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問出來不甘心的思琪,晨曦怎麼也得給個像樣的解釋,可是還要告訴思琪晨曦給朱爺爺當幹孫女的事兒嗎? 晨曦思來思去開口道,“我就是不太喜歡現在的那所學校,而且也想換個專業。複製本地址瀏覽”

聽着還挺像個理由,話說她確實受到了這些因素的影響。

“那你打算考哪個學校?哪個專業?法律不好嗎,我覺得挺好的。”思琪合上書本望着晨曦。

晨曦挑了挑眉,指了指思琪。

思琪不可思議的盯着她感嘆,“不會吧,不會是貝京?”

晨曦點了點頭。

“真的是貝京!”思琪撲通站了起來,停頓兩秒繼續說道。“晨曦,你一定要考上哦,這樣我們就在一個學校了,我在貝京等你,你的複習我幫定了!”

晨曦忽然發現,這才幾日,她準備復讀的事情就已被知曉,這萬一考不上豈不溴大了,怎麼感覺鴨梨好大呢!

“專業呢,想好了嗎?”思琪嚴肅的問道。

晨曦搖了搖頭。

“不着急,先準備考試,倒是還能調劑什麼的。”思琪的視線停在玻璃板,奇怪的走了過去用手指敲了敲。

晨曦想還好她明智,一睜眼就把東西都收了起來,要麼還得給個解釋。

這麼看,光說她的高考的事情都沒注意到思琪的打扮,思琪這個點穿成這樣出現在這裏,肯定不只是爲了突襲。

“思琪,你怎麼穿成這樣來我家?怎麼有種要去參加什麼party的感覺?”

晨曦上下打量着思琪問道。

“我還沒化妝呢,你就感覺要參加party啊,鼻子還真靈,晨曦,我的好晨曦,我能求你一件事兒不?就一件事!”思琪弄出萌萌的表情拽了拽晨曦的居家服。

一看思琪這樣準沒好事,“說吧,這次又是啥事?”

“你先答應我幫不幫?”思琪倒好賴上她了。

“那我得看是什麼事兒了。”晨曦可不會再次上當,以前就那麼稀裏糊塗當應了,想反悔都沒有機會。

“今晚邵青開生日party,我想讓你陪我去,你先別說,聽我說完,主要是他的朋友我一個都不認識,我真的好緊張,第一次見他的親朋好友,心裏很是不安,所以,晨曦,求求你啦,陪我一同去嗎,好不好。”

思琪的聰明就在這兒,一眼就看出晨曦要拒絕,急忙來個恰當的解釋,讓晨曦找不到理由拒絕她。

其實晨曦最討厭party啊聚會啊什麼的,可思琪這麼求她,她的心自然就軟了下來。

思琪見晨曦換了種表情,急忙親了她臉頰。

“晨曦最好了,謝謝你,對了,參加聚會的服裝什麼的你別擔心,我都準備好了。”

思琪醋溜跑了出去,雙手拎着兩大兜兒的東西蹣跚的走進了屋子。

“思琪,你是在搬家嗎?”晨曦很難想象思琪踩着高蹺怎麼把這些東西弄到了四樓。

思琪卻不說話,只是站在那裏咧着嘴傻笑。

“我不知道穿什麼好,能帶的都帶來了,這樣也好給你選衣服。”

晨曦用羨慕的眼光望了望思琪,看樣子思琪是真的墜入了愛河,找到了愛情。

其實一個人找到相愛的人很是不易,晨曦由衷的爲思琪高興。

既然是爲了朋友,那她也不顧那麼多了,何況作業也都寫完了,晚上陪陪思琪應該沒什麼的吧。

我們的地址 思琪在晨曦的小屋整整忙了一個下午,只爲了晚上的party。

晨曦坐在牀邊啃着芒果乾爲思琪的用心發表感慨。

沒想到潑辣的思琪也有爲了男人費心的時候,有時女人挺傻的,特別是那些懂得各種大道理的女人,明知付出後未必能得到相應的回報,可她們仍爲男人不顧一切。

思琪站在鏡子面前一邊看着晨曦的服裝一邊發表評論,還抽個空給自己化起了濃妝。

晨曦選好了衣服,坐在思琪旁邊聽着思琪的講解,今日可是有機會學了兩手,學會了畫眉和畫眼線。

趕上了思琪這麼個好老師,效果就是不一樣,晨曦可以輕鬆拿起眉筆爲自己畫上漂亮的眼眉。思琪邊感嘆晨曦的眉毛濃密,邊教會適合晨曦的妝容。

經過思琪的教導,晨曦自己能爲自己畫個淡淡的妝容,臉部線條變得分明,一下顯得亮眼。

晨曦看着鏡中的自己難以置信的摸了摸自己的臉,就這麼摸了點東西效果竟然會這麼明顯!要麼那麼多女人會迷上化妝,怪自己馬虎,都18歲了才懂得這樣的道理。

以後她也化化妝好了,簡簡單單一抹立馬見效的妝容爲何不化!

