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也不是那麼多好聲音的,對吧。我四肢健全能寫得了小說,也是很幸福的,對吧。

太婭年紀不小了,起起伏伏,只有一句話對我而言是真理:船到橋頭自然直。

隻身一人到帝都漂泊的時候,我就是這樣告訴自己的,遇到什麼困難,不要哭,船到橋頭自然直。

那個時候,沒有人告訴我怎麼租房子,怎麼找工作,夜裏回到租住的十平米的房子裏,自己一個人,也沒有人問問我,今天找工作順利麼?

當時,抓住一份粗糙的工作,拿着低廉的工作,就覺得自己抓住了整個世界。

那是一根救命的稻草。

如果失去了這根稻草,我將無法生活,因爲沒有人,會是我堅實的後盾。一句話,家庭條件不好,沒有回去撒嬌的資格。

我沒有退路,所以我只能往前衝,加班到凌晨,也不能有怨言。

在小說裏,寫到太婭的孤獨,寫到太婭的親情的時候,我都是咬着牙寫的,因爲感觸太深太深。

現在,我也是一個人生活。

不過現在,我有了你們。

你們的評論,你們的留言,我都會認真看的,一條一條去回覆。

所以在這裏,懇請大家,如果大家覺得這本小說,還挺好看的,請訂閱支持!一個天的更新,就需要花費兩三毛錢……親,你大過年的,掉兩三個鋼鏰,就夠看很長時間!

【以下是充值方式】

一、電腦版充值

1、網頁最上面,在黃色的亮瞎眼的“福利”旁邊,有個“充值”按鈕,點擊。

2、充值頁面,默認的是支付寶充值方式。有支付寶的親,可以直接充值了。

3、沒有支付寶的親,點頁面正下方藍色的“選擇支付方式”,有多種支付方法,可以供親們選擇。

PS:親們一定要看清楚,支付比例,你用同樣的錢,有的支付方式獲得的黑巖幣就少,(不用罵黑巖,因爲那些支付通道,他們也是付費的)。

二、手機充值

在應用頁面的最下面,點擊“我”。

然後在“我”的頁面,親可以看到“餘額/充值”點擊進去,按步驟充值就好了。

謝謝大家少罵我,多收藏,多評論的支持! 當然,我沒請劉戀吃飯。

她被我們三個集體無視了,然後悻悻然的,開着她的紅色小車,絕塵而去。在馬路對面停着的一輛出租車,之前師傅在吃飯。現在終於吃完了晚飯,掉頭開了過來出租車師傅吃飯都挺晚的,但像他這晚的,也不多見。

師傅之前不願意過來,是因爲奉谷抱着我的身體,不像好人。

現在願意過來。是因爲之前劉戀,跟我們說了很長的話,在他眼中,我們跟劉戀的對話是這樣的:

劉戀:“嗨,大晚上的,你們怎麼還沒回家?嫂子生病了?別打車了,上我的車,我載你們回家。”

奉谷:“不用不用,你們家住城南。我們家住城北,太麻煩了。打車不麻煩,我打車吧。”

然後劉戀走了,出租車師傅纔敢掉頭過來的。

說來也可笑,我、孟冰、奉谷,現在都不是“人”,卻還要花錢坐出租回去,也是挺神奇的。

出租車司機,關懷的問道:“她怎麼了啊?”

奉谷這次沒說我喝醉了,對出租車的師傅說:“大姨媽來了,疼暈過去了。”因爲我和孟冰沒有實體,所以現在奉谷在後座上,打橫抱着我。佔滿了空間。

他說出來這話後,手還放在了我的肚子上。

與此同時,我的身體一個扭身,往奉谷身邊蹭了蹭,環抱住了他的腰。

奉谷身體一僵。我也愣住了。

我在這裏!那個少了一魂的身體,怎麼會有動作,發生了什麼?孟冰樂不可支的笑着,恨不得趴在出租車下面,她嘲諷道:“你們兩個,到底平常做了多少壞事!”

