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小姐,你姐姐大婚,你是不是也應該表示表示?”

“是啊,是啊”

“夏小姐,跟我們哥幾個喝幾杯吧。”

那幾個富貴公子見有人帶頭起鬨,便紛紛附和。

夏蕾雖然沒有酒會經驗,但是她不傻,這明擺就是想灌她,把她灌醉了,鬼知道這羣紈絝子弟會玩出什麼花樣。

還是她的白馬王子–夜浩,最好了,從不沾花惹草,有擔當。

突然想到夜浩,夏蕾不禁有些臉紅,今晚,她要把自己的第一次獻給浩哥哥。

接着又想到那件已經穿在裏面的情趣內衣,她臉變得通紅,順應着紈絝子弟的要求,把一杯紅酒灌了下去。

“好,好……”

“夏小姐真是好酒量!”

那幾個紈絝子弟紛紛叫好,接着又給夏蕾酒杯倒滿高濃度的英國威士忌。

夏蕾正想着給及壯膽,那酒也是來者不拒,一杯一口。、

今晚,她一定要鼓足勇氣,不能像以前那樣畏手畏腳。

幾杯烈酒下肚,夏蕾便感覺頭重腳輕了,憑着最後一絲的清醒,她放下酒杯,掙脫那幾個年輕人的糾纏。 在這婚禮上,那些年輕人也不敢太放肆。

雖然眼看着夏蕾那誘人的身姿離去卻也無可奈何,畢竟夏家和左家都是惹不起的勢力。

夏蕾走上二樓,迷迷糊糊中來到夜浩的房間。

輕輕一推,用房卡刷開門,這房卡是她今天特意找人配的。

關上門,房間裏一片黑暗。

慢慢的,她便適應了黑暗,好像夜浩正躺在牀上休息。

她鼓足勇氣,脫去自己的外衣,只剩下那一家情趣內衣。

慢慢的走向牀邊

“砰。”

突然一聲響,那牀上的身影猶如豹子一般彈跳起來。

“啊!”

夏蕾頓時嚇得頭皮發麻,怎麼是一匹大灰狼?

那冷鷲的眼神讓人不寒而慄。

但下一瞬,那狼卻又變爲了一個壯碩的男人,抓住夏蕾往牀上按。

黑暗中,夏蕾看不清那臉,不過她更加掙扎的在牀上扭動着自己的身姿,發出輕輕的嬌喘。

男人本就強壯的肌肉頓時暴漲,他重重的壓上去。



此處省略1萬字,想看完整版狼王的戰鬥力,請關注微信公衆號:“添香書社”,或搜微信號:weinitianxiang。(爲你添香的拼音)



“天啊!”

晨光熹微,忽然一聲尖銳的女聲毫無預料的從房間內爆發出來,鏡頭慢慢調轉,直至白色的席夢思上。

夏蕾正在瞪大了眼睛望着自己的身側。

她的身側正呼呼大睡着一個男人,楞格分明的臉廓像是上帝締造出來的尤物一樣,又像是被刀仔細雕過一樣。

完美至極,俊逸的五官以及有些似乎是混血男人身上纔會出現的邪魅使得他身上的氣質增加了不老少。

“這……”

夏蕾驚訝的捂住嘴巴望着自己身側這個一絲不掛,甚至還露着強壯腹肌的男人–

他……他……他,他不是昨天姐姐訂婚典禮上的男主角,她未來的姐夫左少左彥嗎?!

可是,他怎麼會出現在自己的房間?而且還全身赤條條的出現在了她的牀上?!

也許是夏蕾的詫異聲驚擾了男人,左彥慢慢睜開眼睛,誰知剛剛睜開眼睛就看到一臉驚悚難忍的夏蕾。

“醒了?”

男人低沉的嗓音誘惑般的傳出,蠱惑着夏蕾的耳朵,夏蕾眨眨眼睛,懵懂的垂下頭,掀開被子,望了一眼自己全身,發覺自己也是全身光溜溜的,甚至全身都還佈滿了紅色的草莓印跡!

