之前沒有成為四品煉丹師,最主要的原因是被修為限制了,煉製丹藥雖說不用太高深的修為,卻也需要渾厚的靈力做支撐,四品丹藥的煉製根本不是一個練氣期小修士能夠發揮出來的。

好在她之前早就掌握了四品丹藥的煉製方法和一切事宜,缺的就是能夠煉製丹藥掌握火候的渾厚的靈力,只等待那個契機。

意料之外的突破,現在自然而然成為四品煉丹師,意料之中。

至於符篆,仍然停留在三品符篆師的行列。

丹藥分九品,九品之上就是仙丹,而符篆不同,它上面還有符寶,靈寶,分別為九品,再往上才是仙符。

因此四品丹藥和四品符篆不可同日而語。

對於符篆造詣沒有晉陞,夏初雪並沒有多大的感受,畢竟修鍊、煉丹和製作符篆、陣法同時擁有,古往今來也沒有這樣的修士能夠做到。

基本上都是能夠掌握好一種就已經非常厲害了。

比如說煉丹大師,他們幾乎把所有的時間都放在煉丹上,修為肯定不高,除非煉丹需要,他們是不會把時間浪費在修鍊上的。

在比如符篆大師,也是製作符寶或者靈符需要,才會去修鍊,要不然助威不夠,沒有高深靈力,也是不能製作出來厲害的靈或者丹藥。

而夏初雪的主要就是修鍊,她渴望強大,嚮往自由,有著我命由我不由天的執著。

她煉丹和製作符篆都是輔助作用,還有樂趣,畢竟時時刻刻修鍊都會覺得枯燥,這個時候,換一種心情,就會好很多。

在青山…不,是靈山上的果樹枝躺下,隨手摘一顆又大又紅的車厘子放入嘴中汁水充斥著整個口腔,那種感覺太爽了!

這顆車厘子櫻桃樹已經長成了參天大樹,沒錯,它就是之前玫瑰一臉嫌棄的車厘子樹苗,經過空間長時間的生長和靈氣滋養,碩果累累,每一根樹枝上都掛滿了紅得發黑密密麻麻的車厘子,個頭也比外界普通的大上五倍有餘。

至於青山被夏初雪改成靈山的事情,那還是前段時間發生的!

前段時間無意中發現這幾座山上的土和平地上的土一樣,但組成山的石頭卻大有文章,他們竟然是由極品靈石組成!

這一發現震驚了空間上下活著的生物,夏初雪更是激動的幾天沒好好修鍊。

「嗯,好吃!」

又隨手摘了一顆連洗都不用,直接『咔』的咬一口,口水都要下來了。

正吃得開心,突然發現靈液湖邊有一個以前沒有的小傢伙在那裡『躺屍』,肚皮圓圓,渾身黑色光亮的毛髮呆萌呆萌的,看樣子是靈液喝多了,身體暫時消化不了這麼多靈氣,所以才躺著不動的。 心念一轉,身影直接出現在『狗狗』身邊,這才看到一直呆萌呆萌的小狗正瞪著黑亮黑亮的眼珠子望著天空,旁邊還有一隻渾身緊張虎視眈眈望著『狗狗』的尋寶鼠。

尋寶鼠看到主人來了,渾身炸開的毛髮慢慢放鬆。

「主人,這是你之前帶進來的大那隻小狗,我怕它在空間里瞎吃東西,所以就跟著!」

說著,後腿站立,前爪食指對在一起,頭微微耷拉,活像一個受委屈的小人兒。

她摸了摸小傢伙的腦袋。

「嗯,乾的不錯,賞你一顆五百年的人蔘」

「謝謝主人!」

尋寶鼠開心了,自從被主人勒令不許隨便吃空間里的東西,它一直在隱忍著,只能看不能吃,那種煎熬讓它倍感難受。

聽到主人這樣說,身體嗖的一下不見蹤影。

而原本在地上『躺屍』某隻,也在聽到夏初雪的話后一下子蹦了起來。

它是聽不懂尋寶鼠那嘰嘰嘰的叫聲,可能聽懂人話呀!

立馬討好的開始舔她伸出來的手,完全沒有對方殺掉自己前主人的怨恨。

「你…我殺了你的主人,如果你要離開我會成全!」她緊緊盯著小狗的眸子,哪怕有一點露出怨恨的表情,她都會殺了它。

一時心軟給自己留下未知的危險,她是不會做的。

好在沒有!這讓夏初雪更奇怪了。

還沒來得及多想,這貨居然直接咬破自己手指,額頭眉心蹭著她手指流下來的血,隨著血的低入,狗狗爬在地上一動不動,還舒服的叫了哼唧了幾聲。

主僕契約完成!

夏初雪只覺得自己和它之間多了一絲聯繫,卻來越通透。

「你…」

她很無語,就…這麼莫名其妙的契約了一隻狗?

「吼吼吼…」

有了契約的聯繫,小傢伙一下子感受到夏初雪的嫌棄,彷彿為了證明自己不是『狗』,對著她叫了幾聲!

