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微言輕,舉目無親,連進一小步都困難。

常威手裡拿著錢,送禮都不知道送給誰,感覺太難辦事了,這個世界充滿了惡意。

修仙之人生贏家 陳校長確實在出差,但一直和楊順在一起,陪著到訪幾家公司。

第一家是隔壁省,昌南東方紅燃料酒精有限公司,公司董事長是陳校長的校友,低五屆的學弟,關係還不錯,說得上話。

一行人去了昌南,得到熱情接待,好酒好菜伺候著。

楊順想參觀車間,沒問題,帶著參觀,參觀了可變性燃料乙醇生產線,年產值3萬噸乙醇,副產液體二氧化碳1.45萬噸,最主要的是,生產線是公司的自主核心技術,註冊了多項專利的,是個認真干技術的企業。

但是,楊順剛說起合作,對方就拒絕了:「對不起,我們正在和上市公司談判收購要約,真的不方便再和你們談技術方面的事。」

陳校長連忙打圓場:「貨比三家嘛,老林,不要這麼快就拒絕嘛。」

林董事長還沒說話,楊順就開口了:「沒關係,不讓林總為難,我只是參觀一下,並沒有購買或者合作的意思。」

林董臉上肌肉跳了跳,沒有表達出來,客氣地送幾人走。

但一轉身,他就把楊順和陳校長在廠里參觀的照片拍下來,送到那家上市公司的談判組裡,然後直接提高報價5個億。

認出楊順后,上市公司的談判組竟然沒翻臉,而是回去商量,準備拿楊順的名頭來炒作,上市圈錢。

這個就厲害了,商業人的頭腦真是活泛,到時候只要謠言一起,股價上漲,幾個漲停就能賺5個億,錢不就回來了嘛。

生意場的事,楊順管不了那麼多,東方紅不亮,那就換一家西方紅。

陳校長又帶著楊順去了第二家,在湘南某市的力康酒業,專門做玉米,高粱,小麥,薯類等植物的農副產品深加工,燃料乙醇和廢渣循環加工是他們的強項,也是萬噸級別的企業。

可惜,這家企業是當地政府的納稅大戶,關係根深蒂固,不好動,不便於插手,楊順和對方保持良好關係后,又返回紅楓。

紅楓這邊第三家,第四家,不是糧食加工企業,就是專門的酒精生產商,挺配合楊順,話也說的很好聽,需要時可以隨時合作。

楊順逛了一圈,回到南山景區,將這些天的收穫整理下來,發現問題不小。

他把汪卉叫上,又聯繫了柏林的汪芸,說起這個事:「假設我買或者建立一個酒精廠,把酒精生產出來,要想自己賣汽油的話,必須申請成品油生產和經營資格。」

汪芸解釋道:「這個就有點難,要逐級上報到商務部,不是說你楊順想開就能開,涉及到相當多的政府部門,從生產,管理,到檢查,技改,安全等各位方面,另外還有各方利益關係在裡面,這個就不談了。」

汪卉從旁邊拿出一張圖表,遞給楊順看:「假設你拿到了資格,還想自己控制油品的話,就要自建加油站。注意,不是一座兩座喲,而是必須全國覆蓋網點,一個城市至少兩三個加油點,這個工程想想都大到可怕。」

楊順看報表,現在全國差不多12萬個加油網點,兩桶油佔一半,其他佔一半,自建至少500家起步,還要推廣,宣傳,想想都麻煩。

他嘆著氣:「我還要想辦法說服汽車企業,汽油發動機和純乙醇發動機是不一樣的,需要改造,車企會不會買賬,改一些熱門車型的發動機?鬼知道!」

這個年頭,純電力,天然氣,油氣油電混合動力,E10乙醇,E27乙醇,E100乙醇,各種動力都有,楊順能影響多少汽車企業?

理想很豐滿,現實很骨感。

看樣子,自建加油站是行不通的了,楊順很艱難地得出這個結論,可只做供應商,他會失去話語權。

他嘆著氣:「頭疼啊……能源行業是一個龐大的產業鏈,根本不是我想的那麼簡單。」

汪卉道:「除非你將乙醇全部賣給煉油企業,一腳踢,這樣我們才最輕鬆。」

楊順搖頭:「不可能的,光是品控就能煩死你。而且如果我只賣乙醇,就成了種子供應商,所有的風險就讓農民們去擔,天災歉收,收購商壓價,油企打擊,農民遭殃。」

汪卉問道:「油企為什麼會打擊農民?」

汪芸笑起來:「你別想的太簡單了,蛋糕就那麼大,楊順加進來切走一塊最大的乙醇蛋糕,其他企業怎麼辦?還有糧食儲備問題,國家糧食儲備多的嚇人,農民還種不種玉米?煉不煉乙醇?那麼多乙醇上市了,國際能源形式又變成怎麼樣?」

