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一會,就有專人,送來了一套高檔的女裝,――一條性感的黑色連衣裙,和一款黑色的高跟鞋,款式如同那一夜,她穿的雷同!但布料做工,那就是天壤之別了!

斷念,心煩看了一眼心想,「野蠻人,這是純碎就是故意的吧,「拿走,不喜歡!

第二次送來了一套性感時尚的套裝―。斷念,瞅了一眼,不喜歡!

後續接連送了不下十幾種各種風格的衣服,就差把附近的女裝店搬過來!斷念,依舊還是不滿意!最後,勉強選了一套休閑褲,搭配了白色T恤,和一雙白色休閑鞋(頭髮一直沒顧上修理,所以沒有髮型了,而且已經長到過肩位置了),又給自己隨意扎了一個簡單馬尾,化了一個淡淡的妝容!才算結束!然後又坐著勞斯勞斯,來到大佬所在的集團公司辦公室!

「聽說,你找我?想通了?」大佬,淡定自如的問

「是的,我想和你好好談談!我想我們之間存在很多誤會!」斷念也沒有客氣,直接開門見山的說

「是嗎?是被你睡,是誤會?還是我的骨肉被你私自流掉,是誤會?你說說看?我倒是很想聽聽」大佬,一抹邪魅的神態,讓人可愛又可恨

「你……你……欺負人?嗚嗚嗚嗚…(斷念,心裡早就有了策略,既然硬的不行,就來軟的!好漢不吃眼前虧,先穩住這頭蠻牛離開這個牢籠再說…)

「嘖嘖,瘋女人,我看你挺適合進軍演藝圈,要不要,我給你安排一個角色?恩?!」

「算了,咱就直接說吧,首先我解釋兩點,澄清一點

1,你我都成年,發生喝酒斷,有錯房間,在現代,也不是不可以理解的事!

2至於,我沒有經過你的允許,打掉你的孩子事,是事實,但是,你也沒有經過允許,就讓我懷孕,是不是你的錯?

再說,我沒有理由生下一個連戶口都沒有的孩子!確切的說,我如果不能給予他健全的家庭,和完整的愛!是不會隨便生下來的!這是我的做人底線,也是我對我孩子的責任!

……通過最近的了解,我知道您很有錢,而且不缺女人,是干大事業的人,也相信您,對我有一定的了解,不然不會對我行蹤了如指掌,所以根本沒有必要,浪費您的精力在我這個平凡人身上,您說呢!

我沒有貶低自己,故意抬高你的意思,我只是很清楚自己的位置,也在陳述一個事實而已!

我們不是一個世界的人,所以沒必要因為糾纏不清!結果真的,沒有一點意義價值!」斷念充分的發揮了自己擅長的口才,一口氣,無比流利的清楚,表達到位。

…………

‘你說完了了么?

基本說完了!怎麼,房總,要何高見?

…………你覺得,一隻獅子或者老虎,,需要在乎,一隻兔子的感受么?

……

」你……王八蛋,哼,過分,我不管你說什麼?你的狗屁不平等條約,我死都不會簽的!’

“…是嗎?…那你就不想見你父親最後一面!?

“什麼?『

「這是你的手機?」大佬,手機把玩著一款簡單的老款諾基亞7610手機!

「哎呀,根據有效消息,某人的父親,可能病危了」,

「什麼?你怎麼知道?是我媽打電話了?給我!…斷念心急如焚,上前就去搶奪自己的手機!

怎料,反被大佬,輕易制服,動彈不得!斷念,滿腔怒火」你這個……野蠻人,到底想怎樣?「

」怎樣?簽了它?’

“讓我簽了賣身契?你休想!不就是打掉了你的孩子么?大不了我再還你一個!但是有個條件!”

????大佬,頓時有點出乎意料的不知道什麼意思?脫口而出問:怎麼還?

“去民政局領證結婚!光明正大的生子!只為他是合法的公民,如果,你做不到,那就不要不依不饒的糾纏我!放我走!”

“如果我不同意呢,?

