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爲什麼軒轅楓這時心情極爲舒暢自得,卻又是不斷的涌出些許忐忑,因爲這一切的美好來的太快了,快的幾乎讓他時而感到不真實,所以他很怕,很怕哪一次醒來,這一切會莫名的消失,所以他寧願不再睡覺也要將這每天的美好盡收眼底,從而化作永恆的記憶,不怕丟失也不會被人盜走,他享有自己想要的一切,不管是真實還是虛幻!

軒轅楓負手端立在茅舍外,就這麼欣賞着這山間的景緻,看着永遠都會使他精神振奮的九天蒼穹,有了這一切他便不感到孤苦了,也在這一刻他好像什麼心血來潮一般,心裏暗暗吟道:“但願人長久,千里共嬋娟!”他心裏很希望這身邊的人和事都能得到圓滿,自己也一樣渴望着愛!

“吸,呼!”望着這美麗的山間景色,他深深地吸氣接着又深深地呼出,吞吐間好像已經將這世間的煩惱遺忘,只剩下了幾如天空一般寧靜安詳,下一刻軒轅楓真訣一引,緊接着便騰空而起速度之快、飛的之高遠,直讓鴻鵠感到汗顏。

輾轉騰挪,一時間軒轅楓在雲層裏猶如蛟龍一般暢快的飛舞着,身邊的雲氣滾滾而動,時而隱住他的身軀,時而又驚現而出,這一刻他的身心好像皆以被舒展開了,什麼恩怨情仇,在這一刻彷彿已經被他完全遺忘了,只知道此刻心就像大海了的一葉扁舟,隨着波浪而起伏,洗淨塵世的煩憂!

…………

“嚓、嚓!”兩聲破空之聲在他下面急速劃過,隱約中透露着一絲令他不按的感覺,於是收住放任的飛行真發,趕忙低頭向下望去,但見兩道黑色的光芒在他身下急速的向那茅草別苑飛去。

“我靠,什麼人?”軒轅楓一驚,緊接着快速欲動真發,片刻便向來路飛回,如果說剛纔因貪玩飛起的速度之快,此刻這速度幾乎比剛纔快了將近兩倍不止,遠遠的只聽“嗖”的聲音劃過,接着地面上那快速的飛至幾乎是讓他周身還有金芒閃動,這時正是軒轅楓落了下來。

而軒轅楓落地的那一刻,正好那兩道如煙的黑芒也在茅舍外停了下來,幾乎就是一前一後的差了一個眨眼的時間,“什麼人?”軒轅楓落地後凌然對那兩道黑芒冷聲一喝。

那兩道黑芒急速這時化形出來,正是兩個渾身長着黑皮毛的半獸人,即獸頭人身,他們是兩個黑熊,這時那兩個黑熊半獸人看到軒轅楓先是對望着一陣詫異,接着舉起手中的板斧兵刃,怒眼大睜的道:“我還沒有問你的,你是什麼人竟敢闖我獸域獸谷!”

“我,哼、你們不需要知道,你們是來幹什麼的,快說?”軒轅楓銳氣絲毫不減的上前挪動一步道,同時由於真力匯聚一時間散發出強大逼人的氣勢,竟是讓那兩個黑熊半獸人不自覺的往後退了一步。

“好強的氣勢!”其中一個黑熊半獸人對着軒轅楓嘆然說道。

“哼!”軒轅楓看看這兩個面目可憎的半獸人端是沒有什麼好感,於是就這麼在他的稱讚中不屑一顧的站在原地同時將雙手緩緩的負向身後。

“你到底是什麼人,爲何來我獸谷?你若再不說我們兄弟可真就不客氣了!”還是那個半獸人大聲說道。

“我靠,都說了你們無需知道,要打要殺隨便!”軒轅楓又是不屑一句,隨之輕吟誦咒接着向身後戟指凌空一比“錚”的一聲莫邪寶劍冒着豪光應時而出,握進軒轅楓的手中,劍芒對敵不斷的吞吐着,似乎在這一刻就要飛上前去,彰顯仙劍神威!