太多問題,讓原本就不擅長經營的楊順,想的頭皮發麻,頭暈目眩。

對此,汪芸給出一個建議:「所以玉米項目,還是上報給國家吧,看看能不能申重大項目。」

楊順好不甘心啊,但個人的力量太渺小。

他只能再次找到中科院的賀院士,提出這個想法。

賀院士一聽就來興趣:「你趕緊來一趟中京,老常正在工程院拉人,打算對付你呢。你把乙醇汽油的想法寫一個計劃書出來,我帶你去見首長,這兩件事同時解決!」 為了進京見首長,楊順準備了很多東西,田間照片,電子顯微鏡下的解剖圖,植物標本,樣品實物,試驗數據,力求完整地說明自己的研究成果。

先到達中科院,是賀院士的弟子接待,安排楊順在中科院中關村招待所酒店住下,休整一天,賀老也要準備。

第二天賀院士將楊順約上,讓司機開車,往京城郊區方向走。

楊順問了:「您不是說去見首長的嗎?」

賀院士道:「你以為首長說見就見?我要先驗證你的計劃書,確定可行性后,再向上面申請,只要能見到一個說得上話的首長智囊團成員,將你的計劃書遞交上去,就算完成任務了。至於首長看不看,什麼時候看,看了召不召見你,再說,一切隨緣。」

啊哈~~

楊順笑慘了:「這樣啊,我還以為您都能上達天庭了。」

賀院士笑起來:「臭小子,天庭有那麼容易接觸的嗎?能給你找到門路,已經是萬幸了!我只是一個管閑雜事等的副院長,凈幫你這種惹是生非的傢伙擦屁股,容易嗎我?」

嘿嘿嘿,楊順尷尬一笑。

說起惹是生非,楊順有點緊張,因為聽說常院士想找他麻煩,問道:「我這次會不會挨打?」

賀院士哈哈大笑:「老常和我年齡差不多大,他打的過你嗎?除非你一揮拳頭,他立刻躺下來抱著你的腿,教你一點課堂上學不到的知識,才有可能贏你。」

楊順吐吐舌頭,這是在開玩笑了,他怎麼可能和常守正動手?

他很冤枉:「賀老,我大規模發布蔬菜種子,常見的品種都有,又不是刻意針對他的轉基因番茄,他也沒必要針對我吧?」

「雖然你不是有意,但這麼大的項目再度流產,總要有人背鍋的,除了你,還有誰?」

賀院士搖頭,仔細分析道:「老常他們為轉基因番茄準備了八年時間,至少投資了1個億,寫出三十多篇論文,養活了一個二十人的研發團隊,身後的投資方像打八年抗戰一樣,盼星星,盼月亮,在通過的節骨眼上被你截胡,換作你是老常,你怎麼想?」

楊順認真想了想:「技不如人,認了?」

賀院士笑道:「你能這麼想,是因為你還年輕,輸了可以再來。老常還有幾年?」

這倒也是,功成名就的學閥,轉基因技術推廣的領軍人物,被突然冒出來的晚輩打敗,誰心裡都不好想,還要不要面子了?

聶拉斯-埃蘭就曾經說過,「老狗也有幾顆牙」,說出這句話是多麼的憋屈,多麼無奈,埃蘭老了,誰體會過他的感受?

楊順嘆著氣道:「其實,番茄美味基因缺失,常院士是用技術人工補全這些基因,而我是找到了沒有丟失基因前的原株,我們用不同的方法得到了同樣的結果,但公眾就是不理解。」

賀院士也搖頭:「很多人把科技妖魔化了,認為人工的就一定不好,而你是在大自然中尋找到的,純天然的就一定好。」

楊順有點無可奈何:「一定好什麼呀,多的是純天然植物吃下去,有毒致病致死的。問題的關鍵是,常院士的團隊無法公開具體的方法,就算公開了,也沒有老百姓看得懂。他的神秘,導致了公眾的懼怕和擔憂。」

