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正因此我們纔要找尋更多機會去吞噬掉純淨的天使族羣,來發展壯大我們自己本體!

屆時,卡塔斯沼澤族羣將出現無數個永生者甚至是大天使!

天堂,終究會是我們的!”

老頭兒的激情演講果然很能帶動情緒,幾十號鳥人齊聲高呼:“卡塔斯沼澤族羣永享光輝!”

wωω✿t t k a n✿co

……

打雞血的吶喊過後,鳥人們帶着得意神色看着越來越淡的黑色氣息。

它們還在瘋狂涌入中心位置,在鳥人們眼裏,這是即將採摘戰勝果實的美妙時刻。

片刻後後,一切又重歸平靜。

唐牧北將最後一縷死氣吞下,心滿意足打了個飽嗝,“還有嗎?這點剛夠我塞牙縫。”

衆墮落鳥人:……

What?他剛纔說What?

這傢伙不是被能量侵蝕,早就該死翹翹變成空皮囊了嗎?

怎麼還能說話?

好像還打了個嗝?

難道……我們的能量真特喵吃掉了?

不可能,絕不可能!

肯定是障眼法!

果然,奸詐的人類想扮豬吃老虎,他肯定是個七品以上的人物!

否則不可能那麼輕易就將魔鬼的力量全部封印隱藏起來。

怎麼辦?

江山爲聘:冷王的天價王妃 以往戰無不勝攻無不克的圍毆方式都不能將對方殺死,現在還要繼續嗎?

鳥人們都齊齊看向首領,等待他發號施令。

白袍老頭面色微沉。

他心裏清楚第一個照面沒能給對方造成一點傷害,戰局實際上已經輸得很慘了。

畢竟,自己手中的鎮魂幡輸出已達到今日上限。

再強行支撐下去,恐怕天使之心得不到,反而會讓這把寶貴武器受損。

因此他麪皮抖了抖,揮手示意,“撤!”

特喵的,人類修士總是有各種古怪手段,所以對付他們就得讓人類修士親自出手才行!

“不好啦,前輩!鳥人們想逃跑!”唐牧北察覺情況不對,立即在識海中呼喚救援。

扶桑宗主輕笑一聲,“不就一幫墮落的鳥人嗎,這好辦。”

他隨手一彈,喝醉了睡得打呼嚕的凌雲劍猛地躥起來,“我主,有何……吩咐?”

“去吧,幫牧小朋友搞定那幫鳥人。”扶桑宗主笑道:“他是隻會吞噬不會釋放,所以除非強行把鳥人們困住榨乾,否則人家想逃跑他一點辦法都沒有。”

“得令!”七分醉意三分清醒的凌雲劍接了一句戲腔,嗖地一聲閃現在唐牧北身邊。

此時恰好白袍老頭兒剛說出“撤”字,突然就感覺到一股強烈殺氣。

定睛一看,他不由得在心裏罵娘。

擦你麻麻嘞!

居然能隱藏這麼深?

隨身帶着的飛劍都是七品,這不是扮豬吃虎誰特喵相信?

至此,他更堅定了決心一定要請位大佬來恁死這小子!

“哈哈哈嗝!老子終於能閃亮登場大開殺戒啦!”許久沒有出來刷刷存在感的凌雲劍藉着酒勁更飄了。

豪門錯愛:誘寵小嬌妻 一現身就是個帥氣挽劍花動作,隨後絲毫不給對手反應的機會,劍氣迸發一套凌雲劍法直接掃出去。

唐牧北:……

果然是喝多了,行不行啊?

你是一把飛劍哎,能打醉拳嗎?

一劍將距離最近的一隻鳥人穿個透心涼,凌雲劍覺得太特喵爽了!

難怪儒家那羣修士特別愛喝酒吟詩,果然微醺時刻最容易詩意大發,而且特別有感覺。

尤其是自己還在爲保衛牧店主大殺特殺,太豪邁了。

此時此刻必須要吟詩一首,方能抒發我心頭的豪情壯志。

再次帥氣斬斷一隻鳥人的雙翅,凌雲劍大喝一聲,“醉裏挑燈看劍!夢迴……”

嚓嘞,突然忘詞了。

果然平時應該向白城學習多讀書纔對,你看這個嗶沒裝好吧?

