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光是他這個小隊長有如此錯愕的一面,而右旁的那個成員也是如此,都忍不住笑了,「這純粹是小孩子的玩具,也敢拿來獻醜。」

這人的話說的不大,但足已四人聽得一清二楚,月神殺在此刻緊緊握住了掌中的劍,在蕭天說出此話時,蕭焱就一直注意到了月神殺,就在月神殺手掌緊握時,把他的拳頭牢牢一握,示意月神殺不要動手。

沒有人比蕭焱更清楚這把劍了,除卻月神殺本人外。

對月神殺擠了擠眼睛,蕭焱這才送了一口氣,緩緩說道:「隊長,這個是我的朋友,今日,正好難得一遇,索性就把他請到家族內,我想,隊長不會還要打算再審查吧?」蕭焱原本溫柔的表情,此刻已是土崩瓦解,若不是蕭天之前的那句話,他或許還會有如此語氣。

那蕭戰聞言,卻是略微一驚,為什麼呢?因為在他的腦海中,能夠當得起蕭焱的朋友貌似不多,甚至說可以沒有,如今突然聽起來,倒是顯得措手不及,不過,表情上還是裝錯理所當然,點頭笑道:「三少爺嚴重了,既然是三少爺的朋友,我們理當放尊敬。」

旋即,對著蕭天呵斥道:「還不快向這位朋友道歉,若是讓三少爺發起火來,連我也都保不住你!」

語氣頓時一冷,嚇得蕭天腦袋不由得縮了一大截,對於這位隊長,他雖說並不很害怕,可對於這位蕭家三少爺他卻是異常的害怕。

比斗台上面的事,如今還是記憶猶新!

輕咳了一身,蕭天跨步走入到月神殺面前,對著月神殺伸出手掌,就示意想要握手,別人看不出這蕭天的意圖,蕭焱又怎會看不出,在瞧見蕭天那種不懷好意的表情時,不光是蕭焱,就連小隊長蕭戰也是察覺出了,對此,他並沒有指責蕭天,而是略微點了點頭,握手這是最起碼的禮節,至於蕭天在禮節上下什麼功夫,是沒有人會幹涉的。

望著突然出現在自己面前的手掌,月神殺盯了很久,正當蕭天以為眼前這少年是打算放棄時,卻聽到月神殺冷冰冰的話語,「好,你這手,我握定了!」

這話剛一說出,蕭焱此刻不由得用一種可憐的目光看著蕭天,因為,他知道月神殺的手究竟是多麼有力。

「咔!」

手掌相碰間,一聲骨骼的咯咯聲便是自兩人手掌處響起,但見,此刻的月神殺依舊毫無表情,只有手掌在此刻不停的顫動,通過那顫動的頻率方可斷定,這好大的力氣!

而反觀蕭天此刻面容抽搐,扭曲的幾乎是想要哭出來,也跌於面子,又強忍著沒敢哭出來,剛剛那骨骼噼里啪啦的響聲,正是從他的指頭縫裡傳出,那種滋味,讓得他眼淚都想要湧出。

「砰!」

蕭天急速往後一跨,脫離了月神殺的手掌,就彷彿是脫離了魔爪一般,面紅耳赤的訕訕道:「這位朋友,好深的修為,一星斗者,果然名不虛傳!」

月神殺上前一步,冷笑道:「朋友也不錯,區區九段斗之氣就已經進退自如,實在是少見啊。」

聞言,蕭天臉龐一抽搐,這句話明擺著就是在打自己的臉,什麼進退自如,若不是老子我用了吃奶了力氣,這雙手早就被你給弄殘廢了!還在這冠冕堂皇的說這話,真是林子大了,什麼樣的鳥俱有!