“思琪,我發現畫個淡妝都能起到超大的作用。”晨曦望着鏡子不可思議的感嘆。

“你那是底子好,畫個淡妝都能起到效果,別以爲別人都和你似的,就說我自己,還得東補補西補補才能起到顯著的效果。”

晨曦不可思議的站了起來重新看了看鏡中的自己,還沒站穩整個人都被思琪摁了回去,思琪給她又摸了好幾層。

思琪說,參加party的妝容不能太淡雅,特別是在夜裏的party更不能失去色彩。

晨曦覺得自己的眼皮上塗了好幾層眼色,反正她是當綠葉的,交給思琪愛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好了。

一切就緒,晨曦踩踏着那日的那雙鞋跟在思琪後面出了門,還好老媽和老爸都不在家,要麼看到她這一身裝扮肯定發表各種言論。

話說,晚上她該怎麼回來?晨曦返回屋內找到自己的揹包,往裏面塞了塞家常衣服。

“晨曦,邵青已經在樓下了,總不能讓壽星等我們吧,快點兒。”

“好,好,我來了。”晨曦拎着書包走了出來,一下受到思琪的白眼。

明顯是重色輕友,看在思琪興致如此高還是不和她爭論了。

“你知道我媽的性格,看我穿的少肯定要問東問西,一會兒你讓邵青幫我找個地方放一下書包,好讓我回來時換回自己的衣服。”

“好,好,知道了,快點兒吧。”

嗒嗒,嗒嗒,思琪的鞋跟聲打破了寂寥的樓道。

等晨曦下樓時,發現思琪早已鑽進了邵青的懷裏,那情景竟是如此的美麗。

一朵雪花輕輕飄落,晨曦帶着羨慕的目光停了下來。

相擁在一起的戀人在路燈的襯托下顯得更是別有風趣,晨曦終於明白思琪爲什麼準備那麼多了。

這一世遇見了那就要珍惜,她要是思琪應該也會這麼做的吧,爲自己的心愛的人一切的一切都值得。 晨曦坐進那輛寶馬x6,看着幸福的戀人眉飛色舞,真心覺得自己是個多餘的存在,她該來嗎?

繫上安全帶的思琪忽然回過頭激動地對她說,“晨曦,你知道嗎,他也被邀請了。()(閱讀最新章節首發.bι.)”

“誰啊?”晨曦無心的望着窗外的雪花。

“我邀請了上官文浩。”邵青回過頭帶着詭異的笑容補充道。

這兩人告訴她這消息是什麼意思?邵青的眼神明顯另有歧義,思琪不會亂說什麼了吧?兩人那麼親密,還真說不好。

思琪不會還想着幫她選夫婿的事兒吧,大姐千萬別啊!不行,趁着這個機會斷了她的念想。

“哦。”晨曦故意回了一個字,絲毫沒帶一點色彩,甚至連頭都沒有回,直直地望着窗外。

防止夜長夢多,快刀斬亂麻,她必須讓思琪放棄牽紅線的想法。

晨曦見思琪回過頭,略微放鬆了身子向後靠了靠,可她的視線始終沒離開窗外,晨曦好喜歡坐在車裏看望窗外的街景。

雖然千遍一律的景物,可那些一閃而過的東西,時不時的提醒她,她只是匆匆來到人世的微小的存在,等她老了回想起往事,可能如同坐在車裏一般只會一閃而過。

窗外的建築物一個接一個的倒退,雪花無聲地落了下來,好像比剛纔下的大了點,不知明日能不能堆得了雪人?

對了,明日要回別墅的,她怎麼給忘了,回一到自己的生活差點忘了自己的身份。

沉重的鴨梨頂在頭頂上,明日還會有時間堆得了雪人嗎?能不能堆就不敢奢望了,希望今日的雪別和以往似的第二天連個影子都看不到…

現在氣溫變冷了,應該化不了吧?

