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多久。

郝歡飛往米國這件事也在網上傳開了,當然,憑藉機場旅客的爆料不可能這麼快就在網上傳開的,除非各大娛樂媒體第一時間轉載報導這個新聞,否則就只能找水軍將熱度給刷上去了。

而這,正是李麗容聽從郝歡的吩咐,找來水軍將他前往米國這件事給擴散了出去,並且有意無意地爆料稱郝歡前往米國,是打算讓《孤兒怨》這部電影在米國上映來着。

一時間,收到消息的一些自媒體都開始熬夜加班了!

“《孤兒怨》要在米國上映?”

這對於媒體而言可是一個不小的新聞啊!

畢竟《孤兒怨》可是郝歡的電影,而郝歡,從《驚嚇時代》上映開始,就是一個高居話題熱度的猛男!

但凡是關於郝歡拍電影的新聞,都能在網上引發關注,登上熱搜。

這一次,同樣沒有意外!

水軍只是小小的宣傳造勢了一番,各大媒體就開始順水推舟,穩定了郝歡出國的新聞熱度。

一大早的。

章敏得知兒子突然前往米國的消息也是感到意外,這孩子怎麼連出國都不跟父母說一聲了?

她心累地看着網上的新聞,考慮到飛機飛往米國需要超過半天的時間,她也就沒有給兒子打電話了。

而是給她那在米國定居的妹妹打着電話。

“歡兒去米國了,到時候他要是去你那裏的話,你得幫我勸勸這孩子,郝家就他一根獨苗,他要是不回來替他爸管理公司集團,這以後得咋整是好!”

妹妹章怡好奇道:“好端端的,歡子跑米國過來幹嘛?”

鬼夫夜敲門:乖乖嫁了吧 章敏說着:“他打算在米國上映他的電影,所以突然前往了米國。”

章怡嘆氣道:“姐,歡子從上北影到現在畢業都有五年了,這五年來你們都勸不動他,我怎麼幫你們勸啊!再說了,這孩子的脾氣比姐夫還犟呢!拍電影既然是他的愛好跟夢想,那你們就隨他去弄好了!俗話說的好,強扭的瓜不甜,他既然不想經商管理集團,你們就算再怎麼勸他逼他也是沒用的。”

章敏想了想說着:“反正你就勸勸他嘛,歡兒也有兩三年沒去過你那裏了,他小時候放假最喜歡去你那裏玩了,你說的話他肯定可以聽進去的。”

章怡無奈道:“我試試吧!不過我還是那一句話,歡子要是不想繼承家業,不想經商。你們就由得他算了,反正我覺得他拍電影也是挺不錯的,你們要真想他可以繼承家業,倒不如也發展影視行業算了。”

“對哦。”

章敏想了想說着:“我跟你姐夫談談,總之先這麼說着吧,歡兒是夜裏飛往米國的。到米國大概已經是你們那邊的凌晨了,到時候他有可能直接去找你,在你那裏過夜,你就先勸說勸說他,實在不行再想別的。”

“嗯,我知道了。”

章怡應了下來,這姐姐跟姐夫也真是的!早在歡子叛逆的時候,你們就該想着生二胎了啊!

現在倒好,兒子不肯經商管理家業。

倆人都年入中旬了,再要孩子也有些晚了,偌大的集團,兒子沒有興趣,這好運集團,以後怕是要改名換姓了!

章怡掛了電話後,也是無奈地搖着腦袋,她其實也不理解這外甥到底是怎麼想的?好好的龐大家業不想繼承,卻一頭扎進娛樂圈裏取拍電影!

還好不是自己的兒子,還好自己又不是隻有一個獨生子,不然也得被氣得不輕啊!

……

飛機上。

睡了一覺的郝歡,百般無聊地醒了過來。

十幾個小時的飛機,着實讓人不爽。

旁邊的王樂欣此刻睡得跟死豬似的,無聊透頂的郝歡,決定找系統貸款200萬敗家值,開啓一次導演訓練營豐富一下自己。

200萬敗家值到賬,郝歡直接開啓了一次導演訓練營。

“請選擇訓練科目!”

科目一:演技挑戰。

科目二:藝術栽培。

科目三:攝影理解。

科目四:自編自導。

科目五:特效剪輯。

郝歡本想着選擇科目五進行訓練,但想想上一次科目四的評分不是太高,於是再一次選擇了科目四,自編自導。

“科目四【自編自導】訓練開始!自動生成訓練課題……”

“本次課題爲:死亡。”

“請根據課題編寫一個關於死亡的悽美愛情故事,並將其拍成影視短片,屆時系統會根據作品內容進行指點以及評分。”

死亡?

這個課題有點不吉利啊!

郝歡暗暗吐槽,心裏則在想着要怎麼去書寫一個關於死亡的悽美愛情故事? 死亡。

這是一個令人悲傷的詞語。

猶記得剛上高中那年,爺爺病逝了。

一年後,奶奶也因爲悲傷過度,抑鬱而終了。

所以對於“死亡”這兩個字,郝歡並不陌生,他甚至經常思考一個問題。

爲什麼我們都得面對死亡?

