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間這種紛紛擾擾人情冷暖她也早就慣了不是么。所以夜冰依心中並沒有多少感觸。

「夫人……」韓家主一邊嘆息的搖頭,一邊帶著他的人撤了出去。

夜冰依漠然的看著他們退出,臉上表情淡淡,並沒有什麼不滿。

「對,不會有這麼簡單!」林夕照也帶著他們家族的人,走到夜冰依身旁。

夜冰依微微詫異的看向他,有些不知道他這是什麼意思。

「哈哈。」看到夜冰依錯愕的小臉,林夕照一笑,解釋道,「夜妹妹,我從來只講道理,站在正義的這一邊。」

夜冰依聞言就更加疑惑了,站在正義的這一邊?可是他是世家之人,所以他不是更應該不和她站在一條道上么?

看出來夜冰依的疑惑,林夕照不由苦笑一聲,「夜妹妹,人生在世,知己難尋呢,你既然叫我一聲林大哥,我叫你一聲夜妹妹,這樣就不算是外人了吧?居然不是外人。那就不要再客氣了,不要說這些見外的話。」

夜冰依不由展顏一笑,她也喜歡和痛痛快快的人來往,「那便多謝林大哥!」

看到林夕照的加入,幾個家族之人面面相覷,本來他們這些人合夥,才有把握除掉煉獄。

畢竟他們的煉獄的人可比他們這些人要厲害得多,那是不作假的,但是如今又加了一個林家的人,這樣勝算又少了一分。

「依依。看來這一次,我也要站在你們這邊了,以煉獄名義為主。」 總裁前夫判出局 藍天雲並沒有回到藍家的隊伍當中,而是站在了夜冰依的身旁,眼神看向帝靈兒的位置,邪氣一笑。 “楊,現在說那些沒用。”金髮女臉上神情頗是凝重的說道,“還有多少時間?”

亞裔男掃了腕錶一眼後,沉聲說道:“最多還剩50秒,電量就會徹底耗盡,到時候,我們就要面對實力恐怖的他了!該死,事情爲什麼會變成現在這樣?”

“楊,放輕鬆,不要急,我們還有機會。”察覺到往日表現沉穩的同伴,此時心裏已經產生了急躁和絕望的情緒,表現更爲冷靜一點的金髮女,在輕聲勸導了亞裔男兩句後,疾步走到電腦桌旁,雙手噼裏啪啦在鍵盤上飛快敲擊了起來。

當一旁的非裔男看着液晶顯示屏比出了一個“30”秒的手勢後,雙手幾乎在鍵盤上打出了無數殘影的金髮女神情倏地一鬆,然後“啪”的一下按下了最後一個鍵盤字符。

“可惡!燈怎麼滅了?”從門外跳了進來的大江錦川,十分不安的看着亞裔男說道,“發生了什麼情況?難道是電量用完了?那個該死的傢伙死了沒有?”

“大江先生,請你放心。”伸手指着依舊熾白一片的巨大電光柱,金髮女臉上帶着笑的說道,“剛纔你說的話提醒了我,所以在使用了一些不太好的手段後,我把整棟樓的電量都集中在了這裏。”

稍微停頓了片刻,她不無歉意的說道:“當然了,這麼做的直接後果就是,過了今晚,整棟樓的電力系統必須重新安裝。”

臉上暗沉一片的大江錦川在沉默片刻後,點了點頭說道:“沒事,重新安裝就重新安裝,只要能殺了那個該死的傢伙,無論付出多大的代價都可以!”

“維多利亞,做得好!”輕輕擁抱了金髮女一下後,亞裔男輕吸一口氣後朝非裔男問道:“以目前的電量來供應電漿武器的消耗,還可以堅持多久?”

非裔男在液晶鍵盤上按了幾下後,悶聲回道:“以目前的電量來看,可供第四檔消耗三分鐘。”亞裔男點點頭,想了想後,又開口問道:“那第三檔呢?”