“啊!”兩個半獸人望着那凌冽銳芒的寶劍,一時間心中也有所怵的再次向後倒退,也許他們看軒轅楓的氣勢就已經認定不是其對手了,只能向後退着然後在尋他法。

…………


望着軒轅楓那凌冽逼人的氣勢,這時兩個倒退的半獸人在輕語交談了一陣後,接着還是一直都在說話的辦事人道:“好,既然你不願意報上名來,我等也不強求,但是請你讓開我們是奉了獸王之命前來喚紫玉公主覲見獸王城的,稍時若有所延誤,你承擔不起!”

“玉兒!”這時軒轅楓輕聲一句,看着那兩個傳信的半獸人不像是在撒謊,但爲何聽他們說獸王要見自己的愛女,心中卻是十分的不安呢?畢竟那是人家父女兩個的事情和自己半點都不搭槓,爲什麼還是會心跳的這麼厲害,一時間當真忐忑不安呢?

“黑熊侍衛,你們可知道父王這麼急的讓你們來找我有什麼重要的事情麼?”這時軒轅楓正在想着這難解之事發愣,卻沒有注意到紫玉兒這時已經醒來,剛纔定時聽到了黑熊的坦言,所以才得時的急步上前道,這時她也就端立在軒轅楓的身後了。

“公主,屬下拜見公主!”兩位黑熊半獸人見到紫玉兒後,沒有說別的當先俯身一拜的禮道。

“好了,這裏不是獸王城你們也不用拘禮,只管照實說來便可!”紫玉兒隨之淡然一句,公主的威儀也盡顯其中了,紫玉兒此刻真正的公主狀態還是軒轅楓第一次看到,端是讓他對眼前這個幾乎夜夜相擁同睡的女子瞬間感到陌生起來,身份的懸殊也在這一刻淋淋盡致的展現出來了!

這種感覺竟也使得軒轅楓感到了幾許莫名其妙的自卑感,這種令他蛋疼的感覺在穿越以前幾乎是爲他量身定做的,然而此刻那就別的感覺再次襲上心頭,一時間腹內如打破了五味瓶,一時百感交集的不知是什麼滋味!

“是!”隨着兩個黑熊半獸人的起身,軒轅楓則也是趕緊的走到一旁讓開了那個地方,畢竟這是人家族類之事自己不好夾在中間的,所以讓開和沉默已經是他最好也是最明智的選擇了!

“公主,今天早上獸王陛下意外的將我們召進獸王殿內,公主你也知道那獸王殿是什麼地方,平素就是有些修爲的獸族官員都沒資格進入,更別提我們了!”那個一直未開口的半獸熊人這般默然的說道。

“找你們去何事?”紫玉兒繼續緊問道。

“獸王他責令我們即刻召你去獸王殿,如有耽擱惟我兩弟兄試問!”那半獸熊人這般駭然的言道,兩人彷彿還在心有餘悸中不時的輕微顫抖,紫玉兒將這一切看在眼裏,登時便知道並非什麼好事了,心裏遂沒說但是好像也猜透了幾分,不過仍是想要確定的道:“你們兩個可知父王急着要我回去做什麼麼?”

“這……”其中那個後來一直說話的半獸人神情一怔,接着向另一個半獸人看去,此刻那個半獸人無奈的搖頭上前道:“不敢欺瞞公主,這個我們的確不知道,但是有一點我們可以告訴公主,那就是獸王這次不知爲了什麼相當震怒!”

“震怒?”紫玉兒大是不解的重複着道,因爲除了一件事情外獸王還真沒對他有過什麼震怒,果不其然這時那半獸人又次說道:“後來聽侍候的婢女們說,可能是爲了公主不肯選親之事!”

“原來如此,哼,父王怎麼就不明白我根本就不喜歡他指給我的親事,爲此我都搬出來住了,這事情不時也已經不再提了麼?前幾日我進獸王殿也沒見他在爲難,爲什麼這下又開始難爲我了?”紫玉兒一臉氣憤的說着,接着仍是氣憤不減的又對兩半獸人道:“你們先且回去稟告,說我隨後就去獸王城見他!”

“是,那公主我們就告辭了!”兩個半獸人說完急忙御動獸力化作兩道黑煙之氣飛走了,那速度真是一秒鐘都不願意在此多呆,好像知道些什麼事情讓他們不自覺的加快離開的速度,然而一直都在這件事情裏鬱悶的紫玉兒根本也沒覺察到這細微的不同!

