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見證了幾次清風與花香,愛與被愛的追逐後,曉可開口,輕聲問道!

風柳一愣,其實他今天是想表白的,因爲明天過後,不知多久才能見到,只是自己一時間不知怎麼開口,沒想到卻是曉可先開了口!

風柳隨即認真的說道“待你青絲綰正,鋪十里紅妝可願?”

曉可擡頭,秀目微凝,朱脣輕啓“生死契闊!”

風柳亦看着曉可,四目凝視!

“與子成說!”

“執子之手!”

“與子偕老!”

兩人想的都很簡單,說的卻很認真,這是他們的誓言,也是他們的約定!

曉可盯着風柳,目不轉睛,似要把風柳看在眼裏,記在心底,銘刻在腦海裏!

風柳亦凝視曉可,目光中柔情似水,似要將那顆已然融化了的少女心,徹底的包容,部分彼此!

關係明朗,兩人之間再無隔膜,倒是曉可身爲女孩子,也許是性格原因,她好似更來得直接一些“投我以求桃,報之以瓊瑤!”

風柳未答話,只是走出兩步,伸臂把曉可抱在懷裏,快速的轉動起來!

兩顆年輕的心,在這一刻緊緊的貼在了一起。

之後的很長時間裏,花海中始終傳出兩人的歡聲笑語,放佛天地間只剩下了他們兩個,可以無憂無慮,永遠的在一起!

幸福,總是來得突然走也突然,抓住它留在身邊就好!

在這個十五六的年紀,一切都還懵懂。但也正是這樣,纔有最純真的愛情。對他們來說,愛情是對相守一生的期盼!

(而在現實中,愛情可能已經淪爲兩顆疲憊的心,彼此最終停泊的港灣!說到愛情,小邪頓時沉默了,夕陽把小邪的身影拉長,顯得如此孤寂,待得黑夜包容了陽光的暖,空氣中只剩下一聲嘆息!)

歡樂的時光總是短暫,夕陽下的花海,花海中熱戀的兩人,定格成了最後的畫面。

歡聲笑語隨風飄散,不知是否還留在兩人的心田 !

“明天,我就要離開這裏了!”

終於,風柳說出了自己的心思!

曉可沉默了…她怎麼也沒想到,風柳竟要離開的這麼突然!

“我會回來的,只是上京趕考,大概要苦了你很久見不到我了!”

風柳說着,臉上還掛起微笑,企圖緩解下曉可的情緒,企圖能給她些安慰!

曉可突然笑了“呆子!”

風柳一愣,她怎麼也想不到那個平時有些刁蠻,時長露出兩顆尖尖虎牙的曉可,會是這個反應,緊接着又是一陣莫名的心酸,他甚至覺得,曉可並沒有那麼在乎他,自己要走,她甚至不會挽留!

“媽媽說,作爲女人就要支持自己男人,而男人應該以事業爲住,所以我支持你,我在這裏,等你回來!”曉可溫柔的說道,話語間僞裝出的那點老成,卻使得風柳怎麼也笑不出來,只剩下深深的感動!

風柳把曉可緊緊的抱緊懷裏,在她耳邊輕輕說道“待我功成名達,許你花前月下!”

“嗯!”

曉可墊在風柳肩膀上的嬌顏上,兩行清淚緩緩流下!其實她並沒有那麼想得開,她想讓風柳一直陪着她,陪着她!

良久,兩人才不捨的分開,迎着夕陽,朝家中走去,牽着的手,十指之間,緊緊相扣!

風柳把曉可送到家門口,這纔不得不鬆開了曉可的手,惹得雲暖府的門衛,目光怪異的看着兩人。


“再見,呆子!”曉可說完,嬌羞的連忙跑進府裏!

風柳看着跑去的倩影,默默的招了招手,嘴脣微微蠕動,似在說再見!

他還記得,是曉可教會的他, 說再見!

“再見,門衛叔叔!”風柳朝門衛招招手,左轉後朝南邊走去!

“小少爺!你總算是回來了!你今天讓我收拾東西,是爲了要離開這裏?”

