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不,佩爾羅別這樣?不管有什麼事我還能拯救一下,千萬不要放棄!

金木研收拾好凌亂的內心,差不多也開始說正事了

“優一郎。”

百夜優一郎正試圖把費裏德趕的遠遠的,不要來騷擾他的同伴,就聽到佩爾羅喚他的聲音。

“佩爾羅?”優一郎回頭,對着佩爾羅發出迷惑的疑問。

金木研微笑:“這次來,我們是爲了接你和米伽爾團聚的。”

心臟露跳了一拍,優一郎沒有像他應該表現的那樣歡呼雀躍,高喊着終於可以見到米迦了,也就是說,成長的這些時間他總算有些改變。

優一郎悶悶的問道:“馬上嗎?”

金木研點頭,“沒錯。”

шшш ▪тt kān ▪C 〇

“……”

“優一郎!”

“你這混蛋!”

“百夜優一郎!”

與一,君月,三葉在他沉默的時候不由自主的喊道,語氣中是滿滿的憤怒與擔憂。

君月土方衝着百夜優一郎怒目而視,“你真打算和這些吸血鬼回去?你的家人不是被吸血鬼殺的嗎!”

“是、是啊!”與一還記得姐姐在面前被殺死的痛苦,他也不敢置信的說道:“優一郎怎麼會回去!”

三宮三葉把嘴脣抿成一條直線,強壓住內心中的擔憂,冷硬的呵斥:“百夜優一郎你是打算背叛嗎?”

“怎麼可能!”優一郎掙扎的喊道。

“那你是怎麼回事?不是說好了要做家人的嗎!”三宮三葉說完那句話後就破功的喊道,痛苦溢於言表。

“我……我……”優一郎求助的看向佩爾羅,而佩爾羅只是挑挑眉,“你們……知道優一郎還有個兄弟留在吸血鬼都市嗎?”

“什麼?”

小隊里人都被驚住了,三宮三葉提前反應過來,追問,“你是被吸血鬼威脅了嗎?”

優一郎抿動嘴脣,看向佩爾羅,得到他一個溫和的笑臉……

陰影擋住他的神情,優一郎搖搖頭,“沒有……”佩爾羅從來沒有威脅過他,第一次見面就在對他和米伽爾釋放善意,即使他是現在這番局面的罪魁禍首,他也不能說是佩爾羅的問題。

很奇怪的傢伙,從小到大,與他見面的機會只有視頻開始的短短几分鐘,但就是給自己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也許是他的表情很多時候都不含有殺氣,大多數時候都是微笑相對,對着他,還有米伽爾都像是親切的長輩,而不是面對食物的冷漠輕蔑。

佩爾羅給他的感覺一直不像是吸血鬼,就連現在,他待在他身邊都沒有從這個人身上聞到血腥的氣味,更多的是書卷上的陳舊墨香。

仰頭看向身側的人,發現了他目光的佩爾羅回給他一抹寬容的笑弧。

頭部被他拍了拍,這樣的動作紅蓮來做他都是不怎麼喜歡的,但是佩爾羅卻並不討厭,只能說,這傢伙比糟糕的紅蓮要更有長輩氣息。

“想怎麼做就怎麼做。”

優一郎愣住,不由的聽到佩爾羅人聲音含笑的說道:“這不是你擅長的嗎?”

“我說!百夜優一郎!”君月土方的憤怒在優一郎和佩爾羅交談與沉默之中越燃越旺,他衝着優一郎怒吼,“你這混蛋!”

“冷靜!土方君!”早乙女與一艱難的攬住君月土方的行動,求救的看向其他同伴。

柊筱婭到目前爲止一直沒有開口,望向優一郎的視線也是晦澀不明的沉暗。

費裏德笑了笑,“看來你們拖延時間的計劃成功了。”

他的話音落下,一瀨紅蓮帶着兩個人走了過來。

紅蓮既然出現了,肯定有不少人在附近埋伏吧?費裏德心裏想着。

“好久不見,一瀨紅蓮君,”還記得自己調戲過人家的佩爾羅好脾氣的笑了笑。

“紅蓮!”