擡頭看了他一眼,非裔男又低下頭去按了幾下後,再次悶聲回道:“如果只是供應第三檔的話,可以堅持足足十分鐘。”

“不,楊,第三檔威力不足以傷害到他。”金髮女看着亞裔男搖了搖頭,“我們必須用威力最大的第四檔,纔有可能重創、甚至是消滅他!”

沉吟片刻後,亞裔男喟然一嘆道:“維多利亞,但願你是對的。”

全部心神都放在了丹田虛空裏的陳志凡,渾然不知自己在電芒囚牢裏的時間,又增加了足足三分鐘。此時的他,正駕馭着神念所化的三百米高巨人,同一條電芒所化的千米長銀白色巨蛇戰作一團。

而在拍賣行的大樓底下,想起了猶在幾天前,還是一副權大勢深模樣的渡邊野,大鄉武夫心情不是很好的看着眼前那個跟他樣子有六七分相像的中年男子沉聲說道:“沒聽清楚嗎?我問渡邊野是你什麼人?”

“混蛋!”一直貼身站在渡邊雄邊上的那個青年壯漢,嘴裏發出一聲怒喝後,探出右手成爪,勁風陣陣,對着大鄉武夫的喉間就抓了過來。

看那架勢,若是抓實了的話,非得出現五個血窟窿不可。

“阿原你別動,讓我來!”嘴裏一聲急呼制止了秋山原動作的藤田直樹,身形一晃移到大鄉武夫跟前,同樣探出右手成爪,衝着青年壯漢的手爪就抓了過去。

“啪”的一聲脆響過後,緊接着響起的就是一連串骨頭碎裂的細碎聲音。

“找死!”眼底一團精芒綻放的渡邊雄,電閃般探出左手將青年壯漢拉到了一旁,然後右手掌心一團勁芒閃爍的對着藤田直樹抓擊過來的手爪就拍了過來。

伴隨着“嘭”的一聲悶響,渡邊雄臉上倏地閃過了一抹赤紅,原本平靜如水的眼瞳深處,霍然蕩起了層層的漣漪。

反觀藤田直樹,在發出了一聲怪叫後,握着自己的手爪蹬蹬蹬就往後連退了好幾步。看到兄弟吃了虧,秋山原眼裏綠光爆閃,身形一晃就衝了出去。

“接我一拳!”嘴裏發出一聲低喝的他,渾身氣機翻滾,勁風颯然中,右拳揮出,拳勁凝實,好似一枚導彈般轟然砸了出去。

勁風撲面而來的渡邊雄,面對秋山原那無比剛猛的一拳,臉上神情微動。遲疑剎那後,他聚起全身的氣嘴裏嘿然一聲,提起瞬間膨大了一倍的右手掌絲毫不怵的迎了上去。

頃刻之間,兩人的拳掌就硬碰硬的撞在了一起。一圈無形震盪,以兩人拳掌交擊的點爲源頭,迅速朝四面八方輻射了出去。

“好強!”握着自己那隻被藤田直樹抓的骨骼盡碎的手,青年壯漢眼裏滾動着絲絲亮澤的低聲驚歎了一句。

“再來!”右腳重重一跺地面,踏得地面成蛛網狀裂開後,秋山原周身氣勢升騰而出,再次扭腰甩臂一拳轟了出去。

韓娛之全職丈夫 雙腳齊腳踝位置深深陷入到堅硬地面的渡邊雄,臉上倏地浮現出一層淺淺的赤色。

迎着又是一記威猛無儔的拳勁,他體表一層衣物鼓盪不休,右掌再次膨大一倍後,其表面肌膚更像是染上了一層薄薄的血色般,通體盡是赤色。

提起右手赤掌,眼裏閃耀着精光的渡邊雄“嘿”的一聲低吼,似慢實快的推了出去。

勁風呼嘯中,幾百隻眼睛緊緊的盯着兩人的拳掌再次碰撞在了一起。

