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穿褲褲賊涼快:#瞪眼卧槽!千里送?什麼情況?

鬼事:#瞪眼

花非花:#瞪眼

賊溜溜:#瞪眼坐看年度撕逼大戲!

羽鳳來儀:求官帖!求爆照!不明觀眾求真相!

天了嚕又嚕:請繼續撕逼,不要停!

種瓜得豆:若要扒,請深扒!頂樓上!

秦時明月:哈哈哈,我就是她們說的那個男神#害羞求出名!求上官帖!

倚天:樓上不要臉!人家妹紙說的是等級排行榜第二的秦風!

於水泣:秦風也10級了?這麼快?哎,看來輝夜女神要加油了,不然等級要被追上了……

一馬平川:被追上又怎麼?也不能老是占著遊戲等級第一的位置。我看好秦風!老是被個娘們兒壓著等級,男人的面子往哪裡擱?

……

許是戳到了眾多男玩家的心中之痛,冒出了更多的秦風支持者。

武動巔峰:遊戲一向是男人們的天下。女人么,在家帶帶孩子,玩什麼網游啊!

萍水相逢:女人玩遊戲我沒什麼意見,不然哪裡來的妹子給你泡?不過,讓一個妹紙獨佔鰲頭,我是不爽的!我頂秦風!

獨孤劍:秦風雄起!給我們男人爭面子!最好能把輝夜給能下,哈哈!

逆流:#瞪眼樓上的很有想法啊!輝夜很漂亮,秦風,這波不虧!

……

從吃瓜看戲又轉到掙面子、追妹子上,又炸出一波女玩家及後援團餘黨。

令人大跌眼鏡的是,從成立之初便撕得不可開交的「以愛之名」、「鍾秦」後援團難能可貴地站在了統一戰線。

王者歸來:卧槽!什麼情況,今天世界怎麼這麼熱鬧!

青鳥:妹紙怎麼了?妹紙就不能玩遊戲了?輝夜打得就是你們這些大男子主義的臉!

花殿:歧視女人?哼,武動巔峰、萍水相逢,姐姐記住你們了!

傾夏有顏:頂花花殿下,你們這群直男,怪不得注孤生!

淺夏:要不要臉?秦風怎麼會喜歡輝夜?人家很高冷的好不!

琉璃:就是就是!輝夜那種姿色怎麼配得上我們家男神!

夜未央:別污衊我們男神好不?你們這群屌絲矮矬窮!

這句話彷彿一根導火索,蹭地將所有對號入座的男性玩家引燃。由此,揭開了世界頻道以「高富帥與矮矬窮」、「男性玩家與女性玩家」、「婊砸與女神」為中心論點的大混戰的序幕。

發言鋪天蓋地,世界頻道里的浪潮一波高過一波,刷屏的速度快到吃瓜群眾都不敢眨眼,生怕錯過精華段子或無意之間爆出來的八卦。

樹下有幾頭猛虎,焦躁地來回踱步,不時朝拿前爪不知疲倦地刨著樹榦,試圖將美味的人形食物從樹上扒下來。黎夜手扶樹的主幹,心道原來可以這樣。

幾分鐘前由於飢餓值掉到了50%以下,黎夜從包裹里掏出烹飪補充饑餓值。不知道是否基於動物對食物香氣特有的敏感嗅覺,之前怎麼也夠不到的那隻猛虎忽然似有所感般回頭,朝著黎夜所在的這棵樹走來。不僅如此,連西南方向甚至正西方向那些個猛虎也筆直朝這個方向匯聚。

彷彿這裡即將舉行森林的盛宴,受邀者們從四面八方奔襲而來。

枝葉在簌簌地震動,樹皮上滿是細碎而深刻的抓痕。

黎夜舉起法杖,她得趕在樹木倒下之前,把樹下的這些威脅都清理掉。

起手是瞬發的痛苦詛咒,給範圍內的猛虎都掛上dot。然後才是月之魂-獻祭-暗影箭-暗影箭-暗影箭……

自從有了技能月之魂,暗影箭的使用頻率非常高,也使技能本身的熟練度漲得飛快——暗影箭終於升到了2級。

現在她所擁有的技能:獻祭2級、暗影箭2級、生命轉換1級,痛苦詛咒1集、月之魂1級,月之體(被動)1級。

技能升級是個漫長的過程。如果能完成伽爾的任務獲得一個技能點,黎夜打算先存著,待月之體升到2級后再直接將它升到3級。 這就是男性玩家和女性玩家的區別。如果是七月流火,大概會把這珍貴的一點加在輸出技能上,而不是偏輔助和防禦的月之體。