每次想到“死亡”,郝歡都只能搖頭嘆氣,所以活在當下,做自己喜歡做的事情,讓自己的人生得到滿足,便是他覺得死而無憾的一件事了。

郝歡的創作靈感冒了出來。

這一次【自編自導】的課題爲“死亡”,要求自編自導一個關於“死亡”的悽美愛情故事,然後將其拍成電影短片。

於是,他慢慢地就想起了爺爺病逝前的樣子,想起了奶奶當時在病房裏照顧爺爺時的一幕幕記憶畫面。

這何嘗不是他親眼見證的關於死亡關於生死離別的一個悽美故事?

故事的框架定下來了。

郝歡決定書寫爺爺跟奶奶的故事,將他們生命裏最後一起經歷的終末故事給拍成一個短片。

想到去世多年的爺爺奶奶,郝歡的心情就有些沉默了。

如果他們可以健健康康地生活下去,可以長命百歲的話。那麼他往後的人生也不會變得那麼叛逆,正因爲爺爺奶奶去世所帶來的影響,所以他纔會覺得他爸除了賺錢除了關心事業外,根本就沒有關心到家庭,根本就沒有盡到當父親的責任,也沒有盡到當兒子的責任。

這也是爲什麼他變得叛逆,高考瞞着父母報考北影的原因,同時也是他不願回去聽從他父親的安排,好好管理家業的原因。

隨着萬千的思緒,郝歡漸漸入睡,系統再一次帶他進入那虛擬卻又真實的平行世界當中。

還是那個橫店影視城。

還是一個風和日麗的上午。

郝歡擡頭,一回生,兩回熟地走了進去。

前面,依然還有一衆羣演扎堆聚在一起,苦苦地等着一個龍套角色。

郝歡靠近,那似曾相識的聲音突然嘹亮地響起。

“招100個扮演鬼子的!80塊錢一天,包兩頓盒飯!”

我真的不想當醫生了 熟悉的吆喝聲,熟悉的羣頭,熟悉的劇情……

郝歡想了想再次排隊,他已經猜到了接下來的結局,等着這個羣頭再一次誇自己那無處安放的帥氣。

果然,羣頭看了過來!

然而讓郝歡懵逼的是這一次羣頭竟然沒有說他不行,反而選中了他!這是不是變相說明了這些人,並不是程序化的存在?

他疑惑道:“鬼子演員不是要矮矬醜的嗎?你上次不是說我長得這麼帥,演個屁的鬼子嗎!”

羣頭看了一眼郝歡,然後說着:“帥有個屁用!反正也沒你露臉的鏡頭!”

“……”

這話說得倒是真實!

郝歡遲疑了片刻,既然被選上了,那就演個龍套吧!反正這裏的時間不會影響到現實,況且在沒有弄到設備的前提下,【自編自導】這個科目訓練可是沒法完成的。

跟着羣頭上了其中一輛旅遊大巴,郝歡等人被運往了數公里外的劇組片場。

換上屎黃色的鬼子軍服,簡單瞭解完接下來的劇情後,郝歡又是感到詫異。

這個平行世界裏叫日本的國家,怎麼感覺就是日國的模板啊!而且幾十年前,跟日國打戰的時候,他們也是稱日國的士兵爲鬼子的。

有趣!

這兩個世界,怎麼有種買家秀跟賣家秀的感覺?

二者之間看似不同,但有很多地方顯得特別相似。

副導演開始喊人了。

換好服裝的羣演們,紛紛集合就位。

這個劇組拍的是抗戰劇,接下來就是浩浩蕩蕩的鬼子軍隊殺進村子的劇情。

郝歡突然覺得當羣演的經歷還挺有趣的,只不過這戲服的味道有點噁心,感覺就是別人剛脫下來似的,有股難聞的汗臭味。

他又萌發了一個作死的念頭,如果等下自己衝上去“打死”主角的話,到時候會引發怎樣的連鎖反應?

他知道這些人,肯定不是真人。只是系統弄出來的虛擬人物,只不過他們擁有正常的意識跟智力,相當於智能機器人一樣。

所以哪怕經歷特別真實,他也不會當真,全當是一場遊戲,而他就是充了錢的VIP玩家。

劇組開始拍攝!

跟着大部隊,郝歡扛着火箭炮道具,觀光似的向前小跑。

他們這100個鬼子羣演,得小跑上千米的土路才能“殺進”前方的村子,而這一路上,他們將會遭遇地雷的摧殘,以及來自兩處山頂的紅軍狙擊。

最終,100個羣演鬼子,需要演出上千人的陣仗。由於死亡慘重,最後只剩幾十人順利殺進村子,然後展開瘋狂的屠殺。

這一段鬼子進村的劇情,拍了八九個小時才完成,效率上還是挺快的,不過如果導演是郝歡的話,他絕對會重拍無數次,因爲他發現,除了演技可以忽視的羣演外,那些主演的演技都很一般,根本就沒有演出面對戰爭時的緊張感,焦慮感以及憎恨感。

嚴格來講,這拍得就跟過家家似的!