“玉兒,你想怎麼辦?”這時一直在旁聽得真切的軒轅楓急步上前,看着她那瞬間憔悴的容顏關切的問道,值此他也明白了爲什麼紫玉兒會放棄獸王城不住而跑到這裏躲清靜,除了喜歡之外原來還有這麼一層深意在! 獸谷密林掩映的這間紫玉兒說差人造的茅草屋前,本來開的相竟綻放的花朵,在這一刻好像是瞬間就失去了顏色,也許在紫玉兒眼裏看到的這些曾親手培育的鮮花,皆以成了了無生趣的灰色,面對軒轅楓真切的關懷,紫玉兒一時不知該說些什麼纔好,遂只得無語的站在原地,俏顏上是淡淡的憂傷!

“玉兒,你別這樣不說話啊,不管有什麼事還有楓大哥和你在一起的不是?”軒轅楓看着這個憔悴的伊人,不知該怎樣安慰,只得這麼默默的給着她鼓勵,紫玉兒看着他如此的緊張自己的喜樂,當真也是有所釋懷了,畢竟不管遇到什麼再難的事,只要有心愛的人在自己身旁鼓勵,相信也是能攻克難關的。

“楓大哥,我想去獸王殿走一遭,將我們的事情和父王說清楚,即便是他不會答應或者……,總之玉兒是不會答應他的指親的!”紫玉兒話沒說盡,許是也有更大的難處在等着她,遂她也不想軒轅楓爲此太過擔心,於是就這般簡單明瞭的說明了自己的想法。

“玉兒,那要不要我陪你一起去?”軒轅楓緊接着言道,其實在他心裏也是不明白到底是陪同她去好呢,還是不去好,就因爲如此的拿捏不定,所以才向紫玉兒這般問道,畢竟自己不知道獸王的脾氣秉性,但紫玉兒卻是父女間瞭解至深!

“楓大哥還是不用了,我一個人去就好了,你去了反而起不到好的作用!”就這一點也端是軒轅楓所想到了的,自己去了多半會讓獸王受到更大的刺激,繼而惱羞成怒那樣就事倍功半了。

“好,不過玉兒你一切都需小心,記住任何時候也不要爲難自己!”軒轅楓決然的說着,話裏也像是大有深意,別人可能不理解,但紫玉兒卻是聽得明白,當下神色中也是決然之色的道:“楓大哥你放心好了,不管怎麼樣我都要和你在一起,我有選擇自己生活的權力!好了,楓大哥不說了,我先去獸王殿了,閒來無事你可以到處走走散散心!”

“嗯,好!”軒轅楓隨之應了一聲,接着紫玉兒獸力施爲之下瞬間騰空而起,片刻便飛到了半空,接着便化作一道流光急速的向着獸王殿的方向飛去了,軒轅楓看着那一抹漸漸消失在天際蒼穹的倩影,無奈的苦笑着搖了搖頭,因爲紫玉兒面臨的爲難之事也令他心中煩悶,所以依然沒有什麼閒逛的雅緻了,稍後,便向茅屋內走去!

…………

獸王城,獸王大殿

“報!獸王,紫玉公主來了,現在正在殿外等候!”這時守門的侍衛一聲急報帶到了正在原地來回踱步的獸王耳中,當即雙手狠狠一拍,接着面露喜色的道:“誒,好、快讓她進來!”

“是!”守門的侍衛得令後便向外走去,不一會兒只見紫玉兒快速的走了上來,見到獸王后情不自禁的當即雙膝一跪道:“父王,都是女兒不孝,我不能接受你的指親!”

“誒,傻丫頭你這是幹什麼快起來說話!”說着獸王便將紫衣兒攙扶了起來,“誰提指親之事了,那都是過去的事了,既然你不願意我又怎麼能過分執着呢?”

“真的?父王你說的可是真的?”紫玉兒有所不信的道。

“你看你這孩子,父王難道還能騙你不成?”獸王說着同時也將他讓道座椅上,“玉兒,快坐下!”這時紫玉兒瞪大了眼睛不敢信眼前這是真的,一向嚴厲的獸王怎麼會這樣,真讓紫玉兒一時不明所以!