優一郎卻像是逃學偷完結果偶然碰到家長的壞孩子一樣露出膽怯的表情。

一瀨紅蓮身穿黑色帝鬼軍中佐制服,他手裏的鬼咒武器真晝之夜散發出不詳的氣息。當他站在金木研面前時,神色像是冰封般冷酷。

“佩爾羅·西塞菲拉,費裏德·巴特利,兩位始祖大駕光臨,有沒有一直留下的準備?”

“消滅始祖貴族,全員撤退,或者讓不遠處持槍利用高處阻擊的軍士動手,再不濟你主動宣戰……我以爲你會這麼說。”金木研友好的說着不怎麼友好的話。

“那是平時……”

“原來是平時嘛……那今天有什麼不同的地方?”費裏德右胳膊搭在金木研肩膀,悠悠說道。

一瀨紅蓮皺起眉頭,沒有回答費裏德,反倒看向百夜優一郎,“回來!”

優一郎身體一抖,下意識朝着紅蓮走去,在自己不準備阻攔的情況下,金木研就那樣淡漠的看着他回到人類之中。

“這樣好嗎?”費裏德在他耳邊低低說道。

金木研選擇沉默來應付費裏德的問題,這樣的話題在來之前就討論過了。

看着百夜優一郎回來,一瀨紅蓮自己都不知道自己鬆了口氣,他開始把注意力都放到這兩隻吸血鬼身上。

帝鬼軍每一次狩獵都要搭進去超過十名的軍隊成員,就算以多擊少,吸血鬼也不是那麼容易對付的,尤其是貴族,那些不知道活了多少年的怪物!

而始祖,更是怪物中的怪物。

現在出現在一瀨紅蓮眼前的,就是兩個上位始祖,更加可怕的存在。

背後滲出冷汗,這兩個吸血鬼,全隊人豁出生命都不一定能留下來。

一瀨紅蓮面上冷靜的說道“第四始祖有何貴幹?”

貴族中高等級的人是主位這點人類還是知道的,所以他一開始就對準好脾氣的金木研。

金木研說道:“當然是來傳遞一個消息。”

需要第四始祖親口傳遞的消息,會是多麼驚人。

一瀨紅蓮眯起眼睛。

只見金木研嘴脣開合,笑着說道:“snferr,第二城市……”

一瀨紅蓮震驚當場。

金木研不去理會紅蓮的被消息動搖的模樣,淡淡說道:“血族開啓了原初之城的影子城市,他們會在裏面找到多少血族祕法,戰力又會得到怎樣的提升呢?真爲人類可悲,費盡心機不願淪落到奴隸的位置,但現在看來,奴隸都算是好了,果然牲畜這樣的稱呼纔算是正確的嗎?”

邊說邊用眼角餘光瞥過在場衆人,優一郎的幾個同伴倒是表現正常,柊筱婭看不出表情的沉默倒是需要注意,而且她的身份,也算是麻煩點。

思考完畢,他把注意力重新放到紅蓮身上,笑容加深,“紅蓮,希望這個消息能幫助到你。”說完他和費裏德重新站在高處的水凝板廢墟上,潔白的披風隨風飛揚,他最後卻是衝着柊筱婭打了個招呼。

金木研眯起眼睛,笑的意味深長,“幫我替柊家問個好,小姑娘。” 紅蓮的部下月鬼組成員眼睜睜看着他們旁若無人的離開,不甘涌上心頭,又有活下來的僥倖,畢竟他們是即使人數衆多,卻還是被放過的那羣人。首發哦親

三葉小隊的人自發讓優一郎和紅蓮走到一起,他們在不遠不近的地方觀察着他們的對話。

一瀨紅蓮嚴肅的說道:“你到底是怎麼認識佩爾羅的?”那傢伙是怎麼在他的監視下做到的!

