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人一皆是不出一言,只聽得那遊方再次道:“既然兩位拿不出個對策,那遊某心中倒是有一計,不知二位可願一試?”

兩人再次對視,方纔恭敬地道:“但說無妨!”

“這風莫門的目標是雲痕峯第三大門派,那麼很簡單,第一人門派四方幫和東烈門與其都沒有半點關係。”說着,那遊方卻是一臉的微笑,再道:“既是如此,我們爲何不集三派之力對付他凡,莫門一派呢?只要將三派最強的弟子派出,還愁無法擊敗他麼?”

一聽這遊方所說,其餘兩名弟子皆是心中一喜,按照如此確實能大大壓制風莫門強勢的勁頭。特別是那寒門主,自已的雙重門本就是首當其衝,此時其他兩派甘願出手,心中自然高興的不得了。

……

此刻風莫門和風雷幫之間的戰鬥已是逐漸接近尾聲,林綺珊以一已之力,手持長劍,穿梭於衆弟子之間,衣袂飛決,手中招式如行雲流水,招招落的,每每一出手就必定有着一名風雷幫弟子遭受重創。

“看來這林綺珊的實力又增強了不少啊!”


看着臺上一枝獨秀的林綺珊,三人中的遊方出口道,即便是自已現在面臨這林綺珊也未必能將其拿下,甚至還有可能敗朋勝少。

幾乎是同時,隨着這遊方的話音剛落,只見那風莫門七名弟子齊齊閃動,攻伐一致,陣陣華光大放,手中各色武器更是不斷揮舞!

風雷幫弟子本就是被壓制難行,現在更是沒想到對方的攻勢會變得更加的凜冽,一時措手不及,接連被挑落下臺!

不多時,隨着“咚”的一聲,最後一名風雷幫弟子被擊落決鬥臺,全場歡呼。現在的風莫門今日的挑戰給這些弟子實在是太過於震撼了,接連勝利,同時也爲不少圍觀的弟子帶來了利益,再次看見風莫門弟子勝利,自然是歡呼陣陣!

然而,面對這一切,卻是有着幾家弟子開始愁眉不展,對於如此局面顯然不是他們想要的。

……

轉眼時光即逝,而自林毅和風莫門開始挑戰之後,竟已是過了整整半月的時間,而在這半月以來,整個雲痕峯風起雲涌,再加上林毅在魂榜之上的作爲,甚至是青嵐劍宗都在談論最近的風莫門。

對於風莫門來說,這半月以來不斷挑戰,現在儼然有不斷逼近那雙重門的韻味,竟是已經達到了第五名的位置,這樣土匪猛進的勢頭自然引起不少其他諸峯勢力的注意,逼近雲痕峯之後可就是整個青嵐劍宗了。

而林毅這半月也是不斷對着魂榜之上的弟子進攻,時間一久,雖是有勝負,但在熔山罡的幫助下也勉強挺進了一千兩百多名的位置。

而在這其中,也是遇上了一些實力極強的弟子,大多都是各種勢力的頂樑柱,面對這些弟子,即便是自己的實力再強也不可能輕易打敗,故此倒是也出現了數次失敗。

烈陽當空,夏日之風吹蕩在這雲痕峯頂,吹拂在林毅的髮梢,倒是有些似真似幻的感覺。

信步走在雲痕峯峯頂各處,一路走來竟是有着不少弟子紛紛注視着這個才上雲痕峯不到一個月的弟子,甚至還有着不少的弟子主動向林毅打着招呼,林毅也是一一點頭回笑。

這些弟子都是在林毅決鬥之時押注獲得不少收益的弟子,此時見着林毅,個個面帶微笑,但對於這些弟子,林毅也僅僅是微微點頭罷了。

相反,這半個月以來,自己一直在和那周鵬合作,細一算下來,竟是賺了不少,魂火值已是達到了數千點,再一看看周鵬的魂火值,顯然也少不到哪去。

……

信步於雲痕峯頂,對於這個地方,林毅已是頗爲熟悉了,而每次決鬥完畢最愛做的便是緩步走回風莫門了。

正走着,卻是隻聽得兩名走過的弟子道:“聽說了麼?宗門每年的魂者大賽又開始了,不知道你有沒有興趣呢?”

只聽的另一名弟子卻是道:“誰還能有興趣啊?魂火值就要上交不少呢,進去還指不定能不能賺回來呢!”

聽着兩人的談話,林毅卻是心中哈哈大笑起來,在這青嵐劍宗之內最管用的可就是魂火值這玩意了,但自己現在好像並不用爲這東西發愁,相反還有些可憐這些窮的叮噹響的弟子。

片刻之後,只聽的原先的那弟子再次道:“聽說這一次奪得頭魁的弟子好像還有着一株龍靈芝呢,難道師兄對着等至寶都不是很關心?”