就好似憑空響起了一聲霹靂,又如同百年火山突然爆發,總之伴隨着一聲轟然巨響,衆人除了有限的兩三人之外,無不臉上帶着幾許驚駭的不自禁後退不已。

緊接着,大樓底下的地面上,忽然憑空掉落了無數破碎的玻璃殘渣。卻是大樓下端的幾層玻璃,被那一聲巨響產生的衝擊波,給震得四分五裂掉落在地摔得粉碎。

衝擊波過後,勁風四逸,秋山原嘴裏一聲悶哼,身形止不住前後晃了一晃。

渡邊雄周身上下紋絲不動,臉上幾縷赤紅一閃即逝,原本只是腳踝陷入進地面,現在則是已經深深沒過了小腿一半。

“你,很強!”將兩隻腳從地面下拔了出來,渡邊雄眼裏精芒閃動的真心嘆了一句。

少頃,他展開雙手做出了一個擁抱的姿勢笑着說道:“有沒有興趣加入我黑龍會?” 正在嘰嘰喳喳怒視著那些圍攻著她們煉獄之人的帝靈兒突然對上藍天雲的眼神,微微一呆。

不過這一次她並沒有再退縮,眼中閃過一抹感激,她知道藍天雲或許是因為嫂嫂和他是一個母親,才留下來的。

但也是因為她留下來的。

想了想,她走到他的身邊,然後猶豫再三的伸出了自己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

帝靈兒之前死裡逃生再次醒來的時候她的大哥二哥和二嫂嫂都不在,她一個人很是孤獨,以前陪她的劍樞哥哥也不在了。

但是卻遇到了藍天雲。

他一直逗她開心,逗她笑,她並不是懵懂的少女,她知道他因為什麼,而她也已經死過兩回了,也不想再錯過什麼。

當她溫暖的小手握住了他的大手,藍天雲渾身一震,隨即那雙星眸中立即綻放出耀眼的光華,彷彿碎了一地的星辰。

深呼吸了兩口氣,不可置信的叫道:「小靈兒,你,你這是願意接受我啦!」

他這句小靈兒一出,帝靈兒瞬間彷彿被嚇到了一樣,渾身上下抖了抖,尤其是在眾目睽睽之下,她當真有些不好意思,想要抽出手,卻被藍天雲緊緊握著。

而煉獄這些人也聽著藍天雲如此叫他們小公主,紛紛被這一聲「小靈兒」給驚得掉一身的雞皮疙瘩!

「你給我回來!」藍老夫人朝著藍天雲看過來,恨鐵不成鋼地喚道。

「哎呀呀,我好幸福呀,興奮的好像在做夢呀,誰在叫我呀?我什麼都聽不到!我好幸福,我不要醒來了!」藍天雲眼睛亮晶晶,直接掏了掏耳朵,腦袋一歪,將自己整個人都掛在了帝靈兒的身上,賤兮兮的說道。

帝靈兒站得筆直的小身板微微一顫,卻也沒推開他,但是一張粉嫩的小臉卻變得猶如火燒雲一般,嬌艷欲滴,結結巴巴說道,「沒,沒人叫你,你什麼也沒聽到。」

嘖嘖嘖,沒人叫,沒看到藍老夫人都快要氣吐血了嗎,他們兩個一本正經胡說八道的本事還真是夠可以啊。

夜冰依好笑的看著兩人,暗道,帝靈兒這小丫頭也不是個省油的燈。

藍天雲此刻是真的幸福的,他的腦袋擱置在小丫頭的肩膀上,聞著他身上淡淡的芬芳氣息,一顆心都要沉醉了。

盯著她紅撲撲的小臉,還有粉嫩的耳垂,他真的好想上去咬一口啊,可是這麼多人都在這裡,萬一把這小姑娘給嚇跑了就不好了,只有先忍著了,哎,找個沒人的地方,他一定要好好嘗一嘗!