不過人生本來就具有多樣性,從來沒有一個標準答案。

老虎們在樹下掙扎著咆哮著,颳得樹榦木屑紛飛。隨著時間的流逝,逐漸化為黎夜經驗條里不起眼的數值。

黎夜從屍體堆里摸出1瓶紅藥水3瓶藍藥水,1件白板鎧甲,外加40個銅幣。取出小刀庖丁,獲得虎皮*1、虎膽*1,大肉塊*2。

猛虎的獎勵還行,採集品尤為豐富。一路前行,如果遇到落單的就喝著紅藍瓶順手解決,遇到兩隻及兩隻以上的,只能繞路。

因為走的不是直線,黎夜有時還得打開地圖對照方向,有好幾次連她自己都不知道繞到了哪裡。

一個刷怪難免無聊,黎夜看兮兮在線,想抓個陪聊。

結果發過去通訊請求被兮兮掛掉。

黎夜鬱悶了,這是在責怪自己很久沒聯繫她了嘛?

還好過了幾秒,兮兮發來一條文字消息。

兮枕:寶貝兒稍等下,我在做直播。結束聯繫你。

輝夜:哼!

兮枕:你是不是不愛我了?是不是?是不是?是不是?人家不管啦!

輝夜:請摸著你的魚尾紋說話!

兮枕:……你才有魚尾紋,你全家都有魚尾紋!

黎夜笑而不語。10分鐘后,她收到了兮兮的通訊請求。

一開口還是那熟悉的大大咧咧的調調:「大寶貝兒,今天怎麼有空聯繫我?」

「我不聯繫你,你打算跟我老死不相往來了是不是?」若兮的那套幽怨她學不來,只好綳著嗓子聽起來很是嚴肅。

「哪有!這不是最近在學直播么。」若兮頓了頓解釋,「遊戲里花銷大,根本攢不下錢,只好另謀出路了。邊遊戲邊直播還是我隊伍里一哥們教我的呢!直播挺賺錢,你要不要試試?如果你開個直播,慕名而來的人一定很多,必火!」

「還是算了吧。要是讓我家老頭知道我搞直播,估計殺了我的心都有了。」

黎家祖上書香門第,到了黎老頭這一代雖然從了商,但骨子裡還保留著的保守和清高。他一直讓兩個兒女接受精英化教育,無奈當時事業正處於頂峰。集團事務繁忙,根本沒什麼時間關心兒女的學業。只以為送進了最好的私立學校,兒女必然成龍成鳳。

待反應過來關心課業的時候,長子黎輝確實長成了人中龍鳳了不假,但幺女黎夜不知道混了個什麼,成績凄慘得一塌糊塗。幸好從小在黎輝的照看下人品沒走歪,否則大義滅親都不帶猶豫的。

