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特蘭商會的商隊護衛們,見多識廣,該做什麼還是做什麼,不去看也不敢理會。

紅木鎮的士兵們則一個個捏緊了手中的武器,他們胸膛里的熱血,尚未被這冰冷的世道冷卻,感受着自己手下們的目光,羅德提着劍的左手微微發力,骨節都握得發白了。

在遊戲里看紀錄片是一回事,真正身臨其境卻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這個世界就是如此,悲哀、痛苦,暴力,死亡,這些都太常見了。如果,有人可以創造出一個所有人所有種族都能和平相處,都能安居樂業的新世界,那就好了。」亞洛斯輕聲感慨著,這樣言道。

「呵,您真是好大的志向啊。我卻是沒有您想的那麼複雜,我只要人類能夠安居樂業就夠了。」

「可是,如果僅僅只顧一個種族的話,那麼仇恨永無止息,戰爭與殺戮,也會無法斷絕。」亞洛斯聞言微微皺眉,這樣說道。

「那隻能說殺的不夠多,沒殺乾淨啊。不殺生,仇恨才永無止息,殺得乾淨了,沒有仇人了,也就沒有仇恨了。」

這一刻,羅德與亞洛斯出現了觀念上的明顯分歧,兩個人都是沒錯的,兩人的觀念都是基於他們所知歷史知識得到的總結。

亞洛斯自幼觀覽史書,發現自百族大戰至今,大陸上的各個種族互相殺伐爭鬥,已經不知道多少萬年了,但整個大陸上依然是戰爭不斷,因此她得出結論,以劍治國,是沒有結果的。

而羅德觀覽的不是這個世界的歷史,他所認知的世界是以力量為主導的,如果仁義道德有用,那麼統一六國的就不會是殺戮百萬的大秦,如果仁義道德有用,那麼一統三國就應該是三興漢室的劉備,所謂不會向屠刀屈服,只是因為殺得還不夠多,美麗堅人把印第安人屠殺乾淨了,數百年之後,像保護動物一樣被刻意保護的印第安人,只能通過吹拉彈唱祖先的歌曲,控訴那段血淚斑駁。

在羅德的視野里,這個世界是無比客觀的,道德僅僅只是強權之餘的修飾,猶如裝飾長劍的鮮艷花朵。內容還在處理中,請稍後重試! 「我,向真神盡忠!」

「我是神的代言者!」

「接受你的命運吧!」

「來吧,做我的養分吧!」,影鳶嘶吼著,用他那龐大扭曲的身軀,像是章魚一般,不斷地揮舞著觸手,一次又一次的向凌白撲來。

「可惡…博人轉還沒完全開始紋身時代,你這裏就開啟信仰時代了是吧!?」,藉著幾個翻滾的空隙,凌白手中的飛雷神苦無已經出手,只是幾個呼吸間,便已經和影鳶拉開了足夠長的距離。

至少,眼前的影鳶想要殺掉凌白,絕非易事。

另一邊,凌白的戰鬥處境極為艱難,佐助這裏又何嘗不是。

佐助瞪大了雙眼,他看着眼前這個擁有一般人類,一般怪物軀體的傢伙。他巨大且粗壯的黃褐色手臂上面鑲嵌著黑藍色的絲線紋路,他爪子上的彎鈎鋒利無比。

我愛羅咬緊牙關,儘可能的不讓自己發出痛苦的哀嚎。但是,所有人都能夠清楚地看到,我愛羅的身體,正在被兩個意識所佔據。

此刻,就連他的臉頰,也被怪物分裂成了兩半。一半是露出鋒利的牙齒,滿是瘋狂的沙褐色怪物的臉頰,另一部分,則是臉部因為極度的痛苦,導致扭曲變形的我愛羅。

「唔啊啊啊!!」,我愛羅一邊發出著痛苦凄凌的嘶吼,而另一邊,嘴角卻是不斷流淌著口水,那富有極為複雜圖案的黃色瞳孔,正在死死地盯着佐助,就像是,盯着一隻將要入口的獵物一樣,讓人止不住的感覺渾身發毛。