優一郎這半天也差不多緩過勁兒了,瞥了他一眼,雙手環到腦後,“每晚。”

“竟然是每晚!”一瀨紅蓮反應過來重重給了優一郎一個頭槌,抓着他的領子怒喝道:“你竟然不告訴我!”

“好疼!我爲什麼要告訴你啊,混蛋紅蓮!”優一郎遭遇到重量一擊,眼角掛淚的怒吼回去。

一瀨紅蓮眼冒鬼氣,渾身都有黑霧繚繞,惡狠狠的按動指骨,“很好,我看你是需要教訓。”

被嚴厲的教訓一頓的優一郎整個人趴在沙發上,疑似魂魄已經從嘴巴里飛出去了。

三宮三葉看着他那個樣子,不由的嘆了口氣,她看向柊筱婭。

“那個吸血鬼……”

“我有點事兒,這裏就拜託你了。”柊筱婭面無表情的站起身,走向大門的方向,隨着房門被咔嚓關閉,三宮三葉還保持着伸出手的姿勢僵在原地。

“柊筱婭……柊筱婭那個傢伙什麼態度啊!”三宮三葉憤怒的咆哮把優一郎都嚇的坐直身體,魂飛回來了。

柊筱婭一路進入柊家,再打開一扇沉重的大門後,她家大哥柊暮人背對着她站在窗邊,她低聲報告了金木研的傳言,然後靜靜等着柊深夜的吩咐。

“筱雅,”柊暮人沒有轉過身,但冰冷的聲音卻像是剛到舔舐過她脊背一樣讓她打了個寒顫。

柊筱婭低頭,“是。”

“你知道嗎?帝鬼軍的存在就是爲了消滅吸血鬼,把世界還給人類,所以我們做什麼都是出自大義。”

柊筱婭一言不發,聽着柊暮人的洗腦論。

柊暮人眼睛一掃就知道柊筱婭在想什麼,“你覺得柊家冷血,無情,殘酷,所以現在職務纔是個軍曹,但你早晚會明白,權利是必不可少的。”

直到走出那扇代表冷血的大門,柊筱婭才鬆了口氣,回過神全身都在柊暮人的壓力下冷汗涔涔。

“真是可怕的大哥……”柊筱婭舒出口氣,想起小時候真晝姐姐的笑容,再對比起現在的柊家,她神情陰鬱的想道,如果有了權力就能離開柊家,那我肯定會抓緊死不放手,但現實上,權力就是柊家。

一心想要擺脫柊家控制的柊筱婭沒走多遠就看到一瀨紅蓮站在那裏等她。

“一瀨……”柊筱婭呆呆的念出前面人的姓氏就停了下來,靜等着他主動開口。

一瀨紅蓮沉着青釉色的漂亮眸子,看着她,“真晝有留下什麼話嗎?”

柊筱婭搖搖頭,“沒有。”

一瀨紅蓮呢喃自語,“是嗎?”

報告少將,夫人要離婚 柊筱婭歪過頭,從這個角度看,平日裏威風沉穩的一瀨紅蓮平添幾分蕭索。

“你……”

