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說話,這裏交給我們!”夏雨青凝重的說道。

星兒微微一愣,剛想說些什麼,一到黑影從他眼前閃過,然後向着前方撲去,是黃大師。

“妖孽,看招!”

黃大師衝上前去,右手向着褡褳摸去,猛然抽出一把桃木劍狠狠地向着黑霧斬去。

“噗!”

一簇火苗從桃木劍上顯現,劈在黑霧長鞭上。

長鞭立刻斷裂,黃大師單手向前一拽,小寶立刻在空中向着星兒飛去。

星兒接到小寶,又驚又喜,但連忙想起了身旁的夏雨青夏雨青的話,立刻帶着小寶向着下面走去。

“麻麻,小川二哥..”

“不用管他,他會沒事的。”

小寶臨走前看了依然被李若曦咬着的趙小川一眼,但立刻被星兒打斷了。

星兒帶着小寶離開後,夏雨青轉頭看向黑霧緩化的鬼娃娃。

只見鬼娃娃仰天嘶吼一聲,然後化作拖着長長的煙霧向着黃大師飛去。

很顯然對於黃大師放跑了小寶,鬼娃娃心中不滿。

“這傢伙就交給我了,你去營救趙小川,記得之前我和你說過的。”黃大師轉頭衝着夏雨青喊了一句,手腕上帶着的舍利手串驟然發出耀眼的光芒。

然後乘着這個空檔,手握着桃木劍,從褡褳中再次掏出一疊厚厚的符咒向着鬼娃娃衝去。

夏雨青微微點頭,深吸一口氣,身上的氣質一變,似乎青春靚麗了許多,沒有剛纔的鬼氣陰沉的模樣。

“小川哥哥,你怎麼睡着了?你快點睜開眼睛看看若曦啊!”

夏雨青臉上掛着笑容,加上和顧媛夢和李若曦相同的面貌,完全以假亂真,尤其是她身上的氣質和已經被鬼胎附身的李若曦比起來,簡直有着天壤地別。

完全足以讓不明真相的人誤以爲夏雨青纔是真正的人類,而李若曦反倒是鬼物。

其實這就是黃大師的計策,真假李若曦。

“趙小川是一個重感情的人。他對自己的所愛之人和身邊的朋友投入了太多的感情,所以才一直想要變強大,同時也正是因爲他的感情,所以當他親手殺了李若曦和劉子豪的時候,他心中才承受不了壓力,因此纔會鬼化!”

“其實我很好奇他爲什麼會狠心下手,我相信他絕對不是出於本心,但是.。。算了,這個不討論了,現在最重要的就是你讓他認爲你就是真正的李若曦,然後你讓他恢復清醒,從鬼化的狀態中清醒過來。”

回想起黃大師之前告訴她的話,夏雨青臉上的笑容越發的燦爛,口中的呼喊聲也越發的親切。

“小川哥哥,你爲什麼不睜眼看看若曦呢?若曦好想你啊!”

“小川哥哥,你再不醒過來,若曦就要生氣了。”

剛開始的時候,夏雨青的語氣還是有些生硬的,但是隨着一聲聲呼喊,她腦中想起了曾經和蘭天在一起似曾相識的畫面,感情一點點被喚醒,所做出的動作也越來越自然。

就彷彿她真的是趙小川的戀人,因爲趙小川睡着在撒嬌一般。

用嘴巴咬住趙小川脖頸的李若曦原本在嗤笑地看着夏雨青,但隨着夏雨青越來越自然,她的臉色漸漸變得開始驚恐起來。

“若曦,你是麼?”

昏迷的趙小川緩緩地睜開了眼睛,眼中透漏出迷茫,轉頭看向夏雨青,喃喃說道。

夏雨青心中狂喜,但表面上卻是一副嗔怒的表情,道:“小川哥哥,你在說什麼胡話,我一直在你身邊,你忘了麼?你睡着了,然後我就一直守着你。”

“是這樣麼?”趙小川聽到夏雨青的話,自言自語道,伸手摸向正在咬住他脖頸的真實的李若曦的面孔。

他的手掌慢慢地在了李若曦的裏面上摩挲着,控制着李若曦身體的鬼胎有些不適應,喉間發出“吼吼”的低吼聲。

夏雨青見狀,心中一片焦急,知道現在是最重要的時刻,是否可以成功只有藉助趙小川自己的判斷了。

“我想起來了。”趙小川嘆息道:“我殺了你,若曦,因爲你已經變成了鬼胎,所以我不得不殺你,而我不僅殺了你,而且還殺了我最好的兄弟耗子,我是一個罪人。”

“小川哥哥,你在說什麼?我不是一直在這裏麼?只要你過來,我們就可以永遠在一起了,你到底還是猶豫什麼呢?”夏雨青越發的焦急,但表情越發的純情,一副幽怨的表情讓人不忍直視。