「咕嚕…」,就算是一向沉穩的佐助,也在看到眼前的我愛羅狀態之後,額頭上不僅拂過了一絲冷汗。

「啊…」,手鞠看到眼前已經變成怪物的我愛羅,忍不住有些驚慌地閉上了雙眼,驚恐和不安,隨即湧上了心頭。

「那個眼神…」,佐助看着此刻盯着他的眼神,又一次咽了口唾沫。這種被眼神壓制住,渾身上下都因為生理上的恐懼而無法遏制顫抖著的感覺,他太明白了。

但,即便是之前已經經歷過了一次,而這一次已經有了心理準備,但是再度看到那個眼神,感受到那股力量的時候,佐助還是會不自覺的,開始渾身顫抖和恐慌起來。

「唔啊啊啊啊啊阿!」,突然間,我愛羅嘶吼著,猛地向佐助飛撲而來,而那流淌著的口水,也順着飛行軌跡,流的到處都是。

【宇智波富岳:「薩斯給,別讓我們失望啊。」】

【宇智波美琴:「你說,薩斯給它面對一尾尾獸的化身,能不能扛住這樣的壓力啊?」】

【宇智波富岳:「我不知道…」】

【宇智波止水:「要對薩斯給有信心啊,畢竟,他可是一打七的歐豆豆呢。」】

【照美冥:「一般身體和意識都被尾獸佔據了嗎?」】

【黑土:「這樣的尾獸化,看的真是好痛苦。」】

【青:「用自己身體,換來痛苦和力量嗎?這樣的代價,真的值得嗎?」】

【……】

看着眼前佐助不斷顫抖的鏡頭,直播間的眾人都不自覺地為他捏了把冷汗。

「!」

佐助回過神來的一瞬間,身體便瞬間向上後方挪動,雙腳猛地踩踏樹榦,試圖和我愛羅拉開距離。

但是僅僅一瞬間,我愛羅便已經來到了他的面前,抬手便是一爪,只見得剎那間,大量樹木被強勁的力量所斬斷,大量的沙塵隨之揚起,天昏地暗之色盡顯其中。伴隨着數秒過後,風暴散去,無數的樹榦上都留下了深邃的爪痕,大量的枝幹斷裂在了地面上,而佐助,這是氣喘吁吁地落在了另一根樹木上,不斷地做着深呼吸。

他微微側身扭過頭,望了一眼自己身後,落在樹榦上尋找自己位置的我愛羅,隨即連忙轉過身,將身體靠在樹榦上的同時,捂住自己的肩膀受傷的位置,微微皺了皺眉頭。

「志乃,看來在你們的支援到來之前,我是沒辦法結束戰鬥了呢…」,宇智波佐助苦笑着嘆了口氣,臉上的表情也盡顯無奈。

因為,只是剛才交手的一瞬間,佐助便明白了,自己不是他的對手,想要單打獨鬥贏得戰鬥,只怕是痴人說夢。

可是,還沒等佐助多喘幾口氣,眼前的我愛羅便再次伸出爪子,向佐助撲了過來,佐助再次翻滾幾下閃身躲避,眼前的樹木卻被我愛羅一口氣攔腰斬斷。藉著揚起的沙塵,佐助這才有機會躲到另一根樹木的後面,勉強苟延殘喘。

「薩斯給,你在!害怕我嗎?你在!逃避我嗎!?」,我愛羅用震耳欲聾的聲音在樹林里嘶吼道。那震耳欲聾的嘶吼聲,以及獨屬於怪物的奇特混音,就足以讓眼前的所有人,都為之感到恐懼。

不只是佐助沒有回答他,就連手鞠,也躲在角落裏,渾身蜷縮在了一起,狠狠地用雙臂抱住了自己的雙腿,驚慌地將腦袋埋在了腿中,想要以此消除自己的不安和恐慌。

「薩斯給!!你是….我的…獵物!!!」,我愛羅長大了嘴巴,極其興奮的嘶吼道,他的口水和聲音,都在空氣之中蕩漾起來,壓迫感,也隨之傳遍了整個森林。

佐助捂住自己的胸口,儘可能的穩住呼吸,一個決斷,也在他的心中浮現。

此時,我愛羅一邊用那兇狠的目光掃視着眼前的場景,尋找佐助的蹤跡,另一邊則是不自覺的,發出著野獸般的嘶吼。

突然間,佐助幾個翻身跳出樹枝,緊接着,便是雙腳猛然用力,藉助著樹枝提供的踩踏力,猛地沖向了我愛羅。

「薩斯給,在這裏嗎?」,我愛羅扭過頭,盯着向自己衝來的佐助,滿臉帶笑。

「系內!」,薩斯給怒喝一聲,緊握手中的苦無,在空中翻身便向我愛羅刺來。

可眼前的我愛羅不僅不慌不忙,手腕也是緩緩抬起,用那巨大的,沙褐色的手臂用力一揮,眼前的佐助瞬間被撕裂成了兩半。 「啛?你怎麼還在這?」葉楓假裝才發現唐晨還在,故做驚訝的說了一句,然後很自然的牽着波塞西往外面走。

一邊走一邊說道:「你趕緊回去吧,我要和小西去逛街了!」

「站住!」唐晨終於驚醒,咬牙切齒的喊了一句。

「哦?怎麼了?你還有話和小西說嗎?」葉楓嘴角含笑的看着唐晨,你還能玩什麼花樣。

唐晨雙目通紅,艱難的點了點頭,說道:「我有一句話想問波塞西。」

葉楓看向了波塞西,波塞西點了點頭,:「你說吧!」

唐晨深吸一口氣,儘管葉楓和波塞西表現的很暖味,但他依舊是不相信他們在一起了,他要問清楚!