“沒事了,我走了,謝謝你的告知,”一瀨紅蓮打斷柊筱婭,不帶遲疑的大步離開,獨留下柊筱婭莫名的望着他的背影。

“真是好心啊,幫助克魯魯收拾爛攤子,”本就離開的兩個吸血鬼呆在前百夜總部廢物裏翻來翻去,果然找出了一部分屬於吸血鬼的祕法。

這東西通過百夜教的手給了真晝,真晝又利用柊家的咒術和其結合形成了最初的實驗品,百夜教使用這份實驗品擴大了教派影響,最後終結的熾天使誕生。

克魯魯主持消滅百夜教事件,不只是爲了藏匿熾天使的成功體,也是爲了消滅掉證據,就是這類祕術,果然都會抄寫好幾份。

金木研看完手抄錄的全部內容後焚燬,帶着費裏德離開原地。

“還要去做什麼嗎?現在正是混亂的時候!”費裏德躍躍欲試的在金木研耳邊說着。

血族因爲sanfierro人心浮動,寶貴的古老遺產,所有勢力都想多佔一些好處,能獨佔當然好,而且在血族忽視人類的這些時間裏,他們又不動聲色的給人類們提供不少支持,比如金木研手下的那羣研究員,就在他有意的放縱下,幾名心思不純的傢伙趁機叛變加入帝鬼軍中,恰好的是,那幾位研究員研究的正好是有關鬼形成的過程,可以說和柊真晝的實驗不謀而合。

“相信帝鬼軍中,新的實驗已經熱烈展開了十年了吧?”費裏德低低笑着,“真是期待。”

金木研一路走進西塞菲拉的城堡,該下的餌已經被全部吞服,接下來只需要等待混亂開始就好。

騎著恐龍在末世 在這段時間裏,金木研只需要呆在屬於他的城堡裏,安然度日。

事情正如他所想的那般,血族的大部分戰力都投入到開發sanfierro上面,明面上的戰力不足兩成,大半還被克魯魯,費裏德把持。

這羣吸血鬼在與增強了實力的帝鬼軍作戰中吃了不少沒有想象過的傷亡,克魯魯則趁機把其他始祖排進來的釘子挨個送去消耗掉。

一時間,吸血鬼軍隊中開始出現不滿的聲音。

“可惡,爲什麼那些人類會那麼強啊!”一名驕傲的貴族僕人狠狠打向牆壁,發出沉悶的崩毀聲,在他旁邊的同伴嘆了口氣,也不知道怎麼安慰,起身準備離開,給他騰出發泄的地方。

“泰塔,你說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被叫住的人停下腳步,回過頭,血紅的眼底閃過同樣的疑惑後遲疑的說道:“迪爾,我發現人類的身上有奇怪的氣息。”

“他們不總是這樣嗎?”迪爾煩躁的說道:“那個什麼……那個鬼咒武器來着?”

泰塔抱着手臂,皺眉說道:“不止如此,那股氣息在最近的戰鬥中越來越重,而且那些人類的眼睛在對戰時會時不時閃過紅光,然後戰力大增。”

“那不是像吸血鬼一樣嗎?”迪爾不敢置信的嚷道。

“安靜點,接下來還有行動。”米伽爾溫和沉穩的聲音從前方傳來,身材修長,容貌美麗的女王座前大紅人,比起這個稱呼,小隊隊長反倒顯得不是那麼重要了。

迪爾在米伽爾走後,不爽的對着泰塔說道:“不過是個人類,成了吸血鬼也不是純血的,有什麼好驕傲的!”

泰塔努力安撫暴躁的同伴,低低說道:“沒辦法,誰叫人家是女王面前的紅人。”

走在前面的米伽爾不是聽不見其他人議碎的話,只是沒有必要,他已經知道佩爾羅大人的計劃,也瞭解到這位大人的決心,他決定拼盡一切也要幫助佩爾羅大人實現他的目標!比起這個,他人的苛責都不過是不需要注意的雜言。

因爲金木研的加入,費裏德憎恨人類計劃還沒有來的及實施就宣告破滅,導致米伽爾往另一方向發展。

也就是傳說中的死忠粉!

佩爾羅大人說什麼都是對的!萬事以佩爾羅大人爲標準!

要不是還有優一郎堅守住米伽爾的心靈,身爲bate的米伽爾喜歡上佩爾羅並不是困難的事情,誰讓哪位大人……容姿綺麗,氣質沉穩,溫柔體貼,再加上富有智慧的處事方式,會被人喜歡上纔是正常!

金木研一定不知道米伽爾在背後給他點了多少個贊,他和費裏德懶洋洋隱居了三個月後某一天,大門被突然打開,米伽爾帶着滿身是血的優一郎闖進來。

“佩爾羅大人,救救小優!”

