「玄武!是玄武!」

「太子是玄武血脈?」

「這是神獸啊!」

人群騷動驚訝,不少人都認出了這怪獸的來歷。

此時,太子覺得全身蘊含了恐怖的力量,足以毀滅一切。

放出玄武神魂后,太子恐怕要減損數百年的壽命,但為了殺死凌天,付出這一代價是值得的。

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