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是吧,無畏老大,你都不知道?不會知道不告訴我們把。”

“是啊。是啊,說說。”

“去去去。我還不知道呢,你們先說。”

“我跟你說,有一次大姐和大老闆聊天,臉色那叫一個紅,就好像,就好像。。。”

“擦,別就好像,說下去。”

“就好像戀人一樣,我是這麼感覺的。”

“不是吧。真是勁爆,多說點。。。”

。。。

李易在上面不知說什麼好,讓他們上去攻擊吧,他們上去就是死,不攻擊在那裏瞎聊也是不怎麼好,而且他們聊得話題竟然是他和西紅柿,雖然李易有這個想法,可是西紅柿每次一聊就躲躲閃閃。

搞的李易也是不知什麼狀況。

“該死,阻止黃巾大業的統統去死。”這時趙宏損失的十分之一的血量,放出了技能。

一見到這,仙術師們退了回來,留下守衛軍隊長一個人頂在前面。

“咣。”趙宏的技能竟然將隊長直接震退數步,頭上的血量一下子下降不少,至少在百萬左右。

“吼,死吧。”這一擊真好隊長的技能也是觸發,直接打在趙宏的身上,直接打出了第二次暴怒。

“該死,阻止黃巾大業的統統去死。”

本來要上前的西紅柿等人,只得繼續等待。

等技能過去,再次上前。

如此數次。趙宏也是倒下了。

臨死前說了這麼一句。“該死的天,我黃巾霸業不會如此結束的。”

“啊。”就倒下了。

“叮。第九波開始。”

不給人休息的機會,第九波開始了,不過他們更是悲慘,趙宏那巨大的屍體,直接將他們攔住了,被隊長虐的不知怎麼說好了。

見到這裏,仙術師們不用李易提醒,衝了上去,站在趙宏的屍體上,開始攻擊。

黃巾死騎

等級25

血量250000

攻擊力10000

防禦力20000

技能。

死亡一擊。臨死前,爆發強大的攻擊力,攻擊力增加十倍,但只有一擊,一擊過後無論是否存活,直接死亡。

黃巾死騎的屬性不算高,但是技能十分恐怖。

本來一萬的攻擊力增加十倍就是十一萬,那打在玩家的身上直接秒殺,但是如今被困在小小的空間內,動彈不得,只留下一地的屍體。

仙術師們嗨皮了,劍士們更是鬱悶了,他們要是上前,死的更快,只好在後面聊天聊地。 「我們不是你們口中的神明,也沒有神明那樣的神通。,最新章節訪問:。」良久之後,賀嘉爾幾女見雪怪頭領攜著一眾雪怪,仍舊長跪不起,便輕嘆了口氣,伸手便要將他們摻扶起來,「你們先起來吧,我們也不知道這畫中人,和我們認識的那人,究竟是不是一個人。」

幾女習慣了現代社會的禮儀,對這些雪怪們動輒就跪拜的禮數,心中實在是覺得不舒服。

而且在她們的潛意識裡面,也覺得畫中人雖然和林白極為相像,但兩人的氣質卻是完全不同的,這畫中人就像一柄不沾染塵埃的利劍,而林白則更像是一股拂面而來,叫人不寒的春風。人可以相像,但氣質卻是不可能那麼容易就改變的。

不過讓她們無法理解的是,世上怎麼會有這樣相像的人,相像到若是略去兩者氣質的差別,再讓這畫中人換一套現代人的衣服,即便是對林白無比熟悉的幾女,恐怕都無法分辨出來,這畫像究竟畫的是林白,還是幾百年前的另一人。

「神明又不是冬雪,怎麼可能會有一模一樣的人在,你們不要再哄騙我們了,你們就是神明。」雪怪頭領聽到賀嘉爾的話,連連搖頭,把頭磕得咚咚作響,道:「神明已經拋棄我們雪怪一族數百年,我們每天每日都在惦念神明的恩德,今日神明歸來,這洞天我們不要了。」