不過,雖然心中這般想,可他口中依舊謙虛說道:「不敢,不敢。」

月神殺此刻那還聽得進入這貨謙遜來謙遜過去的,徑直從這貨身旁擦過,與蕭焱一同進入了宅院。

「蕭天,你的手感覺如何?」小隊長蕭戰待到蕭焱兩人離去時,方才語氣不自然的說道,剛剛兩人的握手,他可是看的一清二楚,還真沒有想到月神殺能夠擁有如此勁力!

「嗨,別提了,若不是我反應的快,估計非要骨折不可!」想到這,蕭天就氣不打一處來,自己明明是為了維護秩序,保護安全,竟然被弄得如此狼狽……

……

此刻,蕭焱與月神殺已經在房間內,這是蕭焱的房間,蕭焱能夠帶著月神殺來到自己的房間,就沒有打算有所避諱什麼,這房間內,除了牆角所掛的一把銹跡斑斑的劍外,也就只有兩樣東西值得一看。

第一樣,黑色的木匣,這個自然就是之前蕭焱一直想要打開,卻苦於沒有鑰匙而無從打開的那個木匣子,這裡面畢竟有著他娘留給他的東西,對於它,他可是很珍而重之。

在望了一眼這木匣子之後,蕭焱便催動靈魂力,示意這東西進入到自己右手上面的戒指內,如今自己已經有了戒指,這些零碎的東西,他自然不會再擱在此處了。

而另外一件東西,自然便是蕭焱僅存的那些金幣,金幣數量並不多,也只有三千五而已,打開抽屜,蕭焱靈魂力再次催動戒指裡面的空間,對著這些金幣收去。

把這些事統統做好之後,蕭焱這才坐了下來,順手沏了一杯茶水,對著月神殺道:「兄弟,來坐下喝杯茶!解解悶。」

月神殺此刻正在看牆角上的那柄劍,突然聽到聲音,便走到桌子旁邊,坐下,端起茶杯,喝了起來。

如果仔細去看,你就會發覺無論如何,月神殺的手掌都沒有離開過他的劍,就連是喝一杯茶,都不肯把劍放在桌子上,這種不論什麼時候,嗜劍如命,把劍當作自己生命的精神,就算是蕭焱也都望塵莫及!


喝完茶,月神殺指了指角落上的劍,奇道:「兄弟,那劍是你的?」

月神殺此刻終於說出了他心中想要說的,對於角落的那把劍,他不但充滿了興趣,也已充滿了不可思議。

這劍,簡直就是廢鐵!

自己掌中的劍雖然也不是多麼完美,可是與這劍比起來,卻並沒有那麼生鏽,自己的劍原以為在自己心目中已是最入不了世面的兵刃,可蕭焱這把劍,足足推翻了他的所有,難怪兩人竟然志同道合。