“不要裝了,你不是若曦,我知道,你不是若曦,若曦已經死了!”趙小川嘆息道,手中光芒一閃,之前劉子豪拿着的匕首出現在手中。

“我勸你不要在做這樣的姿態了,顧媛夢,你哪怕變成了若曦的模樣,也不是若曦,因爲我根本感受不到你的心。”趙小川持劍指向夏雨青,淡淡道:“這樣就好,我就想靜靜地被我所愛的人抱着,親吻着,直到死亡的終點,所以求你不要在當着我的面侮辱我的女人。”

“小川哥哥,你在說什麼?我可是真正的若曦啊!”夏雨青心中火冒三丈,但是還想掙扎一下。

“閉嘴!”趙小川大喝,手中的匕首猛然向前一劃,一道一丈寬的半月形光刃直直向着夏雨青飛去。

“瑪德,這小子有病,什麼親吻,她在吸收你體內的力量你難道察覺不出來麼?”

夏雨青被突入其來的光刃嚇了一跳,連忙側身閃過,心底破口大罵。

同時她驚恐地看着趙小川,剛纔如果不是她反應迅速,說不定自己已經被那道光刃切成兩半了。

咬住趙小川脖頸的李若曦餘光掃到夏雨青,眼中一道藍光閃過,裏面包含着對她的嘲諷。

夏雨青愈發的氣憤,但卻無可奈何,一個鬼胎已經夠她受得了,如今再加上一個深不可測的趙小川,她完全不是對手。

“黃大師,我失敗了!你說接下來應該怎麼辦?”夏雨青不想再裝下去了,轉頭衝着黃大師罵道。

黃大師剛好用舍利子將構成鬼娃娃的黑霧禁錮起來,然後收到自己褡褳之中。

雖然這並非鬼娃娃的真身,但是卻也可以間接消失鬼胎的力量。

而當他聽到夏雨青的話後,臉上露出了一絲猙獰,怒道:“好吧!看樣子我們要使用殺手鐗了!”