此時,林毅距離那兩名弟子還並不是太遠,而“龍靈芝”三個字卻是真真切切聽在耳裏,心中一顫,難道真的是天意?

身形急速閃動,半刻便是直接立於那交談中的兩名弟子身前,臉上的神色倒是顯得有些古怪。

這兩名弟子見着林毅如虎狼一般撲來,心中盡皆大驚,對於林毅最近的名氣,這兩弟子又怎麼可能認不出來呢?

赤水看着林毅,兩弟子心中微微顫抖,片刻之後方纔是有着一名弟子帶着顫顫巍巍的聲音對林毅道:“師兄,請…請問你有什麼事麼?”

看着對方那滿臉驚恐的樣子,林毅方纔是反應過來,自己方纔的動作卻是有些太嚇人了,不好意思地撓撓頭,神色稍微緩和地說道:“適才聽着兩位師弟說是什麼魂者大賽,最終的獎勵是龍靈芝,此事可當真?”

兩弟子聽着林毅的詢問,一顆懸着的心方纔是落了下來,心中大駭,對於林毅這樣莫名其妙衝出來的弟子還是首次見到,但礙於最近林毅風頭實在是太盛,一時也不好回絕,旋即道:“這魂者大賽是我們青嵐劍宗每一年都會舉辦的,至於最終獎勵是何物,那倒不知道了,只是聽說這一次的獎勵好像是什麼龍靈芝!”

聽着其中一名弟子的回答,林毅腦海之中卻是飛速旋轉,既然是青嵐劍宗的舉辦的魂者大賽,那麼說明七大峯的每一名弟子都是有能力進入其中的,而現在的林毅聽着如此,心中早已是打定主意,不管最後是不是千年龍靈芝,自己都要前去一試,萬一就真的是自己這麼久以來苦苦尋找的東西呢?

兩名弟子見林毅現在並不答話,一連數聲之後依然如此,無法,只得先行離去。

……

約莫片刻之後,林毅方纔是從思考之中回過神來,見兩弟子已是離去,心中主意打定,竟是急速朝着風莫門奔去。

耳邊風聲陣陣,在這雲痕峯的山腰不斷肆虐,想必峯頂的炎熱,處於半山腰的風莫門倒難得清淨。

不到半刻,林毅便是直接推門而入,徑直朝着議事廳而去,此時的風莫門弟子已是完成了今日的挑戰,盡皆回門休息,故林綺珊等人也是在議事廳內商議要事。


此刻見着林毅衝了進來,紛紛側目,數雙眼睛對視,許久之後,方纔是聽着那林綺珊問道:“怎麼了?有什麼事嗎?難道是魂榜那邊出事了?”

對於這林綺珊來說,自己實在是想不吹任何的理由讓林毅如此慌張。而大口喘着粗氣的林毅許久方纔是道:“我要參加魂者大賽!”在林毅的心中,那千年龍靈芝已是勢在必得的東西,好不容易有着一點線索。

周遭弟子此刻聽着林毅的話,一個個面面相覷,臉上皆是寫滿震驚,頓時整個殿內氣氛顯得極爲詭異,悄無聲息。 議事殿內的氣氛似是逐漸的變得冰冷,而此時的衆多風莫門高手皆是看着林毅。


林毅心中也是極爲清楚,風莫門現在正處於關鍵的時刻,若是按照林毅現在的要求參加魂者大賽,恐怕之前的所有計劃都要泡湯了。

但即便如此,林毅心中依然堅如磐石,那龍靈芝可是關係到噬魂的性命之物,就算是天大的事情此時也沒有這般重要了!

心中已是打定主意,而林綺珊現在也是微眯着眼睛看着林毅,似乎是在等待一個合理的解釋。

見着衆人默不作聲,林毅也並不尷尬,看着林綺珊,再次道:“魂者大賽對於我來說極爲重要,此次參加也是衝着那頭籌的獎勵而去的,還希望門主能夠應允!”說罷,一向高傲的林毅竟是對着那端坐於主坐的林綺珊微微鞠了一躬。

後者雖然對於林毅這一舉動有些吃驚,但更爲吃驚的還是那林毅口中所說,只是在心中道:“沒想到這傢伙實力不怎麼樣,口氣倒是不小,竟是想要獲得頭籌!”

在場的弟子又何止林綺珊一人心中感到吃驚,那魂者大賽有多少能人,無人不知,而現在的林毅竟是想要獲得頭籌,這海口似乎也是太誇大了點吧?