蕭焱抿了一口茶水,緩緩道:「不錯,這正是本人的劍!兄弟你看,我這劍與你那劍相比,如何?」蕭焱凝視著月神殺,彷彿已經陷入了月神殺的眼神之中。

「好劍!至少要比市面上那種擺賣的劍要堅韌許多!」月神殺注視了那劍很久,這才吐出一句話。

「好,兄弟不愧為用劍的人,竟然一眼便可看出此劍的優勢,這劍確實不是一般的堅韌。」蕭焱大笑道,語氣之中頗為暢快。

「因為此劍太生鏽,而往往能夠保留下來的,除了它異常堅韌,防腐之效好之外,往往也都不可能存留下來!」月神殺說道,貌似對於劍,很了解。

蕭焱此刻已經走到了角落旁,伸手摸住了劍,在月神殺凝視的目光之中,右手一揚,對著月神殺甩去……

劍在房間甩的臘臘作響,月神殺看也不看,左手一揚,那劍已經銬在手中,脫口大說:「兄弟,這劍好重!」

月神殺在接住寶劍的瞬間,幾乎是蓄盡了全身的力氣方才穩當的沒讓這劍的沉重而讓自己的腰彎下。

心中一陣唏噓,把劍端放在自己面前,這一看,頓時大吃一驚,因為在這柄劍上,他察覺到了自己手中的劍就如同有靈性一般,緩緩朝著此劍移了過去。

震驚於之前時的劍重,剛剛那輕微的移動,月神殺並沒有看到,他只不過是感覺到了,因為他握劍的動作太緊了,以至於劍一有動作,就會立馬察覺。

不可思議的望著眼前的兩柄劍,月神殺這次不但感覺到了劍有著輕微的波動,也確確實實看到了自己的那把劍正在緩慢移動,儘管移動的速度很慢,可是月神殺卻感覺到了接下來將要有重大事件發生一般。

「這? 替身情人重生[娛樂圈] ?」蕭焱來到月神殺面前,當先看到了這個不可思議的事,自己兄弟的劍竟然能夠被自己的那把劍所吸扯,他如何能夠不震驚?

很快,那把劍幾乎就在瞬間已經「叮」的一聲撞在上面,一陣悅耳的聲音突然響起,就像是音樂,在房間縈繞。 清耳的悅聲,似乎已經響徹於兩人的每一個腦海之中,兩人聆聽著聲音,就如同此刻彷彿觸碰到了某種瓶頸,感悟著耳旁傳來的聲音。

此刻,蕭焱只感覺自己竟然不由自主的閉上了眼睛,縱使他有心阻止,可是耳旁傳來了聲音就如同一股魅力一般,使他提不出一絲想要反抗的精神。

眼睛終於是閉上了,可處於閉眼狀態下的蕭焱卻看到了,黑暗的前方,那裡豎了一柄劍,正是自己的月滿西樓!

這柄劍就如同是一種古老的象徵,滄桑感頓時在蕭焱腦海油然而生!

少頃,眼前的場景再變,只見在劍的周身,一道道奇異的光芒驟然迸發,以這柄劍為中心,一個個奇異的文字突然灑滿眼球。

「這是?」蕭焱的心神驟然一響,因為眼前這幾字太引人入勝了,他不但早已知曉,並且還見過。

「獨孤九劍,有進無退!」

這八字,蕭焱在前世早已有所耳聞,然而,突然出現在自己眼前,卻顯得是那麼的遙遠,彷彿它就在你的眼前,但你卻永遠琢磨不透。

在無數個文字中,突然眼前又是一變,不知從那幾個文字中,隨便拼湊了三字,蕭焱不用看也已知道,下面的必然是獨孤九劍第一招式!

「破劍式!」

沒有口訣,更沒有總訣,只有蘊含哲理的三字,蕭焱這一刻,再也無法淡定下來,「獨孤九劍啊,這是多少人夢寐以求的神功啊!沒想到竟然真的會出現在自己眼前!」

這三字停留片刻鐘后,就在蕭焱以為它還要顯示獨孤九劍第二招式時,那靜靜而立的寶劍,就在此刻,變換出不同層次的招式,正是獨孤九劍第一招,破劍式!

隨著寶劍的舞動,蕭焱更是連眨眼的功夫都不敢,這每一招式,雖然看似雜亂無章,毫無連貫,可是,這卻是每個人都無法做到了。

僅僅六十秒鐘,眼前的寶劍至少舞動了數百次,蕭焱雖然記得不多,可依舊還有一絲印象,不過,對於這破劍式有了最初步的了解,這招,不但有進無退,而且還要快若閃電!

眼前驟然一亮,蕭焱此刻睜開了雙眼,望了一眼,而後便是看到,月神殺也緩慢的睜開眼睛,眼神之中,同樣是有著驚喜流露,顯然,剛剛不光是蕭焱有所收益,就連月神殺也獲得了福利。

瞧著月神殺此刻的欣喜,蕭焱嘿嘿一笑,走到身旁,拍了拍肩膀,「兄弟,感覺如何?剛剛可否有收穫。」

月神殺這才恢復的冷淡,不過語氣一種顯然還是喜悅,道:「這才可真是大收穫啊,我真沒想到,世間竟然會有如此之快的劍招!」

蕭焱拿起了桌子上的劍,然後把它放入儲物戒指,笑道:「挺快,若是不快,如何講究有進無退!」

蕭焱對於月神殺如此評價破劍式,也是很贊同,獨孤九劍,有進無退,每一招都必然要去十足的把握,否則,非但傷不了對方,還會令自己受傷!