搞了半天,心裡念叨的還是這勞什子雪簾洞天!雖然雪怪頭領的話說的含蓄,但小黑貓和幾女焉能聽不出來這雪怪頭領話語里的深意,心中不禁暗暗腹誹。

「這雪簾洞天你們已經居住了幾百年,成了你們的繁衍生息之所,我們以後還要離去,這裡還是你們的。」賀嘉爾輕笑著回了一句,然後又向著那幅畫像望了眼,緩緩道:「你們知不知道這幅畫是什麼人給你們那位神明畫的?」

「不知道,祖輩只是傳給了我們這幅畫,好像是神明自己帶來的。」雪怪頭領聽聞幾女無意染指雪簾洞天,臉上頓時露出一抹不可掩飾的喜色,緩緩起身後,搖頭道。

幾女聞言,頓時又是沉默無語,但面上的疑惑卻是愈發深重起來。這幅畫實在是詭異到了極致,而且畫中人和林白的相貌,更是相像到了極致,甚至幾女覺得,即便是養育林白長大的劉蕙芸在這裡的話,單從相貌上,恐怕也無法分辨出這兩者的區別。

「這畫像畫的會不會是林白的祖先?」沈小藝望著那幅畫看了許久后,疑聲道。

「應該不是,雖然血親之間的相貌會極其相似,但是也不可能相似到這種地步。」賀嘉爾緩緩搖頭,雙眸緊緊盯著畫中人,喃喃自語道;「你究竟是什麼人,為什麼跟林白那麼像?」

雪怪頭領手上微微顫抖,畫幅跟著微微擺動,那畫中人就宛若是活過來了一般,面上帶著淡淡的笑意,盯著幾女,就如同是往昔林白望著幾女的眼神一般。不過對於幾女而言,這模樣和神情雖然相似,但這畫像眼眸深處,卻是帶著一抹濃濃的冰冷。

那是一種冰寒到了骨子裡的寒冷,一種勘破了紅塵,心中含著無盡戰意的寒冷,就像是整個人都是被冰雪雕刻出來的一樣,甚至叫人覺得,那畫中人若是活過來,定然會乘風而起,直衝九天而上,將頭頂的青天,都戳出來一個大洞。

重生之煉器成聖 ,恐怕這畫中人所想的,就是要如那美猴王一般,揮起千鈞棒,澄澈寰宇!

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這畫中人心中究竟又是有著怎樣的塊壘,才會有著這樣滔天的戰意,甚至這股戰意冷冽到,叫觀看這幅畫像的時候都能感受到那跨越時空的冰寒!

「青蓮……」就在此時,盯著畫像沉默無語好久了的小黑貓,卻是突然開腔,而且言語之間更是帶著一股子濃濃的驚悚,似乎想到了什麼不敢置信的事情!

青蓮?聽到小黑貓這話,幾女先是一愣,然後便向著畫像上望去,想要看看這畫像上究竟是有什麼青蓮的模樣,才會讓小黑貓如此失態。但不管幾女怎樣仔細觀看,卻都沒從畫像上看到半點兒青蓮的蹤影,甚至連一星半點兒花卉的模樣都沒看到。

不過不知為何,在聽到青蓮這個名字的時候,幾女總覺得心裡有些熟悉,似乎是在什麼地方聽到過,但卻又不記得是在什麼地方聽到過!

「什麼青蓮,我們怎麼沒有看到?」夏小青有些詫異的向著畫幅看了許久后,轉頭有些疑惑的向著小黑貓疑聲發問,但話剛一出口,再看到小黑貓眼底深處的驚懼,心中卻是猛然一動,沉聲道;「小黑,難道你的意思是這畫中人是叫青蓮?」

幾女聞言一愣,然後目光齊刷刷的匯聚到了小黑貓身上。她們苦苦尋覓林白這麼久,吃盡了苦頭,如今遇到這樣詭異的事情,又怎能讓小黑貓再如往常那樣含糊過去,幾女的目光就如同是一柄柄銳利的寶劍般,似乎要將小黑貓心底深處的隱秘盡數看穿!