這是死結,公開技術吧,被其他人學到了,誰來保證科研人員的利益?不公開吧,妖魔鬼怪各種說辭都來了,還有紅眼病人看不得他好,盡在後面扯後腿。

藍瘦,香菇,科研汪就是可憐。

車沒有去工程院,而是來到一座森林公園前,從側門進去,七拐八繞,最終停在一家寧靜優美的療養院里。

楊順小聲問道:「見誰呀?」

就不告訴你。

賀院士笑而不語,讓司機幫楊順把大箱子從後車廂取出來,再送到電梯里,再讓司機回車上等著。

賀院士在前面帶路,出電梯,拐進走廊,按響了3011房間的門鈴。

裡面傳來人聲,很快就打開門。

一個五十多歲的中年人在門后熱情打招呼:「賀老,快請進。這位就是楊總吧,來來,需要幫忙嗎?」

楊順說不用,等關上門后,賀院士這才介紹:「這位是國家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的袁定洋,袁主任。」

啥呀?

楊順有點懵,連忙站直身體和對方握手,袁主任低聲笑著,伸手帶路:「請進,進去再說。」

袁定洋是袁窿平最小的兒子,也是唯一繼承父親衣缽的人,在國家雜交水稻研究中心當主任,為人非常低調,極少在媒體上露面,每次和父親出去參加會議,都是主動打下手的人,扮演著助理的角色。

看到袁主任,楊順心裡就火熱起來,果然,從套間裡面走出來兩位老者,左邊那位不是袁窿平又是誰?

楊順快步走過去,有點小激動:「袁老,真的是您?」

袁窿平主動伸出手,握著楊順,上下打量一番,讚不絕口:「久聞不如見面啊。 景年知幾時 楊順,現在全世界最知名的青年科學家,果然名不虛傳,青年俊才,長得又帥。」

「謬讚,謬讚,我那些小成績都是因為運氣好。不過長得帥倒是天生的。」

看吧,楊順是不是很謙虛?

但在握手時,他有點揪心,他注意到袁老的身體似乎不太好。

94歲的老人,不可能還像年輕時那樣健壯,雖然袁老年輕時身體非常好,擅長游泳,還拿過紅楓市的冠軍,又常年務農,對飲食方面很講究,但歲月不饒人啊,身體機能老化誰也擋不住。

花白的頭髮,毫無光澤的皮膚,蒼老的容顏,但眼睛還是那麼明亮,作為心靈的窗口,證明袁老人老志未消,還有心和天斗,與地斗。

老人家不用人攙扶,也不需要拐杖,楊順只能暗暗祝願老人家長命百歲,還能健健康康多活些年頭,無病無災就是福。

另外一位,也是工程院的,農業專家韓院士,也是賀院士請來,輔助鑒別計劃書的。

楊順作為晚輩,端茶送水,跑前跑后做事,這是應該的,趕緊伺候著。

「小楊,不必這麼客氣,你還是先把重要的東西拿出來看看,袁老聽說你有乾貨,特意說要見你,一天都不想耽擱。」

賀院士說著,接過楊順手裡的紙杯:「我在袁老面前也是年輕小夥子,端茶送水我來。」

袁老等人沒忍住,笑了起來,賀院士也是七十歲的老者,比袁老要小二十多歲,還真是「年輕」。

袁老很平易近人,他是書香門第,父親是大學生,當過高等小學校長,民國從政,母親也是知識分子,袁老的青少年時期都是在紅楓讀書,原來叫博學中學,現在叫紅楓第四中學,好巧不巧,正好是楊順少年時就讀的學校。

袁老招呼道:「小師弟,坐吧。」

「哎喲,大……大師兄……您別客氣。」

楊順不敢隨便跟袁老開玩笑,像小學生一樣,乖乖坐在他面前,雙手放好,認真聽差遣。

雖然在紅楓四中的百科資料里,知名校友一欄也有他的名字,排在袁老幾人之後,但態度還是要謙遜。

旁邊韓院士笑了:「來來來,大師兄講課了,大家認真聽。」

袁老喉嚨里有痰,咳了半天才舒服點,用紙擦著嘴,虛弱道:「大師兄現在老啦,不行啦,華夏的未來還是要讓小師弟承擔,不過大師兄還是要幫忙把把關,如果小師弟太調皮的話,還是會挨板子的。」

這些老人都很熟悉,知道袁老不拘禮節,不愛古板,從來不會一本正經,這麼平易近人反而更接地氣。

楊順注意到,袁老拿到資料后,摸出老花鏡。

而且他要隔了很遠,看的很吃力,估計視力不太好了。

幸虧楊順考慮過這點,擔心首長看不清楚,用的是加大加粗的字體,有些地方看不太清楚,袁定洋就在旁邊解釋,到最後,還是袁定洋拿起資料,挑選重要的講給父親聽,免得父親太累。