但凌雲劍覺得既然開始吟了,氣勢上就不能輸,因此大吼一聲接道:“夢迴大唐!國破山河在……呃,萬里長征人未還!

八百里……黑雲壓城城欲摧,不破樓蘭誓不還!”

唐牧北:0_0

帕姬:0_0

扶桑宗主忍不住扶額,真的得考慮跟凌雲劍斷絕關係了,可別說這是我的飛劍,丟不起這個人!

然而吟詩結束的凌雲劍感覺良好,正將幾十號鳥人殺得慘不忍睹。

唐牧北默默舉起手機。

陰暗茂盛自帶詭異氣息的森林中,到處是四處逃竄的鳥人。

一眼看過去天空中飄零着羽毛;地上、樹幹上撒着點點滴滴淺金色血液,怎麼看都透着一股哥特風格。

這要是拍下來,肯定可好看了!

回去讓俱樂部裏的鬼才們後期製作一下,誰想出個專輯都不用拍MV。 “牧店主,那是您的兵刃嗎?好厲害!”帕姬看向他的大眼睛亮晶晶的有小星星在閃。

唐牧北突然覺得有些羞愧。

死氣只會吞不會釋放,雖然霧梟大人親自教學,自己到現在也沒能順利釋放出來一次;

其他的小法術就更拿不出手了。

每次該殺該打的時候,不是凌雲劍相助就是妖刀出手,什麼時候才能真正靠自己的實力怒懟敵人一波呢?

不過……哎?他眼前一亮,自己還有壓軸一招啊。

魂彈!

呸呸呸,是會飛的子彈!

可以考慮對着那個白袍老頭兒來一發,反正自己的攻擊就是個搭頭,能行就行不能行也不壞事。

帶着偷襲的想法,唐牧北給試圖逃跑的白袍首領來了一發。

五秒鐘後,對方靠着坑隊友把白髮妹子扔下,自己逃了。

唐牧北:……

難道我的魂彈只對厲鬼才能有效攻擊?

還是說鳥人能免疫魂技攻擊?

爲毛不疼不癢一點作用都沒有?

算了算了,這茬就當我放了個屁,跟誰也別再提了,太丟人。

他假裝什麼都沒發生,回過頭想去看看帕姬的傷勢如何。

收回功德單翅,爲了安全起見他露出最常見的雙翼狀態保持警惕,以免有漏網之魚再來襲擊妹紙。

沒想到,剛變換了形態,帕姬妹子看向他的眼神就變得古怪起來,過了好一會兒她居然撲通跪下了!

“塞西爾大天使!”帕姬激動不已,晶瑩的淚花撲簌簌往下掉,“您果然是主神大人派來的天使。

所以今天的遭遇就是對我的審視嗎?

塞西爾大天使,現在您知道那些橫行霸道的族羣真實面目了。希望您能早日剷除掉這些黑暗系僞裝的毒瘤,讓天堂重歸美好!”

唐牧北:……

這妹紙是被剛纔的死氣嚇傻了?

哪特喵來的大天使?

“你受傷很重,燒糊塗啦?”唐牧北伸手摸摸帕姬的額頭,試圖打破尷尬場面,“誒?怎麼這麼涼?你沒事吧?”

帕姬激動地就差趴地上了。

能得到大天使的撫頂之禮簡直就是天大的恩惠!

也不枉費自己天天虔誠向主神大人祈禱了。

“牧店主,多數都擺平了,唯獨讓那個拿根破棍子的狡詐老頭給跑了。”

凌雲劍依舊醉醺醺的,飛行都有點來回晃,大着舌頭笑道:“沒想到在天堂裏鳥人們也有丐幫,哈哈哈嗝……你看見他那個打狗棍了沒?毛都快掉沒了!”

扶桑宗主再次扶額,“來來來,趕緊把它給我塞回來!幸好沒遇到認識的人,否則今天我丟人丟到老家去了!”