晨曦焦慮的望着窗外,視線停留在那灰白的雪花上,雪花隨風飄舞,晨曦如醉如癡。

電臺正好播放起陳淑樺的《夢醒時分》。

晨曦墓地有種想哭的衝動,聽到這首歌她怎麼會莫名的感到了傷感?她也沒愛上一個人啊,怎麼會有這樣的感覺?

歌詞和音律刺激她的神經,她的腦海裏竟然出現了熟悉的身影,明主。

音樂在耳邊響起,晨曦的心卻跑到了明主身上,這個時間明主會做什麼?他也會看到同樣的雪花嗎?

“晨曦,聽邵青說,月城的明主也會來參加party。”思琪忽然想起了重大新聞急忙通知晨曦。

“什麼?”晨曦卻驚訝至極略顯出失態。

“你肯定想不到吧,那個朱氏集團的繼承人朱明竟然是邵青的表哥,就是那次咱們去咖啡館,電視裏介紹的那個帥哥,跟你提過的那人,想起來了嗎,他竟然是邵青的表哥。”

思琪見晨曦呆萌狀,扭過身手舞足蹈的描述。

“啊?”晨曦訥訥的驚歎。

晨曦真的沒想到會這樣,雖然世上的事情充滿了不確定因素,可沒預料到會有這樣的意外,突如其來的消息實在讓她無法適應。

他要來,那她還要去嗎?

晨曦還沒找到逃離的理由,已經被思琪拉進了party的現場。

我們的地址 吵鬧的音樂,晃盪的花燈,震得晨曦的心臟咚咚地跳動,她都不知道自己是怎麼走進的現場。

晨曦緊緊地拽住思琪的胳膊。

思琪以爲晨曦是過於緊張,輕輕拍了拍晨曦的手背。“晨曦,放鬆點,裏面的女人沒你漂亮,來擡頭挺胸。”思琪托起晨曦的腰板。“對,就是這樣。”

晨曦感到衆人的目光聚焦在她們的身上,更是不知所措。

“看見了吧,看那一雙雙癡癡地目光,哈哈,下午咱沒白折騰,邵青看了肯定嫉妒死了,咦?邵青人呢?”思琪自言自語着伸長脖子尋找邵青。

晨曦卻更加握緊了思琪的胳膊,深怕思琪丟下自己離去,不知是不適應還是怎麼的,頭腦嗡嗡的,全身麻麻的。

明主會在這裏嗎?他們說也邀請了明主的,他會在哪兒呢?他要是見到她不好好學習出來玩會不會又生氣啊?

晨曦扇動着睫毛四處尋找明主的身影。

思琪給晨曦遞過一個酒杯,晨曦一手拿着酒杯緊挨着思琪立在人羣中,始終沒忘記尋找他的影子。

找了良久晨曦也沒找到明主反看見邵青從遠處揮着手走了過來。

邵青好像對思琪的耳邊說了些什麼,周圍太吵鬧晨曦一個字都沒聽見。

“晨曦,我和邵青去去就來,你別亂跑,一會兒我再來找你。”思琪對着她的耳邊大聲嚷嚷。

晨曦還沒反應過來思琪已離開了好幾步。

“思琪,等等。”晨曦試着追思琪,可發現人羣早已把通道擋的死死的,晨曦只好向後退了退,退到了吧檯邊緣,找了個人少的角落坐了下來。

思琪也太不夠意思了,明明是叫她來陪她的,她倒好自己跟着男人跑了,怎麼感覺有種被遺棄了的味道,苦苦的,酸酸的,不行,回來好好找思琪算賬!

晨曦默默地拿着酒杯目不轉睛的盯着舞池,可舞池中的人羣她一個也不認識,她該怎麼找思琪和邵青呢?

明主在這裏她不敢亂跑,可那書包被邵青收了起來,她又回不了家,也不知道邵青把書包放哪裏了,一會兒見到了一定得問問。

晨曦望着手中的杯子送到嘴邊嚐了嚐,淡黃色的液體口感還挺好,有點果香味還有點酒味兒,這是什麼東西,這麼好喝,沒幾口晨曦就喝光了杯中的不知名液體。

她注意到吧檯的中間擺着好多相似的酒杯,竟然有各種顏色,白色,黃色的,粉色的,綠色的,還有紅色的,紅色的應該是上次她喝醉過的紅酒,她可不敢再喝,要不還繼續喝黃色的?

手中空空的,還是拿一杯好了。

晨曦輕輕走了過去伸手拿酒杯,這時正好另一隻手也湊了過來,倆人的手指輕輕觸碰在一起,晨曦急忙收回了手,這才發現站在身旁的竟是上官文浩。

“晨曦,是你?哇哦,you,are,so,charming!差點就沒認出來。”

晨曦不好意思的紅了臉,自己果真那麼迷人嗎?