金木研摘下眼鏡,他正在看書,而費裏德正在睡覺,兩人的安靜時光被個完全不在畫風內的人打破,一時之間都有些怔愣。

費裏德迷糊的撐起半個身子,穿着襯衫的他露出大片雪膚白肌,散開的銀髮頭頂翹起一根呆毛,茫然的問道:“佩爾羅,怎麼了?唔呀,米伽爾你這不是破破爛爛了嗎?”

破掉的制服,還滴着血的嘴角,狼狽的像是剛從戰場裏跑出來,但實際上也是如此。

金木研站起身走到他們身邊,“你把優一郎放到牀上,費裏德,給他們兩個做下緊急處理。”

“是是。”費裏德習慣了被金木研這樣指示了,誰讓……他是他家親愛的呢!~(自認爲)

“米伽爾,冷靜點,告訴我發生了什麼,”金木研沉穩的口氣有效緩解了米伽爾混亂的內心,他斷斷續續的說道:“是小優,戰鬥到一半,小優長出了漆黑翅膀,失去神智開始瘋狂攻擊人類,就連吸血鬼也受到了影響,不少人都在小優的暴走中受傷不起。”

已經是這個時候了嗎?金木研想道,看向米伽爾的眼神也出現略顯深沉的情緒。

“還有我,我在小優發動攻擊中,聽見了不應該聽見的聲音,”米伽爾無助的拉住佩爾羅衣角,痛苦的說道:“我竟然想要殺了小優。”

“沒關係的,你不會傷害到優一郎,”金木研握住他肩膀兩側,鼓勵起他,“你現在只需要吹響天使的號角。”

米伽爾茫然不解,但這沒關係,有克魯魯在。

金木研看向窗外,該來的終於來了。

帝鬼軍圍攻sanfierro,惹動血族震怒,在那一戰中,人類出乎預料的高戰力打了血族一個措手不及,始祖以下戰力隕落六成,個別主動參戰的始祖更是一個都沒有回來,僅剩下的人員退居第二城市內,開啓最近修復好的防禦陣法。

而人類這邊兒傷亡比血族更大,但他們不顧一切死戰到底,硬是憑藉人海戰術把吸血鬼打的龜縮在城內不出來,外面世界中的吸血鬼已經基本沒有,整個世界除了約翰四騎士,幾乎都回到人類手中。

不敢置信的大勝利,這場戰鬥把本就如日中天的柊家一時間推向巔峯。

就在所有人討論要不要趁勢滅絕吸血鬼的時候,一場悄無聲息的病變席捲了人類世界。

ga,統治人類千年的abo體系在某一天早上起來全部消失了!

人們已經習慣了身體上除了一個器官之外還有另外一個,也習慣了男人和男人在一起也能生孩子,但是當性別重歸於兩個,只有女性可以生育後,現在社會稀少的女人頓時成了珍寶。

棄婦要休夫:將軍請接招 而想着滅絕吸血鬼的人卻敏銳察覺到其中的變化,接下來的大戰必定會死去許多人,這會使重新規劃好生育系統的體系再度崩潰,人類的數量會從原本的數量減少到歷史最低,到時候不管是多麼艱難的慘勝,這都代表人類再也無法成爲世界上的第一種族,站在生物鏈的頂端。

更何況,男人和女人之間到底怎麼□□!

能生下小孩嗎?

沒有後代延續,這纔是首要大事!

一時之間,主戰派在這樣的觀點下立馬消停了,誰都不想成爲人類罪人。

柊暮人發現這些傢伙都不打算出聲了,正好一言堂下,下達了休養生息的命令。

“再打下去又不知道要犧牲多少人,第二城市……sanfierro的防禦咒術不知道能堅持多久,而剩下的那些吸血鬼也不見得能再掀起什麼風浪,尤其是……”一瀨紅蓮看向走到他身邊和他一起吹風的男人,“私人消息,據說接下來血族內部會出現一場內亂,到時候掌權的說不定是親人類派的女王。”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