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知何時,青樓里其他客人也都偷偷摸摸的瞄了過來,礙於陸思川過於敏銳的反應,眾人也不敢多看。

見聊了這麼會兒,陸思川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許凝如釋重負的鬆了口氣。

她可記得清清楚楚,先前本想著跟陸思川搭話,剛開了個頭,對方就找借口匆匆離去了。

偏偏的借口又過於敷衍,連她都不得不在意,甚至懷疑陸思川對她打心眼裡不待見。

許凝環顧了下四周,樂呵呵的找著話題,「陸公子覺得我這青樓如何?」

「不錯,許娘經營的很好。」

兩人有一位沒益達的聊著,倒也是難得的清流。

不過坐的時間太久,許凝反倒覺得沒意思,猜測起來陸思川的來意。

「陸公子平日忙的見不著人,今日莫非是偷得浮生半日閑?」

聞言,陸思川看了過去,正好對上許凝那一雙古靈精怪的眸子,略微愣怔。

許凝眨了眨眼,「怎麼了?莫非是我臉上有花?」

「前幾日聽說許娘這裡來了刺客,不知最終是如何處理的?」

青樓發生命案,如他這般自然也是收到了消息,不過終究跟手上所查案子關聯不大,也就沒怎麼理會。

如今他手中的案子越挖越深,牽連到的人里似乎也有許凝的身影,就是不知對方這邊是否有什麼特殊渠道獲取消息。

許凝端起茶杯細細品嘗,遮掩住眸中精光,思索片刻又若無其事的笑了,「陸公子莫非是在擔心奴家?」

「青樓里每日進出人數身份博雜,許娘縱使有玲瓏之心,可也要好生把關,別不小心連累自己遇到危險。」

陸思川轉移話題,暗中卻若有所思。

他不過是剛提了一嘴,許凝便如此警惕,看來果真是對被刺殺一事極為上心。

可惜那件事情查不出來什麼,他也一時半會抽不出人手來。

還沒等兩人聊上幾句,陸思川再次尋了個借口,藉機離開了青樓。

對此,許凝幽幽嘆息,卻並未再次試圖攔截對方。

熱鬧還沒散去,青樓里又來了位不速之客。

齊青楓推開迎上來的姑娘,直接走向許凝,「許娘,我想單獨和你聊上幾句,你可否行個方便?」

見到來人,許凝略顯詫異,總覺得今日運氣過於好了些。

前腳陸思川剛走,後腳齊青楓就突然到訪,這種情況可不多見。

不過眼下這裡人多嘴雜的,也確實不方便招待齊青楓。

許凝當機立斷,微笑著帶人上了樓,「齊公子不妨跟奴家來。」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房內,門一關隔絕那些異樣的眼神,靜悄悄的環境反而讓兩人都冷靜了不少。

許凝親自端茶倒水,不慌不忙的,等著齊青楓開口。

齊青楓感慨萬千,但到底說出了心聲,「許娘,我欠你一份人情,你可隨意提出要求來。」

他欠許凝的何止是一份人情,對方身為他的救命恩人,可他卻遲遲未能發現。

聰明如許凝又豈能聽不出齊青楓話裡有話,不過她並不想領這份情。

「齊公子不必如此,奴家暫且不需要旁人的幫助。」

齊青楓也不惱怒,「許娘如此聰慧,又身為我的救命恩人,為何不願意接受我報恩?」

「我救人只是一時心血來潮,並不圖公子什麼,公子不必把此事看的這麼重。」

許凝把話挑開,乾脆利落的表達自己的態度。

她有想做的事情自然親手去完成,假借他人之手反倒會留下諸多隱患。

二度被人拒絕,齊青楓不怒反笑,對許凝越發感興趣。

也因著許凝這波瀾不驚的態度,激起了他的征服欲,想有朝一日親眼看著許凝心服口服的模樣。 車上,李雨將蘇晴放在了後座上,並沒有做什麼事情。

他自己坐在了駕駛位,朝着蘇家別墅駛去。

路上,蘇晴果然是醒了過來。

她迷迷糊糊的醒過來:「水……」

李雨開口:「水在你的手邊。」

聽到這話,蘇晴迷迷糊糊的拿起旁邊的水,打開喝了一口。

然後才觀察起周圍的環境!