袁老聽的很仔細,這是一篇應用論文,數據較多。

玉米轉化為酒精,是由微生物將玉米中的澱粉水解成葡萄藤,再進一步發酵產生酒精,提高酒精產量的最好方法就是讓玉米中的澱粉含量變高,以及玉米增產。

楊順同時做到了這兩點,他用異能換著法兒催化二十幾種不同的玉米種,接著將各種父本進行雜交,得到數百種雜交品種,又快速生長起來。

那些倒苗的,腐根的,空心的,各種aabb型畸形品種全部剔除,最終剩下30幾種有優勢的雜交品種。

先普及一個玉米概念,簡單點來說,玉米分兩種,澱粉少蛋白質多的叫角質型,適合做玉米渣和玉米粉,澱粉多蛋白質少的叫粉質型,適合加工澱粉,酒精以及豬飼料。

這30幾種裡面,就有一個品種,澱粉的含量達到了驚人的76.41%,超出72%的高澱粉玉米國家標準,比孟山都公司最好的高澱粉玉米種子迪卡1號還要好,蛋白質和脂肪含量比一般的普通玉米要低幾個百分點,非常符合他的要求。

楊順催化的就是粉質型,注意,不僅僅適合生產酒精,還適合做豬飼料,這就意味著更大範圍的影響。

大家都是農學專家,袁老很快就發現了問題。 「之前一直聽雷鳴師叔說她天賦極好,倒是沒想到她這麼厲害,說起來我之前在四層沒瞧見她時,還以為她前面幾層就失敗了。」

杜天慶也是訝異道:「沒想到雲卿師妹這麼厲害,也不知道她是如何弄到那麼多卡晶的,難不成也完成了什麼隱藏的闖關得了獎勵?」

宗瑞和杜天慶的模樣不像是作假,況且凌秦等人也的確知道,雷鳴收徒也就是近兩個月的事情。

聽說雷鳴是前往磐雲海察看獸潮的事情,意外遇到了一對天賦出眾之人,將其收為弟子,後來就直接帶去了白渭郡等著滄瀾境開啟,算起來到現在連宗門都還沒回過。

宗瑞和杜天慶到白渭郡也不過半個月,就算有所相處也不可能知道太多事情。

況且這些天宗瑞和杜天慶不是在修鍊場,就是在擂台上,而姜雲卿一入四層就去了修鍊場,他們未曾瞧見,不知道姜雲卿的事情也很正常。

羅煬一說道:「這厲害了,沒想著你們流明宗還有這秘密武器呢。」

唐瑜眼中泛光,朝著宗瑞問道:「我聽說姜雲卿煉化過涅火靈源,靈力生了異變,而且她的戰力十分驚人?」

宗瑞點點頭:「雷鳴師叔說過,她的天賦、戰力以及心性都是出類拔萃的,比我都要厲害些。」

「雲卿師妹從踏入靈修到現在,也不過四年而已,若非之前無人教導,讓她在體修之上走了彎路,恐怕她的修為就算在宗門之內也是頂尖的那幾個。」

凌秦聞言就想起那個目光清冷,一身勁裝的女子。

而周圍的其他人聽著宗瑞的話后,也都是忍不住露出一絲震驚之色。

四年能做什麼?

他們這些人生來便是天子驕子,大多都是從小便開始修鍊,一旦展露出天賦之後便從沒缺過強者指點,資源取之不盡,可他們入臻境時,大多也都過了二十歲。

即便這樣,也被族中或是宗門裡視為天才,費心培養。

可是這個姜雲卿前面二十幾年全部耗費在了體修之上,無人指點,沒有資源,卻在機緣巧合踏入靈修之途后,僅僅用了四年時間就修鍊到了臻境後期,而等她從修鍊場出來,走過試練塔后,修為只會更高。

如今她的確不如他們,可是將來呢?

一群人都是忍不住生出危機感來。

羅煬一低罵了聲:「你這個師妹簡直不是人,難怪能讓戰瘋子破例收入門下。」

雷鳴是東聖頂尖的強者,想要拜入他門下的人從來就沒少過,可是這麼多年沒一個入了他的眼的,之前羅煬一聽說那個女的是雷鳴的新徒弟時,還有些不忿。

可現在哪還有半點不服氣的,這麼兇殘一女的,別說是雷鳴,怕是就連他們族中老祖知道了都得搶著要。

凌秦突然站起身來。

「凌哥,你幹什麼?」羅煬一抬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