“野蠻人,你當我樂意?哼,你有錢,牛逼了不起,可以任性,但請你作為一個男人,至少講個道理!好么?”

“不好!你讓我不但失了身,我第一個孩子,還沒出生呢,就被人流掉了……我心裡恨,我心裡怨……總之,我心裡不舒服……更何況,是你先招惹我的,……你說怎麼辦?

…………”果然,有錢人就是矯情!…我告訴你,你這是偏執,是固執,是病,得治!…”斷念心店裡病危的父親,一時間又擺脫不了,心裡是即著急又無奈,無助!

………………一時間,陷入僵局……時間一分一秒的流逝過去

…你先放開我,你這樣,我很難受,胳膊疼

。……”…那你還打算硬搶么?』

‘不了?我,又搶不過你!

「這就對了嘛…」…大佬,一副勝利的心情!溢於言表!

(王八蛋,你等著,等老娘我自由了,保證讓這輩子找不到,)斷念繼而說道:「要不這樣吧,為了彌補你的損失(一顆精子,)我答應你,在你身邊一年,不過我們只能是工作關係,你不能對我動手動腳,存在非分之想!不得限制我的自由,干涉我的私生活!如果,不到一年,您看我煩了厭了膩了,我隨時可以離開……――好么?

“我想,你除了可以幫我暖床,一時間,真,不知道你還有其他什麼作用?”

“你……無恥……還能不能愉快的聊天了,你尊重我一下會死么?野蠻人!”

『哦!這麼說,我小看你了?那你說說看!’大佬饒有興趣的看著對面的的斷念

斷念思索了一下,:”我想房總,不僅長得帥,還有錢,關鍵是還這麼成功,身邊難免,招惹一些,狂蜂浪蝶,被一些胭脂俗粉拜金女所惦記,騷擾,對吧,那這樣的話,不少花邊緋聞,

所以,我可以幫你阻擋一切爛桃花,及時制止清除掉,那些對你圖毛不軌的女人!保全您的名譽!

」是不錯,…可是我已經有了專業的團隊,對於這方的!「…

」那……真的遺憾了……不是我,不肯,實在…英雄竟無用武之地…「斷念,一臉真心誠意,的表情,那是想當到位!

」不過。我好像缺一個女朋友?「

什麼?

劍眉下的一雙深邃的眼眸直直的看著斷念,似乎能看穿她的心思「怎麼後悔了,剛才你還不是自告奮勇的要為我清除爛桃花?

……丫丫的,不管了,賭一把,」好,我要約法三章

第一,我們只是假裝的男女朋友,可以公開或者隱瞞,都隨你!

第二,必須澄清一點,女朋友,這個頭銜,純粹是為了清理爛桃花的一個強有力的武器,就像――尚方寶劍一樣!期限一年(如果你提前,膩了,我隨時可離開;或是時間一到,我們之間就算徹底兩清了)!

弟三:提供住宿,工資!放心,我會努力做好扮演好「女朋友」這個角色!除此之外,你不可以勉強我做任何我不願意的事情!否則,當你違約,協議終止,我們之間,互不相欠,彼此安好!……

斷念眼中,一劃而過的精明!

「恩~好!」

「口說無憑的,一會。我整理成文件,你我都要簽字畫押!」

‘行!”

“還有……我要先回家看看我的父親……確定他沒啥大事,我也好安心不是!”………………看大佬沒反應,又急忙表態,”放心吧,我辦完事情,乖乖回來”,

“那你逃了怎麼辦?』

「您都把我查的一乾二淨,還怕我跑了么?再說,面對你這麼有錢又多金的大佬,我能跑到哪裡去?」

顯然,誰都喜歡被人讚美,被人追捧,斷念這馬屁啪的讓大佬心裡美滋滋的,一開心,就同意了!

斷念,心裡,終於,暗暗鬆了一口氣!心想:果然是,吃軟不吃硬的傢伙! 路棉心經的半天說不出話來。

喬夜宸竟然要跟思甜解除婚約?