喂喂,太經不起誇了吧,淡定,淡定。 不知是燈光的問題,還是其他原因,文浩的眼睛閃閃發亮,晨曦傻傻的站在原地,總覺得周圍一下變得寂靜,時間停止了轉動。

“來給你,好巧,在這裏都能遇上。”文浩拿起那一杯兩人一同碰過的酒杯遞給了晨曦。

晨曦唰一下回到了現實,遲鈍的接過酒杯笑了笑。

“是啊。”

可還沒笑兩秒鐘她就後悔了,笑你個頭啊,明知道文浩也會來,還好巧。

“你也第一次參加邵青的生日party嗎?”

“什麼?”晨曦沒聽清反問道。

文浩向她這邊湊了過來,晨曦感覺他的肌膚馬上就要觸碰到自己。

你別靠這麼近啊!

“你也是第一次參加邵青的生日party嗎?好熱鬧!”文浩擡高了嗓音。()

晨曦覺得,文浩再大聲還是帶着溫和的調調,男神級的初戀男人就站在她的身旁,這不在挑戰她的極限嗎?

老天爺有時真討厭,高中三年的時間都不把他送到她的身邊,這會兒她要給某男當契約妻了,倒是把人送了過來,什麼意思嗎!叫她怎麼辦?

不行,這個時候她不能動盪,上次參加聚會時她不是和自己商量好了嗎,說好那次是最後一次見面的,她怎麼還在這裏和他談笑風生?不行,不能錯下去,不能!

晨曦端着酒杯轉過身,面對舞池喝下杯中的液體,她用這種方式拉開了一個肩膀的距離。

她發現手中的空酒杯已被文浩拿走,手中又多了新的一杯。

“香檳也是酒,喝得太急也會醉。”

身旁的文浩好像說了什麼,晨曦完全不知他在說什麼,她要是再反問,他會不會還會湊過身來,會不會和邵青似的在耳邊說話,算了,還是算了,什麼也別問了。

可能是在介紹什麼酒吧,笑一笑,點點頭,裝裝樣子就好了。

“真沒想到思琪和邵青會走在一起。”

上官文浩好像又說了什麼,晨曦又一次傻傻的笑了笑。

貌似還沒被他發現,可她總不能一直裝着聽懂吧,一兩句話倒好,後面呢?

這文浩貌似絲毫沒有要離開的意思,反而像是要和她暢談似的的,怎麼辦?這不叫她難爲情嗎!

怎麼感覺心跳加速了呢,音樂太震了,還是文浩在她旁邊?晨曦都不敢回頭,視線停留在舞池上,等等,這舞池怎麼感覺在晃悠呢,這麼高科技?喂喂,是爲舞池感嘆的時候嗎!

“文浩啊文浩,你去忙你的,不用管我好不好?”晨曦望着搖晃的舞池心中默默地自我嘀咕。

貌似這次不太管用?上官文浩怎麼還站在她的旁邊。

思琪呀,你到底去哪兒了,怎麼還不來,晨曦真不知怎麼辦好,她把杯子裏的液體全部灌進了胃裏。

無人救她,那她只能自救了?

“那個我去下洗手間。”晨曦放下酒杯。

“什麼?”文浩歪着腦袋做出聽不懂的表情。

晨曦正要湊過去告訴他,文浩卻拿起了手機,他走近她對她的耳邊輕聲說道,“晨曦等下,我去接個電話。”

晨曦見文浩遠去深深地嘆了口氣。

可是,她剛轉過身就被碩大的身影擋住了去路。

我們的地址 晨曦緩緩地擡頭,看到明主的冰塊臉,一下感到目眩神迷,不知不覺地向後退了兩步。

不知是穿不慣高跟鞋,還是地面在搖晃,她整個人向後拋了出去。

她不會就這麼摔死吧?

離地面還有半米的時候,粗壯的胳膊扶住了她的腰,難道白馬王子來救她?

晨曦紅着臉直眨眼,這天花板什麼時候開始轉悠了?好暈啊!天花板啊天花板你不要轉了好不好?晨曦不停地眨眼,可怎麼眨眼它還在不停地轉!

怎麼覺得身體越來越熱了呢,渾身飄飄然…

咦,天花板怎麼倒退了?晨曦這才發現原來是那粗壯的胳膊一使勁兒,整個人向原來的方向拋了過去,直接砸進了一個男人的懷裏。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