他現在如今總算知道為什麼他們一個個都那麼早娶媳婦了,原來有個小丫頭陪在身邊,是這麼美好的一件事啊。

這些他都不懂,可直到遇到了這個古林精怪,性格潑辣,又時而沉穩內斂的小丫頭,他才有了這種感覺,有一種想要保護她的衝動。

看到這一幕,藍老夫人還能說什麼?她還能說什麼?氣得渾身發抖,卻一句話也說不出來了。

夜冰依卻盯著老妖婆,看到她的瞳孔中一閃而過的黑色,嘴角勾起一抹得意淺笑。 她就知道這個老妖婆不安分,所以嘛……嘿嘿。

「來人啦,既然他們不知死活,不知悔改,那還跟她們客氣什麼,大家一起上!滅了她們!」老妖婆再次大聲吆喝一聲,吩咐那些人,一擁而上。

「大家給我殺了他們這些歪門邪派!」

這些人四面八方將煉獄弟子圍了個透徹,團團包圍起來。

「弟妹,眼下該怎麼辦?」帝玄御看向夜冰依問道,一有什麼事情,他現在都下意識的詢問她。

夜冰依嘴角微抽,暗道,這傢伙還真的把她當成無所不能的超人了不成,不過,她確實還有辦法!

而且那個辦法還在老妖婆的身上,眼睛望向老妖婆,望著她漸變的臉色,夜冰依心中樂呵呵。

剛想要開口說話,天空突然傳來一聲震動,好像打雷似的,再仔細聽,怎麼好像是一陣陣的龍吟聲?

怎麼回事?所有人都下意識的停止了手中的動作,齊齊抬頭,轉頭望向天際。

東方出現了一片烏雲,黑色的,一片黑壓壓的東西,「那是什麼?是龍?!」

其中有一條金色神聖耀眼的龍,好像在天空舞動一般,它口中叫了一聲,後面的黑龍也跟著它行動,將整個天際都覆蓋。

眾人們聽到龍吟聲,心中震驚,天哪,這些都是怎麼回事啊?這龍怎麼回事?

所有人都在驚嘆著,瞪大眼睛一動不動的看著天空。

平時他們就算想見到龍,都很難得,更別說這一群了!

而且這些還都是活靈活現的,不是在夢中!

這也太神奇了吧!

他們真的不是在做夢?

「喂,我不是在做夢吧」

「啪!」

「我靠,你打老子幹什麼?!」

「知道疼,那就不是在做夢!」

「草……」

「難道這裡真的能夠有通往九重天?還有寶貝,所以才將這些神龍給吸引了過來不成?還是這些神龍們就是寶貝?

咦!不對呀,你們看!前面那條金色的龍身上,居然有人!」

在眾人的驚嘆,議論紛紛當中,一抹紅色的身影從龍的背部爬起來,四處張望。

他抬頭看向底下的人,好像一隻只黑色的小螞蟻。

沒一會兒,他朦朧的身影就變得清晰無比,少年寬大的紅色衣袍隨風搖曳,他清澈的聲音飄來,「請問,你們有沒有看到我娘親?」

夜冰依幾人也好奇的抬頭看向天上。

她看到這些龍,因為太高,所以她只能看到它們的腹部,不過她卻莫名覺得有一股熟悉的感覺。

還有那熟悉的聲音……

夜冰依心中忍不住狂跳了起來,接下來,她再仔細一看,雖然很模糊,但,那不是她的親親兒子,又是誰?

夜冰依的眼眸一瞬間就濕潤了,她的寶貝兒子……

夜冰依激動的難以復加,張了張口,但卻激動的說不出話來。

「哈哈哈,弟妹你看那是小澈兒回來了!」帝玄御看到那是他小侄兒,興奮的大叫。

「小澈兒,大伯在這裡,你娘親也在這裡。」

看到自己多日未見的小侄兒,帝玄御心情瞬間好了不少,哈哈大笑著朝著他招手。 對於渡邊雄當着自己的面,挖自己牆角的無恥行爲,大鄉武夫表示一臉的不屑。

而一旁的藤田直樹,則是一臉的不爽。那貨先是舉起右手揮了揮,吸引到了渡邊雄的目光後,就指着自己的鼻子說道:“嘿,我呢?其實我的實力也很強啊!”