「你們沒說錯,如果我沒猜錯的話,這畫中人應該就是青蓮!」幾女的目光,直叫小黑貓脊背發寒,它知道自己今日若是不拿出些乾貨的話,恐怕敷衍不了幾女,便苦笑道:「你們還記不記得,當日林白在封印仙門的時候,從天穹上傳來的那些個聲音?」

幾女聞言眼眸深處頓時一凜,寒意愈發逼人。經小黑貓這麼一提起,她們的確是想起了為何這青蓮的名字會是這樣熟悉。當日林白在封印仙門之時,就在即將功成之際,那名自仙門穿越而來的仙人,在見到林白后,的確是口口聲聲稱其為青蓮!

不但是那名仙人,就連後來出現的那幾道玄奧莫測的聲音,也是將林白稱呼為青蓮。那聲音就如同是洪鐘大呂般,傳遍了天下,也被幾女牢牢記在了心中,將那些聲音的主人,當成了畢生的仇敵!只是如今苦苦尋覓林白一年,疲憊之下,一時間沒有想起這些話。

需知道當時按照那些觀戰之人的描述,在最後一刻,林白的確是身軀破碎,最後變作了血海中生出的一株青蓮,而且那些仙人更是口口聲聲呼喚林白為青蓮!

難道這所謂的青蓮,真的是跟林白是同一人,或者說是那個所謂的青蓮,在現世的一個投影,或者更準確的說,是一個轉世,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所以兩者才會如此相像?!

想到此處, 穿越男的重生妹妹 ,會是另一個人!

甚至她們隱隱有些懷疑,會不會經歷過了仙門那一劫之後,林白就徹底變作了青蓮,斬斷了和紅塵的牽絆!也正是因為這種轉變,所以才會讓他至今沒有半點兒訊息!

「不可能!這絕對不可能!」賀嘉爾和夏小青幾女重重搖頭,臉上滿是疑惑和不可置信之色,緊緊的盯著小黑貓,沉聲道:「小黑,這究竟是怎麼回事兒?」

「我也不知道,我也不知道這裡面的原委……」小黑貓緩緩搖頭,眼眸中也滿是迷惘。

雖然它從一開始,就篤定林白是天選之人,但天選之人不過是它腦海中那些傳承記憶的一個描述,究竟天選之人是什麼,要做什麼,它也說不清楚!

但是在如今這詭異的畫像之下,它心中甚至隱隱開始有一絲明悟,一絲叫它感到恐懼的明悟。難道所謂的天選之人,說的就是青蓮的轉世,而林白實際上只是一個體,主導他一切的,實際上是那冥冥之中不知為何物的青蓮……

但這一切,在此時都只是猜想,它根本無法確認,也不想去確認!在這一刻,它只想儘快趕回野人老爺子身畔,那位老人家的記憶傳承應該比它更完整,也許能夠告訴它這一切究竟是怎麼回事兒,天選之人和青蓮之間,又究竟是有著怎樣的隱秘。

「小黑……」見小黑貓良久無聲,賀嘉爾緩緩出言,但等她看到小黑貓眼眸深處的那抹疑惑后,卻也明白,恐怕小黑貓也弄不清這裡面的緣由,輕輕嘆了口氣后,便也沒再追問。

「嘉爾姐,林白究竟是不是青蓮,青蓮又是不是林白?」沈小藝見狀,只覺得心中手足無措到了極致,伸手緊緊握住賀嘉爾柔軟的小手,顫聲道:「是不是林白不要我們了?」

「林白就是林白,他不會是任何人,也不可能變成任何人!」賀嘉爾輕輕握緊了沈小藝的手,柔聲道:「我相信林白,他不會不要我們,只是他現在找不到我們!」

「如果那王八蛋真的變成了別人,真的不要我們了,那我們就更要找到那人,問問他,究竟是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們,做這一切究竟又是為了什麼?」寧歡顏咬牙切齒的拋下了幾句狠話,但誰都能看出她眼眸深處的驚慌和失措,以及那深沉無比的眷戀。