直播這東西,是新興的事物。 契約婚姻:宮少求放過 老一輩不一定理解,你也跟他們說不太通。

如果讓黎老頭評價女主播,鐵定倆詞:拋頭露面、傷風敗俗。

當然,這也不能全怪黎老頭。誰讓現在的直播風氣……黎夜本身對直播也有一定排斥。

然而什麼事情都不能一棍子打死。

她了解兮兮的為人,因此也相信,兮兮的直播一定是直播界的一股清流,和那些動不動就路波濤露(****)的妖艷貨色不一樣。

「不過,我可以去給你捧場。」

「哈哈,果然是好姐妹~」若兮報出一連串的數字,「這是我直播頻道的號碼。」

「好的,我記下了。」

「對了,寶貝兒,你現在出新手村了吧?」

「嗯,出了。你和易揚還好吧?」

「好著呢。不過玩遊戲的時間多了,有時候我跟他不是一個時間下線,睡覺前都沒來得及說上一句話。」

「你們可以在遊戲里聯繫嘛。」

「啊喲,都』老夫老妻』了,哪有那麼多話可以說。你呢,在你哥家還習慣么?你家老頭有沒讓你回家?」

「回了。」黎夜嘆口氣,「還是我哥把我騙回去的,騙回去相了個親。」

「對方怎麼樣?看不看得上眼?」若兮狡黠地笑了。

「我只能說』呵呵』。不說那事了,你和易揚也趕緊升級。我好期待我們在遊戲里重逢的那天。」

想起三人組隊的情形,黎夜就有些興奮。再加上七月流火和幽影,妥妥一個5人小隊伍。

「好的。寶貝兒,隊友喊我下秘境,回聊哦~」

「去吧。」

掛斷通訊,黎夜繼續照著地圖往南面走著。穿過一片叢林,前方赫然出現一個斷崖。

站在崖上向下俯瞰,下方是一片鬱鬱蔥蔥的密林。極目遠眺,密林之後是一片寬闊的谷地。

因地勢極低,谷內水汽氤氳,在日光之下折射著如夢似幻的薄光。

沿斷崖邊上的藤蔓而下,黎夜穿過密林的重重阻隔。打開地圖,圖上顯示她正處於玉蜂谷邊緣。

雖名為玉蜂谷,但目之所及都是七彩斑斕的蝴蝶,像一團團裊娜的雲彩,悠然地飄蕩著。幸好這些蝴蝶只作觀賞之用,否則便是阻擋玩家的千軍萬馬,玉蜂谷的天然屏障。

傳統網游對於採集任務,一般會給予玩家一定的提示。比如採集物發光高亮或者會有具體的一個坐標。這個坐標往往會引導玩家抵達一片採集物生長的範圍。

奇迹僅給黎夜指明了大概的地圖,但玉蜂谷那麼大,想知道採集品到底在什麼位置只能靠她自行探索,比較費時。這也是黎夜很少接任務升級的原因。

此次採集的目標是蜂針果。結合玉蜂谷的名稱,谷內應該有玉蜂蜜蜂之類的存在。

黎夜除了低頭在草地上、花團中仔細尋找,還得注意周邊是否有蜂類飛過。很快,她停下了腳步,愕然地望著不遠處那形似睡袋的龐然大物——

準確地說,那個是由無數六邊形疊成的蜂巢,足有三層樓那麼高。

蜂巢被一層浮動的黃霧所環繞著,隨著黎夜漸次靠近,隱約能聽到一陣令人頭皮發麻的嗡嗡聲。

玉蜂,lv10,血量2000。

黎夜毫不懷疑,如果她對其中一隻玉蜂出手,那麼迎接她的將是蜂群的連鎖反應——鋪天蓋地的蜂潮。

幸好,她的任務只是採集蜂針果,跟這群玉蜂並沒交集。

黎夜慢慢地開始後退,退到距離蜂巢200碼,才小心翼翼地繞著蜂巢尋找蜂針果。

然而並沒有什麼收穫。 或許,是她的思路不對呢?

比如蜂針果不是採集品而可能從怪物身上掉落。

黎夜一臉凝重地將目光投向不遠處的蜂巢,旋即打了個寒顫。

從長計議,從長計議!