「波塞西,你回答我,認真的和我說,你是不是和這個人在一起了!」唐晨這時候怒氣難自抑,說話的聲音難免大了點。

波塞西愣了一下,似乎沒有見過這樣的唐晨,她突然一笑,覺得這樣的唐晨才有點意思。

點了點頭,波塞西說道:「對,我們在一起了,而且同居了!」

「同…居…了!!!」

簡單三個字,如天雷落下,將唐晨震的六神無主,就連葉楓和波塞西離開了小院,他也沒發現。

波塞西和葉楓走在外面,二人並齊而走,等離著小院有一點距離后,波塞西才停了下來,看着葉楓,問著:「說吧,今天怎麼回事?」

「怎麼突然想讓我演這場戲?還用上了一個條件!」

沒錯,剛剛葉楓和波塞西在那裏你濃我濃的,完全是因為葉楓用了一個條件,讓波塞西陪他演這場戲。

葉楓無奈一笑,說道:「我說我慌了,你信嗎?」

唐晨一來到海神島,他就發現了,那身上恐怖的殺氣,葉楓用腳想都知道是誰。

面對這個原著中的波塞西的男人,他可不敢大意,為了將危險扼殺於搖藍之中,葉楓才想到了這一場戲。

「是嗎?你也會慌?」波塞西聽此,不由的一笑,這幾天被葉楓掌握的感覺,讓她有點不舒服,現在見葉楓如此,反倒是開心了一點。

「所以…你這是喜歡上我了?」

聞言,葉楓一笑,也沒反駁,而是說道:「像你這麼好看的女人,會有人不喜歡嗎?我想不會!」

「我沒看出來你嘴這麼甜…」

「那你吃出來了嘛?」

「……」波塞西無語,怎麼說着說着,又開車了。

「我們去走走吧,看着天也快黑了!」

「好!」

……

星斗大森林。

核心圈。

小舞正和阿銀無聊的學着編織,她們在做一個帶子,看着不是很精緻,但也有一股自然的味道。

「小舞,不對,這個應該穿過這裏,不是這裏,是那裏!」阿銀一臉無奈的看着小舞,她的手太笨了,弄個帶子都弄不好。

「啊呀呀,好煩呀,這東西簡直是不讓我活!」小舞嘟著小嘴,她不喜歡這東西。

阿銀寵溺一笑,說道:「那行那你去和大明二明玩吧!我自己來!」

「好耶,那就交給你了!」小舞興高采烈的去和大明二明玩了,她可受不了這苦。

阿銀不禁搖了搖頭,看着小舞的樣子,不禁想到了自己的兒子,要是唐三也在,那就好了…

不過,唐三要做知道了我成葉楓女人,會不會生氣呀?畢竟他們年齡差不多。

說到葉楓,他到底什麼時候回來呀……

轟轟轟轟

就在阿銀想入非非的時候,星斗大森林深處突然響起一陣轟鳴…

大明二明,小舞和阿銀都是皺了皺眉,同時看向了那個方向。

「走,大明二明,我們去看看!」小舞坐在二明的肩膀上,指揮着大明,一行三魂獸向著森林深處前進。

「小舞,小心一點呀!」身後的阿銀不禁擔心的大喊了一句,她覺得有危險。

「放

心呀阿銀姐,交給我們了,二明出發!」小皺了皺眉舞完全不在意阿銀的警戒,在星斗大森林這一屆三分地,誰敢不給她小舞姐面子?

眼看着一人二魂獸遠去,阿銀不禁搖了搖頭,有大明在,應該沒有危險吧…

一人二魂獸前往深處,很快就來到了動靜的所在地,本以為是一場驚天大地引發的動靜,然而當他們來到這裏時,竟然只看到了一個巨大的繭?

「這是什麼東西?哪個魂獸的繭呀?怎麼這麼大?」小舞一臉疑惑的看着眼前巨大的繭,她不認識這是哪個魂獸的,但是其上有一種力量,讓她覺得心悸…

「吼…小舞姐,有危險!」大明察覺到一股恐怖的力量,急忙拉着小舞和二明後退。

一人二魂獸剛跑開不遠,就看到那巨大的繭開始裂開,一條條裂縫中露出金光。

咔咔咔咔咔咔咔咔咔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