她從來沒有想過他們兩個會有分手的一天,更沒想過喬夜宸會喜歡上她。

所有的一切都來的有點猝不及防,一時之間讓路棉心不知道該怎樣面對這一切。

「喬夜宸,你不是很喜歡思甜嗎?你不是很護着她嗎?你該不會因為昨天晚上我們兩個之間發生了那種事情,就覺得對不起她,想要跟她分手吧!還是說你想要對我的人生負責,所以選擇跟她分手,誰要跟我在一起?你不覺得這樣做只會傷害越來越多的人嗎?」

喬夜宸突然抓住了路棉心的手,看着她的眼神很真誠。

「棉棉,我喜歡你,不是從今天開始的,其實以前我上學那會兒就很喜歡你了,只不過你年紀太小了,總覺得跟你在一起就好像在跟一個小孩子談戀愛,可能對你的影響不太好,也會被人說三道四,而且我也不確定你到底喜不喜歡我。

但是聽見你跟我表白之後,我那個時候的心情,大概就只能用欣喜若狂來形容了,我完全沒有想過自己喜歡的女孩子,也會喜歡我,所以打從那個時候我心裏就做了決定,等你18歲的時候,我就跟你在一起。

可是世事無常,我跟思甜是青梅竹馬,從小一起長大的,我們兩家的關係都非常好,我把她當做親妹妹一樣看待,知道她發生這種事情,我真的沒有辦法接受這樣的打擊,

而且那個時候你哥哥認罪的時候也說了很多傷害你的話,我心裏太過憤怒,一時衝動才想着對你施加報復,但是現在想來,有可能是你哥哥故意污衊你的。」

其實路棉心也想不出來,路一鳴這麼做的目的到底是什麼?

為什麼無緣無故把鍋往她身上甩?

就算真的想甩鍋,也不應該往自己的親妹妹身上甩呀。

不過這些事情發生都已經發生了,也過去那麼久了,她也不想再糾結真相是如何?

反正她也看清楚了,這一家人的嘴臉,以後跟他們劃清界限就是了。

「喬夜宸,謝謝你跟我坦白這麼多,但是……我覺得我們兩個想要回到過去的那種感情,應該挺難的,至少在我心裏,不可能當某些事情從來就沒有發生過。」

喬夜宸眼底的光芒,一點一點的黯淡了下去,整個人看起來有點落寞。

「我知道,每個人都應該為自己犯下的錯,付出相應的代價,我也不例外。我只是希望用這幾年的時間讓你看清楚我對你的感情是真的,而不是隨口說說的而已。人這輩子能碰到一個自己喜歡的人,實在很難得,所以我不想輕易放棄。」

路棉心不想在這種問題上繼續下去,他實在沒有辦法面對喬夜宸的感情,或者說她是沒有辦法面對自己。

「時間差不多了,我要去上課了,那我就先走了。」

喬夜宸立刻拿起了自己的西裝外套,跟了出去,「我送你去。」

路棉心現在特別想逃避,她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的感情。

所以並不想跟他有太多的接觸,只想讓自己好好的冷靜一下。

「不用了,這裏離學校又不遠,坐個公交車就到了,之前我就知道你們小區門口有個公交站,那個公交車直接到我們學校門口的。」

紫筆文學 「不行,我都挨打了,別人也得挨打,不然我這心裡多不平衡!」

吳泉心裡開始盤算著要怎麼找茬,把自己挨得揍分享給別人;

就在這時,吳泉看到秘境入口處,三四個人影鬼鬼祟祟的摸了出來,

吳泉見此突然眼前一亮,有主意了,

這次進入秘境之內的人數不少,多多少少都有點收穫,

自己可以把持秘境入口,看誰出來就搶誰;

不給的話正好藉機打一頓,以泄心中之氣;

給的話也打一頓,正好能好好為湮滅閣得罪一些人;

不過,也不能搶的太狠了,萬一真搶到什麼好寶貝,對勢力提升幫助太大那就不划算了;

吳泉沉吟片刻,很快有了主意,

根據自己在秘境之內轉的這一圈經驗來看,

秘境之內出土的秘籍大都是基礎劍法、槍法、練氣之類基礎類的功法神通,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