秋山原的嘴角,倏地抽搐了兩下。這個傢伙,像大人說的那樣,逗比屬性又開始發作了!

渡邊雄認真打量了他一眼,想起剛纔其一爪就將自己貼身侍衛大雄的手給廢了,要不是自己出手的話,恐怕第二抓就要抓破大雄的喉骨。而且在受了自己一掌後,居然一點事情都沒有,倒的確是一個值得拉攏的強力打手。

這樣一想,渡邊雄同樣展開雙臂笑着說道:“我黑龍會歡迎一切有能力的人。”

看到藤田直樹眼珠子一轉,腦子裏不知道又在打什麼鬼主意的大鄉武夫,眉頭一皺沉聲說道:“三郎,你是不是很閒?如果是的話,就去把這些人都給打發了!”

秋山原也狠狠瞪了那貨一眼,身形一閃移過去一把箍住他的脖子低聲說道:“你就算是逗人玩,也得分場合不是。沒見主人他一路上都一臉憂心忡忡的樣子?是,雖然我們知道以大人他的實力,應該不會遇到太大的麻煩,但是這態度總得有吧。”

“我知道了,你趕緊給我鬆手!”被比自己個子高了一頭的傢伙給摁住了脖子,藤田直樹眼底閃過一抹不爽的促聲說道,“現在我們都是身手高強的人了,你好歹給我留點面子成不!”

“面子是自己掙的,不是別人給的!”秋山原鼓起胳膊上的肌肉,一臉不屑的說道,“就你這樣的貨色還身手高強?信不信我放你一隻手,你也打不贏我!”

“混蛋!我不信!”眼裏閃過一抹綠芒的藤田直樹,撇嘴迴應了一聲後,身形一縮掙脫秋山原的束縛,然後屈指成爪嘩的一下就朝他的肩膀上抓了下去。

“還敢還手?”秋山原一聲低喝,肩膀一晃避過藤田直樹的一爪後,扭腰擺臂右拳轟的一下就朝着他的肚子砸了過去。

看着兩人兩三句話的功夫後就打成了一團,嘴角浮現出幾許嘲弄笑意的渡邊雄暗自搖了搖頭,這就內訌了?隨即揚聲勸解道:“兩位何必動手?我黑龍會需要的就是二位這樣的人才,傷了和氣就不好了。”

一旁的大鄉武夫,看着兩人在一百多雙眼睛的注視下,你一拳我一爪打得分外熱鬧,他仰天就長嘆了一口氣。

這兩個傢伙,從小打到大,本以爲現在能力提高了,這見面說上幾句話就得打起來的壞習慣能稍微收斂點,哪知道結果對他倆的期望還是過高了。

“夠了,你們兩個還有完沒完了,趕緊給我住手!”臉上閃過幾許不耐神色的大鄉武夫,忽地大聲喝斥了兩句。這兩個傢伙也不看現在是什麼時候,黑龍會真的是那麼好對付的嗎!

渡邊雄聞言,眼底閃過幾分輕視的暗自搖了搖頭。

眼前這個中年人應該就是幼龍社的一社之長,怪不得之前一直被渡邊野給壓着,原來是因爲他只是一個根本就不懂馭下之道的命好之人罷了。

如此身手高絕的兩個手下,言語態度上怎能如此粗暴!金錢、美女和權勢,纔是籠絡他們的最佳手段。真不知道自己那親大哥得有多倒黴,纔會命喪此人之手。

不過家族情報上說,渡邊野的死,甚至包括之前的武田藤,都是一個表面叫小泉明,實則身份是來自於華夏的年輕人出的手,而今晚大鄉武夫又帶着一干人趕到這裏,之前信義也說了那個年輕人是用幼龍社的名義訂的貴賓室……

迅速將這些事情串聯在一起的渡邊雄,眼底閃過幾許陰翳的看着他沉聲說道:“大鄉武夫,你是想和我黑龍會開戰嗎?就憑你一個小小的幼龍社,有這個膽子和底氣和我黑龍會作對嗎?又或者,你的背後是誰在給你撐腰?”