當風柳走回自家門前時,秋香急忙跑上來,急聲問道。

風柳看着秋香,看着這個陪着他十年的女子,青春的青色在她臉上已然不見,多出了些成熟的韻味。

想着十年來,秋香姐姐對自己的無微不至,在無數個冷雨夜,陪着自己聊天,在無數個想念爸爸媽媽的夜晚,給自己解悶兒!

風柳心中一陣酸楚“秋香姐姐,我只是去上京趕考,你幹嘛這麼着急啊!”

“小少爺,上京城的路那麼遠,你又沒出過遠門兒,路上有點什麼情況,你又不瞭解!不行,我去和老爺子說說,我要陪你一起去!”秋香說着,便轉身欲走!

風柳急忙喊住秋香說道“秋香姐姐,我已經不是那個小孩子了,這些年我不是跟你學了很多東西嘛,我能照顧好自己的,你就在府裏等我高中狀元回來吧!”

“不行,不行,我不放心,我還是陪你去的好!事情就這麼訂了,我這就去找老爺子!”秋香說完,轉身便朝府中跑去。

今天她真的着急了,在給風柳收拾行裝的時候就,突然覺得不對勁,想來小少爺不出遠門應該用不到行裝纔是,着急下,急忙跑去問了風塵子,這才知道風柳要去進京參考,於是她找遍了全府,沒有找到風柳,這纔在門口等風柳的回來。

“秋香姐姐,你陪我起了,雨公子怎麼辦?”風柳看着秋香急急忙忙的身影喊道。


秋香聽聞,身體猛地停下,心中滿是無奈。

是呀,自己跟着小少爺去了,雨哥哥怎麼辦,還有小雨點怎麼辦?

看着秋香停下,風柳露出笑意,急走幾步,在秋香身邊立定“秋香姐姐,你就放心吧,你照顧好雨公子和小雨點,還有老爺爺,我能照顧好自己,你安心等我回來!”

秋香沉默!

“好了,就這麼訂了!”風柳說完,朝風塵子房中走去。

秋香站在原地,心中五味雜陳,如果不是風柳,秋香也不可能跟雨公子在一起,那是從那時候開始,秋香暗自決定,無論如何都不離開雲逸府,不離開風柳身邊!

只是,現在不但有丈夫要照顧,還有小兒子要照顧,自己… …如何是好!

“老爺爺,行裝已經收拾完了,我已經準備好出門了!”風柳來到風塵子房中說道。

“嗯,小子路上注意多學習,一切小心爲上,知道麼?”風塵子平靜的說道,他似乎一點也不擔心風柳的樣子。

“是,老爺爺,我知道了!”風柳乖巧應答。

“嗯,先生讓你參加文考, 林家有女初修仙 ,注意安全,你…去吧!”風塵子說完,轉過身對着窗口,擡起頭看着明月,不知在尋思什麼!

“是!”風柳施禮告退,轉身朝廚房走去!

讓下人隨便做了點吃的,吃過後風柳來到武場,開始練了起來!

直到一個半時辰,風柳這才停下。


到此,今日的功課纔算是全部做完!

回到房間,秋香不知何時已經打好了熱水,舒舒服服的洗了個澡後,這才準備睡下!

“小少爺,我聽你的,在這裏照顧好老爺子,在這裏等你回來!小少爺注意安全!”秋香說完,這才轉身離去。

風柳感覺奇怪,心中暗暗嘀咕“秋香姐姐在這等這麼久,就爲了說這句話?”

想了會兒,還是想不通,風柳無奈,倒頭睡下! 再漆黑的夜,終將迎來黎明!

天色灰濛濛的,雲逸府,練功場內,風流不知何時已經在這裏揮灑着汗水,風塵子並不在這裏,不知什麼時候開始他已經不在頂着風柳練功了,因爲風柳十年如一日,不管風霜雨雪,他從未間斷過練功!

時間流逝,隨着太陽露出羞澀的臉,風柳也結束了今天的早課。

“小少爺,去吃早餐吧,老爺子讓我來喊你!”秋香看風柳停下,纔開口說道。

“秋香姐姐,咱們走吧!”風柳點點頭。

風柳回房間洗了把臉,換下練功服,快速的朝餐亭走去,這裏是他們在非特殊天氣下,吃飯的地方,並沒誰規定,只是久而久之,就成了潛規則!