“父王,這是怎麼回事啊?”紫玉兒心有不安的質疑道。

獸王這時面色一沉,但其中又有幾分憐愛的道:“玉兒,你這傻丫頭怎麼被修真者脅迫了也不想辦法告訴父王呢?來讓父王看看這幾日傷到了沒有?”

“等等,父王你是說我被修真者脅迫?”紫玉兒瞪大了驚詫的眼睛道。

“可不是麼,要不是和青龍、白虎過來將你的實情說出,父王還一直以爲你是記恨父王纔不肯搬回來住的,原來是被修真者脅迫了,也虧得你在外圍一直和他糾纏他纔不能犯我聖域,真苦了你了!”獸王對他一連串的對他言道。

“父王這裏面是不是有什麼誤會?你聽誰說的女兒被修真者抓住脅迫了!”紫玉兒駭然的說着。

“青龍和白虎啊!據他二人連夜來報,你被那修真者脅迫多日一直都是設法在和他周旋,使他無法進的獸王城來,青龍說在大戰血龍花時,你找機會和他說明的,女兒啊可苦了你了,沒有抓到血龍花雖是遺憾,但父王能有你這麼好的女兒已知足了!”獸王看着她歡喜的說道,這便是大巫師所教青龍和白虎兩人在獸王召見時的說辭了,不僅抱住了獸王的顏面,還能借此機會除掉那個修真者,何樂而不爲呢?

紫玉兒聽得一頭霧水,但是一種不安讓她即刻反應過來向獸王道:“父王,青龍和白虎兩人現在何處啊?”果不其然,在接下來獸王的回答中她知道了其中的端倪。

“哦,青龍和白虎說在得知你的情況後,便即刻回來深夜入殿,從而爲了營救你而不被那個修真者疑心從而加害你,所以他們想到了這個辦法,利用那讓個修真者不會起疑的假話騙你回來,然後在他來不及對獸域威脅破壞,我們快速抽調獸力高深的獸人由大巫師帶隊,加上青龍和白虎兩人必定給他個措手不及,讓他永遠消失在獸谷,呵呵呵……!”獸王說着便是爽朗的大笑起來。

“楓大哥!”紫玉兒心裏當下不由一緊,隨之不由分說的急步向獸王殿外跑去,出的大殿便飛身而起,已經提到了極點的獸力促使她飛的快速閃電,“青龍、白虎,你們兩個卑鄙的小人,枉我那麼信賴你們,你們居然來了個調虎離山,你們等着,我決不會輕饒你們……!” 紫玉兒對軒轅楓的牽掛,再加上對青龍和白虎的恨意,使得她飛行的速度相當之快,所以已然也是用最短的時間來到了自己的茅屋別院,御空落地,呈現在眼前的一幕,這不僅讓她內心“咯噔”的顫了一下,隨之一個踉蹌的眼前一黒,差點就這麼摔倒下去。

此刻,這個方纔還是陽光明媚照耀的安靜如桃園的地方,這時只見就是換了一種模樣,通往茅屋的小路兩側,這時那些盛開的鮮花,卻變成了落紅無數!地上雜亂的樹枝到處可見,還有幾棵蔥榮的大樹已經相竟折斷,傾倒在了林間,眼下也只有那茅草小屋依然還是完好的!

然而這一切都不算什麼,更甚的是場下還雜亂的倒着許多獸域半獸人兵士,各自身下都有着一灘血跡 ,一動不動的躺在那裏,想是不活了!

到處的狼籍說明着剛纔鬥法的慘烈,紫玉兒看着眼前的一幕幕一時間就像六神無主般的走來晃去,當真不知該如何是好了,就在這時突然幾聲打鬥隱約傳來,若不是仔細的聽還真難聽到,在這似有若無的打鬥聲裏,紫玉兒面上一凜,當即御動獸力循着那個依稀的聲音飛去,再不管其他什麼了。

這廂飛走,在林間遊蕩一會兒後,只聽剛纔的打鬥聲在某一個方位逐漸清晰,紫玉兒面上一悅隨之便朝那個地上猛然飛去,那速度快的直將落在地上的落葉都帶起無數,而後在她身影過後纔在亂舞中漸漸平靜下來,重又落回到不爲人知的靜謐一角。