「這是哪!」蘇晴驚訝的看着周圍。

李雨開口:「在你的車裏,咱們現在回家。」

「李雨!你怎麼在這!」蘇晴驚訝的看着面前的李雨。

李雨嘆息一聲:「我要是不過去,今天晚上你可能就回不來了。」

聽到李雨這話,蘇晴立即酒醒了!

她慌忙查看着自己的衣物,發現並沒有什麼異常,這才放下心來。

「這群畜生!」蘇晴罵着。

李雨微微驚訝,沒想到一向文雅的蘇晴竟然爆粗口了。

李雨開口:「明知道他們沒有按什麼好心,為什麼你還要過去,知不知道這樣做很危險。」

蘇晴被李雨說的有些沉悶。

她以為,有她的好閨蜜在那,應該不會出現什麼問題,可是沒想到這個所謂的閨蜜竟然這樣算計她!

本以為能夠拿下天海集團策劃的廣告,卻沒有想到這是為她準備的陷阱!

蘇晴看着李雨,心中升起一絲安全感。

第一次醒來,看到的是李雨,讓她心中感覺還是比較溫暖的。

忽然,蘇晴看着李雨,疑惑的問道:「你把我帶出來的?你怎麼把我帶出來的?」

蘇晴可不相信,李雨有本事將自己帶出來。

畢竟他什麼本事都沒有,真要是進去的話,恐怕也是被當做笑話。

想要將自己帶出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聽到蘇晴這樣問,李雨早就想好了說辭。

畢竟跟她說這些,恐怕她也不信。

「是這樣的,我進去之前,剛好看到張無良,你也知道我之前救過他父親,於是就開口讓他幫忙把你帶出來。

這對他來說只是舉手之勞而已。」

聽着李雨的話,蘇晴微微點頭,的確,對面坐車的那幾個人,面對張無良的時候,完全不夠看。

不過蘇晴還是沒有微皺:「你救了張承運,人家已經給你報酬了,以後不許在跟他們有什麼牽連,他們這些人可不幹凈!」

李雨微笑:「好,知道了,那你也要注意點,別什麼人讓你出去你就出去了。對面坐的什麼人,什麼目的難道你不清楚嗎。」

聽到李雨的話,蘇晴微微蹙眉,但是還是開口說:「知道了,好好開的你車吧。」

然後蘇晴轉念一下,不是爸爸讓自己出去的嗎?

李雨微微一笑,倒也是沒介意。

畢竟自己老婆,不寵她寵誰。

回到了家裏面,已經將近十二點了。

李雨撫著蘇晴,來到了客廳。

客廳裏面,謝易雲和蘇伯成正焦急的等著。

看到李雨攙扶著蘇晴回來后,謝易雲立即就上來。

「哎呀我的寶貝女兒,怎麼現在才回來啊!」謝易雲連忙推開李雨,撫著蘇晴坐在沙發上。

蘇伯成眉頭緊皺,問著蘇晴:「怎麼現在才回來!知不知道幾點了!還喝了這麼多酒!」

聽到這話,蘇晴聽到這話,眉頭緊皺。

自己差點就落入那些人手裏了,回到家聽到的卻不是自己父親的關心,而是呵斥。

「我去洗漱。」

說着,蘇晴就站起來,朝着洗手間走去。

謝易雲連連說道:「你慢點!你扶著點,別摔倒了!」

蘇伯成眉頭一皺:「這孩子!」

李雨也準備轉身去洗手間。

這時謝易雲忽然開口:「你給我站住!」

李雨眉頭微皺:「有什麼事嗎媽?」

謝易雲冷哼一聲:「什麼事?你是不是個男人,竟然讓自己的老婆出去應酬,害不害臊,丟不丟人!」

李雨心中冷笑。

「可不是我叫她出去應酬的。」李雨說。

可是不說還好,這一說讓謝易雲憤怒了。

「好啊,不是你,要不是你這個沒本事的廢物,晴兒用得着大晚上的去應酬!你要是你但凡有點本事,晴兒都不用這麼拚命!」

蘇伯成沉聲說:「到底怎麼回事,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

聽這他們的話,李雨也是心中氣憤。

「為什麼這麼晚才回來,這要問您二老啊?」李雨說。

蘇伯成眼神含怒的看着李雨:「你什麼意思?」

「說清楚,什麼叫問我們!」謝易雲憤怒的指著李雨。

李雨寒聲說:「還不是你們那做夢都能笑醒的未來女婿,拉了一幫人灌蘇晴酒,還有那個叫劉飛的人。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