“小子,來來來,都是你愛吃的,多吃點!”風塵自遠遠的便喊道。

“額!老爺爺,我認錯!”風柳快步都到風塵子身邊,低頭說道,雖然他並不知道他錯在哪裏!

風塵子聽聞風柳的話,明顯一愣,他怎麼也沒想到,風柳會這麼說,可細細一想,確實是自己有些反常,風塵子默然,不得不說,自己確實老了,仁慈了很多,有些捨不得這孩子了!

“哈哈哈,風柳啊,坐下吃飯,你沒什麼錯!”說這話的,正是風柳的老師。

昨天風柳說過之後,他便住了下來,而且他膝下無子,對風柳可謂看似自己孩子,只是他要教書育人,不便表露出來,可現在風柳已經長大,自己能教的都已經教他,自然不必隱藏,他的聲音聽起來特別的爽朗!

“老…老師?您已經住進府裏了?”風柳又驚又喜,驚的是沒想到老師動作這麼快,喜的是老師答應了自己!只要他答應了就好,風塵子雖然說看上去老邁,但是自己打不過他是絕對的,根本不需要擔心他,但是老師就不一樣了,他只是一個文人,風柳唯一牽掛就是他!

其實老師本不想這麼快便住下的,就是爲了讓風柳走之前看到自己已經住下,進而讓風柳放心,所以老師才用了最快的速度安置妥當,在府中住了下來!

“恩,風柳啊,快坐下吃飯!”老師點點頭,臉上盡是慈祥的笑意!

風柳聽話的坐下,卻是正襟危坐!

偷偷的看了看風塵子與老師,風柳只覺得這兩個老頭兒今天反常,特別反常!

“老師,老爺爺!你們今天這是怎麼了?”風柳考慮再三,還是弱弱的問道。

因爲他如果不整明白,總有種如同芒刺在背的感覺!

兩位老人感覺莫名其妙,互相看了看,突然像是明白了什麼,均是笑了起來!

“沒事兒,我跟你老師啊,就是給你踐行的,你就要進京赴考了,我們兩個老傢伙腿腳不利索了,就不陪你去了,你好好吃一頓,記住家的味道!”風塵自慈祥的說道。


風柳默然,重重點點頭,一口一口的吃了起來!

風塵自和老師都沒動筷,只是靜靜的看着風柳一個人吃,慈祥的目光裏,隱藏着深深的不捨,只是風柳沒能發現罷了!

大概是這些年,兩位人生的導師都表現的嚴厲吧,風柳這一刻覺得特別的溫馨,就像記憶裏跟爸爸媽媽在一起的感覺!

風柳已經很久沒有見到爸爸媽媽了,現在又要離開十年如一日的陪着自己,教導自己的兩位老人!

風柳嗚咽了,眼淚不自覺的滑落!

看的兩位老人也是一陣心酸,背過臉去,擡着頭!

“像個什麼樣子,男兒流血不流淚,快別矯情了,好好吃飯!”風塵子喝道,像是在說風柳,又像是在告訴自己。

“可是,可是老師教過我,男兒有淚不輕彈,只是未到傷心處!”風柳含糊不清的說道。

風塵子看了看老師,老師笑而不語,但眼裏的那不屑,卻是清晰的寫着兩個字,莽夫!

風塵子氣的直哆嗦,眼中也是不屑,分明是在說手無縛雞之力!

風柳明智的選擇埋頭吃飯,貫徹了兩位老人都教過自己的宗旨,寢不言,食不語!

很溫馨的一頓飯,但同時也是最後一頓飯,下次能在家裏吃飯,已經不知道要多久之後了。

終究是要分離的,風柳背上了行囊!

“去吧,一路小心!”“去吧,金榜題名!”老師與風塵自如此說道。

老師並未囑咐考取什麼功名,反倒是囑咐一路小心,風塵自沒有囑咐一路小心,反倒囑咐金榜題名!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