“咔咔咔……”這時隨着數聲大樹的斷裂聲傳來,赫然只見竟是軒轅楓和青龍、白虎兩人分別向後倒飛回去,各自撞在了身後的大樹之上,這纔將那矗立的大樹又是折斷幾棵,斷裂的大樹一時間又次傾倒在地,木屑碎皮等散落一地。

纔剛剛站得穩當,這時青龍和白虎又次舉起獸器一揮發難而來,接着仍是還有着許多的半獸人一齊蜂擁而上,其中還有許多是獸修高深,以化作人形的獸人,只是身上皮粗毛厚是爲異於常人之處了,不過這已經是極其厲害的了,倘若再假以時日必定也會修煉成青龍和白虎那樣的如真人一摸一樣。

軒轅楓見狀,急忙揮動莫邪將真力貫穿於劍尖,當即便迎了上去與那些半獸人戰成一片,“住手!”這時紫玉兒已然發現了他們的所在,這時情況緊急之下也顧不得其他了,遂就這麼朗聲一喝,然而鬥到生死關頭的雙方誰都沒有在意她的呼喚,而是自顧自的拼殺着。

“我叫你們住手,你們聽見了沒有?”紫玉兒見雙方根本就是無視她的存在,於是便又再次冷聲喝道,可是那些鬥法之中依然繼續着,絲毫沒有停下來的意思。這時紫玉兒急了,說着便凌空一躍的化出真身,隨之一道光芒暴漲中一條斑斕巨蟒狂卷着地上的落葉,迅速在他們中間躍起,生生的隔開了兩方廝殺的一衆!繼而又次飛落到地上,光芒暴漲中再次換作了那個絕色傾城的容貌。

“公主,獸域左右護法參見紫玉公主!”青龍和白虎見到紫玉兒到來,俱是相竟一禮道,身後的半獸人也是隨之跪拜施禮,聲聲喚道:“屬下等見過紫玉公主!”

紫玉兒本來就惱恨青龍和白虎二人的所爲,這時又見他們帶領獸族精銳對軒轅楓發難,此刻更是怒不可遏的吼道:“青龍、白虎,你們兩個王八蛋竟敢使出這麼陰損之計加害楓大哥,就算是勝那也是勝之有愧!”


青龍和白虎自知紫玉兒已然知曉事情的始末了,便互望了一眼沒有說話,只是瞥了一眼軒轅楓,那個中的意思好像是說,沒有趁紫玉公主發現之前將你滅掉,真是萬分惱恨啊!

饒是他們心裏憋氣,但軒轅楓聽紫玉兒對獸族的人如此言語,心中便爲自己的堅信感到自豪,隨之神情一閱的走到紫玉兒面前,伸手在她肩上樓去,同時也是萬分欣喜的道:“玉兒,我就知道你是不會派人來對付我的,所謂真情豈是他們那些不懂感情的人知曉的?”

“楓大哥,你這話是什麼意思?”紫玉兒本來迎合着也將雙手抱住軒轅楓,可是聽他這麼一說又是甚覺此事蹊蹺,接着轉首扶開他又道:“你是說我派人來對付你?”


“嗯!”軒轅楓應了一聲。

“誰說的?”紫玉兒緊張的抓住軒轅楓的胳膊道。

“諾,還能有誰?就是他們兩個樓!”軒轅楓說着,繼而又以不屑的目光向青龍和白虎看去。

紫玉兒登時明白了過來,原來這一切他都是處在被他們兩個設計好了的一句輸得的陰謀中,這時紫玉兒再也按捺不住了心中的怒火,當下憤恨的咬着貝齒道:“好你個青龍,居然這麼處心積慮的不止想要拆散我和楓大哥,還要加害於他,這種種算來我豈能饒你!”說話間,紫玉兒獸力提起,堪堪就要向青龍擊去。

就在這千鈞一髮之際,只見白虎突然站出來,急忙施禮都道:“公主,先請慢些動手!”

“怎麼,你想給他求情?”紫玉兒這時暫收獸力的言道。

“不、不是,你也知道我是不會給獸族犯錯誤的人求情的,但是龍哥他並沒有犯錯啊?他這麼做也是爲你着想啊!這其中是有誤會的,所以請看在你我如同姐妹的份上聽我一言!”白虎似有真情流露的道。

她不提姐妹情還好,這一提竟讓紫玉兒的火氣不免更大了,“你還好意思談情如姐妹,天底下有你這樣設計害小妹的的姐妹麼?”