「哎?這叫聲怎麼…難道不是狗?」

「你是什麼品種?」

「吼吼…」我也不知道,醒來的時候就已經和那個大壞蛋契約了,謝謝主人解救了我!

有契約關係,雖不能說話,卻能溝通。

夏初雪又和狗狗說了一會兒話,這才又進入了小竹樓里。

她發現自己知道的知識太少了,要趁這幾天多加翻閱書籍才行。

好在雷霆天尊留下的書籍多,都是被分類好的,挑挑揀揀后,終於找到關於妖獸的書。

「哈哈哈…我這是撞狗屎運了呀!」

一天後,小竹樓里響起了夏初雪忍不住的大笑聲。

因為她終於找到關於『小狗』的所有信息。

她就說嘛,哪有狗從蛋殼裡孵化的,卻原來只是長相像狗而已,卻是地地道道的『地獄吞天猊』

血脈不及上古神獸,卻也能和聖獸血脈相提並論,而且稀有程度連尋寶鼠都自愧不如。

居記載,上古時期就已經絕種的聖獸,混沌初開,太古時期最先有靈智的並不是人類,而是獸,最後修鍊成妖獸,那個時候還是妖獸的天下,人類修士是它們的獵物,而地獄吞天猊也正是那個時期的妖獸!

我的天哪!

夏初雪忍不住捂著咚咚咚狂跳的心臟,深深的目光望著地獄吞天猊,嚇得它趕緊跑出去。

地獄吞天猊,在那個神獸遍地走聖獸多如狗的年代,卻以另類的方式存活下來。

那就是它們的『吞天戰技』,血脈不行技能來湊,當地獄吞天猊實力越高,吞天技能釋放的也就越強大,能讓周圍的天空瞬間陷入黑暗,利用技能削弱對到戰鬥實力。

這種削弱,夏初雪真真切切親身體會過的,不走慶幸自己遇到的是一隻年幼的吞天猊,要不然早死的沒邊了。

因為強大之後的吞天戰技還能,不僅能讓黑暗中修士靈力減弱,身子能控制人都思想和身體,讓所有的一切和行動都緩慢十倍,百倍,千倍…,至於緩慢的倍數,那就要看地獄吞天猊的實力如何了!

太古時期,它的實力在眾多神獸聖獸面前簡直不堪一擊,因為除了這種戰技之外,根本沒有什麼速效的強大實力

之所以在那種時代能夠佔得一席之位,主要就是合作

他們的戰技與眸中聖獸合作,居然能發揮出意想不到的效果。

有時候殺掉甚至能陰掉一隻超神獸,那可是在太古時期就至尊無上的超神獸!

因此,地獄吞天猊後來就被列入和聖獸同等地位。

可是由於地獄吞天猊極難產崽,一些超神獸和神獸知道他們都輔助效果驚天後,會大批量的殺害,導致在太古後期,地獄吞天猊就就已極少出現。

夏初雪瞪著眼睛,盯著手中的書籍已經很長時間沒有翻頁了

她實在想不明白,地獄吞天猊既然在太古後期就消失了,那這貨從哪冒出來的?

就算被大能封印了,又到底是什麼封印能讓一顆蛋封印了億萬年?

據傳承記憶中記載,就算大能封印,最多過萬年就消失,或者封印慢慢解除,果然認知限制了想象。

夏初雪重重深呼吸來緩解自己對地獄吞天猊的了解

幸好,小傢伙告訴自己它是從蛋殼裡孵出來的,要不然也不會去查書籍,肯定會把它當做普通的小狗養大。

普通食物養出來的地獄吞天猊對於戰技的使用會大打折扣,必須養在天地靈氣極為濃郁的地方吃的東西除了妖獸肉之外,還必須是超過五百年的靈藥。

這也是地獄吞天猊越來越少的另外一個原因!

合上書本,夏初雪在空間里走走停停,有效的緩解地獄吞天猊帶給她的衝擊力。

還特意劃出一片葯園給它,將五百年份的靈藥移栽許多進入,就當它的口糧了。

尋寶鼠看了不高興

人家幹活才有的一隻獎勵,這隻『狗』居然一下子就得到了一大片,不公平,主人不公平。

沒辦法,夏初雪又將葯園擴大一些,讓兩小隻公平處理。

她現在身上穿著的是之前咬牙買的一身冰藍色法衣,想著出去之後肯定會瞬間化為灰燼,於是換了一件普通的綠色古裝穿在身上,這件衣服設計的簡潔大方,之前就是看好看才買的。

她也是女生,好看的衣服和首飾與她也有著天然的吸引力,就算不穿,買些放著心情也好。 在空間入口處放了一個支好的帳篷,裡面有衣服,這樣等會兒進來的時候也免得得尷尬。

看了一眼專門規劃出來的葯園裡撲騰的尋寶鼠和地獄吞天猊,才放心的出去。

這次出去,果不其然身上的衣服直接化為灰燼,她試著想要調動業火將敏感部分遮擋,這才想起來火山下不能用靈力。

好在反正沒人,心下稍定。

身體剛一出現在火海中,就開始極速下墜,映入眼帘的是到處一片火紅,連空氣都在燃燒。

「哎呦…」

一顆不知從哪掉下來的火晶滑過臉頰,留下長長的口子,血珠剛要溢出來就凝固,傷口越來越小,它竟然在自動癒合!