“好嘞,去吧您嘞!”唐牧北一把抓住凌雲劍,“嗖、啪!”瞬間讓它消失不見。

帕姬看得目瞪口呆,果然大天使的手段就是不一樣。

連收回武器方式都是這麼別緻。

“行了,不能再耽誤時間了,咱們抓緊時間趕路吧。”唐牧北生怕她再叫自己什麼天使,直接推過來二八大踹讓帕姬坐上,兩人再次蹬車啓程。

這次他沒再使用加速度。

畢竟還沒弄明白這片森林的古怪之處,找不到出去的路就一陣到處亂撞太浪費能量。

好在本二八大踹是經過扶桑宗主親自改造的,行駛在沒有路的森林裏,壓根就不怕紮帶。

所以唐牧北也不用刻意尋找什麼路徑,只是一味按照地圖上指引的方向向前行駛。

一個多小時後,兩人還是在森林中沒能出去。

“對不起,都是我連累了你。”帕姬特別自責,她覺得一定是自己的原因才導致這片森林發怒將兩人困住。

唐牧北微微皺眉,“應該不是你的問題。

如果說你是被感染所以才惹怒了森林被困住,可現在我已經幫你把感染驅逐乾淨了。

那按理說森林應該放我們出去纔對。

肯定還有別的原因,我們沒想到。”

“其實,您完全可以飛離這片森林或者用法力解除掉禁錮的,只是您想讓我經受考驗對嗎?”帕姬小心翼翼問道。

唐牧北:……

我還是什麼都別說了吧,這妹紙肯定是出現幻覺了。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我一個堂堂正正黃皮膚黑頭髮黑眼睛的華夏人,特喵的哪一點會像是個天使?

還是大天使!

你確定不是天上掉下一坨屎的那個“天屎“嗎?

見他沉默不語,帕姬更是滿心愉悅。

果然猜對了!

從無意中進入卡塔斯沼澤聖地發現了他們族羣的祕密,再到受傷被污染、追殺,這一切都是塞西爾大天使對自己的考驗!

考驗自己的信仰是否依舊像最初那樣純淨和虔誠。

大天使,我不會讓您失望的!

“停下來歇歇吧,我再想想辦法。”唐牧北不用蹬車子都覺得累了。

尤其是森林裏樹木景緻都很相似,時間一長審美疲勞連精神都覺得乏。

他準備搬救兵,繼續向扶桑宗主求救。

說不定這位大佬能有辦法破解走出的森林之謎。

“嗨,我一直在猜你們什麼時候纔會停下來注意到我呢。”突然有個聲音從旁邊草叢裏傳過來,“可你們都從我身邊繞過去二十七次了,就是沒拿正眼看我。”

毫無防備的唐牧北嚇了一跳,兩隻金色功德大翅膀初臨大地閃爍着,“誰?!”

“當然是我咯!” 祕婚風波:追妻成癮 草叢中窸窸窣窣幾秒鐘,突然跳出來一顆植物。

嗯,沒錯是一棵植物。

確切的說,應該是一棵草。

只不過淡黃色的根部形狀長得特別像個小人,腦袋上頂着幾片大葉子還開着兩朵淺紫色的花。

看上去……有點眼熟。

但唐牧北根本就沒有空去想這是棵什麼草,因爲它的根部太搶眼了。

兩隻大眼睛長在葉子靠下的位置,看着居然還有點萌萌的。

“你是……”帕姬也瞪大了眼睛一臉好奇,她還從未見過這樣的植物精怪。

總長不過三十公分的植物眨巴眨巴眼睛“嘁”了一聲,“真是沒見識。咳咳,你們倆聽好了:我是一顆來自大山深處的板藍根精!”

唐牧北:0_0

哎喲我去!這臺詞我熟啊!

原來真正的板藍根精長這模樣?

那看來自己當初長枝丫開花一點都不像板藍根精,自己那朵花比它好看多了。

“你住在這裏嗎?對這裏很熟悉嗎?”帕姬喜上眉梢問道:“那能不能麻煩你帶路讓我們走出這片森林?”

板藍根精表情非常到位抽抽嘴角,“我都說了我是來自大山深處的,怎麼可能住在這裏?

我只是旅遊路過而已,不過這個森林我很熟悉,可以帶你們離開。

前提是,你們需要答應我一個條件。” “什麼條件?”唐牧北一臉懵逼,自己居然在跟一棵板藍根精,講條件!

作爲一位“僞”鬼醫來說,難道不是應該第一時間把它逮起來?

成精的板藍根哎,就算是它的泡澡水都蘊含着龐大藥性。

邪性總裁【完結】 要不,跟它商量商量,請它泡個澡啥的?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