“我揪着孟冰,這個時候你還笑!沒有看到我的身體在動!”氣得我。乾脆想把陰陽傘收了。

孟冰嗤笑我說:“你少了一魂,還有兩魂七魄,身體會有些反應,也是應該的,你要慶幸你沒有小丁丁。”小丁丁的生理反應,太污了。

我臉色一點都不好,能怪什麼?只能說平時睡覺,奉谷抱我抱得多了,肢體都能自然反應了。

但馬上孟冰就笑不出來了,因爲到了孟冰家,我和她卻進不去。

這次換了孟冰臉色不好看了,我問她,“親,你能解釋一下麼?”孟冰惱羞成怒,直接推了我一把,將我狠狠推向奉谷的懷抱,“一邊去!”

門已經被奉谷打開了,孟冰家客廳就在我們面前,我雙眼都能看到,倒在客廳中的孟冰的身體。

可我往前走,就有一股無形的力量,推開我。

孟冰沉默了一會兒,胳膊肘撞撞我:“你讓你們家那位進去,把地上的硃砂擦掉一些。”之前,孟冰猜測自己中了黑巫術的時候,還做了一手的準備,她在自家客廳,用硃砂畫了個保宅驅鬼陣。

保宅驅鬼陣,顧名思義,作用一目瞭然。

它對黑巫術沒有什麼效果,但是,卻對孟冰自己個兒有了效果,她現在進不去自家屋裏。

如果這都不算愛 我擡頭看看奉谷,奉谷也是鬼魂,有保宅驅鬼陣,他能進去,毀掉麼?

奉谷抱着我的身體,進去了。

他將我的身體放到沙發上,還用了小毛巾被,給我蓋上一些。然後直接跨過孟冰的身體,然後將地地上什麼東西撿了起來:“可以了。”

撿了一個東西,就可以了?

我嘗試往前走了一步,果然沒有問題,可以進去了。

孟冰對奉谷稱讚道:“高手,果然是高手。”一個陣法,如果不熟悉的話,需要擦掉大半部分的陣法,纔可以讓這個陣法失去作用。但是,如果非常熟悉的話,只需要找到隱匿的陣眼,拿掉或者毀掉,就可以了。

孟冰稱讚完之後,很不高興的抱怨道:“高手,你能不能把我的身體,抱到牀上?”

奉谷沒有回答,直接無視了她。

他已經看到小麻雀的屍體了前兩隻,已經被孟冰燒了,但是最後一隻,還很新鮮的躺在孟冰的身邊。

我這樣看着,它和孟冰很神奇的,像是難兄難弟。

當然,這個腦洞,我是不會告訴孟冰的,孟冰因爲奉谷不幫她搬身體,她已經恨不得去廚房摸刀了。

我把剛纔的疑問,問了出來:“你爲什麼要答應劉戀?”

奉谷說道:“李青芸家俯瞰之都,五排三號。”

等等,劉戀說的有惡鬼的那家,是四排三號吧?這麼巧!

有惡鬼,難道這個惡鬼,是指李青芸麼?

絕對不可能。

李青芸現在還沒徹底成爲黃色鬼魂,以劉戀他們的實力,完全沒必要找奉谷,他們完全可以輕而易舉的解決的!世界上,有幾個能把五百萬,當做嚼過的口香糖,說吐就吐了。

所以李青芸前排那家,還有一個鬼魂!

難道是鄰居的惡鬼害死了李青芸?

但緊接着,奉谷的話就推翻了我的猜測,他將小麻雀研究的差不後,說道“果然,還是這個方法。”奉谷站起來:“是很古老的黑巫術,但是施用黑巫的人,能力不夠,沒辦法將一個黑巫術一次性完整的施用出來。所以,他將一個黑巫術,拆解成三步,分別施用。”

從這點上來看,這個人能力不足,但也挺聰明的。

奉谷說:“他以麻雀爲載體,第一隻咒你們生魂離體,第二隻咒你們去不空店,第三隻,也就是這隻,咒你們生魂不歸。第一隻是起點,第三隻是終點,在第三次的咒落在你們身上的時候,這個黑巫術,就完成了,開始發揮它的作用了。”

真狠毒!

剛纔奉谷用了“還”這個字,那證明,這個黑巫術師,之前在另外一個人身上,也做過這樣相似的事情。

我目光落在奉谷身上:“還有誰這麼倒黴?”