林白,你在哪裡?這一切又是怎麼回事兒? 喬木思南 ,賀嘉爾心底喃喃道。 墨昊靳用毛巾給洛夢櫻拭擦一下。

有人再敲門,墨昊靳整理一下被子說:「進。」

成陽開門進來說:「總裁,這是你和夫人的換洗衣服。」

墨昊靳把他身上的衣服換了說:「成陽,辛苦你了,早點回去休息吧。」

成陽這個守著墨昊靳的,看了一下病床上的洛夢櫻說:「是,老大,有事情記得叫我哦。」成陽擔心有人會取代自己的位置呢。

「我說呀,你們家是不是風水出了問題呀,以前難得見的墨總才離開醫院幾天呀,又迫不及待的來了」獨孤卿沒有想到,墨昊靳又來了,如果不是聽了他們再討論,他還真不知道。

聽到墨昊靳來醫院的信息,他可是把病人都先放下了。

他的助手也對他無語了,他還是那個把病人放再第一位的獨孤醫生嗎。

她是沒有辦法了解的了,獨孤卿從醫之後真的很難看到他的,而且以墨昊靳的性子醫院他可不會這麼來的。

成陽站再門邊上打算開門的,如果不是聽到了獨孤卿的聲音,馬上走開躲開了,要不被獨孤卿謀殺了。

獨孤卿看到坐再沙發上的墨昊靳,不是他生病住院了嗎,怎麼還坐著這裡說:「你怎麼了,來醫院也不通知我。」

獨孤卿摸一下墨昊靳他頭,還想扒了墨昊靳的衣服,墨昊靳推開他。

墨昊靳想著是那個嘴長的告訴他我這裡的說:「你離我遠點,我沒事。」

「沒事,怎麼可能呢,你都來醫院了」獨孤卿不會相信墨昊靳說的。

成陽看著獨孤卿還要撲上去的樣子,他把獨孤卿拉住說:「卿少,老大他真沒事。」

獨孤卿的助手也點了點頭,獨孤卿聽到墨昊靳來醫院馬上就跑過來了,她聽到是一個女子住院了。

獨孤卿的視線終於從墨昊靳身上轉移到了病床上,他走到病床前看到了洛夢櫻,是她,她怎麼了,她是墨昊靳的妻子,可是這樣危險的人物,他還是不放心的。

墨昊靳找人的動靜還是被很多人道上的人知道了,可是他們也不敢過問呀,但是少不了飯後閑談嗎。

燈紅酒綠的酒吧里,這樣的事情他們是不會錯過的。

「我剛剛聽了道上的兄弟說墨總好像找什麼女人,難道他被什麼女人騙了。」

「他們這種自命天高的人,那知道他們每天都玩些什麼呀。」


「他們這種人,愛怎麼玩就怎麼玩的,那是我們能想到的。」

「好了我們還是喝酒吧」一個人舉起酒杯說。

他們沒有發現南宮斌就坐再他們旁邊,剛剛他們說的,他都聽得清楚,他都不知墨昊靳的事情呢。

他們這些人還冤枉他的好友,他怎麼可以就這樣就算了。

他站再那些人面前,他們也沒有想到南宮斌出現這裡,他們可是認識這個花邊新聞滿天飛的南宮斌的。

他們不知道南宮斌聽了多少,齊聲的說:「斌少好。」

「斌少好。」

「斌少好。」…..

南宮斌看著這些焉了的茄子,好沒意思哦說:「說說我們這些人愛怎麼玩來著」。

「沒有,沒有了,斌少應該聽錯了。」

「你們這是懷疑我耳朵有問題嗎」南宮斌喝了一點酒說。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