目光緩緩掃過渾身煞氣纏繞的106僵,渡邊雄眼底閃過一絲忌憚之色來。

剛纔,他可是親眼看着眼前這些站得整整齊齊、渾身充斥着冰冷氣息的傢伙,幾眨眼的功夫,就滅掉了近兩百個黑龍會手持利刃的精銳打手。

這些勁裝大漢怎麼說也是經過了一段長時間的嚴格訓練而成的精銳,十個年輕組織成員裏纔有一兩個合乎選拔標準的人選。隨便挑出一個,都能赤手空拳輕易打倒至少五個普通的成年壯漢。

可是在面對那一百多一點的大鄉武夫手下時,竟然一點反抗能力都沒有的被瞬間滅殺。這說明了什麼?說明這些人最起碼已經擁有了資深黑龍鐵衛的實力。

黑龍鐵衛,是黑龍會能制霸整個扶桑島陸近百年的堅實基石之一。

一般的黑龍會年輕組織成員,在經過至少半年的艱苦訓練後,十中選一,進行下一階段的殘酷訓練。

在長達三年的訓練時間裏,只有其中最優秀的人,纔會陸續被選入黑龍鐵衛預備隊。再經過一段時間不等的生死磨鍊,只有不死且身體康健,才能最終成爲黑龍鐵衛的一名正式成員。

可以這樣說,上千名身體強健的組織成員裏,纔有一個人能最終成爲一名正式的黑龍鐵衛。

至尊瞳術師:絕世大小姐 而儘管黑龍會可以說是扶桑島陸上勢力最強的組織,高手衆多,旗下資產遍佈世界各地,但是所有的組織成員也不過只有幾十萬而已。千中選一,不過數百人的規模,可見黑龍鐵衛在整個黑龍會裏的地位。

事實上,黑龍會一大部分的中高層,都是起自於黑龍鐵衛。那就是一個熔金鍛鐵的大煉爐,熬得過去就享受金錢、美女,以及最重要的權勢,熬不過去,那就一切盡化作一場空。

甚至渡邊雄還知道,現在的黑龍會除了至尊會長外,權力最大的大江長老,他的父親,原本只是一個社會最底層的小混混,經過一番生死磨鍊成爲了一名黑龍鐵衛後,因爲敢打敢拼不怕死,數次立下大功,從而被當時的會長提拔成爲了心腹。

數十年過去,那位老人最終得掌黑龍會大權,生生以一人之力,在無數傳承數百年的會內大家族的惡意環視之下,建立起了勢力龐大的大江家族。 這時,夜雲澈距離地面又近了不少,他往下一看,一眼就看到了他的娘親。

臉上的笑容更加大了,清俊的小臉宛若一張絕美的畫,「娘親,我回來了,我好想你!」

「爹爹,我已經找到娘親了,她就在這裡,我們趕緊下去!」

「小羽,我們趕緊衝下去!」

「好嘞!」

雪羽興奮的聲音響起,身子猛然一個俯衝,朝著下面飛了過去。

在它們下來的時候,那些人頓時猛然驚醒,害怕被砸到,一個個全部朝著後面躲去。

雪羽金色的身體盤成了一個大圓圈,將夜冰依和夜雲澈母子二人圈在一起。

它還調皮的朝裡面吹口氣,想要引起夜冰依的注意力,大眼睛中滿是的是炫耀的色彩。

然而此刻夜冰依的眼神完全在自家兒子身上,哪裡還看得到它?

「娘親!」夜雲澈從雪羽背上跳下來后,撲進夜冰依的懷中。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