“殺手鐗?什麼殺手鐗?你怎麼沒給我說過?”夏雨青一愣,迷茫地看着黃大師。

黃大師沒有說完,而是深吸一口氣,身影幻化,瞬間來到夏雨青的身旁,一把將夏雨青的腰肢摟住,然後狠狠地吻了下去。

夏雨青愣住,趙小川愣住,甚至於連原本地面上觀察着天空狀況的其他人也愣在原地。

時間似乎又再次靜止了.. 凌晨,明媚的眼光,透過窗戶玻璃,射進秦穆然房間內。

此刻,陸傾城依偎在秦穆然懷裡,臉色紅潤,一臉滿足的神情,愈發性感。

「老公,你是喜歡男孩兒還是女孩兒?」

陸傾城問道。

「我秦穆然的兒子,男女一樣,我都喜歡。」

秦穆然笑道。

就在這個時候,秦穆然床頭兒手機響起,是李洪天打來的電話。

秦穆然從床頭坐起,接通李家電話。

「喂,李老爺子,一大早打電話,有何貴幹?」

秦穆然開玩笑道。

「穆然,洋城老街土地股份,今天早上一開盤,便出現了暴漲的趨勢,我看了下,盤上足足多了三十億資金,看來,是姜家和陸家動手了。」

龍王之我是至尊 李洪天在電話中,嚴肅說道。

秦穆然神情淡然,這件事情,早已經在他的預料當中。

「我知道了,李老爺子,看來我得請你幫我個忙了。」

秦穆然笑道。

「穆然,客氣了,需要多少錢,儘管張口,雖然陸姜兩家經濟雄厚,但只要你張口,我李家不怕跟他們鬧翻臉。」

李洪天語氣豪爽,這讓秦穆然愈發欣慰。

雖然自己曾經救過李洪天一命,但李洪天的為人,也確實沒有辜負秦穆然的希望。

「李老爺子,錢不是問題,我是想請你,幫我找幾個會操盤的高手。」

秦穆然說道。

很顯然,姜家和陸家聯手合資,想要強吞洋城老街土地股份權,這無疑是發動了一場金融戰爭。

既然要打金融戰,那兩大重要因素,一個是錢,一個就是操盤手。

雖然洋城土地的股份,在洋城住戶手裡,但姜陸兩家如果通過操盤手強吞,憑兩家的經濟實力,洋城的住戶根本沒有取勝的可能。

所以,這場金融戰,秦穆然必須出手。

不僅僅是為了自己的老班長張橫,同時也是為了洋城老街幾百住戶。

「穆然,放心,我現在便調動我們李家所有操盤手到公司集合。」

李洪天擺出一副全力支持的架勢出來。

李洪天這麼做,也並非全是為了秦穆然,也有他看不慣兩家強橫的態度。

「好,一小時后,我到李家公司和你回合。」

秦穆然言罷,掛斷電話起身穿衣。

「老公,什麼事情,還要你親自去嗎?」

陸傾城問道。

「沒什麼,兩個跳樑小丑而已,我去教教他們該怎麼打金融戰。」

秦穆然嘴角露出一絲自信的笑容。

憑藉秦穆然的實力,跟姜陸兩個世家玩,其實完全不用動腦子,直接碾壓毫無壓力。

但這並不是秦穆然想要看到的結果。

他秦穆然今天要藉助這場金融戰為契機,把姜陸兩家死死套在裡面,讓他們今後,徹底失去囂張的資本。

……

上午十點鐘。

一輛路特斯跑車,直接開進了洋城李氏集團公司總部大樓前。

秦穆然陪陸傾城下車后,李宏強已經帶著幾名公司高管,在大樓前迎接。

「秦先生,家父正在公司會議大廳等您。」

李宏強恭敬言道。

「李老爺子比我都著急,哈哈……」

秦穆然笑道。

「家父著急,是不想看著洋城老街,落入兩家之手而已。」

李宏強毫不掩飾,直接說明。

在李宏強等人帶領下,秦穆然進入李氏辦公大樓,而在公司頂層則是李洪天的私人辦公區,這裡會議廳,操盤室等商業硬體,一應俱全。

進入李家操盤室,李洪天正盯著大屏顯示器的股市走勢,目不轉睛,看的入神。

而在李洪天身旁,還站著一名身穿西裝,戴著金絲眼鏡,四十齣頭的中年男人。

「李老爺子,我要的操盤手都到齊了嗎?」

秦穆然問道。

聽到秦穆然的聲音,李洪天才轉身。

「穆然,你來了,給你介紹一下,這位是周志清,我們李家最好的操盤手。」

李洪天說道。

秦穆然打量一眼周志清,嘴角一揚,露出微笑。

「你好,我是秦穆然,旁邊這位是我老婆,陸傾城。」

秦穆然介紹道。

這時候,李家才注意到陸傾城。

「穆然,你怎麼把老婆也帶過來了?」

李洪天笑道。

「哈哈……李老爺子,實話告示你,我老婆可不是一般人,或許今天,她還能幫上我們什麼忙。」

秦穆然說道。

「哦?是嗎?陸小姐,穆然和我是忘年之交,很榮幸你能到我們李氏做客,以後多多指教。」

李洪天客套笑道。

「李董事長過謙了,我不過就是經營一個小公司而已,談不上指教。」

陸傾城回道。

這時候,陸傾城走到大屏顯示器前,掃了幾眼股市走勢。

作為盛康集團的總裁,陸傾城在看股市走勢這方面,還是很有天賦,哪個股份走勢稍有異常,都逃不過她的那雙眼睛,如果沒有這點兒本事,她也成不了盛康集團的總裁。

「從目前股市走向來看,對方意圖很明顯,就是想要通過雄厚的資金,直接強吞這支土地股份,按照這個速度下去,最多再有兩個小時,對方就可以大獲全勝了。」

陸傾城言道。

站在一旁的李洪天,不禁白眉輕挑,看向陸傾城,內心一陣驚訝。

「陸小姐,想不到你年紀輕輕,就已經能透過股市圖,分析對方意圖,不簡單。」

李洪天說道。

「李董事長說笑了,這是每一個企業家最基本的基礎,如果連這個都不知道,我還怎麼當盛康集團總裁呢?」

陸傾城笑道。

李洪天內心更是一驚。

盛康集團在夏國都算得上名企,想不到陸傾城居然是盛康集團總裁?

難怪秦穆然那麼有錢,原來是被富婆包養了嗎?

李洪天內心暗想,卻並沒將這話說出來。

「穆然,接下來你打算怎麼辦?」

李洪天問道。

「既然人家已經出手了,那我也沒辦法,只能奉陪就是了。」

「我上次在商聯晚宴上說過,如果兩家想玩兒,我不介意陪他們好好玩兒,先砸五十億進去。」

聽到秦穆然的話,在場所有人都有些驚訝。

此刻,在陸家公司集團指揮部內,幾名操盤手正在快速敲打著鍵盤,發出一陣「啪啪」的聲音。

姜志國陪同陸天魁站在大屏前親自坐鎮。

這時候,一名操盤手扭頭言道。

「陸家主,盤上有人投入五十億資金和咱們搶奪土地股分,怎麼辦?」

陸天魁和姜志國面面相覷,神情驚愕。

「五十億?」

「姓秦的,真要打算跟咱們打一場金融戰嗎?」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