夏初雪到現在才發現自己的傷口不知道什麼時候居然能自動癒合了,想起先前玄天宗主之前給自己的傷害攻擊,醒來后好像也沒見身上有傷口,而且連一點不適應都沒感覺到。

之前變異生命樹就說過它正是光明屬性靈根,難道這是擁有它的緣故?

不得不說,夏初雪真相了。

在火晶劃破臉頰的瞬間,手掌翻轉一把接住即將離開自己身邊的火晶。

這顆火晶比之前得到的還要大上許多,足足有籃球大小,眉飛色舞的將火晶放進空間,亮晶晶的眼珠子又開始環視四周,希望能碰到下一個『獵物』。

火晶雖然不是很多,偶爾有幾顆視線之內的,可都很小,和她隔著一段距離,伸手根本夠不到。

夏初雪無比鬱悶,近在眼前的財富不能擁有,眼睜睜看著它們流逝,那種心情簡直太心塞。

奇怪,這火海到底有多深?活像個無底洞,身體還在持續下墜,速度越來越快,卻仍舊看不到底。

除去昏迷的時間段不說,光是夏初雪自己知道的,她在火海中下墜的時間足足有三天有餘,要說這口火山一點問題都沒有,打死她都不會相信。

現在也終於明白為什麼在修仙界早已消失的上古鳳凰會出現在這裡,原來另有乾坤。

這幾天時間,夏初雪對於未知的危險感到莫名的驚懼,可現在她除了偶爾接到一顆從旁邊掉下來的火晶之外,其他真的無能為力。

終於,時間像是過了一個世紀之久

「啊……嘭…」

身體終於落地,處於慣性,哪怕她現在有築基大圓滿的修為,身體皮肉相當於法器,也生生被降落的衝擊力摔得暈了過去。

試想一下,從不知名的高度下降幾天幾夜,一般情況下摔到地上不成爛泥才怪,幸好她現在的修為有築基期大圓滿,要還是練氣期甚至築基中期,非得摔成肉泥不可!

夏初雪應該慶幸自己之前的莽撞,要不然小命就丟了。

「這裡…?」

夏初雪醒來睜開眼睛,發現腳下的土地都是紅色的泥土,周圍仍然火海漫天,好在終於落了地。

抬頭望了望紅的發黑的上空,只感覺一陣頭暈目眩。

想要從上面出去肯定是不可能的,看來她還要去找別的出口。

然而現在精神力不能使用,能見度又非常薄弱,周圍兩米開外就看不清一切,就像伸手不見五指的大霧天,不過這裡不是霧,而是到處充斥著燃燒的火焰。

光著腳又不知走了多久,朦朦朧朧間似乎聽到微弱的聲音,仔細聆聽,好像那種聲音又不存在。

漫無目的繼續走,終於重新聽到微弱的聲音,似乎在痛苦的呻吟。

「誰?誰在那裡?」

心中警鈴大作,全身的精神高度集中,想著有危險時可以第一時間進入空間躲藏。

聲音很微弱,夏初雪的心慢慢平復了,一點點向前挪動著。

隔著燃燒的火海,她好像看到一團藍色的巨大小山,聲音就是從哪裡傳過來的。

『藍色小山』穩穩的一動不動,這是夏初雪進入火海岩漿以來看到的第一種除了紅色之外的顏色,忍不住更加走近查探。

這一走近不要緊,驚得她一身冷汗,腿腳踉蹌著後腿,轉身就要跑路,拼盡自己吃奶的力氣以百米衝刺的速度逃命。

我的媽呀,這麼倒霉碰到這煞神祖宗了呢?趕緊跑,不然小命就交代在這了。

沒錯,夏初雪看到的正是奄奄一息的上古神獸,藍鳳凰。

親眼看到它殺了幾乎近千結丹修士,還把四個元嬰修士給打殘,怎麼能不跑?

夏初雪堅信瘦死的駱駝比馬大,就算藍鳳凰奄奄一息馬上要死了,她也不是人家對手,就是估計動動手指就能捏死的螞蟻。

心中不斷默念:沒看到我,沒看到我。

雙腳撒丫子沒命的狂奔,可老天不僅沒有聽到她的禱告,還開了一個天大的玩笑。

「嘭…」

只顧著往前跑的某雪沒有發現前面不正常,嘭的一聲撞了上去,這下可是通了馬蜂窩,夏初雪抬眼望去只覺頭皮一炸。

該死!怎麼又跑回來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