奉谷說了三個字:“李青芸。”

我一怔,不可思議的問:“李青芸是被黑巫術害死的?”所以奉谷才說,這個人,跟我猜測的那三個人沒有關係。李青芸死的時候,我還沒遇到林家的糟心事兒的。

奉谷點頭,“是。”

這巧合到這種地步,我就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

先是李青芸被黑巫術害死,之後我和孟冰也遭遇了黑巫術,剛剛逃離危險,劉戀就找上了我們,要請奉谷幫李家前排那家,消滅惡鬼。

這相互之間到底是什麼關係!

要說沒任何關係,打死我都不相信!

我心情低沉的問奉谷:“黑巫術師是以什麼爲媒介,害死李青芸的?”

神祕的黑巫術,也要有個媒介,比如我的小麻雀,比如傳說中的扎小人那不得有一個寫了被扎的人的生辰八字的人偶,用針紮上去,一邊咒罵着,纔能有用麼。

奉谷說:“食物。”之後,又詳細說了一下:“數量是五個,他對李青芸下了咒,導致她像中了毒一般,然後死亡,死之後又不能進入陰間,不能投胎轉世,並且在陽世不能吸收陽世間的陰煞之氣。”

真惡毒,是在是太惡毒了。

這樣的話,李青芸只能在陽世徘徊了,可對於鬼魂來說,陰氣是溫補,陰煞之氣是大補,補中有熱,如果鬼魂不能吸收陽世的陰煞之氣,那她自己個兒,會越來越衰弱。

直接後果,就是再一次的死亡,魂飛魄散。圍溝島圾。

只是這個死亡的過程,相當痛苦。

就像一個非常餓的人,明明面前擺了食物,但是他卻被關在籠子裏,看得到吃不到。他餓得難受,拼命想抓也抓不住,渴望變成了絕望,然後一點點的餓死。

李青芸雖然年紀明明比我大,卻總是喊我姐姐,讓我很不開心。但是她只是被爺爺寵壞了,在某些方面,還是個沒長大的孩子,或許會無意給人心裏添堵,但是她不會故意做傷害人的事情的。

到底因爲什麼,李青芸要被這樣對待? 等等,被黑巫術師處理過的食物牛奶!

我想到那天早上,李青芸給奉谷帶了早餐,那也是唯一一次,李青芸給奉谷帶早餐!當時有一盒牛奶,因爲奉谷之前從沒吃過東西。我覺得牛奶不能浪費好吧,我承認,是我冒酸氣,所以要喝李青芸給奉谷的牛奶。但是那一天,奉谷反常的搶了過來,自己喝了。

然後那一天。奉谷莫名其妙的開始虛弱起來,無法維持實質。

我問了奉谷,奉谷的回答是的。

不過當時,因爲黑巫術太神祕,奉谷只是察覺到牛奶有一絲異樣,他也不能確定,喝下的牛奶到底有什麼作用。只是爲了以防萬一,才從我手裏搶了過來,喝下了。

我恍然大悟。“既然覺得牛奶可能有問題,你就告訴我啊!幹嘛要自己喝下去!”我是又氣又心疼。

奉谷搖搖頭:“說了,你會聯繫李青芸,惹麻煩。”

我:“”

我在奉谷心中,是那麼聖母的人麼?

奉谷告訴我說:“人的出生和死亡,在還沒投胎的時候,就已經註定了,這個,我阻止不了。”

奉谷在做聖父,和喝一盒毒牛奶面前,他選擇了後者。聖父不是那麼好當的,當時切入進去,是要改變的一個人的命運。就是真追過去了。李青芸的命數,就能改變麼?不會。

我擡頭,問他:“那我呢?”我一樣中了黑巫術,他爲什麼不選擇拋棄我?

奉谷搖搖頭:“你跟她不一樣。”他說的這一句話,我初聽來。是在說我和李青芸,在他心目中的地位不一樣,人有親疏遠近,人際關係不都這樣麼?!但馬上,奉谷又說道:“李青芸是命數盡了,你命數沒盡。”

聽了後半段話,我就氣了。

什麼叫做我命數沒盡。難道我跟李青芸一樣,命數盡了,他就不能搶救我一下了?

我知道自己鑽了牛角尖了,我不該這麼去想的,但我就是忍不住這樣去想。

我鼻子都要氣歪了,說道:“我沒想到,你也是這麼認命的人!”

