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週一,我跟你一起去,不過,你不是簽訂退學的通知書,而是重新去上學。”

“你現在可以擬定一下名單,當時哪些人欺負過你,嘲諷過你的人,統統寫下來,我要找他們算賬!還要讓他們知道,得罪我葉天縱的妹妹,下場有多慘!”

葉天縱的目光瞬間變得凌厲了起來。

而宋玲玲是個善良的姑娘,她可不希望把事情鬧得滿城風雨的,只需要將自己的清白給洗清了就好,不過宋慧茹則是越來越欣賞葉天縱的爲人,做事情殺伐果決,絕對不拖泥帶水,既然他答應了幫忙,那肯定會做得盡善盡美!

“好了,時間不早了。”

“我還有別的事情要做,你們倆,好好休息。”

“慧茹,照顧好玲玲,尤其是她的情緒,下週一,我來這裏接玲玲,咱們去學校洗脫清白。”

說完之後,葉天縱便是起身站了起來,笑着說道:“別擔心,有哥在,天大的事情,咱都別怕。”

“天縱哥……”

宋玲玲淚光泛泛。

而宋慧茹也是深受感動,張了張嘴,最後又生生給吞了回去,點頭的說道:“那,就謝謝天縱哥了,您說怎麼辦,咱們就怎麼辦。我也不問您的過程,就希望能夠有一個好的結果。”

“可是天縱哥。”

“心怡不是那種人啊,不可能是她害的我……”

直到葉天縱離開臥室,宋玲玲還在一個勁兒的強調。

不過,葉天縱卻是淡然一笑,走到客廳,將還昏迷着的趙成功,拖拽下樓。

放上車。

葉天縱難得的點了一支菸,在整理思路。

而趙成功則是在十幾分鍾之後,慢慢的清醒了過來。

“嘶……”

渾身都疼。

此刻的趙成功,感覺渾身的骨頭都被人用鐵錘敲斷了一般。

長這麼大,他還從來沒有受過這種屈辱和毒打。

而今天,爲了葉天縱,他忍了!

發現自己躺在車上,而正在抽菸沉思的葉天縱,越是平靜,就越是令人膽寒。

“葉,葉先生……”

趙成功怯生生的喊了一句。

思緒飄揚的葉天縱回過神來,沒有看他,只是淡淡的說道:“坐起來,咱們長話短說。”

“是。”

趙成功也不敢過多耽擱,儘管肝膽俱裂,但還是強撐着身子,坐了起來,看着葉天縱,不斷吞嚥口水的艱難道:“葉先生,怎麼樣,現在我按照您的吩咐做了。打不還手,罵不還口,這宋玲玲,應該出氣出完了吧?”

“嗯。”

葉天縱點了點頭,說道:“這第一個任務,你完成得很好,我很滿意,不過,我沒想到,你居然能被她打昏,看你長得牛高馬大的,但是身子骨這麼虛,以後,少去夜店那種地方晃,否則,不配和我合作知道嗎?”

“真的嗎?”

合作是重點。

在趙成功看來,這葉天縱不是非凡之人,有膽識,有謀略,而且有背景,還有功夫。雖然和趙家比不得,但是如果能夠和這種人結交,自己一輩子都受益。只是,讓他有些彷徨的是,直到現在,他都看不清楚對方,他到底是在利用自己,還是真心想要和自己合作?

“第二個事情,你完成得好,咱倆就可以合作。當然,我還有些事情想要諮詢下你。”

“沒問題,沒問題!”

趙成功激動的說道:“只要您能跟我合作,任何事情,只要我知道的,我肯定知無不言,言無不盡的哈。”

“你雖然是趙家管家的兒子,但是你爸在趙家,應該很有影響力。而我,其實和孟奎是有同樣的朋友,受對方之託,如果想要拿下趙家,併購給縱橫集團的話,這趙家的弱點在哪裏,應該要如何攻破?你告訴我就好了。”

“什麼?!”

趙成功震驚無比!

如果不是因爲現在坐在車上,恐怕他會直接跳起來!

他雖然已經做好了充足的準備,但是無論如何都沒有想到,對方居然會提出這樣的要求來。

要趙家的命脈?

讓趙家併購給縱橫集團?

他和孟奎是一個陣營的?

這……

“葉先生,您到底是什麼人啊。”

“我是什麼人你不用管,你只需要告訴我就行。”

“如果不願意說,那我的意圖你已經知道了,我只好殺人滅口。”

“而你剛挨的打,所受的屈辱,也都付諸東流,到底要走哪條路,你自己選。”

葉天縱發出最後通牒。

而趙成功則是進退兩難。

一番權衡之後,他試探性的問道:“那,葉先生,您告訴我,您如果和我合作,打算怎麼合作?”