爛劇。

這是郝歡對這一部劇的印象評價,先不說劇情如何,單憑主演們的演技,就已經註定了這一部劇不會有太好的成績。

不過兩個老人羣演卻演出了精髓,可能是因爲他們曾經生活在戰亂年代,所以本能地就演出了對鬼子士兵的憤怒以及誓死不屈的精神。

鬼子進村後的拍攝過程當中,唯一拍好的鏡頭就是羣演老頭跟老太婆被鬼子捅死這一幕了。

因此,郝歡相中了這兩位老羣演,或許,他們可以演好爺爺奶奶的故事吧?

只是,我要怎麼說服對方呢?

還有攝影設備,我得去哪裏弄來?

郝歡喚出系統界面,可惜敗家值不能用來兌換攝影設備,不然自己吃虧點找系統貸款就能解決不少問題了。

這時,郝歡眼睛一亮。

“我怎麼忘了這個每日額度了!”

拍完《孤兒怨》時,系統每日贈予的額度提升到了20000元,並且增加了一個指定充值的功能,如今已經是《孤兒怨》殺青後的第九天,每日額度積累到了18萬元沒有使用,如果這筆錢在這裏也能利用的話,那麼一切就都好辦了!

或許,系統獎勵的每日額度,就是爲了方便自己在導演訓練營中使用的吧?

郝歡決定借個手機測試一下! 李賢是一個跑了五年龍套的老演員,自高中畢業沒多久,他就走上了羣演這一條路。

夜未央 他跟絕大多數羣演一樣,以爲自己長得還行,只要努力奮鬥個兩三年,就有機會成爲明星出演主角了,結果殘酷的現實告訴他,羣演中比他帥的人比比皆是,演技比他好,才藝比他多的更是從不缺乏!

所以,五年過去了。

他依然還在有一天沒一天地跑着龍套,連有臺詞的龍套角色,他都沒有演過幾次。

這心酸的龍套生涯,正是郝歡在吃盒飯時跟李賢聊天所得知的。

演完鬼子後,郝歡問着:“李兄弟,方便藉手機給我用下嗎?我沒帶手機。”

李賢倒也沒想太多,拿出手機進行指紋解鎖,然後遞給郝歡。

看着手機上的一個個軟件,郝歡又是感到震驚,因爲他看到李賢的手機上也有一個叫“微信”的聊天軟件。

只不過圖標跟他經常用的微信不同,點進去一看,功能倒是相差不大,都是用於聊天通話以及線上支付的。

他開口問着:“我可以退出你的賬號,登錄一下我的賬號嗎?”

李賢客氣道:“沒事,你退出就行。”

郝歡點擊切換賬號,然後嘗試着登錄一下自己的賬號,看會不會出現奇蹟。

結果奇蹟真的出現了!

賬號登錄成功!

不需要手機號碼驗證,也不需要回答驗證問題,他在現實生活裏用的微信賬號,竟然可以登錄上這個世界的微信!

不過郝歡很快就發現賬號的不同了,雖然顯示了成功登錄,但通訊錄上一個好友都沒,頭像也是空的,連微信名都是原始的一串字母跟數字。

郝歡再次嘗試。

他意念一動,指定系統積累的16萬元每日額度給充值到他這個微信的賬號當中。

下一秒,微信錢包的餘額果然從0變成了16萬!

這相當於證明了我現在確實身處在一個虛擬世界裏啊!

因爲系統贈予的每日額度是不能用於現金交易的,所以郝歡只能充值在娛樂消費的平臺上,比如直播平臺,小說網站等等。

但在這裏,每日額度竟然可以充值到微信當中直接交易使用!這或許是因爲他身處在虛擬世界的原因,又或許是每日額度,確實是爲了導演訓練營而推出的一個補貼功能。

郝歡也不多想了,既然有了錢,那就好辦多了啊!

將手機還給李賢后,郝歡朝着兩個老人羣演走去。

“老師傅好,明天你們有戲拍嗎?”

那老頭看了看郝歡,說着:“明天暫時沒有。”

郝歡邀請道:“那太好了,我其實是個導演,有一部戲也缺乏兩個老人,你們要是方便的話,明天可以到我那去拍一段戲嗎?”

“什麼戲?”老頭問着。

郝歡說着:“您演一個患了重病的爺爺,而這位奶奶要是可以接受的話,她就會演您的妻子。”

老頭樂呵道:“不用演,她就是我妻子。”

郝歡一愣,笑道:“那您二位再適合不過了!”

老太婆問着:“小夥子,你這戲明天什麼時候演呀?”

郝歡說着:“明天中午,片酬上我不會虧待你們的,您二位一起算一萬元一天如何?”

老頭詫異道:“一萬元?你確定要給我們出這麼多錢?”

郝歡點頭道:“是的,我確定。”

老太婆遲疑地說着:“小夥子,你不用出這麼多錢的。按照普通羣演的錢出給我們就行,我們也不是靠演戲謀生的,只是年輕的時候有過演戲的夢想,現在老了,沒什麼事幹了,眼瞅着這影視城不就在附近嗎?所以就出來接一下戲,實現一下我們年輕時的演員夢。”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