看了看系統提示的時間,正到了晚飯時刻。

黎夜果斷下線。

趁著吃東西的空隙,她拿著手機在奇迹的論壇上搜索「蜂針果」。

結果顯示並沒有符合搜索條件的相關信息。

鬱悶地戳著栗子蛋糕,將栗子蛋糕扎了個千瘡百孔。若是黎輝在肯定要指責她糟蹋食物。

再次拿起手機,隨意翻著論壇上的帖子,一條高亮置頂的帖子引起了她的注意——「我和秦風的咫尺」,發帖人是七月初七。

黎夜不知道世界頻道上曾發生過大混戰,但這並不影響她看八卦的興緻。

人生如戲,全靠演技。同樣的一款遊戲,你玩的是遊戲本身,有些人玩的是寂寞。

什麼恩怨情仇、狗血淋漓,仿如一部晚八點檔的肥皂大劇。

黎夜點了進去,發現這又是一個爆照帖。不過與她的照片不同的是,此次是一張雙人照。

照片上的男子身姿挺拔如松,背對鏡頭而立。從其上裝是一件暗紋的板甲,手持一柄弧面鋒利的長劍判斷,是一名劍士。

劍士身旁立著一美女玩家。因拍攝的角度,只能瞧見美女玩家側頭微笑著,目光款款而深情;劍士只露出一角側臉,微微閃爍的細緻光澤,似乎是一層極薄的銀質面具。

照片下並無文字說明。雖然這圖中的男女都能夠讓觀眾對號入座,但到底讓興緻沖沖的黎夜有一絲的失望,並且很是莫名:這樣的帖子也能火?根本不明所以,找不到亮點啊!

順手往下翻吃瓜群眾的回帖,看看群眾們到底是個什麼想法。

一樓:琉璃:頂七七!這可是和男神並肩站一起哦!機會難得!某些婊砸們根本羨慕不來!

七月初七回復琉璃:#害羞男神其實很溫柔呢!

迷情回復七月初七:七七姐,我也想跟男神說說話,哪怕讓男神聽我說說話也可以呢!

二樓:傾眸一笑:支持七七!我們「鍾秦」後援團最棒了!想要獲得與男神面對面接觸的機會么,快來加入我們「鍾秦」後援團吧!

七月初七回復傾眸一笑:「鍾秦」後援團,比心~

三樓:涼生不悲傷:七七!七七!支持七七!支持「鍾秦」!

七月初七回復涼生不悲傷:涼涼我也愛你喲!

四樓:繾綣的微笑:怎麼可能,你怎麼可能跟男神站一起!一定是ps的,一定是!

五樓:夜未央:你這麼瘙浪濺,桀驁知不知道啊?不會他還不曉得自己頭頂一片綠吧?

七月初七回復夜未央:別嫉妒哦,「以愛為名」點小婊砸們。

夜未央回復七月初七:憑你也配跟秦風站一起,倒貼都不要?

六樓:冷雨夜:什麼情況?撕逼貼?

七樓:寒山楓葉:樓上的,你是不是錯過了本年度的混戰大戲?

八樓:放蕩不羈:爆照,有種!#拇指

九樓:淺夏:「鍾秦」的就是不要臉!

夜未央回復淺夏:對,沒一個好貨色。

十樓:水柔兒:秦風哥哥才不會你站一起呢!臭不要臉!

十一樓:白日未眠:我考!樓上的都是女玩家?可以啊,繼續撕!

十二樓:花房亂愛:秦風有我帥?來來來,來者不拒!

……

洋洋洒洒,一共水了幾千樓。

這種罵戰加吃瓜沒什麼好看,而且還是為了個連臉都沒露的男人。不過玩遊戲能玩出兩個後援團來,這個叫秦風的還真不簡單。

黎夜關掉手機網頁,把碟和叉放入洗碗機,伸了個懶腰。

怎麼辦,一想到要同那鋪天蓋地的玉蜂作鬥爭,她就萌生出一股濃濃的無力感……

然而逃避向來解決不了問題,不就是掛一次么?嗯?

想想她在新手秘境里被蛇守衛圍毆的畫面,似乎玉蜂還可愛了點呢!

在客廳的沙發上歇息了會,黎夜回到自己的房間。

婚寵之梟妻霸愛 戴上遊戲頭盔,登陸遊戲。此時她仍孤零零地站在玉蜂谷里。

深吸口氣,黎夜慢慢地朝蜂巢靠近。她準備對一隻離蜂巢最遠的玉峰下手。萬一它是被蜂群排斥的那隻可憐蟲呢?

呵呵,根本不能說服自己啊!

最後,她還是決定卡個視角——

躲在一塊堪堪能擋住她身形的碎石後面,顫悠悠地朝25碼處的玉蜂發出完全沒底氣的一擊。

嗡——

蜂潮一下子暴動了,在蜂巢內休整的玉蜂也被驚動,紛紛飛出巢穴。浮動的黃霧越發濃厚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