“我怎麼會是害你呢?你說這話就爲了那個修真者?”白虎說着一指軒轅楓道。

“不錯,你也知道我和他的關係,不幫着隱瞞也就算了,爲什麼還跑去向我父王獻上調虎離山之計,趁機又來加害我的心上之人,更可氣的是還要惡意挑撥說是我指派的,這就是姐妹情麼?”紫玉兒句句不肯想讓的力爭到底的言道。

“公主,你好糊塗啊!你怎麼就只看見其一不知其二呢?難道你那麼聰明就想不到這一點麼?你說我們出賣你,那你可見你父王知道你們兩個的事情了麼?我們兩個本就可以向獸王據實相報,就算是獸王爲保你的聲譽而不顧及我們的生死的話,總比現在你這麼數落的要好!”白虎言之鑿鑿,就這麼一句話便說的紫玉兒無力反駁了,畢竟他們並沒有回道獸域後據實向他父王實情彙報。

當時就算是他們跟獸王說了,相信也不會造成白虎所說的那麼嚴重的後果,畢竟獸王是個愛才之人,青龍和白虎又是他多年來的得力助手,可是他們確實是換了一種說法,這點也讓紫玉兒莫名的感到了什麼?

眼下見紫玉兒沉默不語,白虎便接着又語重心長的道:“公主,我們這麼做其實也是經過商量,經過深思熟慮的,我想你比我們其中的任何一個人更瞭解獸王的脾氣了,自獸帝神祕失蹤後,獸王便臨危受命出來主持大局。

這麼多年來我們無機界異類四域那個不是恨透了修真者,他們不讓我們踏足繁華的中土,我們只能困守在這不毛的險惡之地,一旦發現偷去凡人域的便立刻驅趕出來,甚至不由多說的就將其斃命了!更何況獸帝的失蹤不是修真界所爲纔好!所以你想想獸王要是知道你身戀修真者,結果會怎樣,這個我想你比我們都再清楚不過了!”

白虎一氣言辭慷慨的說了一大堆,紫玉兒自然知道這其中的厲害所在,所以這也一直都是他不知如何向獸王開口的原因,雖然是這樣但他們帶人來要軒轅楓的命,卻是讓她怎麼都不能接受的,於是在一聲長嘆後又道:“即便如此,那也不能成爲你們圍攻楓大哥的理由!”

“公主,白虎說的這麼清楚了,爲何你還要那麼執着呢?你和這個修真者就這麼偷偷摸摸的在一起早晚會讓獸王發現的,難道你想因爲他而放棄你們的父女之情麼?”這時卻是青龍站出來又道。

“住口,再怎麼樣我也不是你們能教訓的!”說着獸力凝氣登時便向青龍發難而去,這時青龍沒有躲避,只是緩緩的閉上眼睛,同時負手在身後,俗話說:危難之中見真情!這一刻白虎第一個衝上前擋在了青龍身前,那一刻她悽美的容貌上是決然,是無比的堅定之色。

“砰!”這時只聽一聲悶響,一道精純之力,瞬間便將紫玉兒的攻擊力打落開去,而使出這一力道之人,此刻也在空中緩緩的落了下來,那氣勢端是一代王者的風範,這個突來救場之人正是從獸王城交代了一下,隨後便隨着紫玉兒的腳步而趕來的獸王了!

“父王?”紫玉兒見那獸王一臉鐵青之色,便就莫名的感到了一絲不安,遂這時也不知該如何是好的正在了原地,一時無語……! 獸域午後山林裏的陽光,這時已漸漸地開始收斂自己的熱情,雖然還是有着些許的炎熱,但較正午時分來說已經好很多了,夏蟬聲聲還是像往常一樣兀自鳴叫着,微風拂過天空中的雲朵也隨着輕柔的風兒變幻着嫋娜的姿容,在這本事舒適愜意的時刻,下面那凝重的對峙氣氛,卻是與之格格不入!