“你想要的合作,就和我提出來的條件有關。”

“其實說白了,不管趙家對你們有多好,你們父子倆,始終在對方眼裏,就是一條狗而已。所以,不想做將軍的士兵,不是好士兵。我配合你,拿下趙家,併購給縱橫集團之後,那趙家以後的產業,將由你做主,你覺得,這樣合作的籌碼,合適嗎?”

趙成功陷入了沉默。

…… 沒錯。

他和父親的想法,就是要將趙家取而代之。

否則,也不會勾搭宋玲玲,騙了那些資金來運作。

只是,他們深知趙家的強大,尤其是背後還有更加渾厚的財閥公會撐腰。

他們不能急於求成,得慢慢來。


而現在。

葉天縱提出來的概念,聽起來像是天方夜譚,可是,不知道爲什麼,他居然覺得有可實際操作性。

可能,是因爲剛剛纔在餐廳裏見到皇家被輕而易舉收購的事實吧。

“葉先生,您和孟奎,都是縱橫集團的人?”

“我說過,受人之託,這不是你關注的重點。”

“你只需要告訴我,答應,還是不答應?”

“如果不願意,那你就死,我重新挑選合作人,沒什麼大不了的。”


說完。

葉天縱作勢要下車的意思,這讓趙成功誠惶誠恐,趕緊喊住,說道:“葉先生您別急,事關重大,您總得讓我琢磨琢磨。要不然,我給我爸打個電話,我先溝通一下,如果……”

“沒空。”

“這就是你最後的機會。”

“錯過了這個村兒,可就沒這個店了……”

聽到葉天縱發出的最後通牒,趙成功火急火燎。


反正橫豎都是死。

而且,這葉天縱至少有孟奎和縱橫集團的背景。

如果真的鬧大了,趙家又如何?

財閥公會又如何?

生死有命,富貴在天。

他決定搏一搏!

“行!”

“我答應和你合作!”

“趙家雖然家大業大,但也有很多的弱點,而我和我爸,門兒清。”

“但是,您說的是,等到趙家被縱橫集團併購之後,旗下的產業,就交給我們父子倆負責,這事情,是真的嗎?”

“你看我像是在跟你開玩笑嗎?”

“不敢,不敢。”

趙成功擦了擦汗水,在葉天縱的催促之下,直言不諱的說道:“趙家的傳統業務,也是他們的經濟來源,其實是金融。主要是操盤股市,漲跌擺幅,從中獲取利益。旗下的召南證券那在國內,也是響噹噹的名號。不過,再大的集團也有漏洞,那就是趙家大少爺,挪用股民公款喜歡賭,這個事情,一直都被趙家捂住,直到現在,他們還在跟財閥公會申請款項,先幫忙補缺漏洞。”

“哦?”

聽到對方的話,葉天縱眉頭一皺,思索片刻,便說道:“這麼說,你有主意了是吧?”

“這事情屬於趙家機密,我爸其實也不知情,只是偶爾聽到的。目前,趙家內部也是焦頭爛額,因爲其中的虧空達上百億,若是公佈出去的話,恐怕不僅僅是趙家身敗名裂,就連整個財閥公會都會被拖累。對於他們申請的款項,公會一直都在考慮,畢竟數額太大,所以,這就是咱的機會。”

“你說,我聽着。”

如果是單純的曝光,那趙家的產業就沒有了任何意義,收購來又有何用?

葉天縱看對方是個聰明人,如果真的是出了這個餿主意,那他覺得,這小子,自己看錯了人,沒有留下來的必要。

“我的意思是,直接公佈出這個事情,不管真假,都會導致趙家身價暴跌,一旦查明,那趙家就徹底完了,到時候,咱們要一個負債累累的軀殼又有什麼用?所以,最好的方式,是有人替代財閥公會出來幫他們揹債,然後讓對方將自己的財產轉移出來之後再公佈,那趙家落敗,財閥公會受挫,而我們,則是坐收漁翁之利。”

好手段!

葉天縱忍不住的拍案叫絕!

他沒看錯人。

先將資產轉移出來,再讓趙家落敗,最後公會吃虧,而自己則是暗渡陳倉。

其實,趙家就是名存實亡,到時候,再以別的身份賤賣加入縱橫集團,很完美。

這甚至於比起收購王家,孫家,黃家三家還要更划算,因爲,一分錢沒花,反而還賺了一大筆。


發佈留言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必填欄位標示為 *