月神殺此刻默默的低下了頭,在見過獨孤九劍的快之後,以他的高傲也不僅為之動容,在那樣的劍招面前,他只感覺自己是如此的渺小,如此的卑微!

「兄弟,不如趁著今夜,我們去我家後山練劍如何?」

「好,正有此意!」月神殺一聽到練劍,表情顯然是活潑了許多,蕭焱本以為他還會拒絕呢,一看,才知道是自己多慮了。

蕭族,後山。

兩條身形如同赤兔一般,快捷的劃過叢林,蕭焱儘管才八段斗之氣,可是在速度上明顯不亞於月神殺,每當月神殺劃過這片樹木時,蕭焱就早已從另一片樹木旁電閃而過。

一向平淡的月神殺此刻卻是一片震驚,這種速度,竟然能與自己相提並論,要知道自己可是一名一星斗者啊,儘管如此,自己還是被蕭焱追上,怎能不讓他感覺驚訝。

自己素來都很自信,對於自己的速度有著很足夠的把握,可是,與蕭焱相比,竟然也只能打個平手,趕緊收回心神,不再去想,此刻,自己早已落在了蕭焱後面。

「兄弟,咱們到前方的那顆大的星辰槐樹旁,就開始各自攻擊對方,儘可能的話,就用出全力!」蕭焱望著距離自己不遠處的那顆星辰槐樹,大聲喝道。


「好!」後方頓時傳來了月神殺那種冷漠的語氣,而後,月神殺的速度再此刻又是增快了一點,距離蕭焱也是愈來愈近。

「蹬!」

蕭焱朝前方猛然一蹬,身輕如燕一般,翻越到了星辰槐樹的樹枝上,頓時傳來了樹枝咯吱咯吱的搖曳聲,因為就在此刻,月神殺連人帶劍飛一般的從剛剛蕭焱的地方穿刺而過。

「叮!」

一聲清響,月神殺掌中的劍,在蕭焱腳下樹枝聲響起但還沒有落完,就一下子釘在了星辰槐樹上,然而,就當月神殺將要拔出劍時,他的頭頂一陣風襲來,眼前黑影一閃,一股冰冷的劍氣隨之呼嘯而來。

眼神驟然凝聚,月神殺可以肯定的判斷出,這一劍的威力,並不弱於自己先前的那一招,他先前的那一招,可是剛剛才從腦海之中學來的,不過,火候顯然不足,而速度更是不行,要不然,按照獨孤九劍中,破劍式的速度,早就把蕭焱刺成兩半了。

釘在樹上的劍,瞬間拔起,往前方更是狠狠的一揮,頓時,耳旁便是傳出寶劍破風時的獵獵聲,兩劍瞬間相碰,頓時聲響驟然爆發,蕭焱儘管在處於高空之中,往下攻擊,可是在面對月神殺這猛然一擊,也並不好受,手臂上酸麻的感覺如同漲潮一般,紛紛湧來,幾乎是下意識間,蕭焱就趕忙在空中飛旋,腳步在前方樹枝上隨便一蹬,這才後退了將近十步。

而月神殺也並沒有那麼輕鬆,蕭焱那一劍雖說威力並不算那種自己根本就抗衡不了,可是,由於自己是從下往上攻擊,自然在力量上佔據了劣勢,他剛剛所承受的一劍,不光光只是蕭焱奮力擊出的劍勁,還包過蕭焱自身的體重!