“假如世上沒有仇怨,沒有種族之間的相互爭鬥,所有人都能和諧共享這一方樂土該有多好啊!”軒轅楓此刻就這麼仰首望着蒼穹,想着心中祈願,這樣的博愛胸懷也爲他以後的修行打下了堅實的基礎!至於場上的尷尬是他無能爲力的,俗話說清官難斷家務事,何況他連個官都不是,不過怎麼說這事情也是和他有着分不開的關係的,所以他不是袖手,而是尋機件機行事!

紫玉兒深情的喚着獸王,獸王卻是閉着眼睛負手立在當場,不作任何言語!這時在默然的氣氛中,看着紫玉兒那登時憔悴的容顏,白虎有些不忍的上前對獸王俯身施禮道:“獸王陛下,念在玉兒年紀尚幼就饒……!”

“嗯!”這時獸王突然向她擺手示意不要再說了,接着便慢慢地睜開眼睛,當下對紫玉兒淡然道:“玉兒,你怎麼能做出這樣的事情?若不是我跟隨你而來,在你口中聽到這鐵一般的事實,我怎麼能夠想到你會和修真者走到了一起,你這麼做對的起獸族麼?”

“父王,我……!”紫玉兒似有千言萬語要說,但一時又不知從何開口的凝咽在喉了。

“好了,你什麼都不用說了,你現在回頭還來的及,青龍他們剛纔那麼做是不僅是爲了保全我們的顏面,還是爲了獸族着想的!所以只要你能和我們聯手除去這個修真者,我可以既往不糾!”獸王說着,眼中迸發出幾許銳芒!

“不、不要……!”紫玉兒苦澀的搖頭嘆道,隨後淚水便滿布了雙頰!

“什麼?你膽敢抗令不尊,難道你真想爲了那個可惡的修真者而叛出獸域麼?”獸王大聲喝道,那氣勢竟讓在場獸人連連顫動。

過了一會兒,獸王見紫玉兒低頭無語,只是不斷的擦着淚痕,於是一股無名怒火立刻襲上心頭,“好,好得很!”說完轉首便向青龍和白虎急喚道:“青龍、白虎你們兩護法同我一起滅掉那修真者,斷了公主的念頭!”

“是,屬下遵命!”這時青龍和白虎心中一陣歡喜,因爲有獸王撐腰滅掉軒轅楓當是輕而易舉的。

“不,父王你不能那麼做!”紫玉兒急步跑到軒轅楓的身前,背對着他向獸王跪拜下去,“如果你非要滅了他,那就先滅了我好了!”紫玉兒用盡所有的力氣大聲道。

這一幕讓軒轅楓不僅想到了很多,首先是身在魔域的林嬋萱,再就是隱於山林中的易天雪,曾幾何時,不也有着這般的情況和痛苦的感覺麼!

這時內心的氣氛使得軒轅楓雙目瞬間變成了赤紅色,哪一種暗黑的魔力就像在他身上植根一般,在需要的時候瞬間出來,“別期人太甚,你們莫不是以爲我怕了你們不成?”說完軒轅楓戟值身後一比,只聽“錚”的一聲,莫邪寶劍散發着豪光握緊軒轅楓的手中!

“若不是因爲玉兒,我何苦受你們言語羞辱,你們還沒完沒了了,即是如此那你們就一起上好了,誰要是眨下眼睛誰就不是好漢!”軒轅楓這時舉劍再次怒道,說完軒轅楓這刻好像猛然想到了什麼般,緊接着又道:“獸王,不管你們多我怎麼樣,這次既然遇上了也有一言相告,這也是關乎獸利益的大事!”

“哦,你這是再找藉口拖延時間麼?”獸王不屑的冷道。


“我靠,我用得着麼,說實話我還真沒將你們放在眼裏!好了,咱言歸正傳,你們最好不要接受妖域的聯盟邀請,繼而妄想攻破修真神壇分得凡人之地,除了你們根本就不是修真者的敵手外,再有就是妖域現在已經被一方邪惡的勢力佔領,那個邀你們加入的花尊主也是假的,此事我正在追查,他們是想利用你們你可明白,倘若就是是攻破了修真界,你們也會被他們所吞噬,繼而達到他們獨享無機界的目的!”軒轅楓義正言辭的說道。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