林毅一語而出,周圍的弟子盡皆紛紛竊語起來,雖然這半個月以來林毅在魂榜之上的表現不錯,但顯然,對於在魂者大賽之中奪得頭籌的事情很多人還是不可能相信的。

隨着時間的推移,林綺珊見着林毅,方纔是緩緩道:“你可知那魂者大賽除了古嵐之巔的真傳弟子外,衆人都是擠破了腦袋想要進入,難道認爲自己還能在其中獲得最終的勝利麼?”

這林綺珊說的一點也沒有錯,像林毅這般的實力,在魂者大賽之中也只能算是中等的位置,想要獲得最終的勝利簡直就比登天還要難。

此時的林毅也是不可否認,但面對龍靈芝的誘惑,心中更是極爲明白這一趟是非去不可了,旋即道:“所有事情都應該有個萬一,你說是麼?”

衆人看着林毅的語氣,倒是並不像是商量,而是心中已是決定,登時對於這般囂張的行徑有些反感,只聽林毅再次說道:“況且,在這青嵐劍宗內,強者如雲,若不去面對,將來還如何談及風莫門的崛起?”

林毅這話說的沒錯,在林綺珊的心裏,就是想要風莫門從新在自己的手中站立起來,故此這半月以來步步爲營,方纔是達到了這般效果,而現在林毅的話顯然還是說到她心坎裏去了。

果然,沉默半響,周圍弟子盡皆不敢出聲,畢竟最終的決定權還是在門主的手上,只聽林綺珊緩緩擡頭道:“既然如此,那我風莫門此次就一門派參加魂者大賽吧,風莫門並不是沒有輸過,現如今也不怕再次輸在誰的手上,進入大賽的同時也能鍛鍊弟子們的意志!”

在場衆弟子一聽此話,紛紛側目,皆是沒想到林綺珊最終還是讓林毅完全說服了,反而是以門派的名義加入這次比賽。

見着如此局面,顯然是有不少弟子不同意這個決策,登時有人起身道:“如今正是我們風莫門挑戰各大門派的關鍵時刻,現在又要分出精力去參加大賽,恐怕在時間上來不及啊!”

這弟子所說也並沒有錯,時間上的問題也是在場衆人最爲關心的事情稍有不注意,可能原本定好的一個月期限便是完成不了,到時候風莫門豈不是再次成爲他人的笑柄?

端坐在主位的林綺珊神色嚴肅,看着衆人七嘴八舌議論,臉色頓時拉了下來,道:“進入大賽之中,也是算是一種歷練,在場諸位還有很多正處於瓶頸,正好可以趁着這個機會一舉突破,到時再回來參加門派挑戰豈不是一舉兩得?”

林綺珊口氣已是變的生硬起來,所有人都沒想到現在的她居然會站在林毅的這一邊,本想再說,卻是見其玉手一揮,道:“今日事情就這般決定了,衆位務必專心準備,只等魂者大賽來臨便是!”

說罷,也不管衆人最後是否同意,便是徑直走了出去,留下一臉錯愕的衆人。原本以爲極難搞定此事的林毅也是沒想到竟會這般輕易通過,倒是有些受寵若驚的感覺。

……

是夜,無邊的寂寥,已是進入夏末時分的中部平原逐漸變得沉寂起來,蟲鳴不語,百獸不出,倒是頗爲顯得安靜。

而這一夜距離當初決定參加魂者大賽已是過去了三日,明日便是衆弟子出發的時刻,對於林毅來說肯定難以入睡,此時的他也正好輾轉反側,心事重重地他緊盯着那半空中的一輪圓月出神。

原本以爲這一次魂者大賽所需要的魂火令應該也就幾百點罷了,最終卻是沒想到整整耗費了自己一千多點的魂火令,這對於林毅來說不得不感覺肉疼。

夜色闌珊之中,心中更是惆悵無比,這龍靈芝一事到底是真是假還不一定,便是一頭紮了進去,若是假物,豈不是自己要虧大了?

但面對這樣的魂者大賽,林毅又是不得不參加,那千年龍靈芝可以說是噬魂的救命稻草,所以,林毅心知,無論如何自己都必須與這些自恃桀驁的青嵐劍宗衆弟子一決高下。

……

第二日,清風明月,雲霧四散,豁然開朗,彎月雖已西斜,但卻是並未完全落入地平線,而東方的天際卻是已然泛起了絲絲魚肚白。

只聽的青嵐劍宗七峯五穀之上,“嘎”的一聲,一隻寬達數丈的飛禽呼嘯而過,再過不到片刻,又是一隻絲毫不弱於前者的飛禽掠過,緊接着,竟是上百隻飛禽不斷飛掠,呼嘯之聲此起彼伏,自上看來,毫不壯觀。