夏蕾驚鴻一瞥,恰巧又瞥到了牀單上一抹極其顯眼的暗紅色,猶如盛開的玫瑰一樣在牀上悄然綻放。

夏蕾不可置信的挑起眉骨,在觸及到男人眼眸裏含滿的戲謔之時,夏蕾猶如遇到大灰狼的小白兔一樣,臉上帶着恐慌的表情,一邊遮着身上的草莓印跡往後退。

“你!色魔!你不是應該在我姐姐的房間嗎?爲什麼會……”

“呵呵……”男人沒說話,反而不急不慢的眯起眼睛,慢慢起身,那古銅色的肌膚以及八塊腹肌又一次暴露在夏蕾的視線內。

“親愛的,如果我沒記錯,昨天應該是你搔首弄姿的在勾引我吧?而且我還清晰的記得,你昨天可是穿了一件非常火爆的……”

男人說道後面忽然停止了說話聲,猶如抓到獵物一樣,好玩的打量着已經是滿臉緋紅,一臉羞澀難當的夏蕾。 夏蕾緊緊地咬着脣,瑰麗的脣被她生生的快要咬出血來了。

我的老天啊!

昨天到底發生了什麼事?爲什麼一夜醒來,這個應該是她姐夫的男人竟然……

而且……他們居然****了?!

“怎麼,親愛的,你回想起來了嗎?”

男人撐着雙臂慢慢湊近她,眼看着即將跟她脣對脣臉對臉捱上的那一刻,夏蕾忽然伸出手抵住了男人光滑的胸膛,那極其奇異的觸摸感使得夏蕾手一涼……

呼……讓她想一想,讓她想一想……

她記得,她昨天晚上在姐姐的訂婚典禮上遇到了她最愛的夜浩哥哥,她本來是想跟他–,她還刻意把在京東上定的那件性感情趣內衣買來了……

然後她記得,她爲了壯膽子,迷迷糊糊的喝了好多酒……

等等!

夏蕾像是想到了什麼重要的事情一樣,瞬間擡起頭迎上男人鷹隼般犀利的雙眸,一種不可置信的眼神在她眼眸裏不斷呈現–

難不成,那個男人不是浩哥,而是眼前的左彥?!

My,god!

這……這……

夏蕾語塞,不知道該說什麼好,倒是左彥,看到夏蕾明顯想起來的模樣,忽然勾脣,魅惑一笑,那笑容甚是讓衆生感到折服,只是在夏蕾的眼裏,卻不知道爲什麼,竟然感覺像是見到了撒旦對自己笑,而且,她的心也蹭的涼了不少。

“都想起來了?”

男人輕輕問,夏蕾噤聲地點點頭。

“那個……姐……哦……左彥,我能不能跟你商量一點事情?昨天的事情……”

夏蕾本來是想說姐夫的,可是很快她便意識到現在這種模樣叫姐夫有些不合適,立刻改口,可是她的話還未說完,便被男人盡數打斷:“你想讓我不要告訴你姐姐這件事?”

“是……”

夏蕾如實點頭,單純的只有十七歲的夏蕾完全沒有留意到男人眼眸裏劃過的一絲異樣。

“如果我說不呢?”

男人忽然邪惡的開口,夏蕾一怔,很快地便緩過神來……

她不信這個男人連自己的聲譽都不要了!

“……我,我,我可以控告你強暴!”

“控告我強暴?”

男人低低的笑了起來,那笑容裏面滿是嘲弄,夏蕾不解的握了握拳,心裏緊張萬分。

糟糕,難道他不怕他的聲譽受損嗎?!

“夏蕾,在江城,我的權利你很清楚吧?所以……”男人的眼眸裏閃爍着無比邪佞,看她的時候也好像是在看手中的一隻早已經瞄準好的小獵物,就等着出售捕捉了。

夏蕾下意識的抓緊身上的牀單,手卻被男人再次拉住,身子往男性身軀那邊一拉,緊跟着夏蕾身上的被單盡數落下,一絲不掛的貼在了男人的胸膛上,那兩團十分誘人的小櫻桃與男性古銅色的肌膚近距離接觸着–

還未等夏蕾驚呼出聲,左彥已然用食指堵住了她的嘴巴,淡淡一挑眉:“你以爲你吃光抹淨我就拿你沒辦法了?呵呵……看看這個。”

男人說着,從口袋裏拿出蘋果限量版手機,遞到夏蕾的跟前,骨節分明的手指摁下播放鍵,一幕幕熱辣的畫面瞬間在屏幕之中涌現。 而這屏幕裏激情的男女主角正是她與左彥!

這個男人!啊!

他竟然把昨天晚上的一切全都錄下來了!

他到底要做什麼?!

夏蕾扭過頭,咬了一口男人的食指,男人吃痛的縮回手,“真狠啊。”

不理會他微微蹙起的眉,夏蕾憤恨的望着男人,“左彥!你什麼意思?!”

左彥看了一眼自己被咬的食指,輕輕搖頭,眼眸裏閃爍的邪魅愈來愈濃烈,“只要我有需求,你隨叫隨到,我便不會把這視頻傳到網上,自然也不會讓你姐姐知道,否則……”

男人的話還未說完,突地這時房門被敲響–

“咚咚咚……蕾,你在不在啊?”

God!是姐姐的聲音!

男人的話還未說完,突地這時房門被敲響–

“咚咚咚……蕾,你在不在啊?”

God!是姐姐的聲音!

夏蕾心咯噔一顫,連忙推開牀上的男人,着急忙晃的開始找衣服,而坐在牀上的左彥卻一臉輕鬆無謂,仿若正在外面敲門的不是他的妻子,而是一個與之無關的陌生人一樣。

“你!你還不趕緊下來!”

夏蕾在地上暴走外加跳腳,左彥兀自沒說話,而是一副看看戲的表情一樣看着夏蕾,這時只聽得外面夏妍正掏出備用鑰匙準備開門,夏蕾急的瞬間手足無措:“求你!不要再這樣耗下去了!萬一姐姐看到了,就完蛋了!”

“你答應?”

男人挑挑眉骨問。

“我……對!我答應!”

夏蕾一咬牙,眼看着房門即將被打開,夏蕾只好咬牙切齒的答應下來,左彥滿意的一笑,那雙墨綠色好看的眼眸一暗,緊跟着跳下牀,在夏蕾還未反應過來的時候,男人已經連帶着牀單,一把橫抱起她朝着浴室裏面走去了。

隨着浴室門被關上的那一刻,夏蕾的房門也被外面的夏妍打開,當她看到房間內空無一人的時候,不禁感到怪異的搖搖頭。

“咦,那小丫頭去哪了?”

浴室內,兩個赤身裸體的人正彼此身體親密的湊在一個浴池裏,而這浴池裏完全無法容納強壯的左彥,他必須要以抱住夏蕾的姿勢纔可以勉強蹲下來。

夏蕾緊緊地咬着脣,想要往後退,可是男人的雙手卻遲遲攬住她的腰際,不肯給她一絲可以後退的機會。

夏蕾現在只希望着自己的姐姐快點離開,這樣她纔可以逃離這個惡魔的手掌心!

“噓,不要說話。”

男人做了個手勢,示意她小聲一點,夏蕾氣急敗壞。

而這時候,男人的手卻在得寸進尺的在她身上游走,那酥麻的感覺引來蕾一陣顫慄。

“嘶!你瘋了!”

夏蕾伸出小手,抓住男人的大手低呵着。

“瘋了?夏蕾,你不覺得這樣很有激情嗎?你的姐姐就在門外,當然,如果你想喊的話,大可以喊出來,現在這個姿勢,別人很容易誤認爲是你在刻意勾引我哦……”

每一句話,都正中夏蕾的下懷!可是,這個男人怎麼可以在這種時候對她動手動腳!

夏蕾緊緊地咬着脣,強迫讓自己寂靜下來,差不多過了十幾秒之後,就在左彥的手剛要撫下去的時候,腳步聲響起,直至愈來愈遠,夏蕾全身一顫,連忙欲起來,可是左彥卻沒有給她任何空間,然而雙臂更有力的圈住了她的纖腰– “別忘記剛剛答應我什麼了?”

男人溫熱的身體貼着她的身子,引來一陣火熱。

“我……我答應你什麼了?鬆開!惡魔!”

夏蕾死不承認,男人卻又低低笑了出來:“那段視頻難道你真的會很想讓你姐姐欣賞嗎?”

“左彥!你這個無賴……”

話還未說完,猛地男人一把托起她嬌弱的小身子,把她往臺子上一擱,緊跟着倨傲的男性身體便伏了下來,冗長的吻堵住了她嘴巴里即將發出的音。

夏蕾小手無力的反抗着,可是最終只是徒勞而已。

“左彥……”

終於,夏蕾即將在窒息的時候,大腦閃過一抹靈光,緊跟着清醒過來,趁着左彥正溫存片刻,伸出小腿狠狠的踢向男人的二兄弟部位–

“嗯……”

男人吃痛的悶哼一聲鬆開了她,夏蕾嚇得連忙抓起那白色的被單快速的跑了出去,望着落荒而逃的夏蕾那嬌弱的背影,左彥一邊捂着一邊坐在了旁邊的椅子上,那雙幽綠色的眼眸裏,散發着別人看不清的迷離色彩–

夏蕾,我相信,你會比你的姐姐更加有趣,誰讓,你是那傢伙的心肝寶貝呢?

夏蕾從來都不知道其實她的體育也這麼好,緊緊以着光一般的速度就衝出了房間,而當夏蕾拽着身上的被單四處找房間又找衣服的時候,她這才發現她其實只顧着速度,而盲目了。

夏蕾正準備轉身去更衣間,誰知道一轉身,就碰到了–

“呃……姐!”

夏蕾瞪大了眼睛望着驀然出現在她跟前的夏妍,手一滑,差點連裹在身上的被單也掉了下來。

“嗬!蕾,你怎麼這個樣子?”

夏妍皺皺眉,指了指夏蕾身上的被單,一臉的迷茫不解。

蕾看到妍臉上疑惑的表情,連忙搖頭,努力地掩飾着臉上緊張的表情:“沒有!我……我……”

“嗯?”

該死的!她要怎麼說啊?!夏蕾臉上正感到苦惱的不知道應該怎麼解釋,誰知道壞事接二連三,一陣磁性的男聲驟然在後面響起:“你們都站在這裏幹嘛?”

“呵呵……巖。”

夏妍轉過身,看到俊美如天神一般的男人,臉頰上立刻爬上兩團緋紅,連剛剛夏蕾裹着被單的事情也都拋之腦後。

而夏蕾跟姐姐卻不相同,她只是一味的望着被姐姐纏住的左彥,一臉的詫異。

呃,他怎麼忽然從外面走了過來呢?!

“嗯,你們在幹嘛?”

左彥像是從來都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一樣,臉上一片平靜的問,那超好的演技,若不是夏蕾就是剛剛的女主角,她也一定會信以爲真。

“哦,對了,蕾,你剛剛怎麼不在房間啊?”

“我……”

問題重新轉回到夏蕾的身上,夏蕾咬住脣,正在思索着應該怎樣解釋,誰知道站在旁邊的左彥卻突然開口,思緒沉穩的幫夏蕾解釋道:“我想蕾一定是昨天太高興,然後喝多了吧?然後怕把自己房間弄髒,就去別的房間洗澡了,是吧?”

“嗯!對啊!”

雖然解釋的很蹩腳,可是總算聽起來還蠻合理。 夏蕾連忙點頭,目光卻不知道爲什麼,總是會跟左彥交融在一起,雖然她每次都在刻意避開,可是男人的眼眸裏那一抹得意洋洋,分明就是在說,他幾乎都在掌握着她的生死大權,他若要她死,她必無翻身之路。

“哦?蕾,以後也別喝這麼多酒了,知道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