這句話,似乎戳中了奉谷,他垂下了手,低着頭,整個人隱藏在黑暗中:“曾經,我也不認命,不把命數當一回事的。”

曾經奉谷的曾經,然後發生了什麼?

我沒有問下去,那一定是非常不好的,奉谷不願意回想的事情。

我道歉着:“對不起。”

奉谷沒有說話,也不知道他是接受了我的道歉,還是沉浸在過去的,傷感的情緒中,沒有聽到我的道歉。

“那個”旁邊的孟冰,舉起來手:“你們誰跟跟我說一下,什麼李青芸?”

她是一個不明真相的圍觀羣衆。

我收拾了一下心情,對孟冰將事情的來龍去脈解釋了一下,孟冰聽完之後,整個人都凌亂了,她捂着腦袋:“等等,我想靜一靜。”

講了這麼多東西,我內心已經平靜了下來。

我握着拳頭說道:“既然事情已經成了現在這個樣子,那麼我們只能,爲了自己,爲了李青芸,拼勁全力,找到黑巫術師了!”

奉谷說道:“看樣子,只能讓他去死了。”一次兩次,施用黑巫術的人,還真能考驗他的耐性。

等等,讓他去死這麼輕鬆的說出來,你不要再考慮一下了?

豪門驚夢:99天調香新娘 聽了這話,孟冰也不糾結了,瞬間想通了般符附和道:“對,滅了他,他施用的黑巫術,自然也就破了。”

親,你是個人類,居然也同意殺人?而且說的這麼毫無負擔,像是要去吃飯一樣。

我我點頭,弱弱的說:“沒有別的辦法的話,那隻能這樣了。”我死?還是他死?我都不用考慮,肯定是他死。

況且,這樣的人,還是儘早去陰間比較好,誰知道,路人甲一句話,惹他一不開心,他還能做出來什麼多恐怖的事情!

想一想,我也是爲民除害,做好事不留名呢!

莫名其妙的,我正義感爆棚起來。

“走,我們去找李青芸!”我們四個人,要共同努力,打倒黑巫術師,拿到五百萬,走上人生巔峯!

我的小宇宙,快要爆發了!

孟冰扯住了我,對我“呵呵”冷笑着,用目光問我“你是傻白甜”麼?她嘲諷道:“你不要自己身體了?直接選擇喂狗了?”

我:“”

奉谷只有一個,但身體卻有兩個。

讓奉谷將我們搬下去,都放到孟冰車裏,然後開着車走?這樣的事兒我之前幹過,可情況不同,奉谷只要被人看到,絕對會被報警的!

不用找任何的理由,絕對會!

到時候,奉谷就成了“某男子深夜見色起意,潛入居民宅重傷兩女子”上了報紙,我們乾着急,也不能爲他洗刷冤屈。

奉谷一個鬼魂,就得去人民監獄中待着了。

想想,畫面也挺醉人的。

還有我在想,奉谷揹我和孟冰時候的樣子,怎麼都有種猥瑣的感覺。

我越想越樂呵,不合時宜的笑了出來。

孟冰目光跟刀子似得落在我臉上,“都到這個時候了,你還能想些亂七八糟的東西。”

我立刻止住了笑容:“你說的沒錯,我們的身體怎麼辦?明天就要上班了,我怎麼跟幼兒園交代?”

孟冰:“”

她還沒想到這個問題,她也不知道。

我們回不到自己的身體,調查不了黑巫術師不說,還連班都上不了。

想來想去,都無能爲力。

我們苦悶着,最後,還是奉谷解決了這個問題。他用香火,招了一晚上的鬼魂,不斷的篩選着,直到篩選出兩個去世的曾經是幼師的鬼魂,然後,奉谷跟她們談好了條件,然後讓她們上了我和孟冰的身。

我們的身體,我們自己個兒進不去,別的鬼魂卻可以出入!

這實在太憋屈了,有沒有!

我目瞪口呆的看着我和孟冰,站了起來,用另外的人的腔調說道:“謝謝小哥。我會幫這個小妹,帶好小託班,上好課的。”

很溫柔的聲音,生前一定是一位溫婉的女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