而這些飛禽的後背之上便是此次參加魂者大賽的各峯弟子,參差立於一隻只碩大的飛禽後背之上,個個臉上神色儼然,似臨大敵一般。

而此時的林毅等風莫門共八名弟子在水天玥的帶領下居於一隻紫電抱月雕的後背,急速朝着那羣峯環繞的古嵐之巔而去。

東日緩緩上升,奇峯異石在這縷縷陽光的照影之下竟是顯得灼灼生輝。

約莫一盞茶的功夫,上百隻飛禽已是盤旋於古嵐之巔的上空。山峯陡峭,四面光滑如壁,山頂卻是極爲平坦,各種建築古樸而略顯滄桑,各大瓊樓之間又是竹樹環合。

林毅自飛鳥背上望去,卻是隻見腳下的山頂綽綽落落的數十座建築,各種風格應有盡有,竟是極爲整齊,呈環狀矗立在樹蔭之間。

再看看衆多的建築周圍中間,一塊佔地數百丈的廣場,全是以潔白岩石鋪砌,打磨光滑如玉,即使在這半空中見着也難免不在心中驚歎這廣場的寬廣。

不多時,只聽着在這百禽的最前端,一隻似火一般的巨翅飛獸驚叫一聲,旋即朝着那廣場俯衝而去,而在這飛獸後背之上的衆弟子個個氣定身形,臉上的表情僵硬無比。

緊接着,盤旋於半空之中的各種飛禽也是隨着那向前龐然飛獸的軌跡,開始朝着下方的潔白廣場而去。

轉瞬間,百鳥飛落,頗爲壯觀。


……

約莫半個時辰之後,上千名弟子終是落入那廣場之內,林毅等人輕身跳躍,腳尖着地,飛禽迅速飛離。

驀地一看周圍,竟是人山人海,熙熙攘攘的,好似集市一般熱鬧,再看看風莫門的衆弟子,卻是相反出奇地安靜。

林毅心中也明白,這一次參加魂者大賽,這些弟子本是極爲不願意的,現在硬生生被拉來,自然笑不出聲音來。

面對着一張張的苦瓜臉,林毅心中倒也坦然,自己做自己的,其他的事情就由這些人去吧,反正最終能鎮住他們的也是林綺珊。

不多時,周遭弟子竟是突然停止了喧鬧,緊接着一名名弟子神色開始慌張起來,腳下步伐不斷移動。

見此,作爲風莫門門主的林綺珊也是瞬間帶着衆人移動,不到片刻便是找到了各自的位置。

……

號角聲起,其聲嗚嗚然,整齊劃一站立在這廣場之內的衆弟子聽着那極具穿透力的號角之聲,卻是隻感覺震耳欲聾,耳膜不斷鼓起。

隨着號角聲的不斷提高,自這廣場的上空,突然出現十餘道身影,向上看去,個個實力都顯得極爲不凡,再加上週圍那清晨的第一縷陽光照射,倒還真像是天外而來的仙者。

但此時看着這十餘道身影,林毅卻是認得其中的幾人,正是當日在盧月入魔之後突然出現的極爲長老,沒想到在此地還能遇上。

周遭弟子見着那自半空中降下來的十餘人,個個神色莊重,心生敬佩。

一息之間,這十餘人竟已是落在了廣場前的一處高臺之上,每人臉上的神色都沒有什麼變化。

全場寂靜,太陽也是懸掛於西天,金燦燦的陽光照射在林毅的臉上。


看着前方那十餘人降落,卻是並不開口說話,林毅感受着臉上傳來的溫暖,竟是有了睡意。 全場弟子寂靜,無一人敢出話,也不知過了多久,直到林毅感覺欲將昏昏欲睡的時刻,卻是見那大長老突然上前一步。

聲音如雷,登時響徹整個廣場,而在場的弟子似乎也是被這聲音震醒一般,個個虎軀一挺,全神貫注地盯着那臺上之人。

只聽的那大長老道:“首先,歡迎在場的各位弟子參加此時魂者大賽,今日大賽註定會成爲你們魂者一途上終身難忘之事。”

全場掌聲雷動,看着周圍弟子臉上極爲興奮的表情,林毅也是跟着不自覺地鼓起。

站在高臺之上的老者又道:“所謂比賽,自然就有自己的規矩,這首先嘛,就是比賽的時間,以十日爲限;在這十日以內,所有參加魂者大賽的弟子都必須儘可能地取得更多的魂獸魂體,至於取得魂體的手段,看個人能力了!”

此時的林毅聽着那大長老的講話,心中卻是一震,這意思不就是讓青嵐劍宗的各參賽弟子互相爭奪嘛?如此一來,進入其中之後豈不是要打個熱火朝天?

只聽的那長老的聲音再起:“凡是進入魂者大賽的弟子,不管是何原因,皆不可傷害同門性命,這是此次大賽的最低底線,如有違背,當斬不赦!”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