蕭焱穩當的站在地上,甩了甩依舊發麻的手臂,望著同樣後退了三四步的月神殺,這才說道:「斗者啊,不愧為人人羨慕的存在啊,若是自己此刻也是一名斗者,或許剛剛那一劍,自己就不會有如此酸麻的感覺了!不過,兄弟你也太厲害了吧,如此輕描淡寫的就破解了,真不愧為用劍的人啊!」

月神殺單手握劍,把劍插在大地上,疑惑道:「剛才兄弟用的那招可是破劍式裡面的招式?」

想起之前蕭焱那霸道的一招,月神殺就自然而然的想起了唯有獨孤九劍這種高深的劍法,才會具備如此威勢,當然,這種威勢,別的人也能夠發出,但,像蕭焱連斗者都不到的人,自然很少,更可況,之前蕭焱若不是發出破劍式裡面的這招,想必,此刻他的手臂早就殘廢了!

這就是獨孤九劍的好處,每一招都講究與人體各個部位有著緊密的關聯,沒有十足的把握,萬萬不可亂用獨孤九劍,獨孤九劍,有進無退!

也幸好是他們兄弟倆在此刻此劍,若是真的到了殺場上,根本就不可能給蕭焱後退的機會,除非蕭焱有那種鬼迷般的速度。

「不錯,只不過兄弟我太愚笨了,竟然沒有領悟到這招的精髓,都拿來獻醜,差點還把自己給傷了。」蕭焱自己此刻可是相當後悔,若不是自己當時腦海之中顯現出此招的威猛,以及此招的結果,他絕對不可能靈機一動,旋身後退的。


「兄弟,你應該比我大上一歲吧!」 穿回來後我嫁入了豪門

「我如今已經十六。」月神殺如實回答。

「確實比我大,就叫你大哥好了!」蕭焱說道。

「這,萬萬不可啊,兄弟你可是蕭家的三少爺啊,我如何擔當的你大哥??」月神殺此刻再也保持不住淡定,臉龐之中的冷漠也在無形之中消失,這大哥一字可真讓他有種如坐針氈的感覺。

望著那屁股上如有長滿虱子的月神殺,蕭焱道:「三少爺?什麼三少爺!我只知道,你是我兄,我是你弟!兄弟之間,這些統統拋掉!就在這裡,我們從今日起,義結金蘭!」

蕭焱說罷此話,幾個跨步之間,就來到了月神殺面前,打斷了月神殺想要再說的衝動,對於他這個兄長,他是要多喜歡有多喜歡,狠不得立馬抱上去強吻一通。

「好,我月神殺今日就與三少爺,不,蕭弟結為金蘭!」月神殺舉起掌中的劍,猛然又往大地插去,此刻他早已豪氣干雲,對於蕭焱的話,內心不覺得一陣喜悅,能有如此志同道合,趣味相投的兄弟,自己何愁無志?

在蕭焱身上,他清楚的看到了以前的自己,他的豪氣衝天正如蕭焱的豪氣一般,連大地都為之顫動,他從蕭焱的劍法之中也已感應到了另一個自己,自己血洗萬劍宗,已經不光是他個人的恩怨了! 「好,兄弟我們現在就結拜!」蕭焱此刻早已把掌中的月滿西樓插入在地,笑呵呵道。

「好!」

「蒼天在上,後土為下!」

「我,蕭焱願與月大哥結為金蘭!」蕭焱面對蒼天,熱情的話語頓時響徹雲霄。

「我,月神殺願與蕭弟義結金蘭!」

月神殺面對蒼天,旋即兩人先是對著蒼天一拜,然後又異口同聲說道:「不求同年同月同日生,但求同年同月同日死!今後有福同享有難同當!若有違背,天誅地滅!」

「賢弟!」月神殺用力握住了蕭焱的手掌,在此刻他終於是沒有握劍,蕭焱也